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秉公“忘恩”的韩思复

翔风

韩思复 / 大纪元图片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韩思复,字绍出,唐代京兆长安人。祖父韩伦是长山县男爵。韩思复幼年丧父,十岁时母亲为他讲述父亲逝世情状,韩思复痛哭流涕、悲悼欲绝。韩伦因此非常宠爱他,曾说:“此儿一定大兴我家。”然而韩家富有,韩思复金玉、车马、玩好未尝缺少,并不见什么过人之处。

韩思复成年后考取秀才科进士,承袭长山县男爵。唐高宗永淳年中,韩家日益没落。某年饥荒,京兆人杜瑾接济给韩思复百匹绫罗,韩思复当时穷的两天一餐,却对绫罗原封不动。韩思复的品行这时才显露出来。

韩思复后来调任梁府仓曹参军。当时遇到大旱,韩思复总是开仓赈济百姓。州官批评责问他,他回答说:“人穷则无所不为,不如赈济让人活下去,不要逼人成为盗贼。”州官不能使他屈服。韩思复转任汴州司户,性情仁恕,不实行鞭罚,随即因母丧辞职,卖柴自给。

姚崇当时做夏官侍郎,认识韩思复,就提拔他为司礼博士,屡次升迁至礼部郎中。建昌王武攸宁母亲去世,大操大办,向朝廷请求鼓吹乐队。韩思复认为不合礼制,让武攸宁没要成。韩思复因此得罪权贵,因为他是“被王同皎推荐上来的”这个理由被贬为始州长史。韩思复后来升任滁州刺史,滁州设有铜官开采铜矿,百姓因此极为辛苦,韩思复为百姓从他乡买铜上缴,成本低收益多,方便了百姓。当时州署突然生出五朵黄芝,百姓为此刻碑颂扬这一祥瑞。韩思复转任襄州刺史,随即入朝担任给事中。唐中宗兴建景龙观,韩思复谏阻说:“祸难刚刚平定,大兴土木不是忧物恤人的当务之急。”唐中宗没有采纳。

唐中宗死后,郑愔密谋拥谯王李重福为帝,拟定让术士严善思当礼部尚书。谯王事败后严善思被牵连逮捕,办案官员指控严善思“任汝州刺史时,与谯王往来;到京师后,不揭发谯王阴谋,只奏报东都有兵气;隐匿谋反欺骗皇上,罪该处死”。韩思复说:“以前韦后擅权,阴谋危害社稷,严善思造访相府,预言陛下一定即位。如今严善思接到诏令立刻赶来,假如他有异志,他肯立即奔命吗?我请求召集百官陪审。”百官意见大多与韩思复相同,说:“严善思应该被宽恕。”办案官员仍然坚持要处以死刑,韩思复又上奏恳切反驳。唐睿宗采纳了他的意见,竟免除严善思死罪,流放静州,不久严善思遇赦回家。之前刘允济被酷吏构陷,严善思怜悯他年老,秘密奏请,使刘允济免死。严善思事后见到刘允济,竟不提此事。韩思复上奏使严善思免罪,也未曾要严善思表示感谢,当时人称赞善有善报,他们俩有长者之风。韩思复随即升任中书舍人,屡次进谏指出政事得失,颇被唐睿宗采纳。

唐玄宗开元初年,韩思复担任谏议大夫,当时姚崇已经成为宰相。山东爆发大规模蝗灾,姚崇采取掩盖措施,只派使者分道捕杀掩埋。面对昔日恩人执政,韩思复作为谏官该怎么办?韩思复还是披露了蝗灾实情,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上书说:“黄河两岸州县,飞蝗所过之处,庄稼苗都被食尽,现在蝗群已经游食到洛阳。驱蝗使者来来往往,却谁都不敢说真话。而且天灾流行,蝗虫岂可尽行掩埋?希望陛下罪己悔过,裁减不急的事务,任用秉公无私的人,用诚实来回应天谴。那些驱蝗使都应取消。”

唐玄宗认为他说的对,把他的奏疏拿给姚崇看,姚崇于是知道是韩思复披露的灾情。姚崇顺水推舟,建议派韩思复赴山东视察禾苗受损情况,暗中却设下圈套。韩思复回来后,如实禀报灾情,姚崇又派监察御史刘沼去复查。刘沼秉承宰相旨意,全部换成旧数据上报皇帝,评估结果自然是驱蝗取得重大胜利,守住了河南阵地云云。因此河南数州的赋税都得不到蠲免,百姓的惨景不问可知。姚崇从此对韩思复深恶痛绝,认为他忘恩负义,外放他为德州刺史。

姚崇驱蝗这件事,在姚崇传中又是另一种描绘,姚崇被描绘为反对愚昧迷信、拯救百姓的先进人物。但当时驱蝗的成效是否果真有姚崇声称的那么显着?为什么当时那么多人主张修德而反对驱蝗,是因为他们真不关心百姓死活,还是因为他们看到了驱蝗政绩中的水分?或者说,一个坚持道德的执政者对百姓更实在,还是一个坚持“先进”的执政者对百姓更有利?我想一位坚持道德的官员是不会排斥对百姓有真正实利的措施的;而一个坚持“先进”的官员,却往往把自己的过失完全推到“保守落后”、“愚不可及”的批评者身上,他当脸,别人当屁股。中共邪党热衷树什么“先进典型”、搞什么“先进性教育”,假大空轰轰烈烈,却可曾有几个真君子,对百姓有多少实际贡献。

韩思复后来担任黄门侍郎、唐玄宗北巡时行在巡问赈给大使。后来升迁为御史大夫,但他性情恬淡,不喜欢纠察官员,随即转任太子宾客,进封伯爵。韩思复屡次升迁至吏部侍郎,之后又出任襄州刺史,政绩名满天下。他回京后仍担任太子宾客,于七十四岁逝世。朝廷谥号“文”,天子亲自在墓碑上题词“有唐忠孝韩长山之墓”,旧属下卢僎、襄州人孟浩然在岘山立石纪念他。

之前,郑仁杰、李无为两位高人隐居于太白山,韩思复少年时曾跟随二人学习。他俩曾说:“你识清貌古,只恨你做官做不到宰相(救济天下)啊!”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金应杰,清代北直隶蓟县人。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任兴县知县。其时兴县连年大旱,饿殍遍野。
  • 小的时候经常听老人念叨战争时期的日子如何不好过,没的吃没的穿,一日忽然觉得奇怪,就问,书上说你们那时候特积极的给红军做棉袄做鞋,你们自己都没的穿,拿什么给他们做呢?老人说,谁愿意做啊,那是逼着你做,白天干一天活儿怪累的,自己都没的穿,谁愿意给他们做啊。那是分下来的任务,我们都是拿草絮做,看起来鼓鼓的,其实一点都不保暖。草鞋也是,糊弄着打上就行了。我又问,书上说你们那时候特拥护共产党的军队,反对国民党的军队,是吗?大人答说,部队来了就抢,我们都躲到山里去,他们走了我们再出来,谁知道哪个好哪个坏的。
  •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清正廉洁、秉公执法、善良大度皆是在朝野为官人士的优秀品质,而唐临简肃宽容、德行为本的事迹尤为值得称颂。
  • 从前有一位比丘,修行已经证得了六神通,跟一位小沙弥住在一起。比丘在禅定中,见到小沙弥的命数即将结束,还有七天就要死了。因此就给了他一个方便,叫小沙弥回家去看望父母,可以在家里照顾父母,多呆一些时间。
  • 张平,是宋朝青州临朐人,宋太宗做京兆尹时,非常信任张平,把他安置在家里办事。等到秦王廷美兼任贵州府职务时,张平又被任命为秦王的亲吏。
  • 南北朝时代,宋国出了一员名将宗悫。他是南阳人,从小就立下了雄心壮志。他的叔父宗炳,有一次问他:“你长大了,想干什么呀?”
  • 春秋时代,有一天,孟子来到梁国,宣传自己的治国主张。梁国国君粱惠王,接见了孟子。他对孟子说:“先生,您从千里之外,很遥远的来到我国,肯定是想要给我国带来一定的利益吧!”
  • 孙中山先生为中国的独立和自由,奔走呼号,艰苦卓绝地奋斗了四十余年,功勋昭著。他一生廉洁奉公,清正耿介,从未给自己和亲属置办过任何家产,私谋过任何特权。
  • 唐敬宗善于打球,于是陶元皓、靳遂良、赵士则、李公定、石定宽等人,都因为球打得好,而被皇帝在便殿上接见,并把他们的名籍都登记进了宣徽院,或是教坊的人员名册,但实际上他们是神策军中的士卒,或居民区里的恶少。
  • 张伯行兢兢业业,在任上为民做了很多好事,如他任福建巡抚时,上疏请求免去台湾、凤山、诸罗三县因灾荒而欠交的赋税,获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