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13) 降天罪-驚天之祕1

作者:云簡

蒙古草原 (Shutterstock)

  人氣: 662
【字號】    
   標籤: tags: , ,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文中時空不對應於任何現實世界與真實時空。文中涉及的人、事、物不應當和現實世界產生任何對應聯繫。】

第一章 驚天之祕(1)

話說胡姬、夜洋護送玄雪逃離,眾人到得安全所在。一眾人等,十個手指頭也可數過來。胡姬道:「王上,現下怎辦?」玄雪道:「吾等先尋落腳之地,再與哈爾奇大軍回合。」環視周遭,道:「為何不見碧水兒與玲瓏?」

胡姬道:「碧水兒尋找郡主,恐未及跟上。」

玄雪嘆了口氣,道:「都怪吾大意。」

秦戎走上前來,道:「啟稟王上,吾知曉一處隱蔽山谷,權可棲身。」

「也好,眾人速往。」玄雪話音未落,但見東西兩方,各有一路人馬,奔將過來。仇紅頂定睛一看,道:「是草原騎兵。」眾人大駭,翻身上馬,豈料騎兵甚速,已然團團圍住。

西首一人,威風凜凜,喝了一聲。秦戎道:「此人便是呼和部落首領,巴特爾。」玄雪心下一驚,道:「他們說什麼?」秦戎道:「東部人馬是阿古拉部下。他們商量是先打咱們,還是他們先打。」

「什麼!」曇湘道,眾人皆是心驚。夜洋道:「秦戎,你既聽懂,可猜出何種更為可能?」秦戎眉心一皺,道:「自然是先打我們,再來瓜分戰利品。」

夜洋道:「王上,此地不宜久留。當務之急,乃與哈爾奇將軍會合。不如令吾與胡姬大人,各攖一鋒,秦戎護送王上先至安全所在。」

「爾之傷勢如何?」玄雪道。

夜洋道:「雖不可敵其千,一路人馬尚不懼哉。」

玄雪微一點頭,道;「也好。便依此策而行。」

果不其然,兩路兵馬齊向眾人攻來。曇湘、秦戎開路,玄雪躍馬急奔。餘下騎兵待要追趕,玄毒、冷兵迎面而來,一時止步。不及片刻,胡姬被巴特爾擒捉,呼喝而去。夜洋、仇紅頂對視之間,早有默契,驅馬奔離。

一路之上,但有殘餘追兵,皆被曇湘、秦戎解決。三人奔至一處山腳下,秦戎道:「便是這裡。」玄雪回身視之,心下猶疑:「為何不見曇湘?」秦戎一抹額頭,喘著粗氣,道:「可能是方才未有追上。」說罷,逕自打馬進山。

玄雪亦做此舉,環視周遭,草木茂盛,道路崎嶇,正是伏兵的好地方。心下掠過一絲懼意,未及消失,但見四面旌旗飄揚。秦戎調轉馬頭,喝道:「爾玄沙一國,侵吾國土,殺害寒刀門老門主,小的們出來,將此罪魁格殺!」

情急之下,玄雪大喝一聲:「慢著!寒鋒身中玄毒,吾亦曾奏曲,為其驅毒。爾等安敢恩將仇報?!」

秦戎喝道:「劊子手夜洋乃爾手下,但聽你命!屬下過失,君上有責。吾等奉門主之令,先來誅殺逆君,再行剿滅侯門!」誅令已下,山間伏兵,但如流水,匯聚谷底。玄雪身有重傷,未敢運功,只得持劍應對,打馬突圍。

玄雪奔將數里,身後寒刀門追兵,緊追不捨;更不料身前又是兩路混戰騎兵——巴特爾、阿古拉舊部再見此人,即刻休兵,又向玄雪攻來。三方圍攻之際,玄雪強壓傷勢,極招再出。人皆倒地,玄雪趁勢突圍,狂奔一陣,忽地眼前一黑,跌下馬來。靜寂山林中,隱隱無聲,心神稍安,方才發現左腿劇痛,掀開來看,但見一柄殘箭,入肉透骨,一片瘀黑,顯然中毒。

****************************

火鳳背負玲瓏,遨遊天際,穿雲過川,落於一處雲台仙境:

梧桐參聳入雲巔,澧泉澄澈漾山間,粉蓮池波映瑤台,白雲深處隱真仙。

玲瓏既驚又怕,半暈半累,竟是沉睡不醒。火鳳落於一株蓮花之上,輕輕放下玲瓏,回返梧桐樹枝。蓮花抖抖花瓣,水珠晶瑩而落。忽地數十花瓣收起,聚攏如花苞,轉動之間,沉入水面。火鳳滑翔至山間,渴飲泉水。

****************************

山間凜風,吹得玄雪驚醒:「雖已穩住毒性,然則不敢運功。現下天寒地凍,須尋一山洞,取火就暖。」起身之間,卻是一個踉蹌,周遭不知為何,鈴鐺聲音作響。

「在那裡!在那裡!」

「快追!殺頭者有賞!」

驚聞此話,玄雪大駭,心下了然:「周遭皆是陷阱。竟以捕獸之法,擒拿於吾,當真必欲致死方休。」抹掉嘴角血痕,提步疾走。鈴鐺聲響大作,巴特爾、寒刀門、阿古拉三方人馬,搜山尋人。率先趕至,便是阿古拉部下,咕唧一陣,四下走開。

玄雪藏於高松之上,但要落地,又見寒刀門人前來:「方才此處鈴聲大作,為何無人?」

「莫不是藏於草叢之中?」

眾人一通摧枯拉朽,片刻之間,竟將此處踏為平地。

「無人,再去別處找!」

「是。」眾嘍羅紛紛離去。

玄雪於樹頂之上,看得一番心驚,待人終走,心下一緩,腳下一滑,失足跌落於地。

「好哇!就知你在此地!」寒刀門人去而復返。回視之間,阿古拉亦來了個回馬槍。雪上加霜,巴特爾遠遠率兵而來。

數百勇士、門徒,將玉玄雪團團圍於垓心。

****************************

火鳳回至池邊,粉蓮浮出水面,張開之際,隱隱泛著白光。「哦啊——」玲瓏打了個哈欠,看著一身水粉羽衣,還會發光,心裡美滋滋,轉了幾圈。火鳳飛落蓮花之上,忽地變作一人大小。俯首蹭蹭玲瓏,很是親昵。

玲瓏忽地想起什麼傷心事,眼淚簌簌而落。火鳳不知何故,忽搧翅膀。「雪兔,雪兔不見啦!」火鳳張開翅膀,罩於其身,暖意融融。過了半晌,玲瓏息淚,道:「我還有小鳳凰,小鳳凰,你不會離開我的吧。」

火鳳點了點頭,走至花瓣尖端,玲瓏亦去。伸手觸水,冰冰涼涼,很是舒服。遠處水面,一起一伏,不知何物。玲瓏睜大眼睛,不多時果然見到一只圓滾滾水蜜桃,蹦蹦跳跳向此而來。但至近前,方才發現,原來桃子下面是兩隻胖鯉魚。玲瓏拿起桃子,兩條魚十分歡喜,連連躍出水面。

玲瓏咬了口桃子,甘美爽口,轉眼之間,一只大桃全數進肚兒。玲瓏仰躺於花瓣之上,摸摸肚子,圓圓滾滾。小鳳凰啼鳴兩聲,奔至花台處,招呼玲瓏來此。玲瓏勉力爬起,嬌憨可愛,回頭道:「來此作甚?」

小鳳凰搧了下翅膀,玲瓏順著花瓣滑下,便至盡頭,花尖一揚,登時騰躍空中,落在另一花瓣之上,軟軟綿綿。「真好玩!」玲瓏拍手稱快,連道:「我還要玩!」火鳳從其願,玲瓏咯咯半晌,方才落定,道:「不玩了。」

小鳳凰抖抖翅膀:「為什麼?」

玲瓏眼圈泛紅,道:「我想姐姐。」話音未落,已然落下淚來。見其如此,火鳳眼中閃過一絲哀傷。

****************************

玉玄雪遭三方圍攻,危急之際,散盡餵毒飛鏢,趁隙逃命。前無援軍,後有追兵,身無防物——玄雪孤絕無援,無奈急奔。回視之際,忽地腳下遭絆,雙足騰空,幸得身法尚輕,翻身騰挪,立於地上。不及定神,再陷重圍。

「爾等安敢如此!」玄雪怒喝。

寒刀門徒道:「爾還是下地獄,向閻王說罷!」說罷,一哄而上。巴特爾、阿古拉舊部見狀,不甘示弱,亦陷入戰團。兵士武功雖差,然則數百眾對一人,實乃耗敵之策。玄雪力漸不支,再加上內傷中毒,虛耗倍速。連中數掌,身心疲極,心神俱怒。數次突圍,皆不可成,敵兵似如波濤,一浪接續一浪,永無止地——玄雪心神慌亂,漸漸手不應心。

寒刀門徒冷笑一聲,道:「取其首級者,門主賞銀千兩!」

玄雪苦笑一聲:「吾堂堂玄沙公主,便只值這幾兩銀錢?!」悲憤至極,出招愈發凌亂,不成章法。撐持許久,忽地眼前一黑,頹然倒地,眼望長空,只覺數刀搖晃間,靜謐無息。

「走!」紫金槍橫掃千軍,夷平刀林。眾嘍羅應聲倒地,納蘭庭芳捉住玄雪衣袖,提氣將離之際,嗖忽一聲,冷箭襲面。納蘭以手接箭,巴特爾大駭。怒極正盛,高舉彎刀,殺向納蘭。納蘭飛步踏地,勾起一支長矛,應手而出,直取巴特爾。百步之遙,正中其心。巴特爾倒地而亡,眾嘍羅一鬨而散。

****************************

納蘭奔將一陣,觸動周遭鈴鐺,聲聲作響。無奈之際,尋得一處隱祕山洞,暫歇腳步。點起一團柴火,再將洞口藤蔓遮嚴。玄雪就身火旁,瑟瑟發抖。納蘭解下披風,罩於其身。玄雪周身漸暖,抽噎一聲,眼前伸出一手,其上一粒藥丸。

心知是還魂丹,玄雪道:「不必予吾,你自己留著罷。」

納蘭道:「死者,只怕無法再續其志。」玄雪嘆了口氣,服下藥丸,自行調息片刻,凶毒已解。取下箭頭,扯下衣角,仔細包好。抬眼一望,火上烤著一隻野雞。

「一會兒就能吃了。」納蘭道。

玄雪看著火苗兒,凝然道:「來得及麼?」納蘭沉默半晌,道:「吾趕到之時,逸超塵前輩已死。」取出匕首,切作幾塊:「夜洋當早報於你,何必再問。」

玄雪道:「既如此,你今日便不該救吾。」

納蘭將樹枝連同烤雞,遞給玄雪,道:「納蘭庭芳答應之事,不會食言。」說罷,向洞口走去。耳聞玄雪之語:「你想保護皇甫亦節、保護我、保護玉林,只怕到頭來,一個也保不住。」

納蘭倚石而坐,取出錦帕,擦拭湛盧劍:「亡命一日,該當是很累了,何必想得太多。」

玄雪實在累極,不多時便然沉睡。夢中忽聞嘈雜之聲,立時驚醒:「發生何事?」火焰對面,納蘭仍在添柴:「武平王府軍哨,是哈爾奇。」

玄雪心下大喜:「甚好。」說罷起身。不料納蘭急速踏滅柴火:「噓——」靜謐之間,洞口隱隱傳來人聲。

「此處有個山洞,我等暫且將息。」一人道。

「不行,玄主逃脫,要儘快通知門主。」另一人道。

「是寒刀門徒……」玄雪凝眉思量:「寒無期一向謙遜有禮,不知為何陡轉,有此驚變。」

「不好,山下有官兵。」又一人道。

「快走!」草木窸窣之間,人聲全無。

「是寒刀門人。」納蘭道。

玄雪坐靠石上:「不知為何寒無期會行此事,其殺父仇人乃是夜洋。」納蘭道:「你死,玄沙國定不會放過夜洋。此為一石二鳥之計。」

玄雪恍然,再思更甚,不禁心驚:「寒無期欲置吾於死地,難道早與劍聖山莊勾結?」

「難道內無不臣?」納蘭眉心一皺,道:「外面兵荒馬亂,你暫且歇息吧。」說罷走至洞口,凝神戒備。

****************************

玲瓏落淚幾許,忽地看見岸邊,隱約有人:「那裡有人,快帶我去!」說話間,伏於火鳳背上。飛至岸邊,果然見到一個白衣青年,向此處走來,見她在此,道:「小姑娘,你從哪裡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玲瓏道:「小鳳凰帶我來的。」轉念之間,道:「你知道怎樣離開這裡麼?」

「這裡不好麼?你為什麼要離開這裡?」白衣道。

玲瓏皺皺眉頭,道:「我想姐姐。」

白衣道:「既是他帶你來此,想必也知道如何離開。」火鳳一聽,登時火冒三丈,白衣一揮袍袖,變出一支竹葉,揮灑幾滴露珠。火鳳飲之,心神平復,收起火焰。白衣回手之間,竹葉變作玉笛:「這個送給你罷。」

「謝謝。」玲瓏歡喜接過。

白衣道:「你離家許久,想必姐姐也該擔心了,速速離去吧。」回身之際,越走越遠,連帶雲台仙境,一同消失雲端。玲瓏伏於火鳳背上,遊遍千野,閱覽山河。

****************************

蒞日。納蘭背負玄雪,尋找哈爾奇軍營。玄雪憶記往事,心頭欲雨,道:「此番救命,吾會記得,他日必報。」

「呵。」納蘭道,「何必呢?你也救過吾之命啊。」

玄雪道:「吾也曾命人追殺於你。」

「你追殺之人乃皇甫。」納蘭輕笑一聲,道:「吾只不過是倒楣,呵呵。」嘆了口氣,又道:「你我之間,來來回回,恩恩怨怨,早已細說不清。或許,這便是人常說的緣分吧。」

「緣分麼?」玄雪自語一聲,面頰貼著衣衫,清淚默默。

話說日前哈爾奇圍攻巴特爾之時,不料中了圍魏救趙之計,巴特爾一騎偏師,圍攻寒刀門駐地,玄主大帳。哈爾奇片刻不敢耽擱,回馬及援,探馬報玄雪蹤跡,遂奔向此山而來,臨近紮寨。昨夜月黑風高,四處陷阱,尋人不易,遂備蒞日再找。

哈爾奇獨立大寨之前,心下惴惴:「派出幾支小隊,已有數個時辰,為何還無訊息傳回。然則大軍在此,吾又不能輕舉妄動。」兩難之際,忽然見到遠遠走來一人。定睛之時,不可置信,揉眼再看,登時眼淚婆娑,急步奔至其前:「王、王爺……」話音未落,慣力驅使,跪地叩首:「參見王爺!」抬頭之際,已然雙目泛紅。

納蘭道:「你起來罷。吾已不是王爺。」說話間,微微側身,現出玄雪樣貌。哈爾奇見狀,即刻拱手道:「參見王上。」

「平身。」玄雪道。納蘭放下玄雪,道:「此處已然安全,你我就此分別吧。」玄雪嘆了口氣,道:「舊臣部下,他定有許多話,要與你說。」說罷,負袖翩然而去。

哈爾奇再行跪拜大禮,納蘭扶其起身,道:「不必如此。你我兄弟相稱罷。」哈爾奇道:「王爺您還活著。」轉念之間,眼圈泛紅,道:「永延身首異處,莫少飛也不知所蹤……」

「此事吾都知道。」納蘭嘆了口氣,道:「人各有命,你也好自為之吧。」說罷轉身提步,卻聞身後聲音:「王爺!」哈爾奇道:「老王爺曾言,仁者無敵。現下吾已遇得明君,王爺為何不留下?」

「哈哈!」納蘭道,「吾已厭倦朝堂之事。閒雲野鶴,也得逍遙。你保重吧,後會無期。」

「王爺!」哈爾奇但要再勸,納蘭已然無蹤。

「唉……」哈爾奇長嘆一聲,轉身回寨,卻聽空中一語,陣陣迴響:「阿古拉、巴特爾皆已身死,爾當乘勝追擊,收拾殘部,平服草原。」正是納蘭聲音,哈爾奇恭敬拱手:「多謝王爺指點!」言罷,手扣劍柄,稟報玄主,即刻出兵。(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