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交织在一起的前世与今生─上海(5)

蔡大雅
font print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3日讯】“时光回到打着‘扶清灭洋’口号的义和团四处烧教会、杀基督徒的年代,你为了保护我因而负伤而死……”老婆婆娓娓道来过去和郑欣的缘分,过去和现在的上海在郑欣的脑中交织穿梭。

中国在甲午战争中败给日本,西方列强看到连原本被自己侵略的日本小国都能打败中国,发现清朝轰轰烈烈成立的现代军队及其配备的新式武器,只不过是纸糊的豪华门面,实际上不堪一击,于是更加肆无忌惮地侵略中国,如此更激化了中国民间的排外情绪。在这种恶性循环之下,终于引发了义和团之乱。

义和团在清政府的支持下,打着“扶清灭洋”的口号,四处烧教会、杀洋教士与中国基督徒、抵制所有的外国事物。他们将外国人称为“大毛子”,一律杀无赦;中国人如信奉天主教或基督教,通被称为“二毛子”;其他通洋学、懂洋语、以至用洋货者,则依情况被定为“三毛子”以至“十毛子”不等,轻者被殴辱抢劫,重则抄家灭族。在义和团活动最激烈的地方,甚至有一家八口,只因为家里有一根洋火柴而全家惨遭杀戮的情况出现。

揭开前世缘

任婆婆继续述说着与郑欣的前世因缘,一对在乱世中来到中国传教的伙伴……


插画 ◎ 萧素惠

“我们便是在最后一次出外传教时,遇到了义和团,那时是光绪二十五年(西元一八九九年)。当时七、八个义和团拳民举着大刀朝我们冲来,你奋不顾身地保护我,才使我幸免于死。后来虽然有官兵前来救援,击退了拳民,但你也因为伤势过重,不久后就死了。我奄奄一息,被送回上海治疗,虽捡回一命,但就此不良于行,再也无法四处行走传教。”

“在我前世的余生中,我经常想起你,感念你的忠心与勇敢。当时作为基督徒的我认为,好人死后会蒙主宠召,在天堂享荣光,所以我一直相信你在天堂里。那么只要我继续努力地做好我这辈子该做的事,死后也会上天堂,到时就可以当面对你说谢谢,并在众人与神的面前赞扬你的美德。”

“我继续在上海传教,如此又度过了十八年,经历了中国的朝代更替,从专制的满清王朝变成民主的中华民国;又见识到袁世凯的百日称帝,与军阀的割据混战,还碰上第一次世界大战(一九一四年至一九一八年)的爆发。最后,老迈的我,才在睡眠中结束了我的前生。”

任善珍一口气说完了她的前世经历后,停了下来,微笑地看着愣在一旁的郑欣。她知道郑欣能懂,他只是需要时间来消化一下刚刚听到的内容,因为乍然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过去,难免会对他造成心理冲击。

郑欣看似愣住了,但他的脑子并没有停摆,反倒是快速的运作着。以前通过宿命通看见的片段景象,都印证了任善珍叙述的真实性。散落的记忆被完整的拼凑回来了,久存心底的谜团被揭开了,郑欣既高兴又感慨:“原来如此呀!难怪我经常会不自觉的走到外滩来、难怪我对这里有股莫名的熟悉感、难怪我经常会看到一个洋教士向我点头微笑、难怪我会对你一见如故、难怪……”

任善珍见郑欣连上了,微笑着接下他的话头:“你会有这些感觉,还不只是因为那一世的缘故呢。”她见郑欣一副茫然不解的模样,便有点半开玩笑地说:“后来我们真的又再度相逢了,只是并非在天堂里——这不是说没有天堂,天堂是存在的——是因为我们还有另外的事要做,还不能歇着,所以就又分别投胎转世了。”

再次结缘

婆婆随即恢复了原本的说话语气,慢慢地说:“我们还是在这里重逢的,当然谁也不认识谁了。时间不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代,而是早在半个世纪前的一九四二年。那时的我,还是你现在认识的这个叫做任善珍的我,但那时的你,却不叫郑欣,而是陈格,那是你前世的名字。”

听到这里,郑欣又睁大了眼睛,虽然依旧大吃一惊,但心理上的冲击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大了。他从婆婆的态度中感觉到,老人接下来要说的,会是一段对他们二人都很重要的过去。他迅速地做好心理准备,来迎接即将听到的事。不料却听到婆婆道:“不知不觉地说了许多,竟没发现到时候已经这么晚了。接下来的得说很久,今儿个时间是不够了,我也有点疲乏了。上辈子的事,留到下次再说吧。”她一面说,一面站起身来,向郑欣摆摆手,示意该走了,郑欣只好跟着老人步出公园。

自从郑欣和任善珍成为忘年之交后,郑欣养成一个习惯,每当隔天要出差或有时不能来,都会在离开公园时先告诉婆婆一声,自己有多久的时间没法到公园来。这次要告别的时候,郑欣问:“婆婆,明天是星期日,我不上班,可不可以早点来找你?”任善珍微笑地点点头,缓慢地转身离去。郑欣看着她瘦小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

郑欣朝地铁站走去,脑子还在想着刚刚听到的内容,未免心不在焉,走过头了。等他发现,已经走过数站,来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他的心里忽然闪过一念,决定干脆走路回家,便辨明方位,往住处方向走去。

不知是因为刚听到的过去太过震撼所致,还是因为他的宿命通功能恰巧又打开了,一路上仿佛像上演科幻片一般,二旁的街景不断地发生变化。郑欣穿梭在上海的各个时空当中——有他知道的、也有他尚不清楚的过去,与现代的市容,以及分不清是过去还是未来的景象交织在一起,真可以用“瞬息万变”来形容上海整个繁华之都。

同样这个成语也是郑欣思想活动的写照。他的脑子竟然一刻都不得闲,即使他好不容易才睡着了,脑海中还不断地出现不同的场景,而且依然是不连贯的片段。最后郑欣在惊恐中吓醒,再也无法入睡,索性起来,幸好黎明将至,等待得知真相的时候不会太长了。(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63期【城市的瞬间】栏目 (2010/03/04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65/7671.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拜别邵家庄后,徐霞客在邵卜的带领下走出错综复杂的龙洞。在寺院和和尚聊起劭家庄的一切时,才听说在怪石丛之后,竟是万丈深渊……
  • 历史的教训告诉人们,对于预言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聪明的人会重视预言的存在,而比聪明更高一层的有智慧之人,就会想到要向传播预言的人询问回家的路,因为他们也许不是从邵家庄来的,却一定知道那条回家的路,而且还会慷慨大方的告诉所有想回家的人。
  • 现代人多以有机或无机,作为是否具有生命迹象的判断,“城市”是抽象的集合概念,无论其定义在各地有多么不同,人们都不会把它视为一个生命体。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类一样,有喜怒哀乐,也有生老病死。因缘际会下,北京,这个见证中国历史更迭的古都,终于选择不再沉默,娓娓道出其所见所闻。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类一样,有喜怒哀乐,也有生老病死。北京这个城市在康熙辉煌盛世下,见证了生命的高峰,却也在清末战事连连的摧残下,步入老年。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就像人类一样,有骨头、肌肉和血管等。
    北京这个城市在周成王的统治下逐渐成形,经过春秋的战乱与和汉代的休养生息……,一个未来中国的城市之星逐渐亭亭玉立。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见证着历史的兴衰。北京这个城市在契丹的统治下逐渐崭露头角,直到元朝正式找回昔日的风光,令人不禁感慨,竟在异族的统治才找回其本来的面目。
  • 城市也是有生命的,它见证着历史的兴衰。北京在历经清朝圣世的造园风潮后,满是绿意,美不胜收。
    但随着清末民初动荡不已,战事频传,直到红朝夺取政权,史上最大的浩劫正式到来……
  • 景山
    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人们却丝毫没有察觉真正的病因是由于赤龙的作祟...
  • 郑欣的宿命通功能,常常让他在无意中回到“过去”的上海,有时是一阵枪林弹雨、有时是一段靡靡之音。“过去”说来即来、说走就走,仿佛像看电视一样,他有时都会忘记自己是什么时代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