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18)

晨风清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16

“想起了三年前,我报名去参军……同志们手拉手,激动了我的心……”

一晃又是到了金秋九月了,小诗已经是6年级生了。

“哟,小诗都想报名去参军啦!”

邻居棠阿姨在路上逗乐,“这孩子……转眼已经上了毕业班了,看他这么小……”

堂阿姨对妈妈说,“你怎么也不给孩子换件衣服?看他套在身上像个袍子……”

“咳,怎么说都不听,就这件还好说歹说才换上的……”

“就这样好,个子长了就不嫌大了。小孩子不讲究,长大了懂事……”棠阿姨不住嘴地夸奖。

小诗一路唱着歌往家跑……那年头还是和平主义时期,成天“咳啦啦啦啦,咳啦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呀……”“雄赳赳、气昂昂……”的。这两天,学校组织包场,看电影‘冰山上的来客’,第二天,学校里流行唱‘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妈妈回来,把一袋桑葚放在桌上,从包里取出一本《五四以来的新诗》说,“小诗,你上六年级了,妈妈给你买了本书,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小诗还在那里唱歌,大妹妹也上了小学,也在唱;小妹妹上了幼儿园大班,也跟在后面哼,妈妈就皱眉头,说小孩子唱这个不好。两个妹妹吃的满嘴桑葚红,就开始唱‘刘三姐’、‘天仙配’……唱得呜哩哇啦的,小诗也唱了一句。爸爸正在看报纸,跑出来说,唱得真好啊!两个妹妹叫爸爸唱,爸爸就哼了两句,两个妹妹哈哈笑,小妹妹说不好听。

小诗说,“爸爸,你给我买个小提琴。”爸爸一听,收住了笑容。

“你在哪看到的?”

“上音乐课,史老师以前拉过,现在的老师也会。”小诗上课时,在音乐班看见两个老师在练习,哼的是西洋歌剧中的一些曲子,羡慕得不得了。想起那天晚上在墙头听到的歌曲,他想问老师,可是史老师已经不在了;问现在的音乐老师,可自己连歌曲的名字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歌词了!一上午他都没有听进去老师讲的课。

“爸爸,你会唱……”他想问爸爸。“唱什么?”

“那……我从收音机里听到的……”

“吃饭啦!”妈妈在喊。好!唱歌的事告一段落。晚上,爸爸一回来,小诗就要爸爸打开收音机找歌曲。爸爸教他开收音机,原来这是个捷克进口的收音机,当年解放军进城后配给制,配给爸爸的一台,有三个波段。爸爸很爱护,平时不让孩子们碰,小诗也不敢开。爸爸打开三个波段,找了半天找不到歌曲,就问小诗什么歌曲。小诗讲不上来,就说‘像黄河大合唱’一样的歌曲。

爸爸说:“像黄河大合唱一样的歌曲,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小诗说不知道。

爸爸又问,“比黄河大合唱还好听吗?”

小诗说,我也讲不清,“好像……比中国歌曲好听!”

爸爸一听,又大笑,“比中国歌曲还好听?那你哼哼看。”

小诗就哼了一句‘山楂树’,爸爸听了,吃了一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孩子!那是苏联歌曲!”心里暗暗惊叹孩子的音感真准。

“苏联的歌曲为什么听不到?”爸爸惊谔了。

“孩子!现在……”

“那我在上海看过‘风从东方来’,里面就有苏联歌曲!”爸爸一听,坏了,怎么记得这么多?

“苏联那么坏,那为什么苏联的歌曲这么好听?”小诗又跟了一句。

“咳!”爸爸气得把报纸往桌上一拍,“啪!”

晚上,机关开大会,爸爸妈妈吃了饭就出门了。小诗和妹妹玩了一会,感到烦闷,就打开窗子,窗外月光轻轻,草叶晶亮,传来虫歌蛙鸣,有没有蛐蛐?小诗闪过一个念头。拎上手电筒,走出门外。星虫点点,清风徐来,“瞿……瞿……”传来蟋蟀的叫声,小诗踩着一块砖头,有手电筒的光照来,原来二黑他们已经到了。三猴正翻开一块砖,是一只大红头,三猴举起罩子……黎亮轻轻喊“小诗……小诗……”小诗已转到墙头去了。墙头下一堆碎砖下正传出沉闷的“瞿”叫声,一定是只赭奎。

上次自己抓的赭奎,一员百胜将,战败了大院里所有对手,和机关小院的‘花皴’三战平局,最后叫两个猫翻开吃掉了,可惜!小诗轻轻翻开两块砖,就听声音到前面去了。几米外还有一堆碎砖,“瞿”又是叫声。小诗循声蹲下来,翻开一块砖,“瞿”的声音已经到墙对面去了。这才发现已经站在自己住的小房间的后窗下了。他正要翻墙头,忽然听到墙对面传来了小声的雄壮的歌声:“我们的祖国多么辽阔宽广,她有无数村庄和田野。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国家,能够这样无比坚强。……”

小诗感到自己的胸膛在裂开,一条宽广的大道在延展——她的旋律在1—5和6—2之间环回,最后落在坚实的1上,展现了一幅开阔宏伟的乐思,是伟大原野上的歌声……和我们国家的音乐不一样!他感到头脑在迸开,无数宇宙的星光在移动-……黑暗的墙已分裂,有光线在迸射……“我们中国也是这样的吗?”一道思想的电光在脑海上空闪过……他想爬到墙头上去,但已经来不及了……

就听得墙对面有人说:“俄罗斯人为什么这么自豪,因为彼得大帝及时地转向西方,使国家迅速欧洲文明化,他将这个国家从冬眠中唤醒起来……后来的战争和领土扩张都强化了这一点,俄罗斯的自然地理人口条件也有助于这个国家的发展……这个国家从一开始就是具有世界眼光、格局和战略思想的,这就是全面现代化……她从来没有战败过,1812年拿破伦的进攻,你们读过普希金的诗《皇村纪事》没有……‘在这里,透过熊熊大火,拿破伦眺望着莫斯科……’,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

小诗在墙这边听得身上发冷,他从来没听过这些,想爬到墙上去,但他不敢,生怕打断这奇特的一刻……就听得墙对面的声音在继续,换了另一个人的声音:“……迅速的欧洲文明化,开办现代意义上的学校,现代礼仪、扫盲和普及公民教育,同打开与西方世界与国际贸易的出海口齐头并进;更重要的是西方文明的理念和思想的引进和影响,不仅推动了国家的经济和科技进步,而且奠定了俄罗斯精神的基础,对国家的文学艺术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从18世纪开始,19世纪……一直到现在,俄罗斯文学产生的具有世界影响的作家灿若群星……从茹柯夫斯基、普希金开始,屠格涅夫、涅克拉索夫、赫尔岑、奥斯特罗夫斯基、冈察洛夫、莱蒙托夫、托斯妥耶夫斯基、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托尔斯泰……一直到现在的萧洛霍夫、捷尔仁尼琴……俄罗斯的音乐家,格林卡、包罗丁、里姆斯基房律晨品当然还有,就是柴柯夫斯基,你们听过他的《悲怆交响曲》……”

沉默了片刻,冷得像飘过了雪。小诗爬上了墙头,像猫一样向前蹑了两步,心都跳到喉咙眼,就见昏黄的灯光下,游动着几个年轻的人影,小诗赶快把头缩回来。传来了痛楚的小声的朗诵:

俄罗斯是怎么产生文学巨匠的

在苦难的岁月里
铭记着神的旨意
在流亡流放的日子里
思念着祖国

俄罗斯的精神
在白桦林里
在广袤的田野里
在西伯利亚的冷风里

在夜莺的歌声里
在广大的襟抱里
在灵魂的深渊里
和无边的爱里……

“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中国做不到这一点……”另一个人的发言,声音停顿了。下面是一阵沉默。……

“卫国战争保护的不仅是地理意义上的国土,而且是精神意义上的……苏联是战后世界三强之一……但是,冷战后,共产主义的本质和民族主义的好战性一齐暴露出来了……中国当前的表现是一样的……”

小诗听得毛骨悚然,他不知道这是些什么人在谈话,也听不大懂,可能是大学生,可能是……一定是大学老师……记得那天在墙头那边看到许多自行车,一定就是那些人……天空掠过一道闪电,刮过一阵风,不敢听下去了。他无声地挲下墙,翻窗进屋,钻到蚊帐里,打开了小矿石收音机,吱啦啦什么都听不到。暴雨漂浇而至,他想起在开会的爸爸妈妈,又下了床,抄起一把伞,就到路上去迎,爸爸妈妈正朝家跑呢。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机关上班。妈妈在邮电所工作,先送两个妹妹上幼儿园。小诗揣着妈妈蒸的菜包子,往学校赶。校门口真来个瞎子在拉胡琴,还有卖笛子的,围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边上。老师在校门口说,“同学们,快进校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 回到家,小诗把自己被选上合唱队的事告诉妈妈,妈妈刚下班,又忙着做饭,高兴得脸上绽开了花:“爱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小诗说今早学校升旗,自己觉得国旗太红了,不喜欢。妈妈听了吓一跳,“别瞎说!傻孩子!”
  • 爸爸随省宣传工作队下乡两天还没回来。小诗在学校又做了好事,受到表扬。学校操场下水管道要赶着完工,水泥圆管合龙前,有位女同学的钢笔掉到缝里去了,取不出来怎么办?老师问:“哪位小同学能钻进去拿出来?”小诗说:“我来!”就钻进去。
  • 那天接妹妹的时候,又和二黑他们爬到保育院桑树上摘了很多桑椹。天阴,回来时下雨,小诗把伞遮在两个妹妹身上,自己淋了雨,到家就早早睡了。第二天,在学校唱了一上午歌,中午就让校医务室送回来了。校医说,有点发烧,打了一针,按时吃药,多喝水,多休息,很快就会好的。
  • 小诗一边唱着,一边想,“她多美啊!多亲切啊!”漆黑细长的柳叶眉,钻石般晶亮的眼睛,贝玉般的牙齿,红红的嘴唇,一脸的善美……因为没有红领巾,他躲在最后,偷偷看史老师。他的动作被老师看见了。史老师正微笑地看着他呢!他脸唰的一下红了。
  • 过半月,老家来了亲戚,带来了点土产,一只小猫,前几天溜走的那只小小猫也跑回来了,两个小猫就在一起玩。妈妈买了一点小鱼虾给爸爸吃的,小诗都把鱼鳞虾壳煮了拌饭给小猫吃。节日快到了,城里到处在搞卫生,插红旗,贴标语。小诗放了学,到家就爬上爬下擦窗子,两个妹妹扫地拖地板。这天星期天,老师到家里来探访,说了小诗在学校的一些表现,爸爸妈妈听了都很高兴。
  • 墨墨黑夜,你的睡眠深深地居于我静寂的存在中。
    醒来吧,爱情的痛苦,我不知道怎样把门打开,只好站在门外。
    时光在等待,星辰在观看,风儿已平息,我心中的静寂如此沉重。
  • 小诗回到家,跟妈妈讲了丽丽妈妈要送一点菜,自己没要的事,妈妈听了,就夸奖着说:“做得对!”告诉小诗,丽丽妈妈在邮电所做清洁工,家里困难,不要要人家东西。小诗看妈妈正腾出一个小箱子,又拿到外面晒,就问干什么。妈妈说爸爸要到下面去蹲点了。
  • 一晃快要到年底了。爸爸下乡蹲点还没回来。妈妈一个人在家,又烧饭、又洗衣,带小诗和妹妹们。小诗在学校听说,猫娃自那次逃学之后就再没有到学校来过了,心里就觉不舍。国庆节前,小诗学校的合唱队参加全市少年歌咏比赛,获了一等奖。奇怪的是他没看到史老师。
  • 又是一场雪,转眼就是春节。这一年,机关农场杀了猪,家家分了点肉,又分了很多红薯干。小诗和孩子们吃了红薯干,满肚子瘴气,到处找不到玩的。就拿了家里夏天用的菜罩子,到雪地里支上,牵一根绳,捉鸟。捉了半天,也没捉到,倒是叫老鼠跑进去把米都吃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