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潔藝高的雲娘

陸文
font print 人氣: 39
【字號】    
   標籤: tags:

清代的雲娘,在十八歲時,被父母許配給人,成了王忠的妻子。

王忠是河北密雲縣汪參將的忠實僕人,自幼跟著主人汪參將,從家鄉揚州府,輾轉來到北方,他到二十多歲還沒有娶親。正好雲娘的父母在密雲縣城,開著一個小酒店,緊挨汪參將的住處。王忠經常到酒店,為主人買些酒肉食品,一來二往,就跟雲娘混熟了。雲娘的父母看見王忠是個老實後生,又與雲娘要好親近,便請人說合,讓王忠做了女婿。

雲娘過門後,同王忠住在了汪參將家。她很懂事,既勤快又賢淑,是汪參將夫人的得力幫手,深得汪家人的喜愛。婚後兩年時,汪參將任職已滿,奉調回老家揚州。王忠跟隨主人多年,當然也要同行,怕雲娘捨不得離家,就小心翼翼地勸她不要因此而傷感。哪知雲娘十分開通,反倒埋怨丈夫多心多慮,太小看女子了。

王忠心下妥帖,就高高興興地準備起程的車馬。他想,妻子如此知心達意,可不能讓她在路上受苦,應該為她備一輛車子。雲娘卻堅持不坐車子。她說:「主人舉家南遷,行李極多,又經過河北、河南等地,沿途很不太平,還是讓主人的家眷們坐車吧!請讓我裝扮成護送的士兵,騎馬帶弓,打頭或殿後,以防萬一。」

王忠一聽雲娘的話,覺得不可思議,就把它當作一件趣事,講給汪參將聽。汪參將也很驚異,以為她是說著玩的,起先並沒放在心上。

哪知雲娘是認真的。她再次請求,來到汪參將面前。汪參將心想:你一個弱女子有多大能耐?讓我考考你再說。於是,從武庫中取了一張六百斤的硬弓,遞給雲娘。雲娘接過硬弓,掂掂分量,輕輕一折,竟然像折斷一根枯草那樣,汪參將吃了一驚,又連取幾張弓,一次比一次強勁,讓雲娘試試。雲娘不是嫌弓的力量不夠,就是嫌弓弦不帶勁,都沒有看上眼。汪參將和王忠都不曾想到,雲娘居然身藏真功夫,是個奇女子。但她的箭術到底如何?誰也沒見過。王忠很想知道這一點,就半開玩笑地對雲娘說:「你通曉箭法嗎?怕你是只有一些蠻力吧?」

雲娘生氣了,噘著嘴說:「哼,你以為我們做女人的,就只會一輩子守在深閨,嫁人生子,洗衣做飯,侍候你們男人嗎?你去把我們家的那張弓取來,看看我的箭術如何!」

王忠從岳父家拿來的是一張很重的硬弓,足有千斤之力。雲娘接弓在手,一拉就拉了個滿月。然後搭上一支箭,瞅瞅天空中幾隻飛過的大雁,向牠們射去。弦響箭出,一隻大雁果然應聲墜下。汪參將和王忠眼見為實,答應了雲娘的請求。

到大家動身上路那天,雲娘脫去平日穿的裙衩之類,換了一身短打扮,英姿颯爽。但見她腰掛箭囊,插滿利箭,身背硬弓,騎匹駿馬,渾身充滿豪氣,頗像一位統率戰士出征的將軍。一行人馬行進以後,雲娘一馬當先,走在最前面,王忠隨行中間照顧婦女孩子,汪參將在後面保衛。

這一年,河北一帶遭了饑荒,很多人為生活所迫,幹起了攔路搶劫、殺人越貨的事,過往旅客行人往往遭殃。汪參將全家出發的時候,土匪強賊們,已經好幾天沒有發財了,他們派人四處打探消息,知道汪參將帶著很多金銀細軟和吃喝東西,強賊們不禁大喜。

在河北大平原上,汪參將一家走了兩天,來到了一處長滿蒿草、荒無人煙的地方。時近黃昏,天開始陰沉起來。風吹得緊,刮得荒原上嗚嗚作響。雲娘看這情景,預感到即將有甚麼事要發生。雲娘和汪參將商量了一下,催促車隊人馬,加快步伐,走出這塊讓人心神不安的地方,找個背風處歇息。她縱馬在前,邊招呼後面的人,邊睜大眼睛注視著周圍的動靜。

風聲中夾雜著一陣噠噠噠的聲音,傳進了雲娘的耳朵。雲娘諦聽了一會兒,斷定是一群馬跑的聲音。很快,在她的視野內,遠遠地出現了十幾匹奔馬,馬上的人也看得清楚,正朝他們這邊飛馳而來。

前方塵土滾滾,馬蹄聲碎。雲娘情知遇上了一夥強賊,正要吩咐眾人做好準備,有幾支利箭已經嗖嗖地從她身旁擦過,落在亂草叢中。接著,又是幾支箭響,直朝雲娘身體飛來。雲娘身子未動,揮動衣袖,阻擋飛箭。箭居然未傷雲娘皮毛,紛紛被掃落在地。趁這個空當,雲娘操手,準備回敬強盜幾支利箭。

又一支箭飛過來,雲娘隨手接住,搭在弦上,把它反射回去,正中衝在前頭的一個盜賊的咽喉。盜賊不提防會有人能作出這麼快的反應,定睛一看,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子在彎弓搭箭。

盜賊中有人喊:「快點衝過去,抓住前頭那個女的,要活的,誰抓住就歸誰!」

雲娘在這邊聽得真切,氣得咬牙切齒,冷笑一聲,隨手搭箭,對衝過來的強賊說:「來,姑奶奶把這個給你!」這一箭不偏不倚,正中來者的左眼。這強賊慘叫一聲,捂著眼睛栽下馬去。

強賊片刻之間連失兩人,而且都被一箭射中要害,他們這才知道對手不是一般的女子。其餘的人見勢不妙,掉轉馬頭,就要逃跑。

雲娘乘機補上一箭,又射中一個盜賊的後頸,這盜賊連哼一聲都來不及,就翻到馬下不再動彈。另一個盜賊慌慌張張,被死者的馬撞落在地,成了蹄下之鬼。

眾強賊只顧逃命,陣容大亂,擠作一團。雲娘的箭一支一支飛過去,往人群中鑽。碰上的非死即傷,沒碰上的嚇得臉色煞白,連忙打馬四散逃竄。

汪參將的家人、財物,就這樣被雲娘一個人保護下來,安然無恙。雲娘與盜賊激戰很短時間,大獲全勝,她的精湛射術和臨危不懼的勇氣,讓汪參將佩服不已,讓王忠頗為自豪。

經過河北地界的一場戰鬥,汪參將全家對雲娘十分信任,後來一切聽她指揮,順順當當地跋涉千里,回到了揚州。

汪參將非常感激雲娘一路護送辛苦,特地在自己宅院中,騰出兩間房子,讓王忠和雲娘搬進去住。王忠作了汪宅的管家,雲娘也時常協助他料理大小事務,兩口子感情甚篤,配合默契。小日子過得極是滋潤。

雲娘本來就是一個漂亮女子,來到揚州這水鄉地帶,竟出落得更動人了。一個女子,年輕,貌美,聰明,能幹,又具有少婦那種穩健成熟、溫柔大方的氣質,自然就引起了汪家內外的矚目。

汪參將的兒子,是個有妻室的人。他竟也對雲娘產生了淫邪之心,一天不見,茶飯不思。他先是有意無意地喚雲娘為他做這做那,藉以飽享眼福,後來趁人不在,越發放肆,控制不住自己的淫慾,竟對雲娘進行調戲,動手動腳。

依著雲娘的性格和武藝,她是根本不把汪參將的兒子,放在眼裡的。不過雲娘是個有心計的人,她雖然厭惡參將兒子的厚顏無恥,但她強忍怒火,假裝為難,對他說:「我是個聽人使喚的下人,姿質粗陋,想不到會得到公子的喜愛,可我也是作了人家妻子的人,丈夫王忠老實厚道,我怎能忍心背著他不守婦德!公子若真心待我,不如把王忠打發走,然後明媒正娶,我才能安心服侍公子。」

汪參將的兒子聽了雲娘的話,不禁心花怒放,馬上和父親商量好,給了王忠一份厚禮,讓他離開汪家。想不到王忠竟然痛痛快快地答應了。

王忠前腳剛走,汪參將家就擇定吉日,張燈結綵,請來親朋好友,要為兒子娶二房夫人。汪公子打扮得真像個新郎,喜形於色,在眾人的恭維之下,如墜五里霧中。

一切準備停當,只等新夫人出場。賓客們翹首盼望,希望一睹雲娘風姿。殊不料,禮炮響過,出現在大家面前的不是婀娜多姿、羞羞答答的新夫人,而是一身戎裝,手執佩刀,身挎弓箭的女英豪。眾人驚詫萬分,鬧不清這是怎麼回事。再看雲娘,見她站在廳堂台階之上,怒目圓睜,指著汪公子的鼻子痛斥道:「好一個朝廷命官之家,竊居高位,身受俸祿,卻不思出力報效國家(在場的人,聽了如此義正詞嚴的指責,都驚呆了,恰如一群蒙童,面對聖人指教,瞠目結舌)!偶爾碰上一些強盜,便嚇得膽戰心驚,毫無辦法。我一個婦道人家,不辭勞苦,長途跋涉,奮力防衛,終於讓你們全家平安回家,以此來報答你們對我們夫妻的待遇,已經足夠了。而你們竟心生邪念,企圖玷汙我的清白之身,這是男子漢大丈夫的作為嗎?這是官吏之家的規範嗎?」

汪公子遭到如此痛罵,惱羞成怒,氣急敗壞地嚷道:「賤婦人,不識抬舉的東西。來人哪,給我把這賤婦人拿下!」

雲娘身手敏捷,上前一把抓住汪公子,把刀擱在他的脖子上,對幾個跳出來的家丁和士兵喝道:「誰敢上前,我立即砍下他的腦袋,誰敢追我,叫他像河北道上的強盜一樣的下場!」

說著,她拖著汪公子,朝門口退去。汪公子早已嚇得體似篩糠,魂飛魄散,連連對不知所措的家丁、士兵擺手:「別,別過來,快打開大門,讓她走。」又哀求雲娘道:「雲娘,我讓他們打開大門,放你出去,求你刀下留情,饒我一命吧。」

看到大門洞開,雲娘放了汪公子,一縱身跳出了院子。門外早已有一個身穿綠衣的女子,牽著兩匹馬,在等著她。雲娘飛身揮刀,把汪家大門上掛著的兩個大紅燈籠,砍落在地。她輕輕一笑,對女僕說:「咱們走,追王忠去!王忠正在前邊等著我…」

只見那兩位女子,飛身上馬,並騎疾馳而去,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正是:
最懂受恩圖報,
忠勇無畏俠豪;
最明報效家國,
光明磊落義烈;
最重純明貞潔,
一身冰心玉魄;
最有精思妙招,
鳳凌雲霄飄渺!

(事據《清史稿》)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一天, 他責罵李賢說:「你平日誹謗程不識(漢武帝時名將,與李廣齊名),把他貶得一錢不值。今天,你卻又像家庭婦女那樣,唧唧咕咕地跟別人咬著耳朵說話。哪裡像個大丈夫?」
  • 據清代古籍《亦復如是》記載:清朝時,揚州有一個人通曉算命之術,給人算的很準確。當時揚州商會的總長,一個當地很有名的大富商專門請他為自己算命。
  • 宗德艷說:「我已經年過七十,沒有私下想求得的東西,只是缺少一死罷了。我還需要忙忙碌碌,上別人的家門,去向任何一個官員,求什麼呢?」
  • 在中國古代,皇帝稱自己為天子,即天之子,置自己於天之下,對上天存敬畏之心。祭祖天地日月是帝王生涯中的大事,歷代帝王都極為重視,這不是形式而是對天地神靈不可動搖的神聖信仰。皇帝要上對天地敬畏,下對庶民恩澤。皇帝對地震、災荒等現象的發生都看做是上天對自己沒有盡心盡責於民的警示。嘉慶初年的洪亮吉大案可以說極具代表性。
  • 當地的富戶,本來想囤積居奇,乘旱災抬高糧價,以宰人利己的。現在看來,鑽不到空子,便競相出售自己儲蓄的糧食。
  • 賈淑性情險惡,同鄉的人,對他都以之為患、嗤之以鼻。林宗的母親去世時,賈淑也來參加弔唁。
  • 楊雍建,字自西,浙江海寧人,順治十二年進士。他當廣東高要知縣一年就被推薦作京官。他究竟在任上做出了什麼卓異政績呢?
  • 趙匡胤當時還年輕,沒拿定主意,就去問家裡人說:「外面群情洶洶,傳說要立我為天子,我該怎麼辦?」
  • 雍正年間,書生張熙遊說岳飛後裔岳鐘琪反清復明。岳鐘琪嚴刑拷打張熙一無所獲,於是假意與張熙結拜兄弟,套出是張熙老師曾靜指使。
  • 圖為明 杜堇《十八學士圖屏之畫》。(公有領域)
    古弼為人忠厚謹慎,善良正直,曾經因為上谷的皇家苑囿佔地面積太大而請求減去一半面積,賜給貧民百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