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相」李沆 朝晚惕厲

作者:羅真

Beautiful sunrise on spring field。(iStock)

  人氣: 307
【字號】    
   標籤: tags: ,

李沆(讀航的去聲),字太初,肥鄉(今屬河北)人。他是宋太宗太平興國五年(980年)進士,歷官給事中(給事中,中國古代官職)、參知政事。宋真宗即位後,又任中書侍郎,後任門下侍郎、尚書右僕射(即宰相)。李沆品端行正,在任期間,盡力輔佐朝政,志慮深遠。李沆擔任宰相時,王旦也在朝中任參知政事(相當於副宰相)。

當時西北常要用兵,故李沆和王旦常常忙得顧不上吃飯。王旦嘆道:「何時才能四邊安寧,太平無事,我們也可優哉優哉。」李沆卻說:「稍有些憂心勤苦之事,可使我們心中常懷警戒。等到了天下太平的時候,朝廷就未見得能夠無事了!」

後來契丹與宋朝和親,邊境得以安寧。王旦問此事如何?李沆答道:「此事好是很好,只怕邊患寧息,主上會慢慢生出奢侈之心!」王旦聽了李沆此話,不以為然。

李沆時時向朝廷上奏一些四方水旱、災害及盜賊為害的情況,王旦認為這些小事不必驚動皇帝。李沆語重心長地對王旦說:「主上正當年少,應當讓他知道天下四方的艱難。不然他血氣方剛,如果不沉溺於聲色狗馬之類,也會搞大興土木、甲兵,或者禱祠之類的事情。我年事已高,當然不一定能看到這些了。這都是你今後必須操心之事。」

此語不幸被李沆所言中,李沆死後,宋真宗因為天下太平,便大舉「封禪」(「封」為「祭天」,「禪」為「祭地」,是指中國古代帝王在太平盛世或天降祥瑞之時的祭祀天地的大型典禮),大興土木,營造宮觀,又起用如王欽若、丁渭等一大批佞臣。王旦在朝,眼見自己無力諫止,想離職又不忍,想起當年李沆的卓越遠見,感慨萬千,嘆道:「李沆真是個聖人啊!」確實,李沆當年是被人稱作「聖相」的。

李沆性格純厚沉穩,寡言少語,不求聲譽。他為相凡事依遵法令,從不營私。退朝回到家中,整日正襟危坐,不倚不側。他不治產業,身為宰相,家中卻並不富裕。他剛出來為官時,宋太宗知道他家貧窮,曾特地賜錢三十萬。當宰相多年,李沆家中始終沒有造房子,故屋宇狹小,廳堂前只能勉強回馬。況且牆倒壁破,實在不像樣子,李沆卻絲毫不放在心上。

有人勸他修造宅第,李沆笑著回答道:「這房子如果作宰相的廳堂,確實是過於狹小了一點,但是房子是留給子孫後代的,如果作為像太祝這類小官所用的廳堂,就覺已經很寬大了。」意思是他的子孫們用不著寬大的房屋,故始終不肯修造房屋。

有一天堂前牆垣壞了,他妻子故意囑咐下人不要修葺,想試試丈夫管不管此事。過了一個多月,李沆毫不在意,始終不提起要修葺。妻子對李沆提起,李沆說:「我拿朝廷這麼多的俸祿,還時而有賞賜,也並不是沒有錢修這房子。但是世事總是有缺陷的,哪能事事都十全十美,圓滿如意呢?如果修宅第,必須要一年才能修葺好。人生朝晚,都很難說可保平安,本應常懷惕厲,又哪裡能夠長住久安呢?有這麼一所房子住住,也就應該知足了,幹嗎非要住很多、很豪華的房子不可呢?」

李沆家的宅第,始終沒有另加修造。李沆家居和弟弟相處十分友愛,閒暇時大家在一起喝酒清談,沒有一句話提到朝廷政事;也從來不提家事。

正是:
人生朝晚,難保平安;
常懷惕厲,謹避逸玩。
衣寧棄鮮,屋不求寬;
知足常樂,國泰民安。
這種宰相,真是聖賢!

(《宋史‧李沆傳》)@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