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古典诗:耕养园——诗赠溪和兄

作者:杨东庆
    人气: 81
【字号】    
   标签: tags:

半生忧患历艰辛,弘道兴诗不后人;
耕养园中心血注,高风奕世孰堪伦。

〈耕养园〉 陈溪和 2018.6.2(戊戌初夏 )

回首生命因缘的际遇中,实不可思议,一路走来,却在知天命之时,从谷底到坦途间,也不知会碰撞出什么火花?当下有一种返璞归真的念头,在脑海中浮现,于是我在“茄苳溪”旁,以数块旧铁皮为屋,晨看阳光穿林,午见云彩西下,每日变幻不同,确实美妙,令人心情舒适怡悦!

数十年来的农居生活,让人烦躁的念头沉淀许多,忽然发现生命的底蕴里,那颗沉睡已久,想要学文的种籽,开始萌芽,当下拿起毛笔挥上了“耕养园”三字,做为以耕养田园,闲余能埋首诗书,滋润心田,尤以台湾古典诗,最为美妙与向往。

二十年来勤奋不息于自修,习诗写字,费时多,但进步少,原因在于无师怎能自通?且美丽的台湾古典诗,已如残阳般的没落,殊为可惜!幸有缘寻找到现在词宗杨东庆老师,招了一群爱好台湾古典诗同好,在耕养园成立了“凌云诗苑”,传承以前私塾风范,也足可弥补我从小失学之憾!希望在台湾古典诗的荒漠里,注入一股甘泉,在黯淡的台湾传统文学中,绽放一点火花来!

无奈虽然有心,然而现代人多沉湎于手机与电脑,不屑或无法于费力耗时的台湾古典诗,所以台湾古典诗这块园地,已将到滴水干涸之日,招生数次,却少人问津,十多位同窗只能相濡以沫,相勗相勉。

文学与技术不同,文学能变化人的气质,引导人心向善,古人说经书不可不读有其原因,当今或有科技或可凌驾一切的谬论,唯有文学才能启发人心,於潜藏的良知开发,实为金钥。今虽然学校绝少有汉语教学,但我们这群台湾古典诗同好,出钱出力,唯恐树倒根绝矣,唯一期望是四百年来的台湾古典诗,能继续传承而已。@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