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恕施仁政保全二百万人 享高寿 临终有瑞象

文/周晓辉
《明史》和《庚巳编》记述了“以清忠劲节,负天下重望,为近时名卿之冠”的名臣王恕临终时的瑞象。(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8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中国古代史籍中,包括官方修订的史书,如二十四史,都记载了不少古代帝王将相信奉佛道以及各种神异之事,比如《明史》和《庚巳编》就记述了“以清忠劲节,负天下重望,为近时名卿之冠”的名臣王恕临终时的瑞象

那一年王恕九十三岁。去世那天,他心有感应,便对家人说:“吾气将绝,必有风雷环绕吾居。尔辈谨无哭,当静以待之。”说完,就进入房中,独自静坐。不一会儿,雷声风声忽然大作,一股白气弥漫在空中。家人走进房中窥探动静,发现王恕已经仙逝。等到入殓时,王恕貌如生时。正人君子,气与天地相为感召者,大概就是如此,而其临终时的瑞相或许昭示着他去了一个美好的世界。

王恕为何能享如此高寿且临终有如此瑞象?应该与他为官期间活人无数、广积阴德有关。

王恕,字宗贯,三原(今属陕西)人,明英宗正统十三年(1448)考中进士,之后被选为庶吉士,后官授大理左评事、升任左寺副。在大理寺任职期间,他曾上疏陈述刑罚中不恰当的六件事,经朝廷审议后得以推行。其后他调任扬州知府,当地曾发生饥荒,为免百姓挨饿,他不待朝廷答复就给饥民发放粮仓中的粮食。他亦兴办资政书院来培养读书人。因为在官员政绩考核中的成绩最好,王恕被越级晋升为江西布政使。

宪宗成化元年(1465),王恕被任命为右副都御史,处理流民问题。他一方面与尚书白圭共同平定大盗刘通和其同党;一方面严格约束手下不得滥杀,安抚流民,使他们各归其业。

王恕的干才得到了朝廷的肯定,他因功升任左副都御史,不久又升任南京刑部右侍郎。其后因父亲去世,服丁忧三年,期满后以原职总督河道,疏通了高邮、邵伯等湖泊,还修建了雷公、上下句城、陈公四水塘的水闸。不久,王恕改任南京户部左侍郎。

1476年,王恕被派往云南镇守。在云南短暂任职的九个月中,他大胆弹劾镇守的宦官钱能贪污严重,一共上疏二十次,正直的名声震动天下。他的威名还远播境外。当时与云南毗邻的安南国曾派间谍入临安(今云南建水县)刺探情报,又在蒙自秘密铸造兵器,准备偷袭云南。而王恕注重加强边防,特向朝廷要求增设副使二名,安南国的计划最终落空。

王恕注重加强边防,特向朝廷要求增设副使二名,安南国的计划最终落空。示意图,图为明人《出警图》局部。(公有领域)

之后,王恕被调回南京,升任南京兵部尚书,同时协助守备处理一些机要事务。而他在选拔部属时严禁熟人说情,其正直如斯。不久后,宪宗命他兼右副都御史巡抚南畿,其下辖应天府、苏州府、松江府、常州府、镇江府以及浙江的嘉兴府、湖州府、杭州府。

按照旧制,应天、镇江、太平、宁国、广德的官田征收一半租税,民田则全部免除。后来,民田很多都归于富豪大户,租种官田的农民因此负担很重。王恕了解到实情后,就酌情减少官田的税赋,而稍稍增加民田的。如此,减轻了农民的负担。

当时常州粮米很富足,王恕就奏请朝廷以六万石大米补充夏季田税缺额,又补充其他府户口盐钞税六百万贯钱,朝廷和民间均受益。

在南畿任巡抚期间,有地方发生了水灾,王恕马上上奏朝廷请求减免秋粮六十多万石。不仅如此,他还在灾区实行赈济借贷举措,使得二百多万百姓在水灾中得以保全。

宦官王敬来到江南收集药物、珍玩,但所到之处排场很大,很多地方官员和书生被折辱,甚至有地方官员被诬陷入狱。王恕遂三次上疏弹劾王敬,王敬最终被宪宗处死。

过了几年,王恕重新被任命为南京兵部尚书,他在云南弹劾的钱能也在南京任职。钱能对他人说:“王公,是天界之人,我恭敬侍奉而已。”因为王恕对他始终坦坦荡荡,钱能也收敛了自己的所为。

王恕一心为国,多次直言上疏进谏,因此天下人都十分敬仰他,每当朝事上遇到纷争时,就会有人说:“王公怎么不说话呢?”要不就说:“王公的奏疏马上到了。”话音落下没多久,王恕的疏文果然就到了。当时有一条流传的民谣是:“两京十二部(指北京、南京的六部),独有一王恕。”

在南畿任巡抚期间,有地方发生了水灾,王恕马上上奏朝廷请求减免秋粮六十多万石。示意图,图为南宋 马远《水图》之“黄河逆流”。(公有领域)

1486年,宪宗在奏章批文中提到让七十岁的王恕以太子少保的职衔致仕(退休)。回到家乡后,王恕的名望更高,一些大臣不断举荐他再次出仕。

孝宗即位后,接纳了廷臣的建议,将王恕召入朝廷任吏部尚书,不久加太子太保,对他十分器重。

彼时有言官上谏言说,王恕年纪大,不适合担任繁重的职务,他是贤德之人,可以让他在内阁任职,参与商议军国大事。但孝宗却说:“朕采用蹇义、王直的先例,任王恕在吏部为官,王恕有建议,朕未尝不听,何必一定要他入阁呢?”蹇义和王直都是明初重臣,都在吏部任职,以正直、仁孝闻名。

王恕感觉到孝宗对他的器重,更加用心处理国事,任用品行好、能干的官员。他非常关注那些在野未仕的贤人,生怕他们被提拔得太迟。

王恕为官四十多年,刚直清廉,始终如一。1508年四月,王恕仙逝。武宗听到讣告后,为他辍朝一日,追加封他为特进、左柱国、太师,赐谥号“端毅”。

王恕一生可谓是富贵康宁寿考,他有五个儿子十三个孙子,大多贤德而且贵显。这应该是王恕所积阴德广大所得的福报啊。

参考资料:《明史》

责任编辑:李婧铖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苏绰(498年—546年),字令绰,京兆郡武功县(今陕西武功西)人。苏家是武功县的大族,他的祖辈几代人都做过郡守,其父亲苏协也担任过武功郡守。
  • 明朝英宗年间有一位很得民心也很有名气的大臣陈镒,他是江苏人,他的来历还真不简单。这得先从《庚巳编》记载的一则故事说起。
  • 古代有一种算命方法是揣骨听声,而用这种方法给人算命的以盲人居多。如《北史》中记载东魏权臣高欢未发达时,曾遇到一位盲眼老妇人,她为在座之人摸骨后说,他们都将显贵,且都是因为高欢的缘故。后来果真如此。北齐文襄帝在位期间,有个盲人叫吴士双,擅长听声算命,文襄帝让其通过讲话声音测算臣子刘桃枝、赵道德等人的命运,吴士双都说对了。
  • 三国时期,曹操有一心腹谋臣郭嘉,此人不是预言家,但他对时局的预测往往精确无比。他算无遗策,为曹操剖析袁绍、孙策等人的性格,以及事件的发展,均有着独到的见识。曹操与郭嘉,前者慧眼识人,用人不疑;后者慧眼识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演绎了乱世的君臣之义。
  • 清朝康熙年间,浙江平湖出了一位被称为“天下第一清廉”的官员陆陇其。他清廉到什么程度?在做县令时,过生日连寿宴也无钱置办。一次生日那天,他的夫人调侃他,他却对夫人说:“你且出堂视之,较寿宴如何?”他的夫人到前堂一看,看到堂上堂下摆满了密密麻麻的香烛,都是当地百姓自发来摆的。无疑,他们对这位爱民如子的县老爷充满了敬意。
  • 当关在监狱中的囚犯听说审判他们的官员生病,居然纷纷斋戒为其祈祷;当囚犯们听说这位官员将调任他职,居然都流泪哭泣。这样的情形在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闻者都相当震惊。这位让狱囚为之祷疾落泪的官员就是唐朝初年负责刑狱的大理寺卿张文瓘。唐朝大理寺卿是从三品,乃朝廷重臣。张文瓘缘何让狱囚如此感念?
  • 明朝英宗正统六年(1441)九月的一天,都城门外格外的热闹,几十名朝廷大臣正在为辞官返乡、已年逾七旬的礼部侍郎王士嘉践行,他们中有内阁首辅杨士奇、杨溥等。当时“送者车百辆,道路观者皆曰贤哉”。依依惜别时,众人纷纷赋诗颂德相赠。
  • 南北朝时北魏名臣高允,字伯恭,勃海郡(今河北)人,先后辅佐过四位皇帝。他的父亲高韬是北魏太祖时的丞相参军,但是在高允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高允自小就气度不凡,当时的朝廷大臣崔玄伯看见他后,深以为异,感叹道:“高允颖慧天然,蕴含于内,文采飞扬,彰显于外,他日必成大器,可惜我恐怕见不到了。”
  • 南北朝时期有位名闻天下的贤士傅昭,字茂远,北地灵州人。他是晋朝司隶校尉傅咸的第七代孙。傅昭的祖父傅和之、父亲傅淡,都熟悉《仪礼》、《周礼》和《礼记》等儒家经典,在南朝宋时都是名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