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西油】達芬奇——史上最神奇的業餘畫家

人氣 1172

【大紀元2021年05月18日訊】動人的故事,講述著西方藝術史!大家好,歡迎來到《大話西油》!

今天焦點:吵了20年沒結果現在價值超過1.5億,這幅畫是否真的出自達芬奇?月黑風高解剖屍體,只為畫出深入骨髓的感受!他是文藝復興代言人,他是史上最成功的業餘畫家

終於,要講到達芬奇了!講西方藝術史,達芬奇絕對是一個無論如何繞不過去的人物!但是,他真的很難講。他太有名了,你隨便問一個人,讓他隨便說出幾個已故最知名中外人物的名字,達芬奇十有八九會被說到!有關他的八卦、傳記、傳聞、小說、電影已經有過無數無數了。

所以,想要再把他講得有點新意,可想而知,這難度得有多大!那接下來,我就斗膽用兩期的體量來跟大家說說這位堪稱人類歷史上最神奇的大師!

一幅小畫價值超過1.5億

2007年夏末的一個午後,悶熱的天氣讓人昏昏欲睡。紐約曼哈頓上東區的一間畫廊裡,老闆娘窩在靠椅裡閉目養神,樹上的知了有一搭沒一搭有氣無力地叫著,這又是一個無聊的午後。突然,門被推開了,一個中等身材的男子走了進來。這麼熱的天氣居然還有顧客?老闆娘一陣納悶,但也不由地坐直了身子,端詳來客。男子穿戴得體,皮膚黝黑,兩鬢斑白,是上東區常見人物的樣子。

在門口掃視了一圈之後,他徑直地朝左手邊的一張桌子走去。這是一張巴洛克式的桃木園桌,桌上放著一個不大的畫架,畫架上是一幅比標準A4打印紙尺幅略大一點的小畫,正是這幅小畫吸引了他的注意。

男子漫不經心地打量了一番這幅小畫,旁邊的說明上寫著,這是十九世紀一位德國畫家模仿意大利文藝復興風格的作品。男子又認真地看了一會,然後若無其事地問了一句:「這幅畫,要多少錢?」

一見有生意上門老闆娘立刻打起精神站起身來,走到近前笑著說道:「這是我很熟的一個收藏家九年前拍來的,當時他是花了兩萬一千八百美元拍到手的。如果你喜歡,我就還以這個價格賣給你好了!唉,誰讓現在是淡季呢,虧點就虧點吧!」老闆娘一副無奈的表情。

當男子再次走出畫廊的時候,他的腋下夾著個信封,裡面就是這幅《無名少女》。但,男子的眼神卻充溢著按捺不住的興奮,嘴角不自覺地翹著,兩隻手甚至都有些微微發抖。剛才在店裡他一直在努力克制著自己,使勁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但是,憑藉多年的經驗和直覺,他隱約感到這幅看似不起眼的小畫,很有可能出自某位大神之手,其真正的價值,恐怕無法估量!

達芬奇(1495~1496年)畫作《美麗公主》(La Bella Principessa),有爭議。(公有領域)

買畫的這名男子名叫彼得‧西爾弗曼(Peter Silverman),是個資深的藝術品收藏家。第一眼看到這幅小畫的時侯,他立刻感到大有文章,憑經驗他幾乎可以斷定這是一幅文藝復興時期的畫作,絕非仿作。而且,他認真端詳後發現少女面部精細的陰影線是從左上往右下這麼傾斜著繪製的,基本上只有左撇子才會這麼畫。嗯,文藝復興時期用左手作畫的畫家也有不少,但憑直覺,他想到了一個名字。

接下來,西爾弗曼找到了盧浮宮的古代藝術品鑑定專家,他們通過碳14同位素年代鑑定法確認,畫作紙張的年代基本被鎖定在1440年到1560年之間,那正好就是文藝復興時期。好,時間吻合了,繼續挖。

專家們仔細比對了畫作中的不少細節,像是:少女肌膚的處理,衣服裝飾的花邊,髮帶和頭髮的處理,尤其是對於少女眼睛虹膜的處理,和一副名作《抱銀鼠女子》的處理一模一樣。這個《抱銀鼠女子》的作者待會兒揭曉。

列奧納多·達·芬奇(1489~1490年)板面油畫《抱銀鼠女子》,收藏在克拉科夫恰爾托雷斯基博物館(Muzeum Czartoryskich)。(公有領域)

專家們接著使用了一種先進的「多光譜激光掃描相機」掃描,結果非常吃驚在畫作左上角處發現了一個指紋,儘管有些模糊,但還是可以清晰地看出是一個中指或食指的指紋。專家組興奮極了,立即把指紋交給了權威機構去鑑定,看看會有什麼驚人的發現。

這幅畫是畫在一張羊皮紙上的,專家發現畫左側邊緣處有三個很細小的孔。那時候很多書籍都是用羊皮紙製作的,於是推測這幅畫也許原本是被裝訂在一本書冊裡的。那麽,會是一本什麼樣的書呢?

正在專家們一籌莫展的時候,一位退了休的南佛羅里達大學藝術史教授提供了一條線索。他說他曾在波蘭華沙國家圖書館裡見過一本羊皮古卷,是記錄米蘭公爵斯福爾扎家族史的書籍,這幅畫說不定和那本書有些關係。專家組眼睛一亮,這條線索非常靠譜。

盧多維科‧斯福爾扎,我在講美第奇家族故事的時候提到過他。他是美第奇家族的盟友,米蘭公國的實際統治者。他有一個很寵愛的私生女叫做比安卡(Bianca Sforza),1496年,斯福爾扎將14歲的比安卡許配給了一名手下愛將。同時,斯福爾扎召集了當時米蘭的幾位傑出詩人和畫家,製作了一本精美的書冊,作為結婚禮物贈送給了比安卡。就是這本記錄著斯福爾扎家族史和比安卡生平的羊皮書冊。後來,書冊幾經輾轉就成了波蘭國家圖書館的收藏了。

當故事進行到這兒的時候,關於這幅暫時還名不見經傳畫作的研究已經引起了廣泛的關注。2011年,美國《國家地理》雜誌和美國公共廣播公司組成了一個聯合攝製組,跟隨專家組一同來到了波蘭國家圖書館。

專家組用高分辨相機逐頁逐頁比對,結果非常明顯地發現有一頁被人裁掉了,而這張畫正好可以嚴絲合縫地匹配進去。而且,少女畫像紙張邊緣的三個小孔和書冊裝訂孔的位置完全吻合!是的,說到這大家應該猜到了,這位無名少女正是比安卡。

這時候,專家組把關於這幅小畫已經可以確認的結果列了出來。這是一個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他1496年曾在米蘭為斯福爾扎效過力,他是用左手作畫的,而和他的細節處理習慣又極為吻合的那個人的名字幾乎就要呼之欲出了!但是,按捺住激動的心情,大家還在等待指紋確認的最終結果。

幾週之後,指紋鑑定結果終於出來了。畫上的指紋和現藏於梵蒂岡的一幅未完成畫作《荒野中的聖哲羅姆》上的指紋高度吻合!消息傳來,所有人大驚失色,天哪,真的是他!誰呢?李奧納多‧達芬奇!

《荒野中的聖哲羅姆》,正是達芬奇的一副未完成作品。剛才提到的那幅《抱銀鼠女子》也正是出自達芬奇之手。

這幅當初西爾弗曼花兩萬美元買來的小畫,現在的估值是1.5億美元。畫作的名字叫做「美麗公主」(La Bella Principessa)。而西爾弗曼靠著這一幅畫就成了一個億萬富翁。在這個故事的最後,咱們來不厚道地想像一下啊,當初以白菜價賣掉這幅畫的那個老闆娘,看到消息之後不知道該有多後悔了。順便提一下,2017年,達芬奇的另一幅作品《救世主》拍出了4.5億美元的天價,刷新了藝術品拍賣的紀錄!

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但是重點來了:不論是《救世主》還是那幅《美麗公主》,雖然在經過大部分專家認證,一致同意的情況下,確認了是達芬奇的作品,但是業界依然還有不少專家對此是持否定態度的!就是說,並不能板上釘釘地完全確定,這肯定就是達芬奇畫的,嚴格來說其實就是「疑似」達芬奇作品。但即使這樣,依然有人願意砸下數億美元來購買,僅僅就因為跟達芬奇沾上了關係。

一生作畫不超過17幅

作為一個畫家,能取得如此成就,達芬奇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是,無論從他畫作的數量來說,還是他花在畫畫這件事情上的時間來說,達芬奇都絕對是一個業餘畫家!他一生留下來的畫作,包括疑似作品都加在一起也只有區區不超過17幅!而且,其中好幾幅還都是未完成作品。所以,這個數量簡直就是太少太少了!

達芬奇精力非常旺盛,他有一個神奇的工作習慣,基本上是工作四個小時,然後睡上15到20分鐘,然後起來繼續工作,四個小時之後再睡15到20分鐘。大家可以自己算算他一天才睡幾個小時?達芬奇活到67歲,他一生中大量的時間都在搞研究搞創作,但即使這樣才畫了這麼少的畫。而相比較他留下的近8000頁其它方面研究的手稿,顯然他根本就沒拿畫畫當回事啊。

這樣一個業餘人士,用業餘時間幹了點業餘愛好,結果就幹成了這個行業中最牛的大神,這個人是不是一個神奇的存在?

達芬奇,其實不是他的名字,有點像個外號。文藝復興時期很多大師的名字都是當時人們起的外號,後來本名反而沒人記得了,外號永遠流傳了下來。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本名叫做李奧納多,由於他出生在芬奇鎮,於是就加了個後綴:達·芬奇,意思就是住在芬奇村的那個李奧納多。

達芬奇幫老師完成小天使 一舉成名

14歲那年,在父親的安排下達芬奇成為佛羅倫薩城裡韋羅基奧工作室的一名學徒。韋羅基奧(Andrea del Verrocchio)是當時佛羅倫薩最好的繪畫大師之一。

在他的工作室一待就是4年。達芬奇18歲那年,韋老師接受了一個委託,給一個洗禮堂畫一幅《基督受洗》圖。在畫作完成的差不多了之後,韋老師原本計劃在左下角再畫上兩個小天使,但才畫完了一個,一件急活讓他無暇他顧。於是,老師叫來達芬奇,讓他幫忙再添上另一個小天使。當然了,這也就算是正式讓這個學徒上手了。完成得好,那可就算是出師了;完成得不好,對不起,回去接著學去!

韋羅基奧《基督受洗圖》(The Baptism of Christ,1472~1475年, Oil on wood, 177 x 151 cm, Galleria degli Uffizi, Florence),一般認為左邊天使部分由達芬奇參與完成。(公有領域)

《基督受洗》圖:The Baptism of Christ by Andrea del Verrocchio & Leonardo da Vinci ,那麼達芬奇完成得咋樣呢?據瓦薩里的記載。還記得這個瓦薩里嗎?我在上一季講米開朗基羅的時候講過他,號稱是文藝復興時期的「武林百曉生」!寫過一本對藝術史極為重要的著作:《意大利藝苑名人傳》!

據他的記載,當這幅《基督受洗》公開展覽的時候,大家都盛讚這幅畫畫得真好。韋羅基奧就問哪裡畫得好啊?結果人們指著那個小天使眾口一詞地說:這個小天使畫得太好了!韋羅基奧一看,大家說的正是達芬奇代筆完成的那個小天使!

的確,達芬奇完成的這個小天使,手法更加成熟圓潤,表情更加生動自然,細節更加豐富逼真,人物造型和透視關係更加真實可信。對比旁邊韋老師畫的小天使,高下立判!

瓦薩里寫道:展覽結束後,韋羅基奧便宣布從此封筆不再作畫了。因為,他不得不驕傲地承認,這個年輕的徒弟已經遠遠地超過他了!

20歲可開設工作室 達芬奇興趣廣泛

1472年,剛剛20歲的達芬奇就毫無爭議的成為佛羅倫薩畫家工會的一名成員。這就意味著,他可以自己獨立開設工作室招攬學徒,並可以自己接訂件了,這在當時是史無前例的!而這個紀錄,要到二十多年之後,才會被另一個叫做米開朗基羅的大天才打破。

雖然韋羅基奧教會了達芬奇諸多繪畫技巧,但是真正對他影響巨大的卻是另外一個人,他的名字叫做:萊昂‧阿爾貝蒂(Leon Battista Alberti),是當時一位非常知名的通才!他在建築、美術、城市工程、文學詩歌以及哲學等方面,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他比達芬奇年長近50歲。雖然兩人從未謀面,但這絲毫不妨礙他成為年輕達芬奇模仿和學習的偶像。而且,這兩個人身上有諸多的共同點:都是私生子,都擅長運動,都相貌俊美、終身未婚,都對一切充滿了興趣,好奇心爆棚!

達芬奇不但研讀了他這位偶像的所有著作、論文,甚至刻意模仿他的字體和舉止。阿爾貝蒂曾經說過:一個人必須在三件事情上做到風度翩翩——走路、騎馬和言談。這句話一定令達芬奇印象深刻,因為,他後來就成了這句話最好的註腳!

此時的達芬奇身材頎長,長相俊美,談吐優雅,舉止迷人,才華橫溢,聲名鵲起!後世史家都盛讚道:無疑,達芬奇正是這個藝術盛世的最佳代表!瓦薩里說:他集不凡的美貌與無盡的優雅於一身,他翩翩的風度能慰藉最憂傷的靈魂。

在百花之城佛羅倫薩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了。但是他在畫畫這件事情上一直沒有能夠取得更大的成就。換言之,就是一直沒能夠拿出一幅足以彰顯其繪畫才華的代表作出來。這又是為啥呢?因為他的興趣太廣泛了!

達芬奇是一個非常有規律的人,他經常會把當天要做的事情列一個日程表。下面,我們來看看在他的傳記中列出的、15世紀70年代的某一天,這位好奇寶寶的日程表:請算術老師告訴我如何由三角形求得同等面積的正方形;請砲兵軍士吉安尼諾講一下費拉拉塔牆壁的構造;記得詢問波蒂納里,他們那次在佛蘭德斯的冰上行走到底是咋回事兒;找一位水力學老師告訴我如何用倫巴第人的方式修理船閘、運河和磨坊!在這一天日程的最後他寫道:太陽落山前,要去測量一下老城牆的長度,這是在為準備繪製新的城市地圖做準備。

看見沒有?這一天裡他要做的事,每一件都跟其它那件沒啥關係,每一件事都透著滿滿的好奇心和求知慾!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達芬奇不停地列出那些他想要知道的、渴望了解的事情。

其中的很多在我們看來簡直是浪費時間。比如:觀察鵝掌,如果它總是張開或併攏,鵝是否就無法游水了;還有:天空為什麼是藍色的?再比如:為什麼水裡的魚比空中的鳥兒動作更加敏捷,難道不應該是相反的麼?水可比空氣更重、更黏稠啊!是不是聽起來有點無聊?誰會在意這些問題呢?這都是我們太習以為常而從未深究過的現象。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終其一生都保持著強大的好奇心和探求知識的熱情,而且永遠對萬事萬物充滿驚歎。

現在你就應該知道,為啥他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卻只畫了不到17幅畫了吧!你說他哪有時間去琢磨畫畫的事啊!而在他日程表上我們看到唯一跟繪畫沾了點邊的,是這個:每週六去公共浴室,你能在那裡看到裸體。哎呀,終於看到跟繪畫有點關係的事情了。

文藝復興時期特別是後期,如何描繪出準確、完美的人體,是畫家的最高藝術追求之一。可是對達芬奇來說,僅僅是看到人體的表面是遠遠不夠的。要想準確畫出不同姿態的人體結構,就必須了解人體的血管肌肉、骨骼肌膚,人體的心肝脾胃等等這些臟器組織到底是怎麼回事,那才行!那時候又沒有X光透鏡啥的,那怎麼辦呢?解剖人體!

學習解剖學 深入了解人體肌肉骨骼

西方一直到了16世紀,隨著外科手術的興起,解剖人體才開始漸漸被大眾接受,才開始不算是違法行為。但即使這樣,在很多地方,政府每年只允許有幾天,外科醫生可以聚在一起公開解剖一具屍體。所以,在達芬奇生活的時代解剖人體還是一種違法行為。那怎麼辦?偷偷摸摸地辦唄。

大家想像一下哈。一個月黑風高之夜,一個黑袍男子幽靈般悄悄溜進一處墓地。他徑直走到一個剛剛下葬的墳頭前,左右四顧了一下,此時除了幽幽閃動的點點磷光,四下一片寂靜。男子從長袍下拿出一把鐵鍬,奮力地刨了起來。終於,棺木露了出來。男子又拿出一把撬棍使勁敲開了棺材蓋。

突然,一具呲牙咧嘴、披頭散發的女子從棺材裡坐了起來!

等等等等!怎麼說著說著達芬奇,突然變成《倩女幽魂》了呢!

不過呢,剛才的這個長袍男子,還真有可能就是我們的帥哥達芬奇!

達芬奇到了米蘭之後,他對解剖學的研究也漸入佳境。可是,正常渠道很難找到滿意的解剖對象。

那怎麼辦?那就只有夜訪墓地咯!唉,你看那時候的藝術家多不容易啊!

達芬奇的偶像阿爾貝蒂在他的《論繪畫》中這樣寫道:在畫人物的衣著前,我們先要畫他的裸體,然後在他身上披上衣料。在畫裸體的時候,我們先要確定好他的骨骼和肌肉,然後再覆以皮肉,這樣就容易了解每塊肌肉在皮下的位置。

這段文字到今天都被學院派奉為圭臬,到今天,學院派美術的教學依然承襲著這個理念。

正因為他對人體肌肉骨骼的深入了解,他才能讓《荒野中的聖哲羅姆》展現出深入骨髓的痛楚。

正是他對臉部的肌肉組織,尤其是控制嘴唇部分肌肉的了解,他才畫出了世界上最讓人難以琢磨的笑容。

達芬奇《最後的晚餐》

達芬奇雖然出身在佛羅倫薩,但無疑米蘭才是他的福地。在米蘭期間他取得了一系列最重要的成就,包括那幅《最後的晚餐》。說到《最後的晚餐》,大家已經知道了太多有關這幅傳世之作的故事。這幅畫當年是畫在米蘭聖瑪利亞修道院餐廳的牆上的。現在要提前至少半年才能訂到票,而且進去的時侯不但限制人數,還要經過噴霧消毒,每一個參觀小組在​​畫前最多只能停留15分鐘。

當時,進去參觀的時候我就在想啊,當年坐在這間餐廳裡吃午飯的那些修士們,估計無論如何也料想不到,有朝一日這裡會成為全世界最牛的餐廳,不但訂不到位子,而且還不提供吃的!

達芬奇的畫作《最後的晚餐》。(ShutterStock)

比起家鄉佛羅倫薩,達芬奇更愛米蘭。佛羅倫薩在洛倫佐‧美第奇去世之後就陷入動盪,曾經的繁華一去不再。而此時的米蘭卻匯集了越來越多不同領域的知識分子。在斯福爾扎的宮廷裡,畫家、藝人、科學家、數學家、工程師、建築師、詩人、哲學家濟濟一堂。達芬奇置身其中,如魚得水。

這裡有在佛羅倫薩已經看不見了的各種遊行慶典,這裡有非常尊重他的王室成員,這裡的贊助人對藝術家溺愛有加,再也沒有了監督他們工作的藝術委員會。還有一點,此時的米蘭已經成為法國的勢力範圍,而法國人簡直拿達芬奇當神一樣崇拜。所以,在米蘭他才能充分感受得到自己的價值,以及進行各種奇奇怪怪研究的可能性。

作為一個業餘畫家,達芬奇對繪畫最重要的貢獻,是他發明了重要的繪畫技法「暈塗法」和「空氣透視法」。而這個「空氣透視法」的發明,正是來自他對於「天空為什麼是藍色的」這個問題的研究。

達芬奇在國王懷抱裡安息

1515年金秋時節,63歲的達芬奇跟隨教宗的隊伍來到了博洛尼亞。他們此行的目的是要向法國人表達善意。因為就在幾個星期前,年僅21歲的新國王從斯福爾扎手中奪去了米蘭的控制權。面對咄咄逼人的法國人,教宗不得不設法與他和平相處。正是這次會面,達芬奇遇見了他生命中最後一個贊助人,也是最寵愛他的一個贊助人,法國國王弗朗索瓦一世(Francis I of France)。

弗朗索瓦一世身材高大,為人寬厚,溫文爾雅。他的母親對意大利文化充滿嚮往,在她的影響下,弗朗索瓦對意大利文藝復興熱愛崇拜。當時的法國人跟意大利一比,簡直就是鄉巴佬。在文藝復興的熠熠星光中,法國簡直是一片黯淡。弗朗索瓦一世非常渴望改變這種狀況,他雄心勃勃地想要在法國掀起一場像意大利那樣的文藝復興。而且,他也是一位如飢似渴的求知者,興趣廣泛。對他而言,達芬奇無疑是一個最完美的導師。

對弗朗索瓦一世來說,達芬奇最大的價值並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才智。年輕的國王求知若渴,而達芬奇擁有當時世界上最智慧的大腦,他能教給國王幾乎任何領域的知識。這對師徒像極了兩千年前的亞歷山大大帝和亞里士多德。

同樣地,對於達芬奇而言,弗朗索瓦一世也是一個最完美的贊助人。達芬奇被授予「國王的首席畫家、工程師和建築師」的頭銜。國王無條件地欣賞達芬奇,從不纏著他完成繪畫作品,全力支持他的所有愛好。最重要的是,國王給了他一個舒適的家和不菲的俸祿。

弗朗索瓦送給大師一座位於盧瓦爾河谷處的城堡:克洛·呂斯城堡。作為達芬奇的故居,現在這裡已經成了著名的景點。城堡裡居住著達芬奇的隨從、學生和前來探訪的友人,一應開銷全部由王室承擔。不僅如此,王室還給予大師每年五十萬法郎的津貼,這是一筆足以讓他過得非常舒適、安心、愜意的財富。對於暮年的大師而言,這一切無疑是最好的。

達芬奇的一生並不十分順遂,經常陷於顛沛流離之中。他晚年時給自己畫了一幅很著名的自畫像,儘管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蒼老了很多,但是,一個耄耋智者的形像也從此被定格在了藝術史上。

法王弗朗索瓦一世探望臨終的達芬奇,讓·奧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爾繪於1818年。(公有領域)

1519年5月2日,達芬奇即將走完這充滿好奇和探索的、瑰麗的一生。在瓦薩里的傳記中這樣寫道:做完臨終禱告後年輕的國王走進房間。尚有神智的大師努力坐起身來,國王輕輕把大師抱在懷裡。大師向國王低聲訴說了自己的病情和症狀,臨終之際,這位智者依然在向聰明好奇的國王解釋心力衰竭和血管系統間複雜的關係。

最後,瓦薩里寫道,國王抬起達芬奇的頭,想要扶助他,給予他最後的恩寵,希望這能減輕他的痛苦。靈性非凡的達芬奇意識到,能在國王的懷抱裡停止呼吸這將是莫大的榮耀。幾分鐘後,67歲的達芬奇安詳地閉上了眼睛。

這段記載被後世的很多畫家描繪過。其中最著名的一幅出自我們過一陣就會講到的法國學院派大師安格爾:在華貴、舒適的房間裡,達芬奇安詳地躺在當時最有權勢又溺愛他的贊助人的懷裡,周圍圍繞著崇拜著他的學生和朋友。

安格爾:《弗朗索瓦一世領受列奧納多·達·芬奇最後的呼吸》

在下集裡,我要帶大家去看看那個對萬物都充滿好奇的、彷彿從未來穿越回去的達芬奇!

大話西油,咱們下次見!

《大話西油》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大話西油】曠世音樂奇才莫扎特死因成謎
【大話西油】西方古典音樂之父——巴赫
【大話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國都鐸王朝
【大話西油】史上最牛王朝:英國都鐸王朝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習要改對美策略?孫大午視頻引熱議
【新聞看點】北京疫情爆發 全國叫停體育賽事
【財商天下】中共推高鋼價 趁火打劫?
【橫河觀點】奧運中另類抗議 美溯源報告有新意
【珍言真語】黃曉敏:中共強制運動員服禁藥
【方菲訪談】專訪李有甫:我的尋道之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