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欣賞】西江月 ‧ 平山堂

作者:任一仁
  人氣: 656
【字號】    
   標籤: tags:

蘇軾《西江月.平山堂》

三過平山堂下,
半生彈指聲中。
十年不見老仙翁,
壁上龍蛇飛動。

欲弔文章太守,
仍歌楊柳春風。
休言萬事轉頭空,
未轉頭時皆夢。

【作者簡介】
蘇軾(公元 1037-1101年)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博學多才,詩、詞、文章、書法以及繪畫,無一不精,是文學藝術史上的通才,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詞開創了宋詞中豪放、清曠的詞派,對後世的文學有巨大影響。

【字句淺釋】

圖為歐陽修書信真跡。(公有領域)
圖為歐陽修書信真跡。(公有領域)

平山堂:揚州名勝,在城西北五里的大明寺側,是北宋大文學家歐陽修在揚州作官時所建。歐陽修去世後,該處牆壁上還刻著他的手書筆跡,其中《朝中措》一詞中即有「手種堂前垂柳,別來幾度春風」和「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一飲千鐘」等句子。蘇軾此詞就是圍繞著牆上這首詞的筆跡和歌女們唱誦這首詞的事實來寫的。
彈指:佛家語,喻時間短暫。
老仙翁:指歐陽修。
龍蛇飛動:這裡指歐陽修寫在牆壁上的筆跡,就像蛇行龍飛一樣。

【全詞串講】

圖為明 仇英《醉翁亭》。(公有領域)
心中想著憑弔自稱恩師歐陽修,目睹他生前手植的楊柳,又聽著歌唱他生前楊柳春風的壯詞。圖為明 仇英《醉翁亭》。(公有領域)

當我第三次前來拜訪有名的平山堂,
半輩子人生已過去,快如彈指一響。
十年間未見過我那老仙翁似的師長歐陽修,
牆壁上他的字跡還像蛇走龍飛一樣。

心中想著憑弔自稱文章太守的恩師,
目睹他生前手植的楊柳,又聽著歌唱他生前楊柳春風的壯詞。
別說一轉頭(百年之後),世間萬事就空無意義,
即使不轉頭(人生在世),世間萬事也如夢空虛。

【言外之意】

圖為清代《晩笑堂竹莊畫傳》中歐陽修像。(公有領域)
圖為清代《晩笑堂竹莊畫傳》中歐陽修像。(公有領域)

歐陽修一生主張「文與道俱,以文載道」,並因直言敢諫而屢遭貶謫,直到棄官退居穎州。蘇軾在他門下十六年,秉承師教,直言抨擊變法,並在寫此詞後數月之內便被捕入獄。《後漢書》中記載了一首順帝末年童謠:「直如弦,死道邊;曲如勾,反封侯」。其實正是讓人由此悟到人生虛幻,好從這虛幻中走出來。

此詞化用唐代大詩人白居易《自詠》中「百年隨手過,萬事轉頭空」的內涵,更進一步說,不轉頭也空,因為夢也是空。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頤和園長廊上「牛郎織女鵲橋會」的彩繪。(公有領域)
    人們寫七夕,都不免對牛郎織女的愛情悲劇同情一番,對他們忠貞的感情讚揚一盤;而蘇軾卻把成道後乘鶴而去的仙人王子喬拖出來,用他的口氣把牛郎織女貶了一通:可不是麼?凡人本當刻苦修煉、跳出輪迴、返歸本源,你們卻偏要背「道」而馳、墮落凡間,專為執著紅塵、不願醒悟的常人助勢,這不是癡男呆女是什麼!
  • 大梁的景德寺,有峨嵋院道者,嚴守戒律修行,二十年不下坐席。有一天,來了一個布衣青裘的魁偉不凡之人,與道者談得很投機,於是雙方約好第二年的同一天再來相見。
  • 晚明時期,一個叫利瑪竇的意大利人踏上中土,從此開啟「傳教士」在中華王朝的傳奇經歷。到了清初,其中的佼佼者更和聖祖皇帝結下不解之緣,成為大清盛世下,萬千氣象中別開生面的奇景。
  • 俗話說,亂世治兵,盛世治水。黃河清、聖人出,黃河寧、天下平,是歷代帝王治國安邦的理想。在葛爾丹之亂平息後,清王朝呈現出太平安定的局面,康熙帝也能夠將治國的主要精力,重新放在治河大事上。
  • 孫道絢,號沖虛居士,生卒年不詳,文獻記載甚少,她大約生活在南宋的高宗年間。一說她祖籍河南開封,後遷移至福建建甌。
  • 黃河之水天上來,滔滔河水在灌溉良田、孕育文明的同時,也因為頻繁的氾濫、決口和改道,給百姓帶來深重災難。傳統中國以農業立國,黃河的安定是關乎糧食、漕運、財賦等國計民生的大事,因而治河也成為歷朝君王施政的重頭戲。
  • 清王朝的東北邊境剛剛平靜,西北大漠狼煙再起。大一統王朝盛世,還要面臨最後一場大型的戰爭考驗。與滿清世代聯姻、忠心歸附的蒙古汗國,出了一位梟雄葛爾丹。他意圖稱霸西北,與清南北對峙,成為康熙帝的一大勁敵。
  • 唐朝中晚期時的名臣盧鈞(778年—864年),唐憲宗時中進士,唐文宗時任左補闕,以審理宰相宋申錫之冤獄而成名。此後,在文宗、武宗、宣宗三朝,先後拜尚書郎、常州刺史、給事中、鎮國軍使、廣州刺史、御史大夫、嶺南節度使、山南東道節度使、昭義節度使、宣武節度使、河東節度使、尚書左僕射(宰相)、太保等職,政績顯著,史稱其「踐歷中外,事功益茂」。
  • 清代時期,在外貿領域,中國曾出現過一群世界一流的商人。無論他們的義利價值觀,還是鉅大的身家財富,均處於世界頂尖商人之列。在這一頂級的商人階層中,歐美人士認為伍秉鑒的慷慨與信譽,最能代表中國人的廉潔風範。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