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心情
生活日常,彷彿是無所不在的實境教室,每天都有不同的際遇,而認真過生活則有如在教室中填寫人生考卷,最重要的意義是從中學習及提升心性自我成長,這就是老天爺給我們出的...
在道德困境中憑內心深處的反應做出行為之後,我們又逐漸能明顯地看到自己的選擇有哪些道德後果了。我們以為自己是有德之人,結果卻做出失德的行為,這時候我們面對這兩者的衝突。這種落差讓人不安,或許還參雜著其他情緒,而我們可能會想要減少這種不和諧感。這個念頭強烈到研究人員發現若讓大家在做了不道德的行為之後洗手,他們就不覺得自己那麼需要彌補那個不道德的行為了(例如,原本...
有很多人都「想被他人認同」,如果無法克制這種被認同的欲望,就會永無止境地不斷追逐。事實上,我們很難將這個欲望降為零。
直到科技文明的當今社會,「獵巫文化」在職場中依然隱晦存在著,但是政治官場中卻是無所忌憚!慣用伎倆是找個替死鬼擋槍了事。
如果你想在工作時更專注,且下班時不會疲憊不堪,就在午餐後獨自到綠地中漫步15分鐘吧。新近發表的一項研究已證實午間散步的強大效力。
由於不喜歡不滿意自己的感覺,我們會逃到飲食、喝酒、購物之中去,藉此來分心、獲得安慰;想要自我保護時,又會去抨擊別人。我們怎麼解決這個根子上的問題呢?答案非常簡單,但是不容易付諸實踐。
潛意識中,我們都知道人要勞逸結合,因為工作過度不但會傷及個人生活,對職業生涯也無益。然而由於種種原因,我們往往會聽從慣性,不精疲力竭不停休。眼下,聖誕節和中國新年長假都已不遠,一位美國創業家分享的心得,或許會讓您放棄在假日期間繼續「奮戰」的打算。
電腦和手機,讓今天的每個人時刻都處於連線狀態,終日忙碌已經成為常態。不過,你是否注意到,總提到自己非常忙的人,可能恰恰是效率不高者?忙碌並不意味著高效和成功。美國personalbrandingblog.com網站近日刊文提示了提升效率的五個要點。
初次約會或求職面試,如果不順利,尷尬之餘你會自責嗎?如果一段失敗刻骨銘心,你會對自己有成見嗎?在事業成功的路上,積極努力,是否意味著就要緊鑼密鼓、加班加點,變成工作狂?
近半個世紀以來,斯坦福工程學教授伯納德‧羅斯(Bernard Roth)都在教授一門叫做「社會設計師」(The Designer in Society)的課程,學生在課上會了解「設計性思維」如何能改善個人生活,由此進行自我檢驗、進而掌控自己的人生。
同事間相處融洽比薪水更重要。據英國的一份調查顯示,八成的上班族表示,他們寧可不加薪,也不要與他們不喜歡的人共事。調查人員表示,多數人的大部份時間都花在工作上,見同事的時間可能比見家人的時間都長,因此與喜歡和尊重的人一起工作將會讓工作變得更快樂。
(大紀元記者李曉明編譯報導)在美國,每年的10月16日是全國老板日,很多老板都希望在這一天得到雇員溫暖的感激問候。然而,一項最新調查表明,大多數美國雇員在工作場所並不開心,同時認為他們的老板應對此負主要責任。
時至今日,眼看著國內職場的一些亂象,在此提出一點看法。 前一陣子在電視上出現的廣告,工程師因為24小時待命,而擔心危害到身體的健康,在喝了機能性(或健康性)飲品之後,就不用再擔心身體器官被操到爆的問題。 但是,大家覺得這樣的方式或作法妥當或合宜嗎?
在金融風暴漫延全球至今,有的公司、企業等…,在未有足夠的條件及能符合現行法規的情況下,卻擅自對內號稱、標榜所謂的「責任制」。 但其實講白了,也不過就是一味的強行逼使員工,在薪水收入實際是減少的情況下,而被公司、企業苛求的卻更多。
澳洲近期一項調查顯示,有近20%的女性超負荷工作,平均每週加班10小時以上。除了在職場上需要和男性拚殺外,這些職業婦女還要照料家庭,頂起家裏的一片天,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對於澳洲25歲到50歲的女性來說,就業率遠遠低於很多其他發達國家如加拿大、瑞典、英國、美國;有了小孩的婦女的就業率更低。
(大紀元記者肖甜綜合報導)衣服顏色對心理也會產生重要影響。比如,白、黑、灰三個常見的職場色系,雖然穩重,但略顯呆板。
在巴爾的摩太陽報最新評選的75個巴爾的摩地區最佳工作場所中,「未來護理(FutureCare)」以其獨特的家庭式工作氛圍排名首位。
在辦公室穿什麼,是每天早上起床後的重要決定喲,即使你的公司規定可以著「商務休閒」的服裝,也不能馬虎,要知道,你的同事和上司們會在心裡對你的著裝進行評價。穿得太隨便,別人會以為你不在乎這份工作。   
人力銀行調查顯示,除薪水外,台灣上班族最不滿意的工作條件是員工福利,貼心福利也是「留才」要件。有企業標榜為女性員工提供中將湯、免費婚紗照,讓員工「揪感心」。
一般說來,上層階級的人擁有比較多接受教育的機會和工作上的保障,也有較低的經濟壓力,升遷等也比一般人順利,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在每一方面都比我們強。
一項由澳大利亞研究人員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白領們在茶或咖啡等飲料中加點糖,能幫助控制情緒,緩解職場壓力,減少與同事的爭執。  這項由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UNSW)和昆士蘭大學(Queensland University)的人員聯手進行的研究中稱,加過糖的茶或者咖啡會補充白領們的能量,讓他們能更好的控制情緒,避免在壓力過大的情況下做出「過激」行為。
有一次,我負責公司裡的一個案子,那個案子很困難,組員都做得怨聲載道。於是,我想要犒賞一下大家。我預計在產品進入測試的時候,讓大家一起去吃頓飯。從此之後,大家的腦海裡盡是些美酒佳餚的畫面。好了,真實的世界開始上演了。
你有沒有給自己充分的時間來恢復元氣?白天工作時有沒有間歇性地休息一下?每天晚上睡得夠不夠?每星期有沒有放自己一天假?上一次渡假是什麼時候的事?打算下次什麼時候去渡假?我認為組織行為學領域最重要和最有趣的研究,乃是探討如何讓提升工作滿意度和提高工作績效變成同一件事。一般而言,兩者不一定能合而為一,比較快樂的員工不一定表現比較出色。
例如:公司的設備有問題,就用自己的設備來因應。公司的電腦,配備不夠,也不肯換新的,於是有些上班族會選擇,乾脆用自己的電腦來上班。填寫個工單排隊等美術來排版,要花好多時間,乾脆自己排一排。老鳥不願意協助菜鳥業務做簡報,於是菜鳥業務就回家自己搞一搞,第二天帶著很可怕的產品介紹去面對客戶。以上都是吃力不討好,而且做法上是錯誤的例子。
在心理學的領域,情緒上的傷害會以沒精打采、焦慮、憂鬱等形式發出警訊,告訴我們需要花時間來復元。但是和身體上的傷害不同的是,這些警訊更加微妙、更不容易察覺。因此我們往往在情緒上或腦力上都渴望休息時,還繼續努力工作。
前google的全球副總李開復先生寫了一本善書《做最好的自己》。這本書值得一看,他讓我們愛自己,為自己最佳化。可是在公司裡,老闆或頂頭上司最重要的任務是人力最佳化。「人力最佳化」跟「為自己最佳化」經常都是衝突的。
赫立(Robert Hurley)和萊曼(James Ryman)在他們對完美主義和職場績效極具洞見的研究中,將完美主義區分為「憂心的完美主義者」和「健康的完美主義者」。憂心的完美主義者主要的驅動力來自於害怕犯錯或擔心無法達到自己(或別人)的期望,所以他們的主要工作動機是避免失敗,「為了怕輸而努力」。健康的完美主義者也就是我所說的「最優化主義者」,他們也不喜...
如果我們剛剛被通知,我們變成一個案子對外的窗口,那我們需要注意些什麼?要注意的事情太多太多,但是我通常只把握最簡單的原則。對我來說,世界上的人只有一種,那就是「需要被尊重的人」。
卓越的企業領導人會努力營造員工在心理上感到安全的環境,以誘發他們的最優化主義心態。強森二世(Robert Wood Johnson II,許多人稱他為「強森將軍」)接掌小小的家族企業後,把它變成全球最大的製藥和醫療儀器製造公司─嬌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嬌生公司一直都非常成功,很重要的原因是嬌生的管理階層深深了解從錯誤中學習的重要性。
在職場裡做生意,我很在乎合作的對象,對方是否願意出錢出力,或是用合理的價值與我做交換?我曾經遇過,有不少山寨版的「造夢者」會用騙的,來騙取資源。騙錢、騙場地、騙提案書,甚至要騙走專利。
共有約 87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