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病毒源頭2可能 專家:找到源頭關乎所有人安危

講述/董宇紅(歐洲病毒學專家、生物技術公司首席科學家) 李杭哲整理

關於新冠病毒來源,目前有兩種認可度較高的推測:自然來源和實驗室。 (CDC/Getty Images)
關於新冠病毒來源,目前有兩種認可度較高的推測:自然來源和實驗室。(CDC/Getty Images)
人氣: 752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近日,新冠病毒源頭再度被國際社會關注。疫情爆發一年半,確診人數上億,死亡人數百萬,但至今,科學家依然沒有找到新冠病毒的源頭。

目前,有兩種認可度較高的推測:自然來源和實驗室。然而,後一種推測被中共政府冠以政治因素、陰謀論之說,因而阻擋了全球科學家進行探查。

美國疾控中心(CDC)副主任安妮·舒查特博士(Dr. Anne Schuchat)表示,了解新冠病毒的來源,非常重要。

為什麼科學家們要找出傳染病的源頭?實驗室洩漏這一推測,為何值得探查?和你的安危有關嗎?歐洲病毒學專家、生物技術公司首席科學家董宇紅詳細解析。以下為董宇紅專訪精華:

為什麼要找出新冠病毒的源頭?

其實,不僅僅是新冠病毒,所有的傳染病,都必須調查出源頭,因為,它在傳染病的控制上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傳染病的控制分為三個環節:「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以及「保護易被感染者」。其中最重要的是控制傳染源,如果做不到,後面兩個環節便難以真正徹底的做到。

傳染病的控制分為三個環節:「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以及「保護易被感染者」。(健康1+1/大紀元)
傳染病的控制分為三個環節:「控制傳染源」、「切斷傳播途徑」以及「保護易被感染者」。(健康1+1/大紀元)

而調查疾病的起源,便是實現控制傳染源的第一步。

舉個例子,1988年春季,上海市甲肝疫情大爆發,共造成31萬人感染和31人死亡,一度引起社會恐慌。當時,上海衛生防疫系統啟動調查,結果發現甲肝病毒來自於某處水域的毛蚶。

那時,上海民眾食用毛蚶,方法是用開水泡一下它,然後用硬幣把殼撬開,在半生不熟的毛蚶肉上加些調味料就直接吃掉。這種生食毛蚶的方法沒有經過足夠的高溫消毒,使毛蚶肉上吸附的甲肝病毒,得以經人的口腔輕易地入侵消化道及肝臟,引發疾病。

清楚病毒來源後,當地通過禁售毛蚶、改變人們生吃的飲食習慣,甲肝疫情逐漸得到控制。

上海市甲肝疫情大爆發,研究發現甲肝病毒來自於某處水域的毛蚶。(健康1+1/大紀元)
上海市甲肝疫情大爆發,研究發現甲肝病毒來自於某處水域的毛蚶。(健康1+1/大紀元)

另一個例子,是和新冠同為冠狀病毒疾病的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2012年,MERS在中東地區爆發,一位曾去過沙特阿拉伯的卡塔爾人感染了MERS,最後死亡。隨後的7年裡,MERS導致逾2500人感染,逾800人死亡。

科學家經過實驗室分析認為,MERS病毒來源於單峰駱駝。於是,人們避免接觸駱駝,只吃全熟的駱駝肉,飲用巴氏法殺毒的駱駝奶,以控制MERS傳播。MERS人傳人的情況比較少見。

科學家經過實驗室分析認為,MERS病毒來源於單峰駱駝。(健康1+1/大紀元)
科學家經過實驗室分析認為,MERS病毒來源於單峰駱駝。(健康1+1/大紀元)

再比如,禽流感主要來源是家禽,所以爆發流行時要捕殺和控制食用某地區受感染的禽類;鼠疫的主要源頭是鼠類等嚙齒動物和它們身上的跳蚤,所以控制傳播時就要減少人類環境中嚙齒動物的棲息地,等等。

也就是說,科學家們探查病毒源頭的目的,是為了有效控制疾病的傳播。

調查傳染病的源頭,可能經歷漫長的時間

而為了找出新型傳染病的源頭,科學家們可能花費相當漫長的時間投入調查,並尋找各種可能性。

以2003年爆發的SARS疫情為例,科學家花了大約14年才找到SARS的源頭。從一開始認為果子狸是天然宿主,後來又發現蝙蝠可能是天然宿主、果子狸是中間宿主,直到2017年,研究人員在雲南省兩個洞穴內的菊頭蝠種群中,發現其體內含有SARS病毒全部基因組組分,至此,才基本鎖定了源頭,回答了SARS起源的問題。

科學家花了大約14年才找到SARS的源頭。(健康1+1/大紀元)
科學家花了大約14年才找到SARS的源頭。(健康1+1/大紀元)

科學家們為何懷疑新冠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

那麼,針對新冠病毒,為何科學界傾向於調查自然來源和實驗室這兩種可能性?

目前的新冠病毒,其結構、基因組與SARS有一定的相似性,在疫情之初,科學家也普遍認為新冠病毒和SARS一樣最早來自於蝙蝠。然而,新冠病毒與蝙蝠的冠狀病毒相似度最高僅達88%,與SARS的相似度為79%,都沒有達到足夠的相似度。

而且,如果病毒最早來源於蝙蝠,至少需要一個「中間動物宿主」,才能完成跨物種的傳播。因為在大多數情況下,來自蝙蝠的病毒不能直接傳染人類。但是,到現在沒有找到一個合理的中間動物宿主。因此,至今無法確證新冠病毒來自自然環境的假說是正確的。

關於新冠病毒自然來源的可能性,目前無法確認病毒來自蝙蝠,也找不到中間宿主。(健康1+1/大紀元)
關於新冠病毒自然來源的可能性,目前無法確認病毒來自蝙蝠,也找不到中間宿主。(健康1+1/大紀元)

另一方面,新冠的「零號病人」,也一直是謎。人們原先普遍認爲零號病人是一位患有阿茨海默症的老人,而且,該病例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關聯。直到5月23日,《華爾街日報》援引美國情報報告表示,早在2019年11月,武漢病毒研究所的3名研究人員就「出現嚴重病情」,並被送醫治療。這讓科學界開始更多的關注病毒的另一個可能來源:實驗室洩漏。

與一般的動物源性人畜共患病不同,新冠病毒從一開始就高度適應人類感染,很快就出現了人傳人的現象和超級傳播者。

該病毒具有一些非常獨特的基因結構,這些結構在自然界與其相關的病毒中均未發現,但是卻可以被實驗室的方法插入。比如弗林蛋白酶切位點。

也就是說,實驗室洩漏這個可能性,和自然來源的可能性一樣,都是需要去深入調查的一條線。

目前任何一種病毒來源的學說,無論是自然宿主或是實驗室洩漏,都沒有充分證據能夠證明或否定。但是,如果在證據不充分的情況下,就過早的武斷的否定其中某種可能性,也是不理性的、不負責任的做法。

歷史上有很多實驗室外洩病毒的事故

病毒從實驗室洩漏,也是引起傳染病流行的一個並不罕見的來源。歷史上就曾發生過多起實驗室洩漏病菌的事件,比如1967年德國馬爾堡病毒實驗室感染事件、1979年前蘇聯炭疽菌洩漏事件。

以近一些的時間點來說,從2003年SARS疫情爆發之後,新加坡、台灣、北京共發生過3起嚴重的實驗室SARS病毒感染及外洩事件。

從2003年SARS疫情爆發之後,共發生過3起嚴重的實驗室SARS病毒感染及外洩事件。(健康1+1/大紀元)
從2003年SARS疫情爆發之後,共發生過3起嚴重的實驗室SARS病毒感染及外洩事件。(健康1+1/大紀元)

2003年9月,新加坡國立大學一名27歲的研究生在實驗室感染SARS病毒。9月底,新加坡環境部長就SARS感染事件,向新加坡人民致歉,他表示環境衛生研究院、國家環境局與他自己都必須承擔責任,「因為調查小組的調查結果顯示,我們的實驗室的確是不夠安全。」

2003年12月,台灣軍方預防醫學研究所44歲的詹姓中校,因在處理實驗室運輸艙外泄廢棄物的操作過程中,由於疏忽染上SARS。台灣科學委員會隨即做出決議指出,詹中校違反了SARS專案研究計劃的「實驗室安全準則規範」,在實驗室清除廢棄物時出現疏失,沒有主動通報,後來還跑到新加坡去開會,出現發燒症狀也未第一時間通報。最後詹中校被給予不得申請研究計劃經費的處分。

2004年4月,安徽醫科大學的研究生宋某,在北京病毒所腹瀉實驗室實習。她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在實驗室感染了SARS病毒,並搭乘火車至合肥,出現症狀後又至北京就醫,並返回安徽,造成兩地出現數宗傳染事件。

三個原因可能使病毒從實驗室流出

而在這次疫情中,科學家們懷疑新冠病毒是以某種方式從武漢病毒所洩漏出來的,原本就是一種合理的科學推測,是找到大流行的原因、保護人們不再受感染的做法。並不是陰謀論,更無關對中國人或武漢人的歧視。

倘若病毒是由實驗室洩漏,就要找到外洩的疏漏之處,並予以解決、加強管理,才能不讓悲劇再次發生。而且往往病毒實驗室的工作人員也是處在最危險之中,查明洩漏的可能性,也是爲了更好的保護他們。

實驗室的病毒外洩,最常見的情況有三種:

第一,實驗室的硬件環境未達到要求。

實驗室的防護區應至少包括核心工作間、緩衝間、外防護服更換間;輔助工作區應包括監控室、清潔衣物更換間等。此外,須設置化學淋浴消毒裝置、負壓安全櫃,還應具備與安全隔離裝置配套的物品傳遞設備以及生物安全型壓力蒸汽滅菌器。

另外,防護區內所有區域的室內氣壓應為負壓;實驗室的排風應經過兩級HEPA篩檢程式處理後排放,而工作人員必須穿著特殊的正壓服式保護服裝。

這些硬件環境必須完善,才能阻擋病毒洩漏。

第二,實驗室的管理未到位。

管理制度不完善、生物安全自查工作未落實、實驗室工作人員缺乏安全意識、應急處理能力不足、樣本存儲與處理、危險廢棄物處置不當等等原因,都有可能造成病毒外洩。

病毒實驗室感染的常見來源。(健康1+1/大紀元)
實驗室感染的常見來源。(健康1+1/大紀元)

第三,實驗室的操作人員未遵守規範。

研究人員未能規範使用個人防護設備是導致感染的關鍵因素,下圖列出了常見的實驗室獲得性感染事故類型,其中半數以上事故由感染性物質濺出或噴灑以及針頭刺傷引起。不一定是故意,有時候是工作疲勞導致的失誤。

常見的實驗室獲得性感染事故類型。(健康1+1/大紀元)
常見的實驗室獲得性感染事故類型。(健康1+1/大紀元)

最後,我想強調的是,調查病毒起源,是一個對公眾健康負責任的態度。如果在疫情爆發的當初,能找到病毒源頭,説不定就能夠更快控制住。

對民眾而言,病毒源頭不清楚的時候,也要更好的保護自己,肉類的加工要熟透後再食用,避免吃沒熟透的肉類食物;儘量吃家禽家畜;不要吃野生動物;不要去生僻的地方;而各病毒實驗室要嚴格監管,避免病毒外洩再度發生。

也呼籲中共政府,不要將調查實驗室來源批駁成陰謀論,在這場病毒起源沒有一個確切結果的時候,任何一條線索都值得科學家合理及深入調查,以避免讓這次百年來未曾有過的嚴重疫情再度發生。

身處紛亂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 實驗室洩漏是陰謀論?柳葉刀多名科學家改口

· 國藥、科興疫苗 你不知道的2件事

· 關於武漢病毒研究的7個事實

責任編輯:李清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