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名臣李崇辦案有智慧

作者:陸文
李崇辦案,令人大開眼界!也大快人心!(shutterstock)
  人氣: 6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李崇(455─525年),是北魏中後期的名臣,擔任過刺史、中書鑒、尚書令、侍中等職。他是一位把智慧用於辦案的能人。說到智慧,人人皆有,當然也都有個限量。但李崇用他的有限的智慧集中到辦案上來,一以貫之,「思之思之,鬼神通之。」「用智之分,乃凝於神」,所以就能「若有神助」!

冒認兒子之詐騙案

壽春縣有個人,姓苟名泰,有個三歲的兒子,在遇到強盜時丟失了,過了幾年,也不知道孩子的下落。後來發現孩子在同縣人趙奉伯的家裡,苟泰便報告了官府。在公堂上,雙方都申言那孩子是自己的兒子,並且都有鄰居作證。郡、縣兩級官吏,查訪了很長時間,都沒辦法定案。

李崇聽說這件案子懸而未決,就講:「這件事情,很容易弄清楚。」於是接手辦這個案子,命令將兩位父親與小孩隔離開來,並把他們分別拘禁了幾十天。然後派人告訴他們說:「你的兒子得了疾病,不久前,已突然死去。長官命令解除對你拘禁,你可以出去為兒子奔喪。」

苟泰聽說後,立即放聲大哭,悲痛不已;但趙奉伯聽說後,只是嘆息,沒有絲毫悲痛之意。

李崇觀察了解到這兩個人的兩種表現以後,就把小孩判給了苟泰,並追究趙奉伯的詐騙罪。

趙奉伯這才招供認罪,說:「我以前曾丟失了一個兒子,所以遇到這個機會,就冒認了這個孩子。我錯了!」

李崇的這個審案奇謀,真是前無古人,但做得又很簡單。

謊稱弟弟被人殺死之疑案

另外,定州流民解慶賓、解思安兄弟二人因觸犯刑法,被發配到揚州。弟弟解思安不服勞役,逃了出去。解慶賓怕以後有勞役,會被追查責任,打算把弟弟的姓名從戶籍上除掉,於是冒認城外死屍,謊稱他弟弟被人殺死,把死屍領回家中安葬。那死屍的臉相與解思安非常相像,見到的人也不能分辨。

又有一個女巫楊氏,她也為解慶賓作證說:自己見到了一個鬼,向她敘說解思安被害時的痛苦和飢渴的情況。

解慶賓又誣告同軍的士卒蘇顯甫、李蓋二人,殺了他的弟弟,在州治大堂審訊時,那二人忍受不了刑罰的痛苦,各自都招認了。

此事將要結案時,李崇發現案情有疑,便讓暫停結案。他暗中派了兩個本州城中無人認識的公差,叫這兩個公差自稱從外地來,找到解慶賓,告訴他說:「我們就住在這個州,離這裡三百里。最近有一個人,經過我們家時來投宿,晚上與他交談,我們懷疑他有問題,當即就追問他打哪兒來。他說自己是流配充軍的人,不願服役而逃跑,姓解名思安。我們當時想把他扭送官府,他苦苦哀求我們,聲稱有一個哥哥叫解慶賓,現住在揚州相國城內,嫂子姓徐,你們如果同情我,就去告訴他,對他說明事情的原委,家兄聽到這事後,必定會重重報答你們,你們要的資財,他們都不會吝惜的。現在你們把我作為人質,如果空手而歸,得不到錢,再把我送交官府也不遲。因此我們來拜訪你,把他的這個意思轉告給你。你自己估量一下,給我們多少財物,我們才會放了你弟弟。你如果不相信,可以隨我們去察看。」

解慶賓聽了這二人的說詞,臉色茫然,請求他們稍等兩天,以便給他們準備財物。這兩個公差,將情況詳細報告了李崇,李崇下令立即逮捕了解慶賓,問道:「你弟弟逃跑了,你為什麼冒認別人的屍體?」解慶賓於是招供了自己的全部罪行。

李崇再提審蘇顯甫、李蓋二人,他們都說自己是屈打成招。李崇將他們二人平冤、釋放了。

幾天以後,李崇派人把逃犯解思安抓捕、捆著送來。李崇命人拘來女巫審問,女巫承認:是被解慶賓收買,替他散布鬼話,作偽證。

百姓們反映:李崇辦案,令人大開眼界!也大快人心!

正是:

李崇辦案,
智慧果斷。
公平正直,
從無冤亂!

(事據《魏書‧李崇傳》)

——轉自正見網(原標題:把智慧用在辦案上的李崇)

(點閱【經典歷史故事】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昆明南城旁,有一座古鐘樓建在城牆上,樓大約二丈見方,一口很大的鐘掛在裡面,四周只剩出了剛夠一人行走的地方。這鐘到此刻還有很大的用處,每遇城內發生大火警時,便先去撞起這鐘來,它的聲音宏大悠揚,能使全市的人都聽得到。聽到的人,都感覺有如醍醐灌頂似的,能發人深省。
  • 唐朝的李淳風,以星卜名聞當世。後世相傳他的靈異事蹟很多。他有一族妹即將臨盆,請其測為男為女?
    族妹書一「元」字。
  • 福建廈門大學人類博物館,收到泉州市東街郭家捐贈的一塊「雷公石」。這一塊石頭,長方形而扁平,長十四公分多,寬六公分左右,厚約二公分。經鑑定這一塊所謂的「雷公石」,原來是石器時代的一把石斧。這塊雷公石,原是郭家的傳家寶,自明代珍藏到現在,約有四百年了。過去它是用來磨水,為人治病的,郭家還因此發財。
  • 明朝時,馬應祥擔任歙縣(在今安徽省東南部,歙讀息,又讀涉,)知縣時,郡內有一個人被殺了,兇手很長時間抓不到,上司就把這個棘手的案子,交給了馬應祥。馬應祥先是齋戒,然後在寺廟裡禱告說:「神靈如果允許我知曉實情,就請下雨開示我吧!」
  • 嘉州的開元觀(寺廟名),是五代後周的時候創建的。隋煬帝大業末年,才建成大殿。大殿西面雕塑了一尊飛天神像,高兩丈多,坐在兩個鬼的身上。原來,道士呂元藻,一連幾個晚上都夢見:一位神仙從天而降,神的形體,上接天頂,於是便依夢中形象,塑造了這尊神像。
  • 春秋戰國時期,晉惠公夷吾,在秦軍的護送下,回國繼承了君位。在此之前,他曾向秦穆公保證:如果秦國支持他回國即位,他即位後,就把晉國的河西土地,奉送給秦國,作為回報。然而,他返國即位後,背信棄義,秦國一寸土地也沒得到。
  • 五歲時,鮑靚對父母說:「我本來是曲陽李家的兒子,九歲時墜入井中死了。」他父母尋訪到李氏,向他調查詢問,全都符合應驗。鮑靚的學問包含內外,通曉天文河洛之書,逐漸陞遷南陽中部都尉,任南海太守。
  • 郭璞說: 「我的禍患在江南,為此已謀劃很久,還沒有看到能夠避免的徵兆。雖然這樣,在南方還可以延期,留在這裡過不了多久。」
  • 十八學士圖 審案 苻融
    用賽跑怎麼能分辨出真賊?苻融說:「見義勇為的捉盜人,在後面追,他起步晚,可還是追上了強盜,說明他跑步的速度比真強盜快。因此,跑得慢的就是盜賊,跑得快的是捉盜人。讓他們比賽跑步,自然就真相大白了。」
  • 墨子說:「和氏璧、隋侯珠、三翮六翼的九鼎,這是諸侯所說的良寶。它們可以富國家、眾人民、治刑政、安社稷嗎?回答是:不能。所謂的貴重良寶,必須興天下之利。而和氏璧、隋侯珠、三翮六翼的九鼎,不能給人們帶來實利,所以這些都不是天下的良寶。今天在一個國家施行義政,人民必然增多,刑政必然大治,社稷必然安定。所謂的貴重良寶,必須有利於民眾,而義可以使民眾得到利益,所以說:義是天下的良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