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髮人送黑髮人」對重視香火傳承的中國人而言,是最令人痛心、絕望的悲劇。畫家以精密寫實的特寫鏡頭,來為畫中老婦人控訴冤屈。
當代畫家
「白髮人送黑髮人」對重視香火傳承的中國人而言,是最令人痛心、絕望的悲劇。畫家以精密寫實的特寫鏡頭,來為畫中老婦人控訴冤屈。
台灣國寶級畫家鄭善禧,創作題材多變,尤其喜愛寫生。在師大求學與出國時,受到西洋繪畫色彩的衝擊,引領他突破傳統水墨與黑白藩籬。由於經常出入山林,他發現臺灣山形地貌與中國大陸有明顯的差異,更非傳統國畫的紙上雲煙。鄭善禧於是將身歷其境的親身感受,畫出了渾圓不峻、蔥青翠綠的「臺灣山」,畫出了臺灣風味的中國畫。
在中共的邪惡鎮壓中,大量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對畫家李園觸動很大,因此他創作了這幅作品。畫中的修煉人——美麗的妻子與年輕有為的丈夫,他們的生命是美好的,享有的生活也應該是美好的,但是邪惡的鎮壓卻摧毀了這一切!
鄭善禧,福建人,1950年來臺,1957年就讀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曾受教於溥心畲、黃君壁、廖繼春、林玉山、馬白水等畫家,在學時莫不細心受教 。擔任教師期間,每逢假日經常到處寫生,公園、廟宇、市場、街道、車站及來往行人皆是題材,均可入畫,早年勤於寫生,奠立了扎實的速寫能力。1970年至1971年旅居美國,回國時取道日本,遊東京、大版、奈良、京都,參觀各大博物館。此後經常遊旅世界各國,留下不少異國民俗、風景作品,對於繪畫創作助益極大,因而四十歲即形成鮮明個人風格,是一位全面型畫家。
當觀眾看到畫中無數的笑臉時,很難想到他們都是在中國大陸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因在鎮壓中不肯放棄自己的信仰,堅定的維護真理而被迫失去生命。他們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看起來都很善良,很健康,有學生,有知識分子,有家庭婦女,有武警和國家政府人員……實際上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也正如畫中描述的一樣,覆蓋了整個社會的各個階層,遍佈各個角落。所以這場鎮壓可以說是對全中國的善良民眾的無理智迫害。
羊有著善的涵意,漂亮的篆刻作品,祝大家羊年吉祥如意......
朋友的太太在翻閱過咱們的畫冊之後,感喟地說:「我覺得畫畫好難哦。」
這張圖,我們把柚子「主體」擺在中左方;右邊再安置一個「賓體」,以取得畫面的平衡。在中間「橋段」部位,再飛來兩隻小鸚鵡,做為過渡,就像音樂裡的「過門」。
劉成軍是法輪功學員,他是在中國大陸利用電視插播揭露迫害法輪功的先驅。被捕後被判刑19年,但在第二年就遭酷刑致死。畫面中,劉成軍被綁在椅子上,頭向上仰,雖然看不到他的表情,從他的姿勢可以看出他受到很殘酷的折磨,但是他並沒有屈服。從一束神聖光束裏伸出一隻溫暖的手給予他生命的永恆,而地下的魔鬼臉孔反映出他所處的環境的險惡。整個畫面呈現的是一種生命昇華的向上精神。畫家是因為在網路上看到劉成軍被拘押的照片,深受觸動而畫出了這幅作品。
作品表現大法徒身處中共黑暗惡勢力迫害時的堅忍不屈。善與惡的反差、正與邪的交戰,光明與黑暗的對比一直是藝術中永恆不變的題材。
信仰宇宙真理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在邪惡迫害面前如巍巍泰山,堅不可摧;如驕陽當空,光耀乾坤。
凌霄,多好聽的名字,壯志衝上雲霄。說明凌霄的特性:一心往上爬。不過,後來聽說凌霄必須依附在牆垣或大樹的枝幹才能往上爬,沒了依附,它就倒了下來。真不知倒地匍匐的凌霄會是什麼景況啊。
2011年新唐人《全世界華人人物寫實油畫大賽》的兩幅金獎作品之一《迫害中的堅定》,取材於真實事件。表現了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使用的百種酷刑之一,也展現了修煉者為堅持真理,壓不垮,打不倒的崇高精神。
許多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為了避免被迫害,和連累家人,不得不放棄穩定的工作和舒適的生活而離家出走。他們經常居無定所、飢寒交迫、甚至一無所有,唯一不能放棄的是對真善忍的堅持。畫面中的女孩子暫時安身於茅屋中,啃了半個饅頭,由於身體疲憊而睡著了,但是手中還是緊緊抓著指導修煉的《轉法輪》。睡夢中天使來到她身邊,演奏美好的仙樂給予鼓勵。 (女孩身處逆境,卻沒有卑微可憐的感覺,因為她心中有佛法,有真理,才能沒有恐懼,才有神的照看。)
斑鳩最大特徵就在牠們的脖子的背後有一條黑帶,帶上綴著白點,像珠玉一樣,很好看。牠們尾羽的末端是白色的,飛起來時尾羽張開如扇,亮麗耀眼,是很可愛的台灣野鳥。
如果不曾耕作,又怎能理解扒光碗中飯粒是對農民尊嚴的禮敬;這並非惜物或習慣的養成問題,而是一份「感同身受」的美感覺知。「土地」絕不僅僅只是供人行、居甚或予取予求的空泛對象,倘若認知正確,著眼角度自然不凡。
「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是江氏集團對付法輪功的陰狠手段。在鎮壓中,惡警不只經常監控、騷擾法輪功學員、甚至闖入學員的住所進行綁架、抄家。這幅作品描寫的正是惡警抄家的情景:學員家像遇到搶劫似的,屋子幾乎被搬空了,現場的員警有的看守學員,有的搜查大法資料,有的趁機洗劫財物。窗外被驚動的鄰居們正議論紛紛。作者用了幽默的手法處理這個題材。畫面中一個機靈可愛的小弟子,非但沒有被這混亂的場面嚇著,還知道大法書最珍貴,寧可捨棄玩具,在員警的眼皮底下把大法書拿去藏起來。員警的表情錯愕又滑稽,卻似乎沒有能力去阻止他。被拘押的母親遠遠見到兒子的表現,感到十分欣慰。
倘若你沒頂著烈日,在蒸烤過的土地上勞作過。或者你也不曾眼睜睜地看著風災土石無情地蹂躪一家子的未來。也或許你突然覺察到:家鄉的種種美好已似父母之身若殘蠋般一點一滴流逝得心慌…
大法的洪傳,在短短7年之中,在中國就有上億人走入修煉的行列。然而這股強大的向善力量卻引起了中共當權者的不安。江XX枉顧法輪大法給國家、人民帶來的好處,一意孤行執意發動迫害。當正義、真理和人的善良本性遭到踐踏時,平凡的人們不再平凡。當邪惡挑戰真善忍原則時,法輪大法修煉者以堅忍不屈的精神,以大善大忍的胸懷面對仇恨、摧殘,甚至於掠殺。
音樂裡的音階不就是繪畫裡的色階嗎?音樂裡的節拍不就是繪畫裡的律動嗎?音樂裡的長短休止不更是畫裡的大小留空嗎?甚或是一首曲子要有一個歌名,和一幅畫要訂一個題稱,這又有什麼區別呢?
此作表現了法輪功修煉者在殊勝無比的大法修煉中,在打坐時那幸福美妙的體驗。
畫家的作品如果不能讓人記得人間的溫情、土地的芬芳、歷史歲月的痕跡、鳥兒的歡唱、和四季的容顏以及增進人類生活品質的美感經驗,那有什麼崇高的價值可言呢? —品華
水彩,是一個極難掌控的媒材,卻是黃國記的最愛。有幾次黃國記想放棄水彩而選擇油畫,然而每當看見水與顏料在紙上相互激蕩呈現出的無窮韻味,就再次深深著迷而沉浸在其中。
為了呼籲世人對中國大陸殘酷迫害的關注,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曼哈頓街頭長期以各種方式講述迫害真相。一個西方法輪功學員在喧囂的曼哈頓街頭煉功,四周法輪飛舞,她那內心的寧靜美好正在影嚮著周圍環境。
腰鼓源於中國西北民間的傳統慶典活動,代表著吉祥喜慶;法輪功學員們在海外將它發揚光大,並賦予了它新的內涵和力量。咚咚的鼓聲伴隨著金色唐裝和整齊的動作,響徹在紐約曼哈頓,響徹在世界各個角落。鼓聲如雷,震懾了邪惡,也鼓舞著善良的人們。這幅畫上方的小嬰孩表現了大法弟子在人間遊行,天上的眾神也與之呼應。
法輪大法的遊行中,由年輕女學員組成的仙女隊伍經常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她們美麗的服飾和輕盈的舞姿為人讚賞不已。實際上,不論嚴寒酷暑中,她們都必須穿著輕薄的衣裳,在行進中不斷的舞蹈,十分辛苦。然而為了讓世人能認識法輪大法,雖苦猶甜。畫中女學員遊行後回到家 中尚未完全卸下妝扮,暫行休息片刻。
牛是很認命的動物。牠們雖然有很強壯的身體、很堅硬的角,但他們很少發脾氣。
我省思台灣文化風俗,一切都來自於漳、泉。我來到台灣,語言一樣,食用民居廟宇皆如故鄉,我逃難輾轉從香港過來,一上岸就像回到家鄉,而閩台的學術背景源出於宋代理學,宋之理學主要是濂、洛、關、閩四夫子,由朱熹的閩學集其大成。朱熹的學說主要在《四書集注》這是他精心的著作,據說有十八次易稿,及其臨終猶在修改。我小時候曾經遠足到白雲巖、雲洞巖,都是朱子講學的地方,民間即使不識字的船夫,也能在行船時為客人閒談許多朱子教人的故事,口耳相傳,深入民心。中國人思想中儒、道、佛三教終也歸於儒家做人為根本,成仙成佛為玄奧幻念,還是以做人來得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