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今世因缘─上海(6)

蔡大雅
font print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14日讯】昨天听了老婆婆讲述久远前他俩因缘后,郑欣逐渐拼凑起之前天目看到的景象,失去已久的记忆似乎渐渐恢复。为了听老婆婆揭开前世他俩的因缘,天一亮,郑欣就匆匆前往公园…

天一亮,郑欣就出门了。匆忙来到公园里,只见任善珍已经坐在她经常坐的地方,微笑地向他打招呼。

任善珍知道郑欣心急如焚,故等他坐定后,便即开口——


插画 ◎ 萧素惠

“你知道我出生在湖南,虽然家族在地方上有点名望,但也只是个比较殷实的务农之家罢了。父亲与几个长工一起下田耕作,母亲则与仆妇在家做些针黹女红。我有二个兄弟,全家和雇来的工人干相同的活、吃相同的菜饭,跟其他农家一样,过着平静和谐的日子,直到共产党来了为止。”

“中国共产党是在我出生前十年,也就是一九二零年,在上海成立的。”教科书上将一九二一年在上海的法租界里秘密召开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作为中共成立之始,其实早在前一年,中共即已创立。是因为毛泽东在建党当时并没有被邀请作为发起人,他只出席了隔年举行的一大,所以官方将一大说成是中共建党之始,如此毛才可以名正言顺的作为中共的创始人。

制造对立与仇恨的共匪

中国共产党在俄共资助下,在神州各地大肆发展党员,有计划的扩大组织,并试图挑起暴力革命,推翻当时统治中国的国民政府。名义上是要实现共产主义中所谓的“人间天堂”,但实际上是俄共想借此达到侵占中国的目的。一九二七年,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后,蒋介石决定清除国民党内的共产党员,俄共指示中共在湖南及其他省份发起武装暴动,夺取政权。各地的中共组织开始动员,以暴力攻击城乡。

在武装条件不够的地方,中共就在乡民中制造对立与仇恨,组织无产阶级,其实就是地方上的地痞无赖,四处打家劫舍、掳人勒索。这种行径实际上与土匪没两样,后来却被中共美化,成了“打土豪”。其实被打的不止地主富农,大多数的普通人家也难以幸免。在共产党出没的地方,弥漫着恐怖与不安的气氛,人们往往称之为“共匪”。

毛泽东的老家也在湖南,可想而知,那儿是共产党势力最大的地方之一。“我家跟其他人家一样,饱受共匪暴乱之苦。共产党打家劫舍后,还将我哥掳走作为人质,他们唤作‘绑活票’,目的是使我家不断的供应物资钱财,以供应中共建立武装部队、扩大势力之所需。”

“直到我家耗尽家产,再无油水可捞后,我哥才被释放。像我家一样受害的家庭不计其数,结果多半是家破人亡。还好我哥平时跟着父亲一起干活,年轻体健,没在这场磨难中丧命,但他回来时,也已经奄奄一息了。我的父母担心再度被洗劫,为了子女的安危,将我们送到城里的亲戚家去避难。”

搞分裂独立的始作俑者

中共用这种手段使自己逐渐强大,等到足以组织武装部队后,便开始占地为王,建立红色政权,例如一九三一年选在苏联国庆日的同一天,于江西瑞金成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共将占领的地方称为“苏区”,不仅发布另一套的法令、建立自己的政府机关、发行自己的货币等。当时的中国早已在国民政府北伐成功后,结束分裂的局面,再度统一了,但中共此举,等于又将中国分裂成二个中国。

听到这里,郑欣不禁暗想:“如此说来,中共不就是搞分裂独立的始作俑者。”

任善珍好像又知道郑欣心里在想什么,她笑着说:“现在中共对任何搞X独的深恶痛绝,到处打压,完全不想其实别人只是学他的样罢了。当时它自己造反有理,现在人家只是学它的样,就没理了吗?‘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是中共口中的‘万恶的旧社会’中,才有的景象,而共产党不就是要来推翻这种不公平的状况的吗?但其实它的所作所为,不就跟自己要推翻的‘万恶的旧社会’没啥两样吗?”

“长征”的真相

任善珍继续说,正如中共现在自认为是统治中国的合法政权,而无法容忍任何企图分裂独立的行为一样,当时得到国际承认的国民政府,同样也无法容忍中共在自己统治的领土上搞分裂独立。而且稍早于中共搞分裂独立之前,也同样在一九三一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逐步占据东北三省,扶植溥仪作为傀儡,成立满洲国。此时中共利用外患加剧之际,不仅四处挑起暴乱,还在南边画地为王,无异趁火打劫,从后方削弱国民政府抗日的精力,并使中国再度陷入内忧外患的危机当中。

当时国民政府的领导者蒋介石面对腹背受敌的情况,认为“攘外必先安内”,决定先清除中共挑起的内乱,于是在一九三四年展开围剿行动。

中共擅长在民众中斗争、打劫与暴动,却不敢与正规军队面对面的打场仗,所以苏区的共军在国民政府的围剿之下,很快地就决定放弃江西的根据地,避开国军镇守之地,曲线北逃,原本计划的目的地是陕甘宁靠近苏俄的边缘地带,以便随时可以逃入苏联境内。

后来中共在一九三六年策动“西安事变”,诱使张学良发动兵变、扣押蒋介石,以迫使蒋答应第二次国共合作。国民政府停止追击,中共才得以结束逃亡,在陕北一带停留下来。这就是中共后来大肆宣传的“长征”的真相。“长征”其实根本不是为了北上抗日,而只是一段逃亡流窜的不光荣历史罢了。(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64期【城市的瞬间】栏目 (2010/03/18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66/7702.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郑欣的宿命通功能,常常让他在无意中回到“过去”的上海,有时是一阵枪林弹雨、有时是一段靡靡之音。“过去”说来即来、说走就走,仿佛像看电视一样,他有时都会忘记自己是什么时代的人
  • 康熙对外开放的政策,到了乾隆时期逐渐改变,清朝重复着前朝的步伐,走上了闭关自守的道路。乾隆二十二年(西元一七五七年),清朝开始执行“一口通商”的政策,下令沿海各省除广州一地外,其他所有港口一律停止对外贸易。后来更规定外国人来华贸易的门槛,对进口货品课收高额税金,并限制中国产品出口的种类。神州虽然在形式上还留下一道对外窗口,但实质上已经彻底与外界断绝往来了。
  • 当时上海的租界,基本上分为两大区块,在今日的黄浦、静安以及虹口、杨浦四个区,主要是以英美为主的公共租界,卢湾、徐汇两区主要是法国租界,而闸北区和原南市区则属于中国管理的华界。租界的存在,一方面是中国丧失主权的象征;但另一方面,上海却因为有了租界的存在,而未被清末以来的动荡与战乱所波及,并享有实际独立的地位和充分的国际联系,使上海在百年内迅速发展,成为亚洲数一数二的国际性大都市,“十里洋场”的称号,从此而来。
  • 透过老婆婆的讲古,郑欣对从前的上海有更深的了解,以前通过功能看到的片段过去、想不通的物事因果,原来是如此一回事,历史的来龙去脉在他心中逐渐清晰……
  • “时光回到打着‘扶清灭洋’口号的义和团四处烧教会、杀基督徒的年代,你为了保护我因而负伤而死……”老婆婆娓娓道来过去和郑欣的缘分,过去和现在的上海在郑欣的脑中交织穿梭。
  • 中国历代有不少名医,在行医前都曾饱读过儒家经典。他们淡泊名利,不计较自己的得失,以济世救人作为毕生的事业,追求的是“不为良相,愿为良医”的一心为他的人生境界。于是,医者同道间互为良师益友,相互举荐、义让功劳之事屡见不鲜,表现出医者互敬、互让的君子风范。
  • 迎来皇子,还无意中成了预言;咸丰年号出乎意料,蕴含了“二主争山打破头”的国运,二主又是指谁?
  • 国画
    明朝小太监阿丑演技极好,无论是酗酒者、儒士,还是官员,他都扮演得惟妙惟肖。小太监多次排演诙谐滑稽的戏剧,以宛转的方式揭露时弊。天子看懂了他的戏,逐渐疏远了奸臣……
  • 名垂千古的唐代名医孙思邈曾在其撰写的《大医精诚》中阐述了行医者应具备的德行。他说:“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
  • 古人追求真理,注重品德和操守,不仅要求自己躬身力行,也非常重视对后代的“德行”培养。这种言传身教之精神,成为后人正身教子的楷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