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欣賞】玉樓春.戲賦雲山

作者:任一仁
什麼人半夜三更把山推走了?我猜是四面八方飄浮的雲片。圖為阿里山塔山雲海。(翻攝:蘇泰安/大紀元)
  人氣: 376
【字號】    
   標籤: tags:

辛棄疾《玉樓春.戲賦雲山》

何人半夜推山去?
四面浮雲猜是汝。
常時相對兩三峰,
走遍溪頭無覓處。

西風瞥起雲橫度,
忽見東南天一柱。
老僧拍手笑相誇,
且喜青山依舊住。

【作者簡介】

辛棄疾。(大紀元製圖)

辛棄疾(公元 1140-1207年)字幼安,號稼軒,南宋著名愛國詞人。其詞熱情洋溢、慷慨激昂,是繼蘇軾之後豪壯派的代表人物,後人常把他們合稱「蘇辛」,足見其影響甚大。

【字句淺釋】
常時:平時,經常。
覓:尋找。
瞥起:驟起。

【全詞串講】

一直走到小溪的盡頭,也沒有看見經常與我相對而視的青山。圖為明 唐寅《山水人物冊.臨溪眺覽》(公有領域
一直走到小溪的盡頭,也沒有看見經常與我相對而視的青山。圖為明 唐寅《山水人物冊.臨溪眺覽》(公有領域)

什麼人半夜三更把山推走了?我猜是四面八方飄浮的雲片。
經常與我相對而視的兩三座青山,直走到小溪盡頭也沒有看見。

一瞬間西風乍起,浮雲飄散,忽見東南面有座山似擎天柱一般。
山中老僧也拍手喜笑又誇讚,看青山依舊,笑在眉間喜心間。

【言外之意】

辛棄疾常向青山寄託情懷,甚至引為知己。圖為宋 趙伯駒《山水樓閣》。(公有領域)
辛棄疾常向青山寄託情懷,甚至引為知己。圖為宋 趙伯駒《山水樓閣》。(公有領域)

青山立地頂天,似擎天柱一般巍然聳立,給人「真實」、「實在」和「穩重」的感覺;而浮雲使人覺得飄渺、不可捉摸和不可靠。作者常向青山寄託情懷,甚至引為知己,經常相對、相思:
「青山恰對小窗橫」[1]
「青山意氣崢嶸,似為我歸來嫵媚生」[2]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情與貌,略相似」[3]

可見作者對青山感情之深!難怪一時不見,便要著急地四處尋找。 浮雲暫起,青山不顯。以假掩真,見者茫然。西風突來,片片吹散。雲已不見,山還是山!

頂天立地、似擎天柱一般巍然聳立的大山,幾片輕飄的浮雲怎麼能推得動?又怎麼能長期遮掩?

注:[1][2][3]分別引自辛棄疾詞作《浣溪沙.瓢泉偶作》《沁園春.再到期思卜筑》《賀新郎.邑中園亭》。

──原載正見網 #

責任編輯:王堇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只要心中放下了塵中的爭鬥和妄念,身不出塵也在塵外,「心遠地自偏」,再也沒有什麼事可以叫你搖頭了。
  • 淒涼之夜,作者思念過世的妻子。圖為宋趙伯驌《風檐展卷》局部。(公有領域)
    試想,風雨淒涼之夜,雨點叩打著窗櫺,點點滴滴分明地打在心上;如豆殘燈搖曳著昏黃的燈光,輾轉難眠,獨自臥在空床上;突然湧上心頭的是,以往妻子常常在深夜的昏燈下,挑燈為自己補衣的純樸形象。這,哪裡還用得著別的語言!哀惋而淒絕的這一幕,就足以讓鐵打的漢子也潸然淚下啊!
  • 大梁的景德寺,有峨嵋院道者,嚴守戒律修行,二十年不下坐席。有一天,來了一個布衣青裘的魁偉不凡之人,與道者談得很投機,於是雙方約好第二年的同一天再來相見。
  • (Pixabay)
    公元1080年,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黃州,住在城南長江邊的臨皋亭。後在附近開荒種地,名之曰「東坡」,自號「東坡居士」,還在那裡修了棟「雪堂」。這首大名鼎鼎的詞記述了一個深秋之夜,作者在雪堂開懷暢飲後帶醉返回臨皋的情景。
  • 唐詩中格律詩的對仗句子,巧妙地運用了古漢語詞組的構詞法和平仄讀音,自格律詩在唐代出現後,古人創作了大量的名篇及對句,這些都是中華傳統文化中的瑰寶,值得我們代代相傳及誦讀。
  • 對李白來說,酒醇而人愈醒,借醉說醒言,醉裡看透千秋迷霧。後人為李白的詩中酒、酒中詩所陶醉,卻鮮少有人悟透真機。
  •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李白躊躇滿志,跨馬離家,踏進了長安的政治核心——當時世界上規模最宏大的宮殿、大明宮。
  • 縱觀古典詩壇,李白,無疑是最響亮的一個名字,最耀眼的一顆星。「詩仙」美譽,唯其獨享。什麼樣的詩,什麼樣的境界,才稱得上「仙」呢?
  • 在詩歌的頂峰時期──唐朝,寫月的名詩名句更是層出不窮,最常見的仍然是將明月作為傳遞相思的意象。其中有一首詩,在歌詠明月的同時,描繪出一幅雄渾幽靜的畫面,在眾多詩歌中脫穎而出,成為千古傳唱的佳作。
  • 《夜歌》這首詩大約創作於韓愈正式擔任國子博士。韓愈從貞元二年出道,多次參加科舉考試,均失敗,遭遇多坎坷。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