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孙权知错求谏,诚心改过更新

陆文
font print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三国时东吴的君主孙权,十分信任吕壹,吕壹的职位并不高,只是个校事(掌管侦察刺探),但权柄很重,许多将军重臣,包括太子,都在他的监控之中。
吕壹生性苛刻残酷,用心险恶,手段毒辣。太子孙登,曾经多次谏议孙权,除掉吕壹。但孙权拒不采纳,于是大臣们都不再说什么。

吕壹、秦博等人,平时监察典校诸官府及各州郡文书,利用权力,垄断买卖,从中渔利。他们举奸纠罪,务求细枝末节,总想深追细查一些丑闻、诬词,来诋毁攻击大臣们,造成了许多无辜士人,都被陷害排斥。当时的丞相顾雍等人,都遭到吕壹、秦博的陷害获罪。顾雍被奏罪后,黄门侍郎谢宏问吕壹道:“顾公的事情怎么样了?”吕壹回答:“他的事不太妙。” 谢宏又问:“如果此公被免退后,谁能代替他?”吕壹没回答他。谢玄又说:“是不是潘太常(潘溶)得到此位?”吕壹沉默了很久,才说:“你说得差不多。”谢玄就对他说:“潘太常经常对您切齿痛恨,只是互相不打交道,所以没有由头罢了。现在让他代替顾雍,恐怕明天他就要攻击您了。”吕壹大惊,于是解除了对顾雍的立案查办。

潘溶请求朝见孙权,准备尽忠极谏。到建业(今南京)后,听说太子也曾多次进言而不被采纳,潘溶便请来百官群僚,预谋大家集会时亲手杀死吕壹,用自己的性命,来为国除害。吕壹听说后,害怕了,称病没去。潘溶每次见到孙权,都要极言吕壹的奸邪罪过。

嘉禾年间(232—237),东吴铸大钱,一当五百。左将军朱据的家兵,应该领三万缗饷钱。有个役工王遂,骗取了这笔钱。吕壹却怀疑是朱据拿了这笔钱,便拷打他的家兵领头,那人被打死在杖下。朱据可怜他被无辜打死,就用厚棺木为他收尸。吕壹又上奏讲:朱据的下官,为他隐藏钱财,因而朱据才厚葬他的。孙权听信吕壹的诬告,多次责问朱据,朱据无法澄清自己,只好等着被判罪。几个月后,典军吏刘助想起来了,说是王遂拿走了那笔钱。孙权突然大悟,说:“就连朱据都被冤枉了,更何况一般的吏民呢?我真是信用错了人!”于是便下决心诛杀吕壹,大治奸党。

接着,孙权下诏书自责,遍告群臣和各地将吏。他派中书郎袁礼,去告谢各地的将军,问他们对当时的国策,有什么应当改进的意见。袁礼回来后,孙权又下诏给诸葛瑾、步陟、朱然、吕岱等说:“袁礼回来说与子瑜、子山、义封、定公相见,都说时事当有先有后,以不掌民政相推托,不肯陈述意见,都推给伯言、承明。而伯言、承明见到袁礼后,都涕泣恳切,战战兢兢,心下不安,生怕危及他们的生命。朕听说后,心中十分难过,深深感到自责。……希望诸君尽言直谏,拾遗补缺,……过去历史上齐桓公之所以能够称霸, 就是因为有管仲的缘故。齐桓公如有善举,则管仲就会赞叹;他有过失,则管仲就会谏议。进谏如果不被采纳,管仲就一直进谏不止。现在我没有齐桓公之德,但诸君都没有进谏过。这样看来,我比齐桓公孰优孰劣,仍难断言。但不知诸君与管仲相比,怎么样呢?若想一起共定大业,一统天下,朕除了诸君,还有谁呢?万事都会有损有益,朕极愿听到不同的意见,来纠正朕的过失。请您们都来建言,帮助朕改正过失吧!”东吴的形势,以后确有许多进步。

正是:

奸邪弄权危金瓯,
君王有责莫辞咎。
下诏罪己除妖邪,
选贤任能净神州!

(出自《三国志‧吴主传》)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10/6/55210.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代,京城祟文门外花市的居民,都以种植花草为生。这其中有个年轻的女子,和父亲一起生活。父亲久病不起,女儿全心全意照顾父亲,嘴上不断的宽慰父亲,但心底却为父亲的病暗暗担忧。
  • 王常是洛阳人,既有胆量.又讲义气。有人遇到困厄和不平,他一定拔刀相助;看见谁挨饿受冻,他就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衣服和食物让给别人。
  • 人人都知道彭祖公公八百岁,是个多么长寿的人呀!为啥能如此长寿呢?那是有缘由的。
  • 郗超与谢玄私交不睦。苻坚将篡夺晋君的帝位,已经攻占了梁、岐,且下一步准备取下淮阴。当时朝廷讨论想派遣谢玄率军北伐,但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只有郗超说:“他必定能完成任务。我以前曾和他在桓宣武府共事过,他让每个人都能发挥长才;虽然如同履、屐之间的小差异,也都能做到适当的任用。由此可推论,他一定能建立大功。”谢玄在立下辅佐帝业的大功后,当时的人都赞叹郗超的先见之明,且推崇他不因个人的好恶而隐藏别人的优点。
  • 唐玄奘在晚上做了一个奇梦,他梦到自己忽然身处很危险的地方,爬到高山上又噗通一下从山上掉到了山谷里;接着又梦见自己在跟猛兽搏斗,费了很大的力气,乃至汗流浃背,才能解脱。
  • 叛贼被平定之后,颜真卿家把颜真卿迁葬上京,打开棺材一看,棺材朽烂了,但是他的躯体还是原来那样,肌肉像活人,手脚很柔软,胡须头发青黑,拳握着,手指甲透过手背。远近的人都感到惊奇。走在半路上,感到棺木越来越轻。后来到了下葬的地方,打开一看,是一口空棺而已。
  • 厨师界有个非常伟大的始祖伊尹。伊尹是商朝开国君王汤王的宰相,他不仅帮助汤王推翻暴虐无道的夏桀,还辅佐商汤、外丙、仲壬、太甲、沃丁五代君王,在朝五十余年,功勋彪炳。伊尹享年一百岁,沃丁以天子之礼将他葬在商汤陵寝之旁,以表彰他对商朝的贡献,甲骨文记载商朝还有祭祀伊尹的仪式。
  • 庖丁为战国时代的厨师,历史上并无记载,只出现在《庄子.养生主》的“庖丁解牛”一文中。庖丁在文惠君面前表演解剖牛的技术。庖丁解牛的动作干净俐落就像商汤时代的舞蹈,而解牛的声音节奏分明就像唐尧时代的音乐。可见庖丁解牛的技术已达“神乎其技”的境界。
  • 唐朝的李师古,为人专横跋扈,但却惧怕宰相杜黄裳(738--808),一直不敢太放肆,但仍心有不甘,想把他拉拢过来。于是他让一位能干的小官,带着几千贯钱,和一部价值上千贯的毡车子去行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