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藝術 文學 連載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遊 保健 移民 職場 投稿

新聞 評論 社區 科技 網聞 體育 娛樂 突破封鎖 關於我們

倘若你沒頂著烈日,在蒸烤過的土地上勞作過。或者你也不曾眼睜睜地看著風災土石無情地蹂躪一家子的未來。也或許你突然覺察到:家鄉的種種美好已似父母之身若殘蠋般一點一滴流逝得心慌…
水彩天地

水拓畫在土耳其已有千年歷史,是一種利用水油分離原理進行創作的繪畫藝術。它的秘密在於,水中溶有一種名為「高爾」的化學物質,「高爾」 將水和油質顏料分層,使其無法相溶。而「高爾」與水的比例把握,則是體現畫師功力的關鍵因素。同時,鐵皮盒子內的水也不是普通的水,裡面還養著海藻類的植物。

人說,字如其人,那麼畫就可見人心了。欣賞李曉寧的作品,就像是飲上一杯好茶,品味的當下,會牽引出淡淡的悸動,然而,卻又會不自禁地隨畫裡花的姿態、物的虛實、光的迴旋、色的堆疊,讓感官及心靈都有回甘無窮的恬靜。

當大自然的美成為靈感的泉源,創作的源動力時,如何將這美麗的「境」、「景」、「物」,投入主觀的「情」,透過彩筆予以呈現!是創作時,必須修習的重要課題。

在一棟古厝裏,保留著昔日燒材生火的傳統古老爐灶,灶上大鍋蒸煮著菜餚,冒出陣陣的蒸氣,令人緬懷記憶中古早的廚房就是這樣子。

大鄧伯花怒放時的姿態、造型、色彩,加上背景的棚架,非常利於畫面的呈現,但架構、取捨、提煉、簡化,仍是經營畫面不可缺少的巧思,如何讓大鄧伯花的花葉、藤蔓,有疏有密、有聚有散、變化中有統一、統一中有變化,仍是經營創作意念、美化畫面不可或缺的。

繪畫創作,不只停留在「寫實」和「紀錄」的層次,創作有如懷孕、生產的過程。一件作品,從受到大自然的感動,到意念的醞釀、琢磨到沈澱,創作者就像孕育胎兒一樣,小心翼翼,誕生前還要經過相當程度的焦慮不安,斟酌、掙扎構圖、色彩計畫及意念的呈現。

「發現美」與「發現不美」同等重要,如何在紛亂龐雜的大自然中找到美,靠的是「慧眼」與「觀看方式」;如何發現不美,靠的是對自己美感系統的深入理解與創作經驗。

如果不曾耕作,又怎能理解扒光碗中飯粒是對農民尊嚴的禮敬;這並非惜物或習慣的養成問題,而是一份「感同身受」的美感覺知。「土地」絕不僅僅只是供人行、居甚或予取予求的空泛對象,倘若認知正確,著眼角度自然不凡。

大自然的奧妙就在於它總是默默陪伴著你撫慰著你,不會硬要強加什麼給你,只是耐心等待你去親近它。多年來巡禮東海岸,讓我從中領會很多。我重複的畫沙灘,學習它的「柔軟」;畫岩石,學習它的「堅毅」;畫大海,學習它的「包容」;畫大山,學習它的「沉穩」;太多隱藏的道理與美感值得我們去發掘。 —品華

畫家的作品如果不能讓人記得人間的溫情、土地的芬芳、歷史歲月的痕跡、鳥兒的歡唱、和四季的容顏以及增進人類生活品質的美感經驗,那有什麼崇高的價值可言呢? —品華

水彩,是一個極難掌控的媒材,卻是黃國記的最愛。有幾次黃國記想放棄水彩而選擇油畫,然而每當看見水與顏料在紙上相互激蕩呈現出的無窮韻味,就再次深深著迷而沉浸在其中。

有些畫賞讀時 沒有驚嘆 只留有語塞詞窮的澎湃 有種圖 話說得清輕 卻常攪動又沉又稠的心緒 並非排山倒海的撼動 而是涓涓細流的述說 述說 太平洋的藍 都蘭灣的愁 述說 卑南溪的喘息 在打了赤膊的土地上 述說著四季更迭的容顏 在這片歲月踏走過的紮實 這是品華老師說的畫 用彩筆眷著家 也釋愛

水彩是最適合旅行寫生的媒材,十九世紀英國的畫家們就是以水彩畫來紀錄大英帝國在世界各地的風光,維多利亞女王也是藉由這些水彩畫神遊她的領土,並成為當時英國最大的水彩畫收藏家,同時也讓英國的水彩畫蓬勃發展。

風景是陳俊男最晚接觸到的水彩領域,寫生更是風景畫的基礎訓練。他使還記得剛練習風景寫生時,不懂畫面的取捨、水份的乾濕掌控、當下的氣候氛圍,總把風景畫畫成一張張有如風景明信片般的粗俗無味。但也從這幾年練習的過程中,逐漸瞭解如何畫好一張好的水彩風景畫。

現任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秘書長的范植正,原是任職於台灣電力公司資訊處,退休後專職於水彩創作,在多次於國內大展獲獎之後,在國內水彩畫界嶄露頭角...

劉漢文的畫展常常用《嬉色遊彩》這個名稱,確實,他深入研究、嘗試壓克力等多種媒材的各種可能,終於運用自如。創作時大膽揮灑,卻又不失細膩;作品結果真就像一首形與色的嬉遊曲,輕鬆、歡娛,華麗又和諧。

藝術的呈現,是作者不斷地與創作對象的對話與思想撞擊所產生的結果,對她來說,發現平凡中的不平凡,感動簡單中的不簡單,是郭心漪始終以來對創作方向堅持的自我觀點。

寒冬已過,萬物甦醒,滿園春芽如蟄伏在心的創意種子,經歷季節交替而蠢蠢欲動,在陽光、溫度、水的滋潤下破土而出。咨意綻放的渴望;繽紛蓬勃而華麗的夏蔭,亦如無畏歲月、生活的洗鍊,依然契而不捨的創作毅力,將積累在心靈深層的感動與成長,以抽象的水色交融,表現在虛實卻具像的每幅作品中。「春芽夏蔭」四個字,道盡了水彩畫家許德麗長年以傳統式微的工藝與民間建築為題入畫的心路歷程。畫家其經常以蒐集與攝影方式,設法兼顧外在視覺與內在主觀觀點,運用水彩重疊法及含蓄內斂深入的表達態度,樸實溫潤自由的藝術表達個性,展現女性纖細心思的絕妙風格。

由於洪東標老師的鼓勵,08年重拾畫筆並投入水彩這繽紛而迷人的園地。為忠實檢視一路而來的成長歷程,特將這些日子以來階段式的創作記錄與自我試探心得分享于您。

「畫由心生」,內心若沒有感動,就沒有感人的繪畫,唯有將感情移入與景物產生共鳴,才會創造出動人的作品。他的作品色調成熟沉穩,透過畫筆自然流露出樸實親切之美。

心動了,就會畫了,就想表達出來了。 心是一切行動的泉源,起心動念,有了心情,便順興而為了。 每一個令我心動,快意揮灑的就是使我有所行動之種子。 過程是種子的萌芽成長,經過灌溉心力而成就創作,作品就是種子開花孕育出的結果。 對我而言,即是生命最大的回饋、成就與喜樂。

對謝老師的作品驚豔之餘,乃毅然決然師事謝明錩老師及鄭香龍老師。又因情有獨鐘於鄉土題材,在努力研習水彩技法的同時,經常組團踏遍台灣鄉野、中國大江南北的古老村莊及歐洲古鎮,為的就是廣蒐繪畫題材,以為創作的素材及原動力。

郭心漪水彩展—發現.感動 發現平凡中的不平凡,感動簡單中的不簡單。 平凡的事物,不平凡的角度。簡單的景象,不簡單的精神脈動。 靜止與川流的池水,靜態的摹寫卻又充滿著生靈的氣息,探索更深層的精神所在,尊崇自然的審美方式,進行心靈的對話,傳遞強烈的能量。 摘錄自郭心漪水彩個展請柬文稿

我喜歡描摹自然,常在平時的勞動者身上尋找題材,在平凡生活當中尋找神聖,在角落尋找永恆,這樣的心思應來自故鄉環境的教化,我從不把藝術當成沉重的十字架,而是當成一輩子的興趣和生活的必需,如果說,生命是一場奇妙的冒險,我更樂於獻給這豐富我整個生命和靈魂的冒險活動。

「園林之美 系列一(蓮池戲台)」作品一樣以靈動的輪廓線條來鉤勒再敷色,描寫的是戲台建築之美,只是在畫紙上飛奔的手顯然比前兩件作品更快速頻繁,期望涼亭樓宇的巧妙設計能在紙上成為讚歌供人緬懷。

「紫色旋律」作品充分展現騰萱驚人的寫實功力,背景灰紫色的山沉穩渾厚和前景高彩度的鳶尾花拉開了空間的距離,遙遠的湖面迷濛一片,詩意漫漫…微光幽幽…看著這片迷人的紫花,那高高低低的節奏好像翩翩起舞的紫蝶,正為我們表演她最新的舞曲,看著看著…感覺心好像也飛起來了,人也浪漫起來了,不知騰萱是否也像她的畫一樣浪漫?

振文的水彩世界 來自他日常生活中熟悉的人事物、平凡的小花草小人物,來自他走過滄桑際遇的印痕、生命點滴的體悟,來自他珍惜家人親友的支持與溫暖,來自他一顆細膩敏銳的心、悲天憫人的情懷,來自他對創作柔韌的堅持、才氣縱橫卻謙沖致和的胸襟,來自他追求形靈合一的理想境地。

張明祺水彩展—光影的轉角 作品以大自然為師,生活體驗入畫,要創作自然而不抄襲自然,強調韻律節奏,有主有賓,統一中有變化。 王文琮水彩展—情寄曠野 光影色彩幻化交織的綺麗世界,引領我的悸動,恣意潑灑在畫紙上,大地蒼茫中,擁抱一份人文的關注,最能撩動人們的心弦。

百年來水彩可以他特有的文化性、方便性與經濟性在台灣成為最受喜愛的媒材之一,如果能藉由教育的更普及、創作水準的再提昇而讓水彩藝術成為深耕於民眾的「國民藝術」,應該是我們當前最重要的課題。

共有約 26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