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韻舞春風(七)漁歌子

新唐人電視台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們,大家好!很高興又到了我們相聚的時間了!今天要和大家一起欣賞的是,唐朝張志和一首膾灸人口的詞〈漁歌子〉。

〈漁歌子〉的作者張志和,出生和過世的時間都不詳。他自幼便聰明過人,十六歲時就以科考的「明經科」及第,深受唐肅宗的賞識,任命他為翰林待詔。後來因為貶官而退隱江湖,浪跡天涯。情願駕著一葉小舟,終日泛舟於江湖之上,自稱為「煙波釣徒」,又號「玄真子」,他的著作,書名也叫《玄真子》。

張志和所作的〈漁歌子〉共有五首,以今天要欣賞的這首為最好。清代的劉熙載對這首詞有這樣一段評語:「張志和『西塞山前白鷺飛』的〈漁歌子〉,風流千古。」就是說,張志和的這首〈漁歌子〉,風雅精彩,流傳千古。因為劉氏是個鑒賞大家,所以這段話,給了這闋詞極高的評價。「西塞山」也因此而一舉成名,這裡的「西塞漁晚」,就被列為吳興八景之一了。

這首〈漁歌子〉流傳至今己經一千多年了,不但歷代傳唱,而且對於後世的影響非常大,後人摹仿的極多。這五首詞也很快的流傳到了日本,當時日本的嵯峨天王,以及其他的王室成員都有唱和之作,不但為日本的漢詩作者,開啟了填詞之門,日本還把這些〈漁父詞〉列於教科書中傳授,這也是中日文化史上的一段佳話。

現在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首〈漁歌子〉吧!


西塞山前白鷺飛,
桃花流水鱖(音貴)魚肥。
青箬笠,
綠蓑衣,
斜風細雨不須歸。

這首詞開頭兩句是寫景的「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在一片青翠的西塞山前,有雪白的鷺鷥在藍天中飛翔著。溪水兩岸夾生著成片的桃花林,粉紅色的落英繽紛,飄浮在水面上,無數肥美的鱖魚在在水中嬉戲、追逐著。「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這三句是描寫漁翁的,漁翁頭戴著青竹笠,身穿綠蓑衣,迎著斜風,冒著霏霏的細雨,遨遊在整個大自然的美景中。看似在動,然而十分巧妙地蘊涵了一種極盡悠遠的寧靜,用動襯托靜,更覺相得益彰。

這首詞像是一幅詩情濃郁的山水畫,表現出了整個春江水暖、煙雨迷濛的景象。這裡面有夾岸桃紅、春江漁舟、霧雨青山、藍天白鷺,色澤鮮潤但又柔美,氣氛寧靜而又生機勃勃。體現出了中國文化中特殊的美學,也反映了作者脫俗的意趣,曠達的心胸。

張志和的這首詞輕描淡寫,才用了二十七個字,就描繪出了這樣一幅清麗的勝景。漁翁在捕魚的過程中,也在欣賞著這天地間的靈秀瀟灑,像這樣人與自然,高度和諧的關係,只有超然於世外的「煙波釣徒」,才有這樣的心境吧!

自古以來的隱士,藏匿在萬頃煙波之上的,為數不少。而這位玄真子張志和,卻是恬淡如雲水,不謀榮華,無意富貴。他對於道家的修煉,沉潛極深,曾將自己的修煉心得寫成一本書,叫做《玄真子》。據說此書原有十二卷,總共三萬言,但在南宋時已殘缺不全,只剩下三卷,被收入《道藏》的「太玄部」,後人稱其「著作玄妙,為神仙中人」。

他住的地方是幾間茅草房,周圍花竹掩映,環境優美,可以自由自在的沿溪垂釣。唐代的大書法家顏真卿,看到他的船破舊了,就想幫他換一隻新的,卻被他謝絕了。後來皇上賞給他兩個奴僕,要專門用來侍候他的。但張志和並沒有想要去差使他們,而是把他們倆配為夫妻,取名為“「漁童」和「樵青」。

有一次,常作威作福的鄉間小吏,要徵集民夫來挖河,因看到張志和穿的破破爛爛,就也把他拉入民夫的行列。按理說,張志和曾經有過功名,不應該被征役的,但是他還是樂呵呵地,拿起條筐和鐵鍬幹起活來,沒有絲毫的怒色。看來他真是修到所有的榮辱得失,都不放在心上了。

他和有「茶聖」之稱的陸羽,交往甚密,陸羽曾問他說:「你還有什麼朋友嗎?」他說:「太虛作室而共居,夜月為燈以同照。與四海諸公未嘗離別,有何往來?」意思是說,從道家的觀點來看,整個天地就好像是一座大宅子,晚上的月亮就像是燈火,照著所有的人。我在這裡和五湖四海的朋友們,從來沒有分開過,還需要談什麼來往呢?」他的豁達可見一斑。

《續仙傳》中說,張志和有仙術,是個「守真養氣」的人,可以「臥雪不寒,入水不濡。」也就是說他可以躺在雪地裡不冷、跳進水裏不濕。他經常「沿溪垂釣」,但卻從不投餌,因為他「志不在魚也」。那他在那裏做甚麼呢?其實他的心思早已神超天外,另有所悟了!《續仙傳》以及《太平廣記》中記載,有一次顏真卿東遊平望驛時,和張志和在一起喝酒,正是暢快淋漓之時,張志和忽然把坐席鋪在水面上,端坐在上面飲酒談笑,那坐席在水面上來來去去,忽快忽慢,顏真卿及眾人在岸上看了,無不驚異。緊接著又從雲中飛來了一隻仙鶴,張志和一招手,仙鶴就馱起他,在眾人面前「白日飛升」而去,留下了千古的佳話!

中華正統文化是神傳文化,不只對整個宇宙、對人類、對生命,都有著極深刻的認識。其中又以唐朝文化最具特色,登峰造極,所以他海納百川,有容乃大,融合了儒釋道家的文化。尤其道家文化在歷史上,所留下極重要的部分是:「凡人可以修成神仙」。連民間的章回小說裡都有「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堅,可見仙凡二途,原是一個來頭。既有凡人,怎見得沒有凡人修成神仙」這樣的說法。而像張志和等這些精彩紛呈的神仙故事,不但深受百姓們的喜愛,是歷史上的瑰寶,也給後人留下了無限的憧憬與希望。

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節目就進行到這裡了,願很快再相見!
--新唐人電視台節目.【天韻舞春風】第七集--
新唐人電視台 http://www.ntdtv.com/xtr/b5/aMain.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很高興又到了我們相聚的時間了,在這一季新的「天韻舞春風」裡,我們要和大家一起欣賞美麗的「唐詩」,以及歷史上一些有趣的名人軼事。除了可以怡情養性之外,還可跟著千變萬化的詩文,遨遊在無邊的風景當中,遠離緊張、繁忙的生活,開闢另一個寧靜悠遠的世界。
  • 在一個秋天、夜涼如水的晚上,。屋裡的銀白色蠟燭搖曳著微弱的光, 照映在屏風的圖畫上,顯出幾分幽冷。 這時候,女孩兒卻拿著輕盈的羅扇,愉快淘氣地追逐著,飛來飛去的螢火蟲。 到了夜色深沉時,夜風轉涼露水已重,涼意襲人,是該進屋去了,可是她還不想睡,獨自斜躺在臺階上,懷著心事,仰望著銀河中的牽牛星和織女星。
  • 張若虛是唐代詩人,生平留下的資料非常少,連出生和死亡的時間都不清楚,只知道他是
    揚卅人,一生中只留下了兩首詩。但是,這兩首詩中的一首,卻在千年的歷史中膾炙人口,
    傳誦一時,被後人譽為「詩中的詩,頂峰上的頂峰」,這首詩,就是〈春江花月夜〉。
  • 各位親愛的觀眾朋友們,大家好!很高興又到了我們相聚的時間了!今天要和大家一起欣賞的是,唐朝呂洞賓的一首詞〈梧桐影〉。這是一首很特殊的詞,很短,但是寓意深遠,裡面還包含有許多的故事。
  • 呂洞賓在王員外家收妖,為了不傷害妖物哮天犬的性命,便私下將牠放走了,豈料臨走時卻被那惡犬狠狠咬傷,當時只聽見洞賓「啊呀!」一聲,便向後倒下,這便是現在人世間流傳的「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的故事了。
  • 我們在這個系列提到的著名詞人,有風華絕代的布衣書生,也有溫婉嫵媚的淑女佳人;有經世治國的文臣宰相,也有馳騁疆場的百戰神將,這些人幾乎涵蓋了兩宋風流人物的各個階層。
  • 古人寫詩詞,有的即眼前事,道心中曲,抒寫人生聚散離合的情懷;有的思接千載,視通萬里,闡發古今人事盛衰的幽思。詩詞的容量,或微小到一時一地,或洪大到無限時空,形式極為靈活,內涵又極為豐富。
  • 和美的姻緣令人羨慕,但畢竟世事難料。如果兩人不幸分開了,那深切的思念與無盡的追憶,定格在文字中,更有著悱惻動人的力量。南宋初年,就有這麼一對年輕的夫妻,原本才華相當、兩心相許,但不過兩三年,丈夫迫於母親的壓力,不得不與妻子離婚,多年來兩人音訊全無。某一天,丈夫在一座「沈園」遊賞,偶然遇到了前妻和她現在的丈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