小说:毁灭(12)

晨风清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10

墨墨黑夜,你的睡眠深深地居于我静寂的存在中。
醒来吧,爱情的痛苦,我不知道怎样把门打开,只好站在门外。
时光在等待,星辰在观看,风儿已平息,我心中的静寂如此沉重。
苏醒吧,爱情,苏醒吧!注满我的空杯,用轻轻的歌声触动平静的黑夜。

丽丽轻轻走进来,就趴在小诗身旁,一起看。

看了一会,小诗说,“我看不懂。”

问丽丽,丽丽说:“我也不太懂。”就把头枕在小诗肩上。

小诗问:“你看这个?”

丽丽说,是的,爸爸喜欢写诗,自己也喜欢看……小诗就觉得这些东西和中国的不一样,好象很深奥,但是耐人寻味……丽丽在旁边说是印度的,小诗说印度我知道,书里讲印度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就在头脑里搜索对印度的印象:喜马拉雅山麓……恒河流域……首都新德里……尼赫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好像还有什么印度史诗之类……丽丽打开《泰戈尔诗集》扉页,小诗见上面是用手写的钢笔字:

有些鸟是不能被关在笼子里的
它们的羽翅太辉煌了

小诗眼一热,心里咚咚跳,好象是写的自己,就问:“谁写的?”

“我爸爸。”丽丽说,迟疑了一下,又说:“我爸爸是右派。”

小诗心里“咯登”一声。

丽丽又翻开诗集下一页,上面有一个老爷爷的画像,面容很睿智慈祥,长长的胡子,戴着眼镜,头上缠了一团布……“泰戈尔。”丽丽虔敬地说。

小诗一下想起来了:“噢噢,‘红头阿三’,我在上海大街上见过……”丽丽就张开嘴笑……小诗说:“我长大了要到印度去!”

丽丽眼中闪着喜乐说:“我长大了也要去!”

丽丽就从书橱里拿出一个小本子,打开给小诗看。

小诗翻开第一页,是张空白,小诗见画着一个☆,后面是一句:“无瑕的名誉是世间最纯粹的珍珠。”

丽丽用手一捂,小诗就着急,“让我看,让我看。”丽丽把手拿开,看着小诗,一字一句地说:“英国大诗人,莎士比亚的诗句,我抄的。”小诗“嗯”了一声,不懂,摇摇头。再翻,就看到了那首‘小白杨’,就要念。丽丽就去抢,“我不要你念,不要你念!”小诗就用身体挡,丽丽一下就趴到小诗身上,小诗就看到了一首诗:

小草

我是暴风中的一棵小草
我看见了真实的雷雨
真实的原野
真实的花朵

小诗念了两句,丽丽就又来抢,小诗就又看到了一首:

梅花

轻轻地告诉我
为什么冰雪中绽放红颜
我也是在冬天出生的
千万朵花已经凋零

小诗又念了起来,丽丽就生气,一把抢去,“让你不要念,非要念,我不喜欢你了。”把小本子放进抽屉里。

小诗感到惭愧,我为什么不会写诗呢?就说:“丽丽,我也要给你写一首。”就拿了桌上的笔,在纸上写。丽丽就高兴,趴在他身旁看,一个字也没写出来。

丽丽说,“我不要你写给我,我要你写在你的心里……”

看小诗一脸傻气,就从桌上拿了纸,折了个小纸鸟给小诗看,小诗说我也会,就折了个纸飞机-……丽丽‘噗嗤’笑起来了,说:“你会折个纸飞机不算希奇,现在小男孩都会。我教你出个对子,你要能对出来,我才算你希罕!”

小诗一听就懵了,以前在上海时对爹爹出的对子:“爹爹在外惦孙儿,”自己大眼瞪小眼,对了半天,对了个:“爸爸在家想儿子。”眼前就浮现出爹爹冬天坐在大楼前台阶上晒太阳抽烟锅时,瞅着自己的那双慈悲的眼神……这下就觉得千嘴鹌鹑一嘴输,抓瞎地说:“你对!你对……”

丽丽说:“那我就要开始了,我出一个上对,你出一个下对。你要对不出来,我可要刮你鼻子!”

小诗傻了,见丽丽柳眉一扬,美目一亮,贝齿一露,就念了起来:“大小姐上下庙南北街前买东西,高矮子进退厅冬夏夜里看春秋。”

小诗当下里一晕,他哪里听过这些语词,就觉得头上穿套裤,脸上下不来,“丽丽,别别……”

丽丽就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哈,不行了吧?我来告诉你吧……”丽丽揉了下眼睛,“我念出下句来了,你可要记好噢?”

丽丽看着小诗的眼睛,含着笑,就一字一字,慢慢念,一念一口雪白:“文学堂武学堂文武学堂学文武,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

丽丽念完,看小诗蔫得像草,笑得捂肚子:“快!快!刮鼻子!”

小诗给丽丽抓住胳膊刮了两个鼻子,眼睛直眨,连连说:“丽丽,你是在哪学的,告诉我,我也想学……”

丽丽说:“我爸爸教的……”

小诗说:“那你也教我。”这回,轮到丽丽挠头了,“这……”

丽丽就教小诗对对子,如何出上对,如何出下对,这下可是聋子教哑巴,一个不会说的,一个不会听的了。

丽丽一急,就笑着说:“我讲不好,那我就再给你念几个。你要是再不懂,那我就要打你屁股了。”

丽丽就倚着墙,手指指着自己腮帮,歪着头,只想了一下,就又念出了几句:
“门关金锁锁,帘卷玉钩钩。
石重船轻轻托重,桅长尺短短量长。
此木是柴山山出,因火成烟夕夕多。
三山不显出王位,四门不对出高官。”

就听得里屋爸爸在床上说:“丽丽,不对,第四句,算熟语,不是工对。”

丽丽一想,是啊,就朝屋里望了一眼,向小诗吐了个舌头。又对小诗说:“我还有一个对子,你要能对出来,我就算你能!”就拉着小诗的手,先指着自己胸前,又指着小诗胸前,念出了一句:“开关早开关晚放过客过关,出对易出对难请先生先对。”

小诗一听这个句子有意思,就在那里低眉蹙首背诵起来,丽丽笑得梨花乱颤的,“哈哈哈哈……小诗这下知道要用功学习了。”

丽丽妈妈正在屋里服侍齐叔叔服药,看到两个娃娃周武郑王的,一本正经在那里念文学,就打趣说:“哟!丽丽也当一回‘黛玉出对’啊,这真是‘念过诗经会说话,念过易经会算卦,念中庸的打哈哈’啦!”

丽丽就探头朝窗栅里望,嚷起来:“妈妈快教小诗对,我也不知道怎么对。”

妈妈刚让爸爸喝了药,把齐叔叔小被子掖上,就手把药碗放在窗台前,笑嘻嘻地说:“好,我就念一副对子,你们听好了自己记下来。”

妈妈随口念出一对:“台上笑台下笑台上台下笑引笑,妆今人妆古人妆今妆古人妆人。”

丽丽跟着后面复述了一遍,就已经记住了,又念了两遍,就拍起小手,快活地叫起来:“好!好!”小诗听了两遍,听懂了,也在那里称好。

就听得屋里传来齐叔叔的声音:“丽丽啊,我来给你和小诗出两个字谜,看你们谁能先猜出来?”

丽丽一听爸爸要出题了,就赶快和小诗俩人钻进小屋,看爸爸今天精神爽朗,就特别高兴,赶快和小诗找了小板凳坐在床前。齐叔叔背靠枕,微笑着,闭上眼睛,略略思索了一下,就念出了两句:

“虫入凤窝飞去鸟七人头上长青草大雨下在横山上半个朋友不见了——风花雪月梧桐木上挂丝绦两国相争何用刀千年古事他知道万里山河妙手描——琴棋书画”

丽丽听了一遍,记不下来,就说:“爸爸,你念慢一点,再念一遍。”齐叔叔就又开始念,丽丽赶快从床边拿了块小黑板,用粉笔一字一字抄下来:

“虫入凤窝飞去鸟,七人头上长青草。大雨下在横山上,半个朋友不见了——风花雪月梧桐木上挂丝绦,两国相争何用刀。千年古事他知道,万里山河妙手描——琴棋书画丽丽一边抄,一边念,心里还在算计,小诗就在旁边嚷嚷:“丽丽,你还用繁体字啊,我都不认识了。”

丽丽正在繁体字‘凤’里算着哪,小声说着“虫入凤窝飞去鸟-……”,看小诗着急,忙对小诗说:“别打岔,我正算着哪——”又说了一句:“猜字谜是要用古字的,简体字哪有字啊?”就算,每一句都算,小诗就在旁犯傻,一句都看不懂。丽丽一下算出来了,拍手就笑,一看答案就写在谜底呢,就叫起来:“是风—花—雪—月,琴—棋—书—画!爸爸早就讲出来了,不算!不算!”

爸爸靠在枕头上,发出满意的笑容。小诗嚷起来:“齐叔叔,我怎么这么笨啊,一点不懂!”

丽丽爸爸就说:“要学习中国古代文化,那是一座大宝库啊!”边说边咳嗽了一下,脸也涨红了,微笑着说:“丽丽,你和小诗到外面去玩一下,让爸爸睡一会。”说着就要躺下,丽丽帮爸爸睡下,就和小诗出了小屋。

“丽丽……”妈妈在外面喊。丽丽就出去,小诗也跟出去。丽丽妈妈正从水池边洗菜回来,手里握着一把芫荽菜说,“小诗啊,这点菜带给你妈妈……”,小诗想起妈妈说过不要人家的东西,就说,不要,不要……就往外走。丽丽妈妈一把没抓住,丽丽爸爸又在床上咳嗽,妈妈又转身回屋,丽丽走出来了。

小诗走到巷口,一看丽丽跟上来了。丽丽说,我们去玩吧。小诗说到哪去?丽丽说,天子阁!小诗早就想上天子阁,说好,牵着丽丽的手就跑。没两步,就到了。门口台阶上坐着个看相的,刚攥住一对男女的手,就在那念:

男生女手,不赚自有
女生男相,贵不可量

小诗翻了一下巴掌,哦,不像女手,不是讲自己。俩人连跑带爬,奔上台阶,进了大门,走过一块绿树环绕的石板地,就进了大殿,殿里香烟环绕,静悄悄的。小诗跟丽丽绕了一圈,没看见一个人。就说:“真奇怪啊!”丽丽就从香炉里取出一炷香,走到观音像前,恭敬地站着,然后跪在地毡上,双手高举香炷,恭恭敬敬地拜祝:“一炷香,求愿爸爸早日安康!”

就是一拜;“二炷香,求愿妈妈身体健康!”

又是一拜;“三炷香,求愿我……”

就听得庙里有说话声:

“财帛儿女由天分,不受磨难不成佛
但得回头便是岸,何须到此悔前非?”

丽丽赶快朝下叩头祈祝,小诗也取了一炷香,在丽丽身旁跪下,也叩了几个头,他刚想祈祝,忽然听到菩萨说话了:“你心不诚,速速回去,重新沐浴前来。”

小诗吓了一跳,丽丽也吓了一跳。俩人手里的香掉在地上,慌忙站起来。小诗拉着丽丽就往外跑。俩人失魂落魄地下了阶梯,又看到了那个走街艺的,正远远地哼着走来,“花也山,果也山,转眼仙山都不见……”

转身往丽丽家跑。见了丽丽妈妈,小诗连比带划说了一大圈,妈妈不相信,问丽丽,丽丽脸早就吓白了,连连点头。妈妈说一定是看到幻象,我们下次不去了,把丽丽哄进屋里。小诗拔腿就跑,穿过两条街,钻进几个巷子,东看看,西瞧瞧,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灯光突然熄了,剧场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灯光再亮的时候,邻居家的二蛋滚着铁环从台上跑过去了。小诗和三猫、四狗、瓜片站在幕里角落,不知要发生什么。突然灯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顿时灿烂辉煌。
  •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着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
  • 小诗大院里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虫、眼屎鬼、眼泪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诗家在靠院墙的一座平房,周围全是平房。这天,爸爸上机关联系孩子上学的事,妈妈在屋后带着孩子们挖荠菜,小诗回家拿小篮子。这时,一个鼻涕呼噜了一脸、几乎还穿着幼儿园围兜的烂孩子就趋上来,手里攥了一把杨树叶梗,要和小诗斗。
  • 没过一段时间,小诗就近上了小学,就在大院出门大街对面。院里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时,校园里还有同学在吹肥皂泡泡呢。刚进班门,同学都站起来了。他右手一松,书包后藏的铁环掉下来了。几个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两个扣子都扣错了,赶快解扣,书包又掉下来了。
  •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机关上班。妈妈在邮电所工作,先送两个妹妹上幼儿园。小诗揣着妈妈蒸的菜包子,往学校赶。校门口真来个瞎子在拉胡琴,还有卖笛子的,围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边上。老师在校门口说,“同学们,快进校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 回到家,小诗把自己被选上合唱队的事告诉妈妈,妈妈刚下班,又忙着做饭,高兴得脸上绽开了花:“爱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小诗说今早学校升旗,自己觉得国旗太红了,不喜欢。妈妈听了吓一跳,“别瞎说!傻孩子!”
  • 爸爸随省宣传工作队下乡两天还没回来。小诗在学校又做了好事,受到表扬。学校操场下水管道要赶着完工,水泥圆管合龙前,有位女同学的钢笔掉到缝里去了,取不出来怎么办?老师问:“哪位小同学能钻进去拿出来?”小诗说:“我来!”就钻进去。
  • 那天接妹妹的时候,又和二黑他们爬到保育院桑树上摘了很多桑椹。天阴,回来时下雨,小诗把伞遮在两个妹妹身上,自己淋了雨,到家就早早睡了。第二天,在学校唱了一上午歌,中午就让校医务室送回来了。校医说,有点发烧,打了一针,按时吃药,多喝水,多休息,很快就会好的。
  • 小诗一边唱着,一边想,“她多美啊!多亲切啊!”漆黑细长的柳叶眉,钻石般晶亮的眼睛,贝玉般的牙齿,红红的嘴唇,一脸的善美……因为没有红领巾,他躲在最后,偷偷看史老师。他的动作被老师看见了。史老师正微笑地看着他呢!他脸唰的一下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