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朱丹溪(下)

作者:罗真

朱丹溪/网路图片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治“棺材病”

金华县城里有个花花公子施王孙,一天,强抢民女方姣仙,逼迫成婚。方姣仙宁死不肯拜堂。施家只好暂时把她安顿在一间冷屋内。空守了一夜新房的施王孙,第二天浑身发痒,脸孔越来越肿。不知何病!

朱丹溪被请来到病人住过的新房,一会儿就判断出病因来了。但他知道这个病人歹毒心邪,就对施母说:“你这儿子得的叫‘棺材病’,不用吃药,只要做到两条:一、将未入洞房的媳妇,立刻退掉,连同妆奁,让她带回;二、砍十六根杉树,做成棺材一具。让他(花花公子施王孙)睡进去,粥饭也送进棺材里去吃。三天后,保他全好。”施家照办。三天后,那个花花公子的病,果然真好了。

后来,朱丹溪的一位学生,去请教先生。朱丹溪悄悄对他说:“恶人得了病,理该先治其恶,后治其病。此病乃是‘漆疔’。是接触到那套新漆的妆奁物品,而引起的。其实,‘漆疔’一般只需用新鲜杉树皮,煎汤洗身,就会好的。我安排他睡三天棺材(砍十六根杉树做成),效果不也是一样的吗?”

冷水泼头

有个农民患了肺痛病,服药无效。金华地区的管元德医生,把老师朱丹溪请来诊治。朱丹溪和管元德磋商一番,就叫病人脱去上衣。他将一根长针,对准病人的肺部,正要刺下去,见病人泰然自若,就向管元德使了个眼色。管元德从背后,将一盆冰水泼在病人的头上,病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说时迟,那时快,朱丹溪已经对准病人的肺部扎针进去,针一进去,立即拔出。不多时,脓血全部排尽。

病愈后,农民问起“冷水泼头”的事。朱丹溪说:“因为这肺痛部位,就在心脏的边上,稍不留意,银针刺着心脏,你就没命了。突然倒下冷水,让你大吃一惊,心脏就会突然收缩,把心往上提。我趁此机会扎针,就绝不会伤着你的心脏。手术也就成功了。

明欺暗帮

有一天,朱丹溪出诊。在城门外,见一个流氓用扁担狠狠地朝农民后背腰脊处打去。只听得农民一声惨叫,霎时脸孔蜡黄,跌倒在地。

朱丹溪立即分开人群,冲上去,接住打手的扁担,制止他,以防再打。但自己却抬起脚,朝农民受伤的腰脊处,踢了一脚,说:“算了,算了!”

围观的人们大为惊讶,不知何故?

流氓见自己得了便宜,占了上风,扬长而去。

跌倒在地的农民,站起来痛斥朱丹溪。朱丹溪见他自己能从地上站起来,便微笑道:“不要急,我问你,当时挨了一扁担,马上跌倒在地,是否耳朵里发出嗡嗡之声,下肢一阵麻木?”农民点头说:“是,是。”

朱丹溪说:“我踢你一脚,是因为你的腰部,当时已经受损、移位,如不及时复位,将会引起终身瘫疾。我踢了你后,又感到怎样?”

农民一想:对呀!被踢了一脚,不是反而能站起来了吗?原来这一脚,是替他治伤的啊。当下连连谢恩、赔罪!

朱丹溪用药替他敷贴,另外还给了他一些药末。不几天,那位农民的伤势,果然痊愈。并未留下后遗症。

收下稻谷救穷人

义乌镇上的汪财主,生了个“对口”(生在后颈,因那个疮口,正对着脸部的嘴,故俗称“对口”),请了许多医生治疗,都不见效。他知道朱丹溪不愿为财主看病,就扮作叫化子,躺在朱丹溪经常走过的路上。

朱丹溪见“叫化子”颈后的“对口”患处,已经发青,充满瘀血,心想:用针挑呢,只怕瘀血一时难以排尽,施药也不会见效。

他灵机一动,在水田里抓起三条蚂蟥,放到疮口上。只见那三条蚂蟥蜷曲了一下,便叮住疮口,拚命地吮吸起来,病人的瘀血越来越少了。

这时,朱丹溪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你是个财主,那么,医好这个‘对口’,少说也得稻谷五十石,说不定还得拖上两三个月,才能收口呢。”

七天后,汪财主的“对口”好了。叫人挑来五十石稻谷酬谢。

朱丹溪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他还是心安理得地说:“我能叫财主装叫化子,也不错 呀!许多穷乡亲,正需要这些粮食去接济。稻谷当然照收不误,用济穷困。”
正是:
神传文化的确神,
出人意外实在灵;
银针飞舞光灼灼,
慈脚踢踩讶惊惊;
莫名其妙病己除,
恍然顿觉神志清。
阿弥陀佛高声诵:
信众皆谢主佛恩!
(均据《渊鉴内涵))@*

责任编辑:梁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苏州葛可久是个名医。朱丹溪隐名埋姓,投之于门下。三个月过去了,葛可久发觉他切脉、处方有时还超过自己,因此很器重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