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清廉自律 惜時惜物的陶侃

作者:慧勉

古風悠悠。(曉韻/大紀元)

  人氣: 289
【字號】    
   標籤: tags: ,

陶侃,字士行,中國東晉時期名士,江州鄱陽郡梟陽縣(今江西省都昌縣)人。他是當時朝廷傑出的人物,很有個性。

公元315年,他從荊州被貶調到廣州當刺史,因爲公務少,他除了讀書,每天早晨都會從書房裡搬一百塊土磚到院子裡去,傍晚又將土磚搬回書房,無論嚴寒酷暑,終年不斷。同僚們都覺得很奇怪,問他這有什麼意義?

他說:「我一直在考慮中原大事,將來還得騎馬打仗。如今生活悠閒自在,弄得體質脆弱,如何能夠承擔恢復中原的重任?故以此天天鍛鍊啊!」部屬們聽了不禁肅然起敬。

平定王敦之亂後,陶侃負責都督荊、雍、益、梁州諸軍事,領護南蠻校尉、征西大將軍、荊州刺史,荊州人民聽到他再度任荊州刺史的消息,都互相慶賀。可見他的治理深得人心。

陶侃做事特別認真。每天處理各種事務,不管所費時間有多長,總是正襟危坐,腰板挺直,雙膝併攏,目不斜視。大小事務井井有條,一絲不苟。他常對部屬們感慨:「大禹是上古的聖人,還珍惜每寸光陰;我們只是些普通人,應當愛惜一分一秒的時間才對呢!如果飽食終日,遊逛嬉戲,活著無益於社會,死後默默無聞,就是自暴自棄,枉作一世人了。」

在荊州任上,有些部下僚屬崇尚清談,常喝酒擲棋賭博。陶侃毫不客氣地叫人把棋子和酒瓶統統沒收丟入江中。如果是高級官吏,還會挨鞭子,他嚴加訓斥:「喝酒賭博,是放豬娃的遊戲;清談無聊的空話,對實際毫無益處。政府官員應當衣冠整潔,哪能儀容隨便而自認為宏達呢?」

偶爾有人送來禮物,陶侃定要追問是從何處得到的。若是贈送者自己的勞動所得,雖然很微薄,也非常高興的欣然接受,還會回報超過對方三倍的禮物。如果是投機取巧得來的不義之財,他不但嚴加拒絕,還要呵罵斥責,毫不留情。

有一回陶侃在郊外閒走,看到一個城裡人手裡玩弄著幾根沒有黃熟的稻穗,即停步問他:「這有什麼用處?」那人如實回答:「走過田邊,隨手抽幾根稻子玩而已。」陶侃臉色頓時大變說道:「你住在城裡,不知耕種艱難辛苦,竟然偷人家的稻子?」喝令隨從鞭打了他一頓。荊州的百姓聽說此事後,都很受感動!都努力耕織,幾年之間,百姓漸漸富足了。他關心農民疾苦、愛惜人力物力的精神,對當時的社會風氣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他曾受命建造船隻。工作的時候,哪怕是半截木頭,一個竹蔸,地上的鋸末屑,都收拾裝好,造冊登記。部屬覺得他太注意小細節,無法理解。某年元旦宴會,大雪初晴,廳前的冰雪還沒有融化,很難下腳行走,他便叫人把鋸木屑撒在雪上,路人行走就不容易滑倒了。多年以後,桓溫為征伐巴、蜀,須建造大量船艦,他又用這批竹蔸作成釘子用。當時的工匠及百姓,都對此事讚歎不止!

(事據《資治通鑑》、《晉書》)@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朱休度任官治獄,使「囹圄為空」,絕不意味著朱休度對這些不法之徒撒手不管,任其胡作非為,而是希望以誠心感化他們,使他們心悅誠服,以後不再犯類似的錯誤。
  • 召信臣還把對民眾的教化當做大事來抓。只要他發現有遊手好閒、不努力耕作的人,就加以訓斥,甚至法辦。召信臣的這些做法,使他們都受到教育感化,有了這種榜樣的力量,百姓都恥於為盜。
  • 當時在職官員居住在官府,下任後則遷回私宅,如原無私宅,就靠宦囊來購置。孫謙不僅在職時不受餉遺,去任後仍一毫不取,當然無錢購宅,故在另有任命前,只好暫時借住於官府的空車廄中了。
  • 鄧太后很重視皇室的文化教育,她招聘道德學問都很好的儒生作博士,教授宗室子弟和青年侍衛。鄧太后認為,要想使皇室和外戚的子弟不招來災禍,最重要的是要讓他們讀書,懂得作人的道理。
  • 黃憲的精神風采,影響了大批士大夫文人,一代又一代,互相學習,造成高雅超脫的人格。在污濁的社會裡,的確是一股清風,把優良的道德傳統保存下來了。
  • 漢桓帝便派畫工趕到姜肱的家裡,摹畫三兄弟的圖像,準備向社會傳揚,作為士民的楷模。姜肱一再推辭,實在擺不脫身,就用被子把臉捂住,說有些頭疼眼花,身體支持不住,也見不得風。這樣才把畫工支使開。
  • 諸葛亮這一「自貶責己」的舉動,絲毫沒有降低他的威信,反而使得廣大蜀軍將士更加認識到主帥身上的優良品格,更加堅定不移地追隨他英勇征戰,建立功勳。
  • 作為良將不但要有將能、 將才,精於謀略,善於戰法,勇猛善戰;同時還必須具備有良好的將德修養,勝而不驕,謙退不伐(不自誇),不矜其功,克成其名。
  • 少年吉翂的父親是原鄉縣的縣令,為人正直,作風廉潔,為百姓做了許多好事,可也得罪了地方上的豪強大族。因此受到小人的陷害,被抓到建康城監獄裡,又被糊里糊塗地判處死刑。
  • 漢景帝時,太子太傅石奮年薪是二千石(讀擔,量詞)小米。他有四個兒子,都是二千石的官,父子五人,合計俸祿一萬石,這種情況是空前的。景帝向他家表示祝賀,特地送給石奮一塊匾,匾上寫著「萬石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