蘊藏文人逸趣的藏書樓

作者:蘭音
圖為天一閣藏明刻本《前漢書》。(Gisling/Wikimedia Commons)
font print 人氣: 2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小小樓閣,典藏萬卷書籍;方寸天地,包羅千載文明。藏書樓,即古代文人珍藏圖書典籍的地方。在塵世間某處安靜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著浩如煙海的累累書冊,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詩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個個書香世家,以及歷史上數不盡的風流雅士。書中自有黃金屋,家有萬卷藏書者,便擁有了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前代積累的著作內容豐富、品種萬千,文人藏書的規模和質量隨之達到鼎盛,藏書家也逐漸把關注點從書籍的收集轉移到管理層面上來,在保留圖書的同時,也有許多名揚天下的藏書樓傳世。藏書樓雖以「樓」為名,其形態是靈活多變的,堂、齋、室、居、山房,皆可成為藏書所在。它也是文人讀書治學、修身養性的重要場所,無論從命名還是功用方面,都體現著多姿多彩的藏書文化。

千樓千名,風采各異

藏書家辛辛苦苦尋求到手的古本善品,都要妥善地保存在藏書樓中;而他們讀書治學、校勘維護、怡情養性等一系列藏書活動,也都是在藏書樓進行的。藏書樓作為讀書聖地,其重要性可想而知,它一定要有個含義深刻又獨具特色的名字,才能體現主人的性情修養、文化品位以及他們對書本難以割捨的情懷。

天一閣匾額。( Zhangzhugang/Wikimedia Commons)

翻開史書,我們會看到許多儒雅的名字,或詩情畫意,或玄妙古奧,或傳遞藏書志向,或彰顯收藏特色。一個看似簡單的藏書樓的名字,就已經透露出文人為藏書傾注的情感了。編新不如述舊,飽讀詩書的文人,往往擷取經史子集中的詩詞或典故,代表自己的內心世界。

有的文人藉命名之機闡明治學態度。宋代的陸游好學嗜書,有一座「老學庵」收藏書籍,「老學」一詞就出自《說苑》的「老而好學,如秉燭之明」,表達一生為學、壯心不已的信念。清代的鮑廷博,為藏書樓取名「知不足齋」,語出《禮記》的「學然後知不足,教然後之困」,表達自己謙虛好學,奮進不息的精神。

古代文人均懷有高潔情操,他們的藏書樓也是彰顯個人性情的一種方式。宋人劉羲仲,修建「是是堂」以藏書治學,取詞於《荀子》的「是是非非謂之知,非是是非謂之愚」,希望自己能夠明辨是非,分清賢愚,實為自勉自勵的座右銘。明人趙琦美愛書成癖,建「脈望館」珍藏,「脈望」一詞便出自《酉陽雜俎》的傳說,蠹魚三食「神仙」二字,便可化為神奇的「脈望」,助人升仙。趙琦美以此為藏書樓名,傳達出淡泊世情、超凡脫俗之意。

藏書樓中的珍祕孤本、前代古籍,是這座建築中最具特色的精華部分,堪稱「鎮樓之寶」。藏書家們若擁有這類可遇不可求的稀世珍品,不免有幾分矜傲自得,直接以它們作為藏書樓的名字。清人黃丕烈最愛宋刻本古書,不惜重金購得一百多種,他的藏書樓,便叫做「百宋一廛」,廛即百姓房屋。同時期的陳揆,畢生致力於藏書、校書,因偶然購得唐代劉賡《稽瑞》,乃是獨一無二的祕本,於是他的藏書樓就叫作「稽瑞樓」了。

當然幾乎所有藏書家,希望珍藏的典籍能夠永遠傳續下去,惠及子孫。於是明代的范欽為藏書樓取名「天一閣」,取「天一生水」之意,能夠克制火災浩劫,長久地保護書籍。還有清代的徐乾學,家中有「傳是樓」匯集各家藏書。他曾訓子曰:「吾何以傳汝曹哉,所傳者唯是矣!」(《傳是樓記》)

建築布局,別具匠心

傳統的藏書樓以木質結構為主,最重要的職能在於收藏,因此藏書家更注重它的實用性,會通過獨特的設計實現防火、防潮、防蛀、防盜等多重功能。民國時期的學者葉德輝,在《藏書十約》中提到:「藏書之所,宜高樓,宜寬敞之淨室,宜高牆別院,與居宅相遠。」

圖為清 袁耀 繪《山水樓閣圖》(局部)。 (公有領域)

火災,是木製建築和紙本書籍的大忌,一旦發生,幾乎是書毀樓亡的慘痛代價。因而,藏書樓在設計上特別注重防火,五行學中水能克火,水的利用成為藏書樓防火的重要策略。有的藏書樓會在樓前開鑿水池,或者修築「護城河」一般的河渠,更有人直接把藏書樓建於水中小島,起到防火、防盜雙重功效。

將防火理念做到極致的,當屬歷史上最負盛名的私家藏書樓天一閣。從「天一生水」的取名用意中,就可以看出藏書家對水元素的運用。《周易》云:「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天一閣主建築「寶書樓」,是一座「重簷硬山頂」的二層建築,上層是一個單間,下層由五開間和一樓梯間組成,構成「天一地六」格局。樓前修「天一池」,並與月湖相通,起到以水制火、以水生木的作用。這樣的設計,也體現了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的理念。

江南文化繁榮,藏書樓林立,防潮問題也是南方藏書樓設計的重點。清代黃澄量的五桂樓,樓頂呈「眾」字形,中有暗閣隔熱、防漏;樓中書庫安裝三道窗戶,可防潮、防光;中央還設有天井,作曬書之用。晚清的劉承乾,其嘉業堂的地板布置非常講究,離地一尺多高用細砂鋪地,上面墊著瓦缽,最後鋪上專門燒製的青磚,以更好地阻隔地下潮氣。

藏書樓是藏書家活動的重要場所,而藏書家又多是文人雅士,其藝術美感和實用功能一樣不可或缺。從外觀上看,藏書樓以飛檐瓦頂的建築風格為主,顏色上多選取黑、白、灰、棕等低調清雅的顏色,頗有一種天然古樸的清純之美,反映出古代文人志存高遠、清心澹泊的精神境界。

承載著數千年文化的藏書樓,並非孤立的存在。它大多座落於郊外風景優美的僻靜之處,周圍疊石成山,栽木成林,成為園林一景。這樣,藏書家就能在世外仙境般的環境下漫步、讀書、治學,這樣的生活好不愜意!

古人藏書,管理有方

藏書樓內縹緗盈棟、卷帙浩繁,對藏書家來說,擁有數萬甚至數十萬卷圖書,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但是如此海量的家藏,如何保存和管理就成了一項重要事務。古人蒐集書籍已是費盡心思,而為了保存這些珍愛的書籍,更在藏書樓中下了許多功夫。

清代範懋柱輯《天一閣藏書總目》。(貓貓的日記本/Wikimedia Commons)

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迅速找到想要翻閱的書籍。唐朝的李泌就從皇家藏書中學到了「四色分類法」。天寶年間,他在集賢院任職時,借鑒其管理藏書的方法,用四種顏色的牙籤為私家藏書分類整理。經部用紅色,史部用綠色,子部是青色,集部則是白色。李泌藏有典籍三萬卷,要親手把它們一一標記,工程十分浩大。

然而分門別類只是個開始,圖書的保存問題才是重中之重。為了確保圖書在閱讀、轉借過程中不受損毀,唐代的柳仲郢花費更多的時間,將每一本藏書抄錄兩份,共存有三個版本。《柳氏序訓》載:「經史子集皆有三本,一本紙裹簽束華麗者鎮庫;一本次者長行披覽;一本次者後生子弟為業。」原版典籍祕藏於樓閣,作為「鎮庫書」,而抄錄的另外兩份則供藏書家及其家族子弟研習所用。

有的藏書家,還要安排專人看管藏書樓,角色相當於現在的圖書管理員。比如明代文人王士貞的藏書樓中,有一位老僕,對樓中藏書了如指掌。每次王士貞想要查看某部書籍的某卷某頁,他剛一開口,老僕就能立刻找出,放在他面前。可見這位老者不僅熟悉王家所有藏書,其文學造詣也非一般人可比。

《通志》言:「書籍之亡者,由類列之法不分也。」提出編制目錄的重要性。茫茫書海,若不經過精心設計和整理,隨意擺放,就會雜亂無章。藏書家不僅難以搜檢所需的書籍,也無法及時了解書庫出入的情況。於是,藏書家便承擔起編製藏書目錄的任務,既防止書籍散佚,也為後世提供稽考之便。經過一代代藏書家完善,古代出現了自成體系的目錄學,留下一部部書目整理的著作。

如梁人阮孝緒著有《七錄》;唐人吳兢著有《西齋書目》;宋代出了「目錄四傑」,其中晁公武有《郡齋讀書志》,陳振孫有《直齋書錄解題》,其編目成就對官藏圖書機構影響深遠;元代的林靜有《愚齋家藏書目》;明代的范欽有《范氏東明目錄》,幾乎每朝每代都有藏書目錄傳世。

藏書家還有一項重要工作,便是校勘,也是最為費時費力的工作。古代書籍主要通過手寫抄錄和雕版印刷得來。抄錄過程中,極易出現錯字與漏字現象;印刷書籍批量制作,也有可能在每個環節出現紕漏。藏書家皆嗜書如命,自然不能容忍書中的謬誤,因而便對家中藏書進行枯燥、艱難的校對工作。

古人校書認真嚴謹的態度,令人非常感動。據史料記載,唐代陸龜蒙校書,朱黃筆墨總不離手;宋代的賀鑄親自校讎過的書籍,無一字誤;明代的孫樓閉門謝客,一心校對萬卷典籍;清代的徐乾學,朝夕不輟,勤於校書……他們的心血沒有白費,不僅提升了藏書樓中整體書籍的質量,更為後世保留了許多高質量的善本,可謂功德無量。

一座藏書樓,從它的誕生到管理,無不蘊藏古代文人的無限心血和智慧。它本身就是傳統文化的一部分,一段傳奇而精彩的歷史。@*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元曲四大家關、馬、白、鄭,其中鄭光祖是後起之秀,唯一一位元雜劇後期的代表作家。元曲的發展,也有個自盛而衰的過程,總體上來說,元朝初期的作家成就要高於後期,因此四大家的人選也多集中在早期文人。不過鄭光祖一點不比前輩遜色,幾乎要搶了元人之最關漢卿的地位。
  • 元曲界有一句名言:「樂府之有喬、張,猶詩家之有李、杜。」[1]說的是元代後期兩位以散曲留芳後世的大作家,「喬」即喬吉,「張」便是張可久了。
  • 古人常用飲食味道評論文學作品,那麼元曲屬於哪一種味道呢?《錄鬼簿》將其比作「蛤蜊味」,形容元曲輕靈活潑、自然不造作的風格。《曲論》則概括為「蒜酪味」,一股辛辣刺鼻而又香甜醇厚的混合風味,瞬間撲面而來。
  • 在元曲領域,最有趣的作家組合莫過於「酸甜樂府」。一個喜食酸而號酸齋,一個好甜食而號甜齋,恰巧又都擅長散曲創作,因而後人習慣將二人合稱。多姿多彩的元曲,就這樣增添了幾分酸酸甜甜的奇妙滋味。
  •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在古老的中華,水是生命之源,亦是文明之源。有水的地方,總有一段段風流倜儻的高情雅事,讓人心馳神往。比如逝者如斯的水調歌吟,少長咸集的曲水流觴,新科進士的曲江盛宴⋯⋯
  • 田齊桓公之後,齊威王繼位。雄踞東方的齊國,並未因為新君的執政而面目一新;稷門之下的學宮,也未實現它真正的價值。就像是黎明前的暗夜一般,田齊第四代國君——齊威王,是以一個飲酒作樂、不理朝政的昏君形象登上歷史舞台的。
  • 以當今的眼光看,各類珠寶首飾中,戒指應當是最具儀式感的一款配飾。無論是貴重的求婚鑽戒、婚禮上互換的對戒,或是老夫老妻日常配戴的戒指,都默默傳遞出婚姻聖潔與幸福的意味。這些源自西方的戒指文化,已經佔據我們的內心多年。
  • 「一簪一珥,便可相伴一生。」簪指綰髮或妝點的頭飾,珥指或簡約或繁麗的耳飾。精煉的語言,描摹出古代女子的妝飾風華,以及那份沉靜懷舊的繾綣心曲。時光流轉,簪釵等頭飾,到如今已不多見。唯有耳畔點點珠翠光華,仍然熠熠生輝,真正成為不可或缺的閨中良伴。
  • 《乙巳占》是唐代預言大師李淳風的天象預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蝕占對應於現代社會,還具有感應力嗎?本文作者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數據,補充了一個新觀點。
  • 齊國強大開明的大國氣象,孕育了稷下學宮群星閃耀的盛景。在齊國最強盛大的時期,稷下學宮學者雲集,從者數千,是天下學子最嚮往的文化聖地。大約在齊宣王晚年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風塵僕僕從趙國來到了高門大屋的學宮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