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流人物

由武入道的一代宗师 民国武林高手孙禄堂

文/宗家秀

峨眉山最高峰万佛顶(公有领域)

  人气: 48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位留洋学物理专业的朋友,要见识他的功夫,他勉强同意了。说话间,满屋人个个虚汗立下,无力起身,都说心口难受。须臾,孙禄堂问:“现在好点了吗?”大家缓了口气,都说好些了。

孙禄堂说:“这是一气之作用,不知物理学可否解释?”

众人惊骇不已,连声说:“神人!神人!”无人能解释其中之道理。

高深功夫并非神话

孙禄堂,名福全,字禄堂,晚号涵斋,咸丰时期生人(1860年12月),河北完县人。自幼聪慧绝人,性情沉毅。其父为正七品文林郎,乐善好施,闻名乡里。孙禄堂7岁入私塾,随拳师习拳。

孙禄堂是形意拳、八卦掌、太极拳的名家,自创孙氏太极拳,有“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的称号,一生中与人交手无数,未曾有一负。

孙禄堂动作非常灵敏,人称“赛活猴”,其轻功尤绝世。孙禄堂跟随郭云深时,郭云深常骑马奔驰,孙禄堂则提气腾空,手揽马尾,奔逸绝尘,日行百里,全然不觉疲惫。一旦马撒疆骤驰,孙禄堂便两脚纵起,如飞燕落檐,似蜻蜓点水般着附马背, 郭云深一路竟浑然不觉。

一次孙禄堂外出,一个车夫拉他回来后却不肯要车钱,说:“这回我开了眼界了,拉先生上坡,比每次拉着空车还要轻。我起先还以为车里没有人了,回头一看先生就在车里。这回我才知道先生有腾云驾雾的功夫。我怎敢要您这位老神仙的钱。”孙禄堂仍不点破,说:“哪儿有这回事,那一定是你今天早晨多吃了两碗饭,身上有力气呗。”

孙禄堂有“虎头少保”、“天下第一手”的称号。(公有领域)

孙禄堂的内功非常深厚。在上海的一次武术名家聚会上,有人提议要孙禄堂表演绝技。孙禄堂不愿在众人面前显摆,于是走到屋子的一面墙下,将身体一侧(左或右)贴靠在墙上,靠墙里边的脚外侧和同侧的肩紧贴在墙上,同时把另一只脚抬起来,保持十几秒钟后,回到座位上。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却是世上少有人能做出来的。孙禄堂解释说,这个是要通过内功来改变重心才能达到的。

民国时期的报界及民间曾报导和传说过孙禄堂踏雪无痕、飞跃紫禁城、人体悬空的神迹。当时在上海讲述拳法功理的时候,孙禄堂解释过这种现象:“此乃神气之用,重在修为心性,心性未抵,枉费精神。”“习此艺者,非欲以艺胜人也。志士仁人养其浩然之气,志之所期,力足赴之,如是而已。”

越是高手 越尚武德

作为一代武学宗师,孙禄堂懂得,高深的功夫并非神话,但绝非是通过简单苦练筋骨就能得到的,更不能拿出来随意显示、与人争斗的。

孙禄堂曾告诫他的子女:“练武术首先必须讲究武德,武德分为两方面,一是口德,二是手德。”“要以德服人、以理服人,不要以力服人,这样才能使人心服口服。”

八卦拳宗师董海川的得意弟子程庭华遇见孙禄堂,知道自己的功夫不在其上,想主动传他八卦掌,要与他结拜兄弟,孙禄堂一再谢绝,坚持拜程庭华为师,程庭华只好收其为徒。

保定武术摔跤名家平敬一曾提议与孙禄堂比试摔跤,两人一接手,平敬一就将孙禄堂背起来了,众人一片喝采。可是接下来,敬一使尽各种办法,孙禄堂始终安卧在平敬一的背上不下来,平敬一只好认输。孙禄堂以武会友,百年实战没有败过,但很少伤人,即便是外夷挑衅,孙禄堂往往都是手下留情。

据当时的《世界日报》记载,民国八九年间,日本著名柔术家阪垣较力孙禄堂。二人并卧地毯上,阪垣以双腿夹住孙的双腿,两手攀抱孙的左臂,说:“我只需两手一搓,汝左臂将断。”孙笑答曰:“我的意念能制止你。”阪垣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开始发力,刚一发力,两臂、全身如受重大打击,滚至离孙两丈远的外室墙角处。

阪垣恼羞成怒,爬起后,突然由身旁掏出手枪瞄准孙禄堂,孙禄堂纹丝不动,阪垣自意必中,谁知枪声响毕,阪垣身后忽有孙禄堂笑声发出。观众哗然大笑,阪垣垂头丧气。数日后,阪垣请托多人欲师从孙禄堂学艺,孙禄堂始终没有同意。

1930年,禄堂已是70高龄,五个日本武士挑战孙禄堂,孙禄堂说:“过招易伤人,你们五个压在我身上,数到三,我要起不来,就算我输。”日本武士听说孙禄堂有内功,不敢怠慢,五人紧紧压住孙禄堂,旁边有人数数,“一、二”,“三”还未出口,五人突然被弹崩出丈外处摔倒,孙禄堂赶紧起身移步上前,问他们摔坏没有。

真正的武术是一种修行

现代人理解,在格斗中打败对方甚至打惨对方的武术才是真功夫。其实恰恰相反,真正的传统中国武术是一种修行,也是传统中华文化所孕育出来的。汉字“武”字本身就包含止戈之意。高手真正的峥嵘,往往体现在日常为人处世的道行上。

早年,孙禄堂云游时访少林、朝武当、上峨嵋,曾遇到多位异人道士传授修心养气之法,后在四川从一位高僧研修《易经》数月。文武全才的孙禄堂,不仅办武馆、教国术,还著有《形意拳学》、《八卦拳学》、《太极拳学》、《拳意述真》、《八卦剑学》等武学专著。他的书法、学问和修养也很高,甚为翰林出身的徐世昌所景仰。

孙禄堂云游时访少林、朝武当、上峨嵋,曾遇到多位异人道士传授修心养气之法。图为武当山玉虚宫景观。(大纪元资料室)

徐世昌曾保举孙禄堂担任知县、知州,孙禄堂说:“平生之志不在仕途,而是提升武学文化。”由此徐世昌对他更加敬重。每到新年,二人各写一幅字互送,以示君子之交淡如水。徐世昌号弢斋,他建议孙禄堂号涵斋,孙禄堂欣然接受。

北平一些很有功夫的国术拳师,生活非常困难,孙禄堂给他们推荐工作,接济他们的生活。只要有拳师到他家来,孙禄堂都是两荤两素四菜一汤款待,临走还送他们盘缠。河北老家临村有一少妇的丈夫几年未归,要改嫁,孙禄堂就对妇人说她丈夫托自己捎钱回来,并拿出十几块大洋给那妇人,并安慰她说,她的丈夫不久后就会回来。丈夫年底果然回来了,妇人才得知丈夫和孙禄堂根本就不认识,更没有托孙禄堂给家里带钱。

1933年华北水灾,孙禄堂欲倾其家资赈济乡民。他所有的钱都存在弟子雷师墨工作的中国银行处,共六万块大洋,孙禄堂不管钱的事,也不知道有多少。雷师墨将存单分成五万和一万两份,五万存单交给了师母叮嘱日后防老,一万大洋的那份存单,交给了孙禄堂,孙禄堂将里面的钱全部取了出来用于赈灾。

孙禄堂一生不纳妾,对待子女非常开明,从不强求他们习武。老三喜欢英语,孙禄堂就让他进英语业校。老三毕业后在太仓四中任教,教外语和武术。对五女,自小就教她写字画画,孙禄堂曾带她到名家方曼云处学画。晚年的孙禄堂常以书画寓意咏志,喜画兰草、梅花。

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对传统文化的否定和批判,时人越来越在武术的动作上下功夫,很少人意识到真正的武术是依于传统文化的深厚养分才能赖以生存的。孙禄堂虽武学著作等身,但也不无遗憾地感慨道:“吾言虽详且尽,犹虑能解者百人中无一二人。吾惧此术之绝其传也。”事实上,传统国术武学,在孙禄堂之后,便出现了明显的滑落。

由武入道的一代宗师

民国武界名人杜心武的道学老师赵壁尘先生认为,孙禄堂是近代由武入道的修行人。近代的修行人还是不少的,但由武入道、修炼有素者却寥寥无几。而孙禄堂的道学、轻功、武功近代人无人能比。

据孙禄堂家人回忆,民国十五年前后,一位姓关的大叔常到孙禄堂家中,二人在屋内修炼道功,外人从不打扰。年余后的一天,关大叔的家人来找关大叔,孙禄堂说:“不要找了,你们是找不到的,他已经走了。”孙禄堂去世前,家人哭,孙禄堂厉声道:“要不是为了你们,我早就走了,还用拖到今天才走?!你们还哭什么。”

孙禄堂的孙子孙保安回忆说,每当街口有化缘的和尚、道士,孙禄堂在屋子里总是事先就知道了,就让小孩儿们拿一些馒头到街口去等着。孩子们刚到街口,化缘的和尚、道士不前不后正好到。直到现在,谁也不知道孙禄堂是怎么知道的。

孙禄堂的道学、轻功、武功近代人无人能比。示意图。图为在悬崖峭壁练功的武当道士。(大纪元资料室)

1933年,孙禄堂对家人说出了自己将驾鹤之日。孙夫人大惊,赶紧让女儿带孙先生去德国医院(今北京医院)做全面体检。孙禄堂笑曰:“吾身体无恙,去何医院。只是到时将有仙佛接引,吾欲一游耳。”家人哪里相信。

检查后德国医生史蒂夫说:“孙先生的身体无任何不良迹象,比年轻人的身体还要好。”回来后,孙夫人还不放心,又请名医孔伯华来家中为孙禄堂检查,结论是:“孙先生六脉调和,无一丝微暇。这么好的脉象,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同年秋,孙禄堂回到故乡河北,两旬不食,每天就是习拳练字。1933年12月16日早上卯时,孙禄堂对家人曰:“仙佛来接引矣。”6点05分,孙禄堂面朝东南、背靠西北,端坐户内,嘱家人勿哀哭并曰:“吾视生死如游戏耳。”遂离世而去。

孙禄堂离世后,国民政府行政院及中央国术馆、江苏国术馆、浙江国术馆、上海国术馆等数十家武术团体在上海功德林为先生举行公祭。

形意、八卦名家张兆东晚年评孙禄堂:“以余一生所识,武功能称神明至圣登峰造极者,独孙禄堂一人耳。”国术名家李景林则评:“环顾宇内能集拳术之大成而独造其极者,唯孙禄堂先生一人。”

参考:

孙剑云《忆父亲孙禄堂》
王永娟编 《形意神武孙禄堂》
光侠《孙禄堂小传(上、中、下)》,《武当》2009年第4、5、6期

点阅【民国风流人物】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阎锡山。(公有领域)
    在“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的纷乱年代,阎锡山为山西孩子打造了美国最新样式的建筑,用于校舍与教室。阎锡山认为,什么钱都可省,唯有教育不能省。1911年,山西省文盲占总人口的99%,阎锡山治晋近40年期间,山西义务教育普及率达60%~80%,各县教育经费占行政支出最高时达82%。
  • 谭延闿为民国初期的传奇人物,12岁就被光绪皇帝的老师翁同龢称为“非常之才”,一目十行的能力为人称道。他曾任国民政府主席、中华民国首任行政院长,还是民国四大书法家之首、民国第一大美食家。平步青云的他,最为后世称颂的,还是他的人格特质。
  • 人死后必须下葬,因为中国人历来讲 “入土为安”,这样无论是对逝者还是其家人,才能够得到心安,然而,蒋介石先生却一直未能入土下葬。
  • 娶了十七岁的王玉龄,张灵甫颇为自豪:“我讨了一个好老婆,这比什么财富都重要,我要讨饭的话我老婆可以给我拿碗。”
  • 我们对张灵甫有多少误解,还有多少真相等待发掘?张灵甫为何对结婚三年的妻子那么狠心,因此被关进南京老虎桥监狱,名字被打上了红勾?现史学界多方面调查证实,张灵甫结婚三年的妻子吴海兰,是中共秘密调派到张灵甫身边的“红色间谍”。
  • 被誉为清华“永远的校长”的梅贻琦先生。(公有领域)
    1948年12月,许多知识分子都面临了一个人生选择:是跟国民党走还是留在中共治下的北平?梅贻琦校长离开清华大校那天,在学校门口碰到了教授吴泽霖,吴教授问他是不是要走,梅贻琦说:“我一定要走,我的走是为了保护清华的基金,假使我不走,这个基金我就没有办法保护起来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