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校永安國小憶往

文╱葉倫會
讀國小時,每天穿「皮鞋」沿牛車路到學校。(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452
【字號】    
   標籤: tags: , , ,

在台灣以永安為名的小學有八座,創校於1920年3月的桃園市新屋區永安國小,2020年創校屆滿一百週年。

我讀小學時,學校的名字叫崁頭厝國民學校,只知道學校距住家約兩公里,不曾探索校址位於下庄子的學校,校名卻以兩公里外的崁頭厝命名。近年翻閱校史,才知道學校設校初期,校址設在崁頭厝歐清溪私宅。回憶在母校時,崁頭厝國民學校朗朗上口,快畢業時,因為崁頭厝漁港更名永安漁港而改名永安國民學校。至於現在的名稱永安國民小學是政府實施九年國教以後的名稱,幸好我是逆來順受的人,聽話就是。

讀國小時,每天穿「皮鞋」沿牛車路到學校,牛車路蜿蜒而行,走到一半,若穿過兩百多公尺的田埂,可以減少一公里左右的行程,雖然農田主人好心的將田埂做得較平常的田埂大三倍,如果遇到下雨天,經過多人走過,容易滑倒,濕答答的到學校上課是常事。

上學初期,姊姊讀六年級,跟著她和一群哥哥、姊姊到學校,書用大型手巾包著,即揹著包袱上學,大部分同學好像也這樣,直到小阿姨陳鳳嬌老師送我用帆布製作的書包才揹書包上學,而今她已作古,我想念她;下課時,偶爾媽媽會到半路接我,好高興,惟斯情、斯景已不經不再有。

1953年入學,分甲、乙、丙、丁四班,每班40人計算,老師採包班制,即老師包辦全部課程,五年級後,分升學班和就業班,升學班兩班老師分自然科和文科老師,班上有兩位老師。全校學生約一千人,每天早上要舉行升旗典禮。最初,上下課由工友敲鐘,後來改用電鈴。省立中壢中學上下課吹小喇叭,台北市成功中學是電鈴,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是鐘聲。不曉得學校有沒有把鐘留下來,這是許多學長和我懷念的聲音。

國小四年級以下的遠足,分別是永安漁港和觀音白沙岬燈塔,是名符其實的遠足,沿著路旁的木麻黃樹走到目的地,再步行回學校。那時候的永安漁港只有幾艘舢板船,退潮時,港口有淤沙,船隻無法通行;觀音白沙岬燈塔前有駐軍,燈塔大門寫著國防重地,禁止入內;因為燈塔由海關創辦暨經管多年,而我有幸編中華民國海關史暨籌備海關博物館,走遍國內各地燈塔,被視為國內少數燈塔通。國小五年級兩天一夜的旅行到基隆和台北,坐小船在基隆港的情形,對旱鴨子的我,恐怖啊!我們到新公園參觀國立台灣博物館,巧遇時任救國團主任的蔣經國,他和我們在銅牛前拍合照外,也講了幾句話,但我忘了他講話的內容。

依稀記得學校曾有駐軍,他們在操場旁用帆布蓋帳棚,究竟有多少軍人駐在學校已經沒有印象,何況是軍方的單位或番號,最近應好友邀請找胡璉將軍1950年左右在新埔、關西創辦的怒潮軍事政治學校,當年駐守新埔國中、新埔國小的一千多名學員,如今剩下不到百位而有不勝噓唏的感慨,想到駐在永安國小的軍隊,大部分是離鄉背井來到台灣,如今,是不是也訪舊半為鬼了,因而感嘆大時代的悲劇。因為位於大牛欄的葉春日公祖祠旁也有駐軍,兩地間有電話線,常見軍方人員沿線巡邏,一段時間後,電話線會出現綠色枝葉,上下課時,比家裡螞蟻大許多的大螞蟻在電線上奔馳,他們堅忍向前爬的毅力讓人佩服。

忘記是二年級還是三年級,下午開始上課。大概五年級罷,學校在大榕樹旁建間蒸飯室,值日生負責將便當抬到蒸飯室暨抬回教室,中午可以吃到熱騰騰的便當,不曉得有沒有人統計,蒸便當後,改善了多少小朋友的健康。離開永安國小後,因為書沒有讀好,踏入社會後的生活縱使認真,仍然有份自卑,雖然這兒有我兒時的諸多回憶,猶屢屢望學校而卻步,直到2018年,才認真注意學校記下庄子的繁華歲月記下其變化。@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遠見雜誌公布「2017台灣最佳大學排行榜」,國立中興大學獲選最具發展潛力大學,更被選為國內百年老校形象成功翻轉的典範。
  • 苗栗縣卓蘭國小新建校舍及圖書室,2月22日落成啟用,全校師生以「入新屋」的歡喜心情熱烈慶祝。新校舍融入在地花果特色及客家三合院建築意象,形塑「彩色書院小學」,縣長徐耀昌期許給學生多元的學習及多采多姿的童年。
  • 霞銜舟影燦,幃幕送餘暉; 橋畔風盈袖,長堤伴月歸。
  • 這齣戲,還得從久遠的人神共存的時代說起,戲裡這個城堡,是個信神的國度,人民相信一切是神的恩賜,城堡在國王賢明的治理下,人人相親相愛
  • 這條路兩旁種滿了的芒果樹,在三月節裡,結了青綠果實,疏疏落落上墳的人,迤邐至應公廟前,午後陽光的淫威在樹葉間穿梭,瑞弟穿著拖鞋,掮著鋤頭走在前頭,鋤柄上掛著的畚箕在背後幌盪著。
  • 這隻黃額毛的水鴨白嘴巴埋進水裡,長尾巴跟著翹了起來,在水面閃了一瞬,緊接著,兩片翅膀在綠水上,劃出兩道圓弧漣漪,於是,氣氛熱鬧了起來。
  • 細雨紛飛的上午十點,我為自己萃取一杯純然的咖啡,當琥珀色入眼,我深深深深地呼吸,此時咖啡豆經烘焙後的焦糖味、果香便齊聚鼻心,輕啜一口入喉瞬間,口中自然地說出:「哇!怎麼這麼好喝!」
  • 思想起,祖先鹹心過臺灣,不知臺灣生作啥款,海水絕深反成黑,海山漂浮心艱難。黑水要過幾層心該定,遇到風颱攪大浪,有的抬頭看天頂,有的啊心想神明。神明保佑祖先來,海底千萬不通做風颱,臺灣後來好所在,三百年後人人知。
  • 車子轉出村中小道,來到雙線道的馬路上,來往車輛極少。一車四人緩緩往溪洲國小而去,方老師二十年來的讀經班就設在那兒。車上,阿玉、方老師是讀經班的老師,姐姐和我則是慕名去觀摩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