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季與岑鼎

作者:如真

圖為春秋中期 寬兒鼎,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人氣: 4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魯國有個寶貝,叫作岑鼎。這隻岑鼎形體巨大,氣勢宏偉雄壯,鼎身上鑄上了精緻美麗的花紋,讓人看了讚歎不已。魯國的國君把它看作鎮國之寶。

某年,齊國向魯國發起了聲勢浩大的進攻。魯國勢弱兵敗。魯國國君只得派出使者向齊國求和。齊國有個條件:要求魯國獻上岑鼎以表誠意。魯國的國君很是著急,不獻吧,齊國不願講和;獻吧,又實在捨不得。如何是好呢?左右為難之際,魯國大臣出了個主意:「大王,齊人從未見過岑鼎,我們何不另獻一隻鼎去,這樣既能簽訂和約,又能保住鎮國之寶。」「妙啊!」魯國國君欣然接受。

於是,魯國悄悄地換了一隻鼎獻給了齊國的國君。齊國國君左看右看,總覺得這隻鼎雖也稱得上巧奪天工,似乎還是不如傳說中那樣好,再加上魯國答應得這樣爽快,便懷疑起這隻鼎的真假。然而如何才能驗證它的真偽呢?一位聰明的大臣建議:「聽說魯國有個叫柳季(柳下惠)的人,是魯國最講信用的人,畢生沒有說過半句謊話。我們把柳季找來。」齊王同意了這個建議,派人把這個意思傳達給了魯國國君。

魯國國君沒有別的路可走,只得把柳季請來,對他把情況講明,然後央求他說:「就請先生破例說一次假話,以保全寶物。」柳季沉思了半晌,嚴肅地回答道:「您把岑鼎當作最重要的東西,而我則把信用看得最為重要,它是我立身處世的根本,是我用一輩子的努力信守的東西。現在大王想要微臣破壞自己做人的根本,來換取您的寶物,恕臣無法辦到。」魯國國君聽了這一番義正辭嚴的話,知道再說下去也沒有用了,就將真的岑鼎獻給了齊國,簽訂了停戰和約。

柳季在利益衝突、生死關鍵仍能堅守做人的底線——誠實,實在難能可貴。他用實際行動告訴我們:無論在何種情況下,我們都不能放棄做人的根本。柳季確實是一位名副其實的賢者。@#◇

參考資料:《劉子》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儒家有言:「孝為百善先。」又講:「親親為大。」可見孝養父母乃是立身處世的根本,天經地義的大事。
  • 中國老人講積德,現代科學無法探索德的真相,但智慧的先民留下的詞彙,為後人提供了一個認識問題的方向和角度。關於德的美好意義,很多民間故事也提供了清晰的線索。
  • 常言道:「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歷代天子士人所敬重的孔子,晚年時曾對二件事感到懊悔。
  • 禮儀為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處處體現著誠敬謙讓。但隨著時代的變遷,漸為世人所遺忘。謙詞敬語就是用禮貌的語言,自謙和敬人的話。漢語中用於自謙的,稱為謙詞;用於對他人表示敬意的,稱為敬語。期盼身為華人的我們能以謙詞敬語,重現「禮儀之邦」的風範。
  • 清朝時期,相國尹泰(1651年─1738年)家法嚴厲。他的一位側室出身卑微,雖已生下一子,但平日仍像婢女一樣,站著侍奉他和嫡夫人。後來,雍正皇帝出手,下了一道聖旨封這名小妾為一品夫人,讓堂堂相國當著眾人的面,向她叩首行禮。
  • 中國民間一直流傳著這樣的老話:「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什麼都報。」「種善因,得善果。」然而,現代在無神論灌輸下長大的不少人,卻對這些老話嗤之以鼻,完全無視千百年來人類歷史上留下的正面的和反面的教訓。下邊古書中記載的三則故事或許可以帶來某種啟示。
  • 卜式給武帝上書一封,表示願意拿出全部家產的一半,支援對匈奴的戰爭。百姓自動表示要出錢支援國家的戰爭,這事還不多見。漢武帝覺得很蹊蹺,便派使者到卜式家中了解情況。
  • 朱元璋稱帝後,知道元惠宗(妥懽貼睦爾)知天象順天命,有意退避,離開了元大都,返回到蒙古。將繁華的都城留給了朱元璋。因此特加尊號為「順帝」。
  • 武漢肺炎(俗稱武漢肺炎)侵襲神州,第一時間中共以「維穩」政治手段面對防疫,隱匿疫情、打壓真相傳播者、強制隔離病患卻不給予治療……,致使病毒肆虐,疫情失控,人道危機頻傳。追昔撫今,反思當下,相對於中共,歷代皇帝是如何面對瘟疫天災呢?
  • 蝗災與水災、旱災並稱古代農業史上的三大災害。《詩經》中稱蝗為螽,戰國後多稱蝗,約在宋以後,蝗又稱「蝻」,合稱蝗蝻,至今沿用。歐陽修形容蝗蟲「口含鋒刃疾風雨,毒腸不滿疑常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