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世祖忽必烈系列之帝王篇(上)

【文史】开创元朝帝国的黄金后裔忽必烈

文/皇甫容
font print 人气: 4247
【字号】    
   标签: tags: , ,

是谁在风中吟唱茫茫草原的酒歌?拨动历史的琴弦,聆听草原帝国的凯旋,于静音的空白时光,寻找一位仰慕已久的大汗。

翻开历史的页页篇章,纵古驰今的思绪,随着一串红木佛珠进入时光之河,荡起层层的涟漪,也荡起风云的板荡。它像是摇曳在天国的一株仙葩,庇护着中土的文明。

蒙古人的血性,像是长生天选中的豪杰,在历史的天空,留下的浓厚色彩。他们像是来自银河的勇士,所向披靡,几乎战无不胜。骨子里流淌的勇猛,注定了这个民族与生俱来肩负的使命。

成吉思汗的预言

蒙古人的主要生活之一是猎牧,小孩要从三岁起,被族人用绳子系在马背上“从众驰骋”,四五岁起便能拉小弓、短箭射猎,即使身为蒙古贵族的子弟也不例外。

广袤的草原狼群出没,成年蒙古人对付狼群是很平常的事,不过对于一个11岁的少年,用短刀斗狼,这需要很大的勇气。

一次,忽必烈带着弟弟阿里不哥去寺院朝拜,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狼。为了保护六岁的弟弟,忽必烈被一只狼咬伤了右腿,疼痛难忍之际,又猛然看见一群狼涌来。

忽必烈与狼群狭路相逢,这一幕在他的人生,留下了一道深刻的痕迹。未来成就帝业的过程中,等待他的又何止是一群狼?危险的时刻,忽必烈父亲的侍卫队及时赶到,从狼口下救出了这对面如土灰的兄弟。

成吉思汗的刚毅沉雄,尤其在战场上一呼百应的磅礡气势,在年少的忽必烈心中深深扎下了根。这像是成吉思汗留给忽必烈最宝贵的财富,助成帝业的王者之气。

当忽必烈听说远征了六年的祖父成吉思汗要回到三河之源时,兴奋的难以入眠,软磨硬泡征得母亲的同意,带着弟弟旭烈兀(伊儿汗国的建立者),骑马前去迎接祖父的到来。半路上忽必烈想出竞赛打猎的方式,沿河一路打猎而去,直到迎见成吉思汗的大帐,把沿路打下的猎物当作礼物,送给祖父。

成吉思汗看到孙子表现的勇猛,非常高兴的为他主持了拭油的仪式,按照蒙古的习俗,凡是在大拇指上被拭油的人,不论他年纪大小,都拥有“勇敢猎人”的称号。

成吉思汗带着他所有的孙子到金帐挑选礼物,其他的孩子选了金刀、珍宝和珠玉,唯有忽必烈选了一串红木佛珠。成吉思汗问他:“征服天下,要靠金戈铁马。”当时忽必烈回答说:“马上能打天下,马上不能治天下。”

成吉思汗听后心里一惊,像是惊鸿从他心中掠过,留下瞬间的一瞥。惊讶,也更是惊喜,像是心中泛起的光华,安抚他久久征战疲惫的心神。成吉思汗想到了十世先祖阿兰。先祖阿兰和她的丈夫生了两个儿子后,丈夫就撒手人寰。谁也没有想到,寡居的阿兰又连续生了三个儿子。

面对族人的质疑,长子、次子的蔑视,阿兰把她的五个儿子叫到一起,对他们说她曾经三次梦到有白色神光从天而降,化作金色神人。阿兰看着金色神人,因此有感而孕。每到天亮时,金人就迎着彩霞飞去。这就是三个儿子降生的原因。

长子、次子听后哑口无声。在中国的正史中,记载着许多有感而孕的故事。古时,有娀氏之女简狄与二女行浴,有玄鸟飞过堕其卵,简狄取而吞食,因而怀孕生契,就是商人的始祖。而有邰氏之女姜原,履巨人脚印感孕而生后稷,即周室的始祖。

这些留在正史的记载,为绚丽的历史时空增添了更多的神秘。阿兰所说后来的三子是金色天神的后代,是上天之子。因为这段传说,这三子的后代被草原部落称为纯洁的蒙古人,这个家族也被称为黄金家族。只不过人事有代谢,光阴的飞逝,淹没了久远的传说。

忽必烈的童言,唤醒了大汗遗忘的梦。黄金家族像草原一样辽阔的胸怀,像雄鹰一样的勇猛精神,使他深信有朝一日,家族子孙一定会结束纷乱的格局,把黄金的精神推向中土。

想着想着,成吉思汗露出惊喜的神色,高兴的举起忽必烈仰天感叹:“将来一统天下者,必吾孙也。”

金莲绽放 莲者相连

草原的夜色宽广寥寂,繁星在银河闪烁,带给草原一望无际的静谧梦幻。忽必烈从小养成每晚出来观看星星的习惯。他心中的那颗帝星,随着忽必烈的成长,也渐渐移居到天空最灿烂的位置。

在忽必烈的一生中,第一个真正传授他汉文化的老师是北方的高僧——海云法师。海云8岁出家,精通佛学,被金宣宗赐法号为“通元广慧大师”。

1214年,成吉思汗大军和金国大战,手下大将木华黎遵守成吉思汗“不毁有喇嘛、佛经的寺院”的命令,将金国的僧人另行安置后,派人上报大汗:“海云和尚和他的师父已经找到。”成吉思汗闻讯后,叮嘱木华黎:“你派人来说的大长老、小长老,都是和上天打交道的人。你要供给他们衣物、食粮,好好供养。若再有僧侣,一并妥善安置,请他们向长生天祈祷祝福。”这里的“小长老”就是海云和尚。

1235年,蒙古帝国要登记中原户口,当时凡被登记者,都要在肩膀上打一个小烙印。海云禅师为此事,极力劝阻燕京的断事官忽秃忽取消这一做法(忽秃忽:成吉思汗收养的战争弃儿,后收为义弟)。因此,海云和尚受到蒙古大汗和王公贵族的礼遇和尊重。

1242年,忽必烈将海云禅师请到漠北“问佛法大意”,由此海云成为忽必烈接受汉文化的第一位师父。海云离开漠北时,将他最中意的弟子,精通释儒道的奇才——释子聪(即:刘秉忠)留在忽必烈的身边。

这时,蒙哥大汗命忽必烈总领漠南军国重事,让他担负治理中原的重任,忽必烈需要在燕京以北选择良地设府驻扎,他问释子聪:“何地最宜?”精通《易经》的释子聪在桓州以东、滦河以北的龙岗之地,为忽必烈选择了设府驻扎的风水宝地——金莲川。

说起金莲川还有一段来历。金大定八年(公元1168年),金世宗完颜雍为选择“帝王的营帐”,来到一处山川,这里山石造型,或人或物,或禽或兽,真如巧夺天工,栩栩如生,颇有长白风韵。他看到川中开满了一望无际的金莲花,信步闲游置身满川的金莲之中,连烦恼忧愁都瞬间消散。于是,完颜雍从“莲者连也”,取其金枝玉叶相连之意,将此川改为金莲川。
后有文人墨客咏叹道:

“仙宛生朔漠,当暑发奇英。
色映金沙丽,香芬玉井清。
倚风无俗艳,含露有新荣。
试植天池侧,芙蕖取擅名。”

在磅礡的历史中,金莲川像是散落在人间的一处仙苑,每当盛开的季节,一望无际的璀璨金色,占尽了八百里风光,她的奇异风采连征战的帝王都为之神往。

金莲本是佛家仙蕊,原本和世俗参政议政的幕府并无交集。不过,当“思大有为于天下”的忽必烈来到金莲川后,为了更好的融入中原文化,他广招中土名家讲经论道。

在忽必烈招揽的贤士中,既有奇僧、神童;又有儒家名士,这些奇人文士出入藩府奔波世俗,心系天下犹如白壁温润厚泽。他们就像一朵朵的金莲花,在一个特别的历史时空,彼此相连盛开绽放心中的才华,成就着一代帝王的伟业。

黄金家族的黄金精神

忽必烈采用刘秉忠的附会汉法,逐渐改变了蒙古传统的统治方法。当时中原汉地名士,对忽必烈寄予厚望,真的把他看成是“中国之主”。

海云禅师曾对弟子释子聪说:“为何蒙古能迅速崛起于荒蛮草野?中原经过南北两宋,处处飘扬着重文轻武的气息,一味的偏安纤弱,不思洗雪‘靖康之耻’,使宋朝偏离了乾道的刚健。宋朝以儒理治国,辅以释、道,久而久之养成虚文滥辞、哀怨浮华的陈规陋习。

“文士不思以时而变,导致文弱之弊积重难返,精华颓丧。而蒙古人起于草野,开创帝国,纵横捭阖,无所畏惧。没有中原陈规陋习的阻挡,一切以时事变通为要,刚健勇武为文弱的中原,注入新的精神。财力、人力为中原所用,人种、异教皆能兼容并包,上合天意,下顺民心,所以能得天下。”

历史上,有道明君为讨伐荒淫无道的暴虐昏君,不可避免的发动战争,夏启应天顺人而建国,也不得不“与有虞氏大战于甘”;成汤灭暴君夏桀,两军在鸣条也进行了一场空前的大血战。

中原的汉文化最忌滥杀、误杀,即使在义刑义战,往往不能不杀时,也要体现世法、天理良知的公道。因此忽必烈禁止军队滥杀,一再告诫“将士毋得妄加杀掠”,以“不杀一人”的曹斌为榜样,同时禁绝宋朝鞭背、黥面等刑罚,这就是忽必烈受到汉文化的影响,做出的决定。

忽必烈制定的国策,多以民为本。他禁止诸王、后妃、公主、驸马擅取官物;“禁以俘掠妇女为娼”,凡是买卖良家妇人的,卖买者以两罪罚之。对于贫困百姓难以抚养的子女,忽必烈也“命有司量给赡养”。对于往年“官民所贷官钱,贫不能偿,诏免之”,即不能偿还贷款的,忽必烈下诏全免。

参看《元史》,每当看到“禁扰民”“诏免之”等字样时,常会让人几多震撼。人言现代文明如何发达开放,可是能有多少政府能做到忽必烈统治时,“诏免”赋税,官钱,把百姓的福祉放在心上?

至元八年,平滦路昌黎县有户人家,生了一个男婴,婴孩出生时,夜空绽放一片光芒,萦绕良久不见散去。于是有人奏请是否要除掉。忽必烈当下挥挥手说:“何幸天生一好人,奈何反生妒忌!”意思是上天降下一好人于我国都,怎么能反生妒忌加以暗害。随即忽必烈吩咐有司赐予钱财加以恩养。

忽必烈虽是蒙古人,但他重视汉族文化,常常邀请汉人名士为他讲解《尚书》、《易经》、《孝经》等传统典籍。在他的保护下,源远流长的中土文明,免遭无敌的蒙古铁骑的破坏,并扭转了南宋走向华而不实的文弱之风,为中华注入健康强劲的动力,这就是元朝“大哉乾元”的刚健精神。

当历史翻过这一页,重新回味黄金家族存在的意义,他们的战马能在广阔的欧亚大陆嘶啸驰骋;他们的战箭能在新旧秩序的较量中,尽情的穿梭。这些犹如来自银河的勇士,在漫长的历史中于瞬间留下风采,以弓箭书写他们的神勇,以驰骋的自由意志打开帝国的恢宏长卷。

这个开创了元朝帝国的黄金后裔,在漫漫青史以弓箭这支巨笔,写就了淬火百炼真金的黄金精神;也以驰骋的战马,打开帝国辽远疆域的辉煌。当历史走过这一页,赫然发现中原文明的力量,因为它曾经融化了一个所向披靡的帝国。

责任编辑:林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成吉思汗、窝阔台时期,蒙古人经过几番征讨,将日渐衰落的西夏和金国纳入了蒙古帝国的版图,这也意味着蒙古帝国的边界与南宋接壤,而南宋则成为蒙古人下一个征服的目标,但这也是最难征服的目标。
  • 由于忽必烈所辖汉地范围逐渐扩大,其统治中心也转移到中原地区,如果继续将和林作为帝国的都城已经不合适,因此,在仿照中原王朝建立年号和国号前后,忽必烈将都城从和林迁到了汉地。
  • 阿里不哥臣服后,忽必烈实际管辖的政治版图已然包括中原地区(位于长城以南、秦岭淮河以北)、东北地区(包括整个黑龙江流域)、朝鲜半岛北部、漠南漠北蒙古草原全境(内蒙古和外蒙古地区)及西伯利亚南部地区、西域大部分地区(今新疆东部和南部)、吐蕃地区(包括今青海、西藏、四川西部等地)以及云南地区等地。如何治理这些地区,是忽必烈面临的又一大问题。
  • 蒙哥汗1259年在南征时的猝然去世,对于南宋而言是获得了短暂的喘息时间。因为彼时兀良哈台已从南边攻打广西南宁、桂林,剑指潭州(今长沙),忽必烈则围攻湖北鄂州(今武昌),蒙哥则在四川一路高奏凯歌,南宋已处于北、西、南三面同时面临进攻的局面。南宋朝廷极为恐慌,当时的丞相丁大全隐匿战情,引发不满,宋理宗将其罢免,并急拜贾似道为右丞相兼枢密使,率军前往鄂州迎敌。
  • 忽必烈受命总领漠南汉人军务后,虽然将藩府建在了金莲川,但他仍保持着蒙古人入账居野处、冬夏迁徙的游牧习惯,即通常夏天驻扎在金莲川,有时驻帐在大盘山,冬天则临时寻找避寒的地方,或是在桓州(今内蒙古正蓝旗北),或是在离燕京不远的奉圣州之北,或是在抚州(今河北张北),可以说是居无定所。
  • 如果说“思大有为于天下”的忽必烈在漠北潜邸时意识到人才的重要性,通过与诸多名儒的交谈及通过他们的讲授和答疑了解了儒家文化、了解了如何做一名帝王、了解了如何治理一个国家,并初步有了“以儒治天下”的想法,那么,在金莲川时期,其身边形成的“金莲川幕府”使他未来在实践中进一步强化了“行汉法”的主张。史书说,忽必烈“圣度优宏,开白炳烺,好儒术,喜衣冠,崇礼让”。
  • 1241年黄历十一月,在位十二年零三个月的大汗窝阔台行猎时,在行宫驾崩,终年56岁。由于窝阔台生前未确立太子,在他过世后,汗位继承人问题引发了朝中的一系列纷争,导致汗位空悬。
  • 忽必烈幼年和青年时的成长,不仅受到来自家庭的影响,而且受到外部环境的影响。成吉思汗奠定伟业后,窝阔台时期的蒙古帝国继续壮大,辽阔的草原上矗立着金碧辉煌的幕帐,来自内地、中亚各地的商贾以及前来拜访、投靠合罕和蒙古贵族的各色人等云集,各种商品琳琅满目,多种语言交织,除了农牧业,还出现了农业和手工业,大汗牙帐所在地哈拉和林更是建起了一座相当规模的城市,并成为世界性的焦点。
  • 1227年8月,在建立了草原帝国“大蒙古国”并让欧亚为之震撼的成吉思汗魂归长生天后,他的继任者,即被追封为元太宗的窝阔台大汗,秉承父亲的遗命,一方面联宋攻金,继续开疆拓土,彻底消灭了金国,完全征服了华北和中亚地区;另一方面,重用耶律楚材管理华北和中原地区,整顿内治,巩固了大蒙古国的统治基础。与此同时,蒙古人又进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西征,进一步加强了欧亚大陆间的交往。而最终让蒙古人“入继中华大统”、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建立一个新王朝并使之灿烂一时的乃是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正如成吉思汗曾经的预言一样。
  • 故剑深情为谁起?汉宣帝“诏求微时故剑”的圣旨有着最浪漫圣旨、最深情的诏书之昵称。皇上的故剑情深为她传情话,汉宣帝为何下了这道与众大不同的昭书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