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談風雲》第二集 飛來橫禍(3)

新唐人電視臺大型講史節目《笑談風雲》,由章天亮博士主講。(新唐人)

    人氣: 801
【字號】    
   標籤: tags: , , ,

楚平王跟伍奢一說,伍奢就知道是要把他們父子三人一塊殺掉。伍奢說:我作為一個忠臣,國君的命令我是會聽的。信我也可以寫,但是我可以告訴您,我大兒子會來,我二兒子是絕對不會來的。楚平王說:來不來是他們的事情,但是信你一定要寫。伍奢就寫了一封信送到城父。

當時伍尚和伍子胥讀了信之後,伍尚說:平王叫我們回去。如果一旦回去之後,就可以赦免父親的罪,我們還是回去吧。伍子胥說:千萬不能回去呀。之所以平王不敢殺死父親,就是因為顧忌你和我在地方。如果我們要回去,這叫「速父之死」,就會讓父親死得更快。所以我們絕對不能回去。如果楚王敢殺了父親,我們就為父親報仇。

伍尚說:父親召我們,如果我們不回去就是不孝;如果父親死了,我們又沒有能力給父親報仇,這是第二層不孝。作為我來說,能力跟弟弟比,差得實在太遠了。他說:這樣吧,我以回都城跟父親一塊死,作為盡孝的方式;如果我們一塊都死了,請你以報仇作為盡孝的方式。兄弟二人對拜了四拜,以為永訣。

很多時候活下去其實比死更難,你到那個地方去被人殺掉了,反正是你也盡了孝了,一了百了,也很簡單。但是如果活下去報仇,那實在是太難了。

我們看趙氏孤兒也是這樣。營救趙氏孤兒的時候,趙盾的兩個門客,一個是程嬰、一個是公孫杵臼,他們兩個就商量說:一個是慷慨赴死,這是一條路;還有一條路是把孤兒保護下來,撫養他成人,最後報仇,哪一個更容易?程嬰說:當然死更容易了。杵臼說:那我去死,你活著留下來,最後輔佐趙氏孤兒來報仇。所以後來程嬰含垢忍恥15年,把趙氏孤兒撫養成人,中間經過了很多艱難困苦。那是一件很難很難的事情。

對於伍尚來說,他是去跟父親一塊死了,但是對伍子胥來說,這就是一個天大的難題,擺在了他的面前。

旁白:西元前522年,在費無忌慫恿楚平王做亂倫之事五年後,認爲時機已經成熟,要一舉除掉太子建、太子太傅伍奢和伍奢的兩個兒子。但是太子建被忠心耿耿的城父司馬奮揚放走伍奢被囚伍奢的大兒子伍尚準備和父親一起死以成全孝道。伍奢的二兒子伍子胥則要保留有用之身,為父親和兄長報仇。

就這樣,伍尚就跟著使臣回到了都城。伍子胥就換了一身衣服,準備要逃亡了。當時派來的大臣叫武城黑。他聽說伍子胥要走,他就派了兵車去追伍子胥。伍子胥就站在道旁,拿著一把弓一枝箭,拉滿之後就對著使者的車。當時武城黑嚇得抱頭鼠竄,跑掉了。為甚麼?因為伍子胥非常勇敢。如果你要看《東周列國志》對伍子胥的描述,它說伍子胥是監利人,那是一個地名了,身高一丈。

一丈是多高?一丈就是10尺。周朝時候的尺有兩種不同的長度,一種長度是19.91厘米;一種長度是不到23厘米。我們往小的說,19.91厘米一尺,一丈就是1米99。伍子胥非常魁梧,身高將近兩米。伍子胥「身高一丈、眉廣一尺」。他的眉毛是非常長,「目光如電」,眼睛像閃電一樣亮。「有拔山扛鼎之勇,經文緯武之才」,他是一個文武全才。所以當時你想,伍子胥像一個巨人一樣拿著弓箭對著使臣的時候,使臣就嚇跑了。

伍尚跟著使臣回到都城後,跟伍奢一塊,在市面上就被斬首了。斬首之前伍奢說:唉,我就知道我二兒子是不會來的,從此楚國的君臣恐怕吃飯和睡覺都不安穩了。

《聖君賢臣全身像》伍子胥像,現藏台北故宮博物院。(公有領域)

伍子胥就此踏上了逃亡之路。第一個問題就是逃到哪裡,當然這個問題比較好回答,因為太子已經逃到了宋國。所以伍子胥就準備到宋國去投奔太子。就在他剛剛開始逃亡的時候,還在楚國的國境內,他就看到遠遠的一支軍隊開過來。伍子胥當時很緊張,就藏身在路邊。等軍隊走近時,他發現領軍的人是他一個非常好的朋友,叫做申包胥。伍子胥就從藏身的地方出來,站在路旁。申包胥看到伍子胥,非常奇怪。他說:為甚麼你在這個地方?伍子胥就把他自己的經歷哭訴了一遍。申包胥說那你現在打算怎麼辦?伍子胥說:我一定要到一個甚麼地方去借兵回來把楚平王殺掉。

申包胥就勸他說:從你的祖父那一輩開始,世世代代都是拿楚國的俸祿。國君雖然做了對不起你們的事,但是如果你要是殺死國君,豈不是不忠的行為嗎?當然申包胥就是從一個忠臣的角度來勸伍子胥。

伍子胥怎麼回答?他說楚王做了四件不義的事——納子婦、棄嫡嗣、信饞佞、害忠良。

納子婦,就是娶了他自己兒子的老婆,這是亂倫的事情;第二件是「棄嫡嗣」,想要殺死自己立的太子、親生的兒子;第三件「信饞佞」,聽信小人費無忌的話;第四、害忠良,就是把伍子胥的父親和哥哥都殺死了。伍子胥說如果我現在帶兵入郢,是為楚國掃蕩汙穢,那是真正為楚國的江山社稷著想。怎麼可以讓這麼一個道德敗壞的人做楚國的國君?所以伍子胥從大義方面來講就不落亂臣賊子一邊。

當時申包胥也想了想,說:如果我同意你報仇,是我對君王的不忠;可是如果我不讓你報仇,又是陷子於不孝,因為你沒辦法為你的父親盡孝嘛。他說:對我來說,實在是一個兩難的事情,但是我跟你做一個約定。出於朋友之義,我不洩露你的行蹤,我也不抓你,你可以去帶兵把楚國滅掉;但是等你把楚國滅掉之後,我一定要把楚國再恢復起來。就是「子能危楚、我能安楚」。你能夠讓楚國危險,我可以讓楚國安全。你可以盡孝,最後我還是要盡忠的。就這樣,申包胥就跟伍子胥告別,伍子胥也就離開了楚國,到了宋國。

伍子胥現在要給他的父親跟兄長報仇,他面臨了三個難題。第一個難題就是必須要能夠逃離楚國,保全自己的性命;第二點,他必須得到一個國家的權柄,可以調動國家的軍隊;第三點,調動軍隊跟楚國作戰的時候,還能打贏。這三件事情是一件比一件難。

楚國是一個非常大的國家。在春秋的時候,曾經有五個人相繼稱霸,齊桓公、宋襄公、晉文公、秦穆公和楚莊王,叫做春秋五霸。春秋五霸中齊桓和晉文都曾經跟楚國打過仗,就是以他們這樣一個春秋年間的霸主,當時聯合很多的國家聯軍作戰,和楚國打仗,他們也只能跟楚國打一仗,就得趕快停下來。因為實在是中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實力消滅楚國。楚國就是這麼厲害。

而作為伍子胥來說,你要想為兄長報仇、為父親報仇,就必須把楚國滅掉。你想這個事情得多難。況且你怎麼能夠保證說你到了一個國家,這個國家的國君就會替你出兵呢?說「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那只能是像李逵,或者是魯智深這樣的人,一個國家的國君絕對不會這麼做事的。

而且過去還有一句話叫做「萬乘之主,不為匹夫興師」。什麼叫萬乘啊?就是古時候在春秋戰國年間,作戰的時候,他是以兵車來作戰的。那時候人不騎馬,作戰的時候坐在車上。兵車一輛叫做一乘。兵車一乘是甲士3人,中間那個人是御(禦)者,「御」是儒家的六藝之一嘛,就是駕車的那個人。作戰的武官是在右面,主將是在左面,兩個車相錯的時候,武將是用戈來作戰的。當然還有一些遠射型的武器,就是弓箭,同時有一些防禦性的,比如說鎧甲呀、盾牌呀等等,都是用獸皮做的。所以做一輛兵車很貴很貴,那個時候兵車一乘,甲士3人,還配72名步兵。就是除了3個作戰人員在兵車上面之外,後面還有72個步兵。這就是75個人了,再加上25個後勤保障人員。所以兵車一乘,相當100個士兵。千乘之國,就像魯國這樣千乘之國,相當於有作戰部隊10萬人。萬乘之國,就相當於作戰部隊100萬人。

「萬乘之主,不為匹夫興師」,有這麼大實力的一個國家,不可能為了一個普通人報仇,就動用這麼多的資源。所以對於伍子胥來說,他現在就面臨這樣一個難題,當然首要的是,他要能夠逃出楚國。這些難題啊,伍子胥苦心深謀16年,最後一個個的解決了,終於完成了報仇的願望。他是怎麼逃出楚國的?請看下集《磨難重重》,謝謝。(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

責任編輯:畢卉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孟嬴是絕色美女,而楚平王又是好色之徒。費無忌正在尋找機會離間楚王和太子的關係,於是攛掇楚平王娶了太子妃,將陪嫁的一名齊國女子送給太子建完婚。這一場掉包計,為楚國埋下了亡國的禍根。
  • 笑談風雲
    中國的歷史記載從五帝開始,五帝指黃帝和顓頊、帝嚳、堯、舜。五帝之後有「三王」之說,這三王指的是建立夏朝的大禹王、建立商朝的湯王和建立周朝的周武王。周朝是一個「封土建國」的封建國家,建立了以周天子的宗室、周王朝開國的功臣和前朝的遺臣等為國君的諸侯國一共八百多個。
  • 赤壁之戰,是一場大風,奠定了三國鼎力的格局;楚漢戰爭,一場大風救了劉邦的性命,開創了漢家四百年的江山;鄱陽湖大戰,一場大風讓朱元璋消滅了陳友諒,成為明朝的開國皇帝;那麼在靖難之役中,不是一場大風,而是三場大風讓朱棣進了南京,成為後來的明成祖...
  • 後來項羽就進逼到彭城跟劉邦決戰。劉邦的軍隊眼看就要打光了,支援不住了。以項羽這樣的勇敢,抓劉邦簡直是探囊取物一樣。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按照《史記項羽本紀》的記載,「於是大風從西北而起,折木發屋,揚砂石,窈冥晝晦,逢迎楚軍,楚軍大亂,壞散,而漢王乃得與數十騎遁去」...
  • 說到風雲,我們知道,歷史的風雲經常是莫測的。特別是在戰爭的時候,一場大風就會改變一場戰爭的格局,一場大風就會奠定一個開國的帝王。今天我們就是講幾個關於大風的故事。第一個故事呢,可能大家都比較熟悉,就是赤壁之戰...
  • 說到歷史,我們都知道,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歷史記載最長的一個民族,有上下五千年的時間。最為難能可貴的是,中國的歷史記載,五千年來都沒有中斷過。這裡面,既有官方的修史,也有民間的整理。
  •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把這個事情提出來呢?就是我談到不同的民族,他們都等待神的歸來,這個之前是有預兆的,比如說優曇婆羅花的開放、以色列的復國、水晶頭骨等具體這些事情都發生了。所以你要看到不同民族的預言,都在指向歷史的今天,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時代,而這個時代說到正邪較量,那就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組織讓人背離神。
  • 我在演講中曾經談到過一個觀點,就是全世界不管有多少民族,他們的文化不一樣、語言不一樣,甚至中間隔著高山、大漠、海洋,但是不同的民族,他們有三個共同的傳說或者是特點,第一個就是關於泥土造人的傳說,中國人講女媧用泥土造人,西方講上帝用泥土造人,其實這只是大家知道的比較普及性的知識,但是其實不同的少數民族,哪怕是在非洲、在南美、在澳洲都有這樣的一個傳說,就是泥土造人的傳說,這是不同民族的一個共同記憶。
  • 新唐人電視台的首部大型講史系列《笑談風雲》之《東周列國》自開播以來,一直受到廣大觀眾的歡迎,並一再重播。
  • 喜歡評歷史、聽故事的新唐人的觀眾,都會對新唐人首部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不感陌生,其不僅受到普遍關注,而且在大陸網絡熱傳。日前這部新唐人首部大型講史系列節目《笑談風雲》的DVD首發儀式,在曼哈頓的普照薈苑舉行,全套24集共有12張DVD。主講人章天亮教授親臨現場簽售。歷史愛好者和章天亮的粉絲紛紛到場祝賀,大家一起飲茶品史。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