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廷尊重神鬼愿 严惩贪官

辛弃名

大纪元图片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一、 生死之交,感人至深

汉朝时的范式,字巨卿,是山阳郡金乡县人。他与汝南郡张劭(字元伯)结为好朋友,两人一起,在太学里读书。后来,张元伯要回家乡,范式对张元伯说:“过两年,我也应当回乡了,到那时,我将要去拜望你父母大人,见一见你的孩子。”于是,两人共同约定了日期。

后来,约定的日期,即将到了,张元伯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母亲,请母亲准备美食佳肴,等候范式到来。

母亲说:“离别已经两年了,又是千里之外的口头约定,你怎么这样确信呢?”张元伯说:“范式是个诚信君子,一定不会失约。”母亲说:“如果是这样,那我就为你行准备酒菜。”到了约定的日期,范式果真来了。他们进入堂屋,互相拜见,敞怀饮宴,尽欢而别。

后来,张元伯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同郡好友刘君章、殷子征,早晚都去看望他。张元伯临终的时候,叹息说:“遗憾的是,乖没有见到我生死之交的朋友。”殷子征说:“我与刘君章,对你尽心尽意,这还算不上是生死之交的朋友,那么,你还想见谁呢?”

张元伯说:“你们两位,是我的生前好朋友;山阳人范式,才是我所说的生死之交的朋友。”不久,张元伯就去世了。

有一个晚上,范式忽然梦见张元伯,戴着黑色的礼帽,乘着马车来了,他拖着鞋子,边走边喊道:“范式,我已在某日死了,最近就要安葬,永远回到阴间去了。虽然你并没有忘记我,但是你怎么有可能赶来送我呢?”范式从睡梦中猛然惊醒,悲叹痛哭,他立即穿上吊祭朋友的丧服,计数着张元伯安葬的日期,驾车奔驰,前往参加葬礼

范式还没有赶到时,张元伯的灵柩已经出发了。灵柩被抬到了墓穴,将要下葬,然而灵柩怎么样也进入不了墓穴。张元伯的母亲,抚着灵柩说:“张元伯,你难道还有什么要等待吗?”于是,就叫人放下灵柩,暂时停止了下葬。

过了一会儿,就看见吊丧的白色车马,号啕痛哭地奔驰而来。张元伯的母亲,远望着车马说:“这一定是范式。”范式来到后,叩拜吊唁说:“元伯:我来看你了,你就放心的走吧!死生各有不同的路。从此永别了!”参加葬礼的有上千人,都为他们流泪。

接着,范式挽着灵柩的绋绳,在前面引导,灵柩于是才顺利的放入墓穴中。

安葬完毕后,范式就留在墓地,给张元伯修整坟墓,种植树木。过了好些日子,然后才离去。

二、天感巨诚,死而复生

晋惠帝的时候,河间郡有两个青年男女,私自相爱,相互许诺,誓愿结为夫妻。不久,小伙子当兵去了,多年没有回来。姑娘的家里,想把她另外嫁出去。姑娘不愿意去,父母就逼迫她,她没有办法,只好出嫁了。不久,姑娘就病死了。

那小伙子防守边疆回来,询问姑娘在什么地方。他家里的人,如实地说出了姑娘的遭遇。于是,小伙子来到她的墓地,为姑娘痛哭了一场。然后,他感情上实在忍受不住了,他就情不自禁的发掘坟墓,打开棺材,准备再看她一眼。这时,奇迹发生了!姑娘当即活了过来,于是小伙子就把她背回了家。调养了几天,姑娘就恢复了健康,和从前一样了。

后来,姑娘的丈夫听说了此事,就去要她。那个小伙子不给,说:“你的妻子已经死了。世界上,谁听说过:死人还能再活过来?这是天老爷赏赐给我的妻子,她不是你的妻子。”

于是,双方就打起官司来。郡县都不能裁决,只好把案情上报到廷尉,由廷尉来审理定案。秘书郎王导,为此上奏朝廷说:“那位士兵,用最大的真心诚意,感动了天地,所以,才能使她死而复生。这不是平常的事情,不能按照平常的礼法,来判决此案。我请求:把那位姑娘,判给那个挖开坟墓的小伙子(士兵)。”

朝廷同意了王导的建议。

三、朝廷尊重神鬼愿,严惩贪官从速办!

汉朝的时候,九江人何敞,担任刺史。有一年,他到苍梧郡高要县,视察吏治情况,夜晚住在鹄奔亭。快到半夜的时候,忽然有一位妇女从楼下出来,向何敞高声申诉说:“我姓苏,名娥,字始珠,本来住在广信县,是修里县人。我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又没有兄弟,嫁给了同县姓施的人。我命苦,丈夫又早死了,家里只有一百二十匹杂色丝绸和一个名叫‘致富’的婢女。我孤苦贫困,瘦弱不堪,无法维持生活,想到邻县出售丝绸。我出了一万二千租金,向同县男子王伯,租了一辆牛车。婢女致富,执缰赶车,拉着我和我的丝绸
,在前年四月十日,来到这个驿亭旁边。当时天色已近傍晚,路上没有行人,我们不敢再往前赶路,就停了下来。这时,致富的肚子,突然痛了起来,我就到亭长(当地的地方官,相当于中共国的乡长)家,要了点开水和火种,亭长龚寿,拿着兵器,来到牛车旁边。

他问我:‘夫人:你从什么地方来?车上装的什么东西?你丈夫在哪里?为什么一个人出门在外?’我回答说:‘不敢烦劳你询问这些事。’龚寿伸手就抓住我的臂膀说: ‘男人喜欢漂亮的姑娘,我想和你快乐快乐。’当时,我很害怕,拒绝了他的要求。龚寿立即拔出刀来,刺进我的胁下,一刀就把我杀死了。接着又杀了致富。龚寿挖开 ?
座亭楼(即鹄奔亭)的地面,把我们合埋在一起,我在下面,婢女致富压在我的上面。就这样,龚寿抢走了我的全部财物。他还杀牛烧车,把车钮和牛骨,藏在驿亭东边的枯井里。我含冤而死,无边的痛苦,深深地感动了上天。我现在来到圣明的使君、您的面前,倾诉我的冤仇。”

何敞刺史说:“现在,我想挖出你的尸体,但是,你的尸体有什么标记呢?”苏娥说:“我全身穿着白色的衣裳,脚上穿着青丝鞋,都还没有腐烂。希望使君向我的家乡查访,把我的遗骨,与我死去的丈夫合葬。”

何敞派人发掘尸体,情况果然是这样。他就奔驰回府,派出衙役逮捕龚寿。经过审讯,龚寿供认不讳。何敞又将这个案子,下发到广信县查证,与苏娥说的也完全相同。此后,龚寿的父母兄弟,都被逮捕入狱。

何敞把龚寿的案情,上奏朝廷,在奏章里写道:“按照法律,杀人之罪,不至于诛杀全家。然而,龚寿作为地方基层官吏,罪大恶极,又隐藏多年,王法自然不会宽大这种罪犯。特别是苏娥这个冤案,连上天也表同情,这事是千年来未曾有过的。我请求处决龚寿全家,以此来表明鬼神的灵验,我们要大力帮助阴司,一起惩办恶人!”

朝廷批复同意,命令何敞:迅即执行!

(以上均据《搜神记》)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明朝某年一日,建宁府知府郭子章,自从任职以来,一贯廉明干练,所以晋级较快。现在,新官上任,前往水西路。路过前桥,但见四周丛山峻岭...
  • 安乐公主因急于想当皇太女,只有韦后当上皇帝,才可能实现梦想,于是,一干人乃相与合谋,于饼餤中进毒,中宗浑然不疑,食饼数枚,随后一命呜呼。
  • 所有这些挤压侮辱,以及对储位和生命难保的恐惧,都郁积于心,令太子日夜倍受煎熬。七月,太子实在按捺不住,决定铤而走险。
  • 杨存中手中有权后,不免渐渐有些忘乎所以。一次,他在其女生子后,利用手中职权一次性“拔吴门良田千亩以为粥米”给他女儿。
  • 等到武三思势力重新恢复的时候,张柬之等人才感觉到了危险,于是,乃谋求剪灭之。但,这个时候的情形与逼宫之时已大不相同了。
  • 楚客在一旁雀跃,大声呼叫:痛快痛快! 中宗至此方才有所醒悟,虽然没有追究韦后等,但已露出怏怏不悦的神态。由是韦后及其党开始忧惧起来。
  • 这条牛来到文彦博的面前后,就伏在地上,低着头,眼泪流得就像下雨一样。
  • 张良与黄石公、刘伯温得奇书的故事,从现代眼光看来都十分玄妙...
  • 尧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成器,就将帝位,禅让给了舜。
  • 太子前次被游说同意举事,但真要举事时,忽然疑惧起来,吱唔着不敢出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