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美術 文藝復興盛期

米開朗基羅(5)《聖家族》

作者:周怡秀
米開朗基羅的圓幅蛋彩畫《聖家族》,即《多尼圓幅》(Doni Tondo,1505~1508)。(公有領域)
  人氣: 1906
【字號】    
   標籤: tags: , , ,

除了《大衛》和《卡西納戰役》,米開朗基羅同時期承接的工作還包括一座青銅的《大衛像》(今遺失),聖母百花教堂委託的《十二使徒像》(後來僅做了《聖馬太》粗雕),一座《布魯日聖母》(註一),兩幅圓形的《聖母子》浮雕(註二),還有一幅較知名的《聖家族》——即《多尼圓幅》(Doni Tondo),或稱《多尼聖母》(Doni Madonna)。

《聖家族》與聖母題材

聖母子》或《聖家族》題材在文藝復興時期極受歡迎,純真美好的聖母子形像令人愉悅,不僅傳達聖經寓意,也符合了世人對家庭溫馨諧和的願望;因此常用代表圓滿、完美的圓幅創作。

米開朗基羅的圓幅蛋彩畫《聖家族》,是應佛羅倫斯富商安喬羅·多尼(Agnolo Doni)所託而繪製的。這也是米開朗基羅傳世的唯一完成的木板蛋彩畫(註三),據推測是多尼為紀念與妻子Maddalena Strozzi的婚姻(1503~1504左右)而作(註四)。這幅《聖家族》遠超出當時約定俗成的表現法,再度顯示了米開朗基羅的藝術原創性。

拉斐爾繪製的《多尼夫婦肖像》(1505~1506)。(公有領域)

首先,人物的安排十分緊密,這一點倒可能是受達芬奇1501年繪製的《聖母子與聖安娜》草圖影響(註五)——將幾個人物緊密重疊、壓縮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形成更集中、有力的構圖。畫中以聖母為中心人物,跪坐在地,正轉過頭將聖嬰從後方聖約瑟的手中小心地接過來(一說是聖母將聖嬰遞給聖約瑟)。這個不自然的扭轉姿勢,不完全為了達到造形的目的,也具備了宗教的內涵:聖母仰望聖嬰的眼神,有慈愛也有崇敬,她以莊嚴的姿態承接了神的託付。聖母的造形也前所未見,她身著古代服飾,並沒有披戴頭巾或面紗,不但身體健壯,還裸露著一隻手臂,可說預告了西斯汀禮拜堂天頂《創世紀》中巨大女先知的形象。整體偏冷的色調,銳利的對比,都與當時社會流行的愉悅、諧和氣氛大相徑庭。畫面質感如雕刻般光滑、冰冷,卻也明亮細緻,散發著光輝。

聖家族三個人物互相凝視的眼神、扭轉的肢體都環繞成封閉的動勢,正好配合了整個圓形構圖。一道水平方向的石牆將畫面隔成前後兩個區塊:後方裸體人群是約旦河邊等待受洗的人們,象徵了耶穌到來之前的未開化世界,前方的聖家族則代表了基督降臨後的新世界;而在兩者間的小男孩,正是未來以洗禮帶領人們進入基督教化的施洗約翰。在舊世界,他是唯一仰頭望見未來救贖的人物。

米開朗基羅的《聖家族》局部。(公有領域)

這幅圓形作品的木框也十分具有特色,除了精美的浮刻雕飾,還有五個栩栩如生的聖人頭像突出環繞在框上,正上方是耶穌,下方是聖徒和天使。一般推測米開朗基羅可能參與或製作木框的設計。

米開朗基羅的《聖家族》木框也十分具有特色,除了精美的浮刻雕飾,還有五個栩栩如生的聖人頭像突出環繞在框上,正上方是耶穌,下方是兩個聖徒和兩個天使。(shutterstock)

米開朗基羅的聖母子作品中,從《梯邊聖母》算起,聖母的神情平靜肅穆者居多;沒有達芬奇式的朦朧笑意,更無拉斐爾的甜美親切,這或許是藝術家的個性與強烈的宗教情感使然。如《布魯日聖母》雕像(1501~1503),聖母子二人眉目低垂,莊嚴靜肅,似乎延續了凡蒂岡《聖殤》的悲傷氣氛。之後的兩塊未完成的圓形浮雕《碧堤圓浮雕》(Pitti Tondo)(圖)和《塔戴圓浮雕》(Tadai Tondo)(圖),則由於其中幼童(耶穌和施洗約翰)的動態而顯出較人性的表現:如《碧堤聖母》中的聖嬰手托著額頭,哭喪的臉孔似乎因疲倦而向母親尋求慰藉,後方的小約翰則報以同情的目光;《塔戴聖母》中的聖嬰則被約翰抓來的小鳥所驚嚇而躲避。小鳥可能和拉斐爾所繪的《金翅雀聖母》中的小鳥有同樣的寓意,金翅雀喜歡在荊棘中築巢,暗示耶穌未來的受難。

此後米開朗基羅少有聖母子的主題,直到為美第奇家族設計的陵墓(1521~1534)中才再次出現。(待續)

《布魯日聖母》雕像(1501~1503)莊嚴靜肅。(shutterstock)
《碧提聖母》(1503~1505),佛羅倫斯巴傑羅美術館收藏。(公有領域)
《塔戴圓浮雕》(Tadai Tondo 或稱《塔戴聖母》)(1504~1505)。(PawełMM/Wikimedia commons

註釋:

註一:由布魯日(Bruge)的慕斯克隆家族為裝飾當地聖母院而收購。

註二:《碧堤圓浮雕》(Pitti Tondo)和《塔戴圓浮雕》(Tadai Tondo),兩幅均因委託人而得名。Tondo源自意大利文rotondo,原義為圓形。美術名詞意指以圓形為基底的繪畫或雕塑創作結構,可能是圓形的木板,也可能是在圓框之內構圖。文藝復興時期圓幅畫象徵完美、圓滿,通常用於祝福家庭或婚姻,題材也較為溫馨。

註三:還有兩幅木板畫被推論是米開朗基羅早年的作品,一是《曼徹斯特聖母》(Manchester Madonna),估計是1495~1497年間在羅馬所作;另一件是《安葬耶穌》(Desposition in the Tombe,1500~1501),目前均收藏於倫敦國家畫廊。近年越來越多學者認同是米開朗基羅的真跡。

註四:創作時間也可能與拉斐爾繪製Doni夫妻肖像畫同時(1505~1506)。

註五:米開朗基羅曾經去臨摹達芬奇的《聖安娜》,然而即使臨摹他人作品,米開朗基羅也總是加上自己的見解,從新發展,不是完全模仿。@#

——轉載自《藝談ARTIUM》https://artium.co/zh-hant/node/17

(點閱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羅倫斯的卡爾米聖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內,這裡保存了文藝復興早期最重要的壁畫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並不在於題材,而是馬薩喬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創新的壁畫技巧描繪聖彼得的故事。
  • 納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臘神話
    我在社群網站上分享作品,同時渴望獲得別人按「讚」鼓勵。誠實說來,發文獲得越多讚數,我對自己的滿意程度就越高。但這些讚數和我對它的渴望實際意味著甚麼呢?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沒有遺漏任何東西」,17世紀法國古典主義畫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說。誠然,普桑作品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為他筆下每一幅畫作背後的根本依據。
  • 在羅馬的恢復與重建當中,教宗克里門七世決定繼續裝飾西斯汀禮拜堂,為自己任內留下藝術巨作。或許有感於人類的罪孽,他選擇的題材是《最後的審判》,而最理想的藝術家人選,自然非米開朗基羅莫屬了。
  • 米開朗基羅為整個圖書館營造的,是一種進入知識聖殿的情境。人要邁向學習之門時必須先沉澱自我,收起驕慢與浮躁。好比進入了第一道門,卻發現還沒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關轉換了心境,再以恭敬嚴肅的態度向著高處的聖殿拾級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 這並不是西方社會第一次遭受瘟疫之苦。早在14和17世紀,歐洲就經歷過黑死病,一種由鼠疫引起的大瘟疫。在歐洲爆發(14世紀)的五年之內,估計就有超過2千萬人喪命,是當時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之後便消失了,但300年後又再次捲土重來。
  • 《創世紀》 工程結束後,米開朗基羅立刻著手教宗靈寢工作,想一口氣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開朗基羅和教宗的繼承人簽署新合約 ,將陵墓修改為挨靠著牆的壁墓,大為縮減原來的規模。接下來三年間,米開朗基羅完全投入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兩個奴隸像。
  • 晚禱
    這些人並不是在崇拜藝術本身,而是它代表的東西。舉例來說,在俄羅斯東正教中,聖像長期以來被視為神聖的物件,並不是因為它的顏料和筆刷,而是因為這些圖畫開啟了連接天堂的一扇窗。
  • 米開朗基羅採用數字「三」來劃分天頂為左中右三行,中央《創世紀》故事部分又分為大小輪替的九個畫面,每三個圖為一個組,分別描繪《神創世》、《造人與原罪》、《諾亞的故事》。順序的安排是根據禮拜堂本身的功能有關的,如創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舉行儀式的祭壇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緣故;而人間的故事則放在群眾席的另一端。
  • 美麗、善良、正義是神的榮耀,也是人的本性,而在拉斐爾的作品中更處處彰顯了這點。這就是為什麼他的畫作在逝世500年後的今天,仍然能夠啟發我們,並帶給我們希望。這也是為什麼拉斐爾的作品對我們當今的社會如此重要,他讓我們看到了事物美好的一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