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瞬间】走向前线─上海(9)

蔡大雅
font print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14日讯】经过天人交战的思考过后,当年任善珍决定放弃前往延安,但是禀着为国为民服务的理想,她即将前往上海投靠陈红的哥哥,一齐为国民政府效力。一场未知的旅程,即将展开……

“陈红看了我一会,告诉我可以去上海投靠她哥。她可以写一封信,让我带去见她哥,她哥见到信后,就会设法帮我在上海安顿下来。她说完就转身回屋里去,我则去帮忙老太太收拾行李。老太太安慰我说,其实她们之前就考虑要走了,因为除了共匪的因素外,日本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打过来;又说因为她年老行动慢,所以她们才会决定提早出发,所以不是因为我们的原因,叫我不要觉得愧疚。”任婆婆继续回顾年轻时那一段行走天涯报效国家的历程。

各奔东西

“当我们收拾得差不多时,陈红拿着一封信走过来,告诉我到上海后可以怎么找到她哥。她说她和哥哥的感情很好,只是在政治立场上不一样,她倾向共产革命,而她哥比较倾向温和改革的国民政府,因此二人走上不同的路——她到延安,她哥选择到上海。陈红说她哥的想法跟我一样,我到上海以后,可以跟他一起为国效力。”

“看见如此善良的一对母女,竟然要因为共产党而被迫逃离自己的家园,又想到我家的遭遇,我父母也是淳朴善良的人,却被中共挑动的地痞流氓洗劫。我不禁开始思考,中共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如果是好的,为什么好人还要逃跑、还会被迫害?”

我的脑子混乱至极,忙着思索这个问题,而我的心则充满感激与不舍之情。陈红把信交给我后,也拿起行李,搀着老太太,准备启程。我们依依不舍地道别,我走几步,回头看她们逐渐远去的身影。只见陈红匆匆向我跑来,说她忘了告诉我,她的本名不叫陈红,这是她为了革命而给自己取的名字,她原来的名字叫陈桃花。她说她哥不知道陈红这个名字,所以提起她时要说是陈桃花,她哥才会知道是他妹妹的朋友。接着她又说了一句:“麻烦你替我照顾我哥!”便又匆匆跑回去。

此时我才想到,我还不晓得她哥叫啥呢。眼见她已经跑远了,我只好拿出她写的信来,想看看信封上会不会写着她哥的名字。一看果然有,她哥的名字叫陈格。”

郑欣惊愕的看着任婆婆,只见她缓缓地点点头说:“没错,她是你前世的亲妹妹。”


插画 ◎ 萧素惠

到前方去

任婆婆的眼睛看着远方,仿佛又回到当时与陈桃花母女分离时的感觉。郑欣并不催促她继续讲下去,因为他一下子听到这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思绪也处于纷杂之中,也需要时间来沉淀一下。

过了一会儿,任善珍才又开始说:“从湖北到上海的这段路,走起来比我从湖南到湖北还辛苦的多了,因为当时中国的东半部已经陷入烽火蔓延的战乱当中了。我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大批百姓逃难到大后方去,他们劝我不要再往前去。看见这么多善良淳朴的好人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更加坚定我的决心。”

“也许是我这个想法感动了天吧,虽然遭遇许多困难,也都有惊无险地度过了;甚至到后来盘缠用光了,正无以为继时,还奇迹似地遇见携家带眷要到上海避难的豪门富户,见我是同乡,二话不说地就带上我,使我得以顺利地到上海,那是一九四二年的事,当时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九四一至一九四五年)已经开打,中国对日抗战也持续五个年头了。”

日本在一九三七年,也就是中共进入延安的同一年,在卢沟桥发动战争,即为“卢沟桥事变”(或称为“七七事变”),开始了中国八年抗战的岁月。上海也在稍后遭受日军的攻击,国民政府则派出精锐的国军部队抵抗,史称“淞沪会战”。经过三个月的猛烈交战,除了公共租界的南半部与法租界以外,上海遭受严重破坏,多处夷为废墟。

为日军所控

在这场战役中,中国的精锐部队折损三分之二,元气大伤;日军凭借精良的装备取得胜利,占领上海。日本人以《礼运.大同篇》之“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将上海改名为“大道市”。此后长达四年,上海始终为日军所控制。

在日本势力的环绕下,法租界和公共租界的南半部成为孤岛,情况类似冷战时期的西柏林,但因为这地区仍然属于英美法等国的领地,得以免除日军的进攻,所以在战争爆发后又涌入大批难民,内地的有钱人也纷纷移居至此。大量的人力与资金涌入,使这个孤岛般的租界地区呈现空前繁荣兴旺的景象。

日军大举入侵中国内陆后,逐渐知道自己无法完全控制攻占到的地区,便采取“以华制华”的策略,在各地扶植中国人建立傀儡政权,来管理当地行政。一九四零年汪精卫政权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上海除了租界以外,名义上都属于汪政权的辖区,但实际上仍为日本所控制。

一九四一年日军偷袭珍珠港,日本对英美宣战,爆发第二次世界大战。日军在次日即攻占属于英美的公共租界,法租界则由于当时法国已经向与日本结盟的纳粹德国投降了,所以没有受到日军的进攻。日本在一九四二年将公共租界“交还”给汪政权,英美等国也宣布放弃租界;法国则迟至一九四三年才宣布交还法租界,至此结束租界长达百年的历史。(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67期【城市的瞬间】栏目 (2010/04/08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69/7791.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郑欣的宿命通功能,常常让他在无意中回到“过去”的上海,有时是一阵枪林弹雨、有时是一段靡靡之音。“过去”说来即来、说走就走,仿佛像看电视一样,他有时都会忘记自己是什么时代的人
  • 康熙对外开放的政策,到了乾隆时期逐渐改变,清朝重复着前朝的步伐,走上了闭关自守的道路。乾隆二十二年(西元一七五七年),清朝开始执行“一口通商”的政策,下令沿海各省除广州一地外,其他所有港口一律停止对外贸易。后来更规定外国人来华贸易的门槛,对进口货品课收高额税金,并限制中国产品出口的种类。神州虽然在形式上还留下一道对外窗口,但实质上已经彻底与外界断绝往来了。
  • 当时上海的租界,基本上分为两大区块,在今日的黄浦、静安以及虹口、杨浦四个区,主要是以英美为主的公共租界,卢湾、徐汇两区主要是法国租界,而闸北区和原南市区则属于中国管理的华界。租界的存在,一方面是中国丧失主权的象征;但另一方面,上海却因为有了租界的存在,而未被清末以来的动荡与战乱所波及,并享有实际独立的地位和充分的国际联系,使上海在百年内迅速发展,成为亚洲数一数二的国际性大都市,“十里洋场”的称号,从此而来。
  • 透过老婆婆的讲古,郑欣对从前的上海有更深的了解,以前通过功能看到的片段过去、想不通的物事因果,原来是如此一回事,历史的来龙去脉在他心中逐渐清晰……
  • “时光回到打着‘扶清灭洋’口号的义和团四处烧教会、杀基督徒的年代,你为了保护我因而负伤而死……”老婆婆娓娓道来过去和郑欣的缘分,过去和现在的上海在郑欣的脑中交织穿梭。
  • 昨天听了老婆婆讲述久远前他俩因缘后,郑欣逐渐拼凑起之前天目看到的景象,失去已久的记忆似乎渐渐恢复。为了听老婆婆揭开前世他俩的因缘,天一亮,郑欣就匆匆前往公园
  • 在郑欣的期待下,老婆婆娓娓道来年轻时也曾被共军那一套“人间天堂”的美好描绘所吸引,在前往延安途中借住乡下民宅时遇见一位年轻姑娘,她用颤抖的声音告诉我们:“不要去那里!延安不是天堂,是地狱!”
  • 一直怀抱的梦想就这么破灭,一时间难以接受,当晚我辗转反侧,不知未来何去何从,面对有生以来首次的抉择,陷入天人交战之际
  • 中国历代有不少名医,在行医前都曾饱读过儒家经典。他们淡泊名利,不计较自己的得失,以济世救人作为毕生的事业,追求的是“不为良相,愿为良医”的一心为他的人生境界。于是,医者同道间互为良师益友,相互举荐、义让功劳之事屡见不鲜,表现出医者互敬、互让的君子风范。
  • 迎来皇子,还无意中成了预言;咸丰年号出乎意料,蕴含了“二主争山打破头”的国运,二主又是指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