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上海美麗城》台灣導演李秀純

法國上映首部講述法國華人的電影 由台灣導演執導
吳沃法國

電影《上海美麗城》首次講述法國華人故事。圖為該電影劇照。(李秀純提供)

  人氣: 53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吳沃法國報導)巴黎美麗城(Belleville)這個大家不陌生的名字被搬上銀幕了。台灣導演李秀純執導的《上海美麗城》已於去年12月30日在法國正式上映。這部電影反映出中國非法移民在法國生活的故事。

據介紹,李秀純(Show Chun LEE)於1991年來到法國深造電影和人類學,中國移民是她學科研究的一個話題。李秀純近日接受法媒《十字架報》(La Croix)採訪時說,她研究這個課題已超過15年的時間,曾在為無證者當翻譯的過程中,近距離接觸過眾多來自中國的移民。「因為太熟悉,對我來說,他們就像我的親人一樣,」李秀純說。

《上海美麗城》是李秀純的第一部長片電影。她對《十字架報》說:「製作這部電影,我想談我的『中國家庭』在法國的故事,還有華僑與他們的歷史,由他們遠方的家鄉,直到他們生活的另一端。」

電影《上海美麗城》首次講述法國華人故事。圖為該電影劇照。(李秀純提供)
電影《上海美麗城》首次講述法國華人故事。圖為該電影劇照。(李秀純提供)

該電影講述了3位中國人的故事:李偉和弟弟偷渡來到巴黎,周先生為了到英國尋找被黑社會綁架的妻子而來巴黎。女主角陳安娜到巴黎討生活結果變成站街女⋯⋯

李秀純還表示,希望自己扮演「橋樑」的角色,分析中國非法移民的處境,給他們一個說話的地方,作一個歷史性的紀錄。

據李秀純透露,拍攝《上海美麗城》用了3年的時間,95%的資金是法國政府投資支持。

近日,《上海美麗城》的上映得到法國媒體的關注,以下是本報記者對李秀純進行的專訪報導。

李秀純在拍戲中。(本人提供)
李秀純在拍戲中。(本人提供)

記者:您最開始學的是人類學,然後您又進入了Le Fresnoy國立當代藝術學院。這段經歷對您寫劇本以及以後拍攝《上海美麗城》這部電影帶來甚麼影響?

李秀純:我寫《上海美麗城》的劇本採用的方法同人類學的方法類似,比如長時間地觀察我遇見的人物,對他們的生活以及故事進行深刻瞭解,然後進入分析思考階段,最後再展開劇本的寫作。在這研究過程中,我遇見的人,常給我在感情上帶來很大的震撼和感觸。所以我儘可能地找到一種拍攝方法,使我能夠表達我對他們的感受,並且讓觀眾可以感同身受他們的世界。

我在Fresnoy 國立現代藝術學院的學習使我發掘了眾多的藝術表達方式,是生活和藝術歷史教會了我拍電影,而不是電影本身。為了確定我的影像風格,我給我的攝影指導Thierry Arbogast(Luc Besson 的專屬攝影指導)看了許多當代錄像藝術作品,所以從這個角度看來,人類學是我的母親而當代藝術是我的父親。

在我還是學生時期,同一些著名的法國人類學專家的接觸中,包括Marc Augé、Gérard Althabe、Serge Moscovici和Joël Thoraval,他們徹底地改變了我的做人和思考方式。在Le Fresnoy國立當代藝術學院的學習,使我對人和世界的理解更自由了。

記者:您怎樣解釋《上海美麗城》?

李秀純在拍戲中。(本人提供)
李秀純在拍戲中。(本人提供)

李秀純:當我開始寫《上海美麗城》的時候,我當時的希望是要把巴黎的中國人的故事,寫成像一個當代寓言。所以我的電影不是一個寫實片,反而更像一個童話故事。況且巴黎美麗城區的歷史和地理環境非常特殊,再加上很多在法國的中國人的生活經歷都很特別,真是創作中取之不盡的源泉。

然而在這部電影製作的不同階段,包括寫劇本,拍攝和剪輯時,我就發現目前的法國電影文化,很難接受這種思考和表達方式,但我們的世界是需要「神話」! 對於我來講,電影本身就是個「神話」的媒體,特別是針對政治和社會題材影片,因為「神話」的隱喻使我們更容易理解這個世界,以及認識自我。

記者: 《上海美麗城》講訴的是中國非法移民的故事。這一題材在法國的電影中很少涉及到,為何您要在您的第一部電影裡講他們的故事?

李秀純:我的人類學博士論文寫的就是中國非法移民的經歷,一直到他們獲得法國合法身份。我研究這一題材已經15年了,我的研究人物都成了我的好朋友,像我的家庭一員一樣,一般導演,都在他們的第一部電影裡,講述自己或他的家庭故事。

通過《上海美麗城》,從另一個角度來講,我也算講述我在法國的中國家庭故事,雖然我來自台灣。我正在計劃,要用電影或其它媒體,講述在全世界的中國移民的故事,我很自然地,從我生活的法國開始講故事。

記者:中國移民族群是法國最早的移民之一,他們融入了法國社會。但是法國人及其它的族群一直對中國移民族群有很多的幻想和誤解,您怎麼解釋這個情形哪?

李秀純:在法國,當媒體談到移民及族群,都帶有很多的幻想和誤解,言下之意是對不同的生活方式及文化感到懼怕,一部分13區的中國人是在1975至1990年期間由前印度支那來到法國的。 當時的法國政府對這批難民的接待,使用的政治安排政策,不是讓他們「融入法國社會」。當時的政治人物,是希望亞洲人能在法國集合住在同一個社區,比較好管理,而非希望這些移民「融入法國社會」。我想這些政策是多少都在中國移民裡留下了痕跡和影響,同樣也影響到他們同法國社會的關係。

我經常聽到別人說,在法國的華人都生活在華人自己的圈內,不喜歡和法國社會接觸,那你們可知道在中國的法國人,可也是常常只生活在法國人的圈內及社區。我認為每一個移民都需要找到自己的文化及立足點,這是很正常的。

舉個例子,我要講的是真實故事,當你在美麗城一些餐館吃烤鴨的時候,一些烤爐是他們的主人越洋帶來法國的,先從中國到東南亞,然後幾年之後,從東南亞為了逃避紅棉政權而來到法國,他們如此堅持沒有丟下他們的烤爐。是因為他們希望保存他們祖傳烤鴨的原汁原味!

記者:您當時是如何選擇演員的,當時拍攝時他們大部分都不是專業演員?

李秀純:以前,我常替一些法國導演,做亞洲人非專業演員的選角工作。我的選角方法,主要靠直覺,首先我必須被他們的外形所吸引,然後長時間地同他們討論他們自己的生活經歷。如果他們的經歷感動我,我就會讓他們來試鏡,同傳統試鏡一樣。Carole Lo演妓女Anna的角色,她本人是讀社會學的記者,多年以來一直在研究巴黎美麗城的中國妓女 。她非常瞭解這些婦女的故事和行為舉止。

至於Martial Wang,他演的是來法國尋找他失蹤妻子的角色 ,我選他,是因為他的外形很有震撼力,同樣也因為他的人生經歷非常豐富,一部電影都講述不完他自己的故事呢。我也對一些專業演員進行了試鏡,他們的演技給人留下很深印象,但外形來講,他們適合我這部電影的人物,的確我喜歡的演員是有過奇特的生活經歷,這樣是比較容易表達出另一種不同的深度。

記者:對您有影響力的電影人有哪些,為甚麼?

李秀純:首先是Werner Herzog,我第一次接觸他的電影時才15歲,當時帶給我的震撼如此之大,我用了幾年的時間才平息我的情感。我崇拜他對感情和瘋狂的表達。另外也有Jean Rouch,Michelangelo Antonioni,Andreï Tarkovski,Brian De Palma和Bruno Dumont。Bruno Dumont的每一部電影的影像,都深深印入我心靈的深處。

我同樣也很喜歡Kathryn Bigelow帶有強烈政治色彩和大膽的創作,以及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關於美感的醞釀。

記者:《上海美麗城》是個悲觀的影片嗎?

李秀純:我不這麼認為。我和我的電影團隊,花了這麼多的精力,及法國國家很多的獎助金來完成這部電影,就是還有很大的希望,想改造我們的世界。

《上海美麗城》上演信息:

巴黎各電影院:如Cinéma Saint Lazare Pasquier、Cinéma Saint André des arts;
Cinéma Les 3 Luxembourg(從1月13日開始。另外,導演李秀純和演員們以及其攝製組於將14日晚20時30分,在該影院現場和觀眾見面);此外,大家還可在法國其它地區電影院觀看。#

責任編輯:德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最愛叔叔驚喜現身。
  • 一名祖籍台灣的前法國官員因為安排中國富豪夫婦到法國辦二次婚禮旅遊,涉嫌利益輸送,週四被判處監禁30個月。
  • 法國警方經過一年調查,近日破獲詐騙集團運作的一所巴黎商學院,以假的入學許可協助上千名中國大陸的年輕人非法入境。此外,他們還涉嫌參與為黑幫洗錢等,如果情況屬實,該校校長等數人將面臨牢獄之災。
  • 法國經濟部於9月24日正式公佈了巴黎部份商業區可週日營業的法令。大家可能會問,為甚麼規定是由經濟部決定,而不是市政府呢?這正是令市長伊達爾戈不滿的地方,不過,政府運作以經濟為重,法令已得到了總統奧朗德和總理瓦爾斯的支持,市政府只好配合。
  • 有工作的法國人每年會有4到5週的帶薪假期。大多數人會選擇在7、8月份的暑假期間休年假,以便能帶上一家大小外出渡假,我家也不例外。多年來,我的體會是,和法國家人渡假如平常過日子一樣,只是換了一種方式來品嚐生活中的甜、酸、苦、辣……
  • 3區、11區、13區和20區是華人集中的街區,可謂是法國的「唐人街」。因其歷史、文化、政治和地理等因素,華人對這些街區有不同的定義。
  • 生活在法國的亞裔第二代法語幾乎都是母語了。但在多元化的法國生活環境下,他們掌握的語言也變得越來越豐富。除了學習多種西方語言外,還有各種亞洲語言,又或者是中國的地方話。
  • 巴黎方元文化工作室將於6月27日和7月4日組織電影討論會,本期主題是「中國當代社會問題觀察」,將為您精選5部電影,它們從不同的角度,關注社會邊緣和底層人物的真實生活,以強烈的現實主義風格、細膩寫實的表現手法,展現中國大陸當今社會鮮為人知的一面。
  • 由巴黎老報人黃育順博士撰寫的新書《懷舊的期望》(Deux souhaits dans le souvenir)五月底出版了,作者的兩個期望是:1、中國文字必須統一;2、在法華人該創辦正規的華文學校。
  • 近日兩位華人婦女在巴黎美麗城酒家外遭到一群年輕人攻擊打劫,華裔退伍軍人鍾少武開槍將其擊傷一事在華人中引起熱議,並有許多華人申請遊行和征簽來聲援鍾少武。開槍傷人固然犯法,但是為什麼鍾先生的行為會得到華人的同情呢?這一現象的背後反映了哪些問題?如何能夠更有效的防範和處理在美麗城地區甚至更廣泛的區域內針對華人的犯罪活動?6月6日晚8點,巴黎彙集協會在位於11區的會址召開了關於預防和處理巴黎美麗城等街區針對華人的犯罪活動的初步方案討論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