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中國人都知道形容音樂感染力的一個成語「餘音繞樑,三日不絕。」這個成語出自《列子‧湯問》,說的是戰國時期民間歌唱家韓娥的故事:韓娥來到齊國,因為一路飢餓,斷糧已好幾日了,於是在齊國臨淄城西南門賣唱求食。她美妙而婉轉的歌聲深深地打動了聽眾的心弦,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韓娥唱完後一連三天之內,人們還聽到她歌聲的餘音在房樑間繚繞,以為她還沒走呢。
民族音樂

中國古代有沒有聲樂大師?對這個問題可能很多人會猶疑。在很多現代人的印象中,講究科學發聲,利用共鳴效果的美聲唱法來源於西方,中國古代中似乎沒有什麼聲樂理論,因而人們的一般印象中,只有西方纔有聲樂大師。其實不然,中國古代有不少傑出的聲樂大師。

何家營是我的故鄉,位於西安城南11公里處的神禾原畔,潏水之濱,相傳這是唐代郭子儀將軍的偏將何昌期將軍的營寨和莊園舊址,何家營鼓樂社最早就是由他建立的,從此鼓樂世代相傳,何家營便成為了中外有名的「鼓樂之鄉」。

2012年7月15日星期日下午,著名琵琶演奏家吳蠻女士首次與底特律交響樂團合作,在美國底特律市費雪音樂中心(Max M. Fisher Music Center)給底特律觀眾帶來了一場動人心弦的音樂盛會。

(大紀元記者李遲月馬來西亞八打靈再也採訪報導)古人云,「以自然之聲養自然之道」。純淨美好的音樂不僅能舒緩心中的壓力,也能陶冶情操。在流行音樂充斥著大街小巷的今天,悠揚婉轉的自然風音樂猶如一股清泉,緩緩流入聽者的心田。這種大自然音樂,究竟有著怎樣的魔力呢?帶著這樣的疑問,記者此次採訪了南方之魂(Southern Spirit)的演奏者——來自美國的印第安原住民音樂家威爾森•樂馬(Wilson Lema)。現在,讓我們泡上一杯綠茶,走入他所帶給我們的清新平和的音樂世界——

(大紀元記者林慧怡台北報導)台灣國家國樂團邀請有「楊式快手」之稱的琵琶家楊惟、擊樂家黃傳舜和他的兒子黃家俊,詮釋作曲家蘇文慶的《大海之歌》與金復載《山坳裡的變奏》, 一場國樂摹寫「山水映畫」17日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

平埔族(西拉雅族)是漢人來到台灣第一個接觸的原住民,400來她一直在台灣歷史文獻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腳色。台灣人若要建構自己族群的主體性,瞭解自己的歷史文化,對平埔族群作系統性的研究工作,不但重要而且是非常迫切的課題。

傳統音樂與書法、繪畫、詩詞共同構成中國傳統文化中獨特的文化,琴、棋、書、畫,琴居首位。古琴音樂追求的是超塵脫俗的意境,天人合一的思想,「清、幽、淡、遠」的文化內涵,這種音樂最符合傳統文化的「中和」思想,成為古人修身養性,塑造人格的最好手段。

祭孔音樂速度緩慢,給人莊嚴、平和的感覺;雅樂十三音速度就稍快,像一般樂曲的速度,給人舒暢、平穩的感覺。如果以速度來區分,應該很容易辨別。

我們南管的工尺譜每一個字都非常美。我說的工尺譜的字不是我們文字的字,樂譜裏的字跟樂韻有相當的關係,字裡面有韻在。為什麼以前教授南管的那些老先生一定要讓人先跟著他把工尺譜唱的透徹後,才肯讓你彈樂器呢?因為樂器不是彈的。

我們中國的創作音樂現在最糟糕的地方就是為創作而創作,沒有根,你一定要用中國的根,根據中國原來的那些去創作。現在國樂曲就是奶油味很重,奇奇怪怪的,就像用嘎哩粉做的麻婆豆腐。現在我們的傳統音樂就是變成這樣子,那就是處理不對。

請欣賞這首笛子及民樂團演奏的江南小曲。這首江南小曲是以江南流行的民歌旋律為素材,由香港的笛子演奏名家林斯昆編曲及演奏。

中國的歷史淵源流長,中國的文化博大精深。中國的古典音樂如同仙樂飄飄,如詩如畫,雋永秀麗。讓我們靜心欣賞這經久不衰的中國古典音樂的神韻。

瑤族的歷史十分悠久,他們大部份散居在海拔一千米以上的高山和密林中。瑤族的服飾絢麗多彩,精於藍靛印染,至今還保留著一套完整、天然的服飾印染技術。他們還會在服裝及頭飾上刺繡出天神、日神、山神、雷神等,也表達出了瑤族人民的泛神信仰及與天地和諧互動的生活方式。

「靜心聆聽神韻樂團的現場演奏,像是幾百種樂器的組合,簡直就是渾然天成,好多佛國世界的樂器是人世間從未見過的。像在晚會現場明明沒有編鐘,可在樂器的交響中,分明就有編鐘的樂聲……」一位從事佛教音樂及藝術研究二十多年的佛學法師在連續看完十一場神韻晚會後,這樣娓娓道來。

(大紀元記者吳麗麗東京攝影報導)來自南非的八人青年歌唱團「彩虹之星」的歌聲,自7月3日在東京「女性和工作的未來館」今年首次真情繚繞日本觀眾。每一首歌聲未了,被歌聲感染的觀眾們的掌聲就自然的承接著他們的歌聲,如同台上的歌手揮灑自如地指揮著觀眾們的雙手,因為歌手們的每一首歌表達的都是他們真實的追求--消除種族歧視、追求人的尊嚴。

宮城道雄創作了很多很棒的作品,其中尤其以這首「春之海」最為代表。雖然說雙眼看不見,但宮城道雄的耳朵極為靈敏,一次他到了瀨戶內海,便將感受到的海浪聲、海鷗聲等創作到此曲中。

在以前科學還沒有來臨的時代,島民常常為了祈求農作物能順利生長;或是祈求家人的身體健康,因而開始有了祈福的言語。後來再因為強調這些言語的抑揚頓挫輾轉成了歌謠。

不只是日本,在亞洲來說,沖繩音樂是各地所注目的焦點,如果要說哪個地方生活中裡有歌、而且還能常常創造出新的音樂,我想那指的肯定就是沖繩了。

(大紀元特約記者劉青雲採訪報導) 隨著新唐人電視台首屆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的臨近,中國正統音樂也引起了西方音樂專家和學者的關注。加拿大萊爾遜大學哲學和音樂系的教授鄒莫里斯‧金日前向記者表述了她對中國正統音樂的嚮往以及她對音樂表演至高境界的理解。

9月29日﹐在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傳統聲樂藝術研討會」上﹐七位聲樂專家學者發表了精彩的講演。演講人就傳統聲樂的定義﹑正統與流行樂的對比等課題﹐和與會者進行了熱烈的討論。講演人不僅風趣幽默﹐還一展優美歌喉﹐使研討會充滿歡歌笑語。

五月是亞太傳統月,北美琴社將於五月六日晚七時半在Union City圖書館舉行一場別開生面的古琴。古樂。古詩詞雅集,社長王菲將帶領他的中美學生演奏演唱上百年的妙音,並有太極等表演,向在灣區的華人與主流介紹古琴古曲,中國古典詩歌,太極中醫等中國文化遺產,給大家在忙碌的現代生活中呈現出一片清涼的境界。

該回到山上的,終究要回到山上。兩年荒廢,山上劇場終將整修完成,優人神鼓除了將重回山上修行之外,也將舉辦首屆台北山上國際藝術節,以布吉納法索、台灣原住民以及優人神鼓做一個融合性的儀式演出,讓所有參與民眾,在山上劇場這樣一個環境劇場裡,一同分享山雲禮讚。

「唯樂不可以為偽」是古代典籍《樂記》中提出的一個命題,它表達了音樂作為人和宇宙之間的「橋樑」在內容和形式上的獨特性。

由音樂家、書畫家、茶師、戲曲家,與花藝家組成的「忘樂小集」八月二十六日晚間將在波士頓 Back Bay Event Center 的Dorothy Quincy Suite以茶宴及音樂會的形式介紹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美學觀與生命觀。

今年的新加坡藝術節,特邀赫爾維格(Philippe Herreweghe)指揮的根特古樂合唱團( Collegium Vocale Gent ),於6月14日晚,在濱海藝術中心音樂廳,呈獻音樂之父巴赫的《b小調彌撒曲》。

世界民間音樂非常豐富,但其中稱得上是純金的精品卻是鳳毛麟角。當聽到色拉西(1887-1968)的錄音時,我感到他不僅是一位優秀的民間音樂演奏家,而且是一位世界級的大師。與他的深邃、樸實和孤寂相比,一些其他音樂家的演奏更像是迪士尼樂園裡建造的美麗而虛假的人工草原,而色拉西的琴聲讓人聽到的是真正蒼茫無邊的大草原!他的音樂是牽動著自己的心拉出來的。

詩歌音乐閃畫:詠梅 ----自《正见网〉

共有約 60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