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七海提供)
这里皇宫内的国王内心感觉异常孤独,他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每逢这个团聚的节日,孤独感时时袭来,内疚、缺憾总在折磨着他,他也曾经想过把雪伦接回宫过年,但又意识到不妥,因为灵山上的雪伦已不再是妹妹了,她已经属于灵山了。又怕接回皇宫公主尊贵的身份影响了她今后的修炼,他只能嘱咐人给雪伦送些食物。她过得如何呢?他真的好想知道。
(七海提供)
小龙看着这家人,会煮好吃东西的银妈妈,疼儿子却不敢形于色的银爸爸,可爱活泼和银感情非常好的妹妹。他没有父母家人,所以,从来都不知道“家人”是什么样子和感觉,他的心里好羡慕。正想着,他的眼神对上了银妈妈手中抱着的雪伦,雪伦给了小龙开朗的微笑。小龙突然想到,“对了,我现在有雪伦了,等她长大就会像红豆闹着银一样和我玩了。”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充满期待。
(七海提供)
他们进了家门,满屋扑鼻的食物香味。大家帮着把小龙背上的雪伦抱了出来,又都围着雪伦观看,她实在太可爱了,皮肤白皙,头发柔软稀疏,双眼明亮。红豆大呼:“妈!她怎么这么好看啊!我从没看过这么好看的娃娃!”
(七海提供)
远远就看到银家门口吊着五光十色的彩灯,彩灯有三或五寸长,手指粗细,里面有一颗极小的宝石,当摇晃水晶棍的时候,宝石就会在里面摩擦生热,不同宝石产生不同色彩的光。水晶国凡有节日庆典时,家家户户都会点上这种水晶柱型的彩灯,照亮黑夜,非常漂亮。
(七海提供)
银抱怨的说:“什么?过年耶!国王不接唯一的妹妹回宫里团圆吗?这……这太说不过去了吧……”下一秒,小龙没有任何反应,他抱起雪伦,拿着行李,向银表示要带雪伦一起去银的家过年,小龙走在前面,银抱着宫里送来的食物快步跟着。
(七海提供)
修士出生前都是在原生家庭成长,六岁时才会送到灵山当修士,这时修士胸前的宝石,也会从原本像珍珠一样的乳白色按照先天的特质和生命的本源开始出现颜色,并依据颜色进入主科系修习,当然,也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副科系。小龙的宝石是宝蓝色,对应的能源是水,而小龙又是武将,弓箭和短刀选择了他,所以他习武的时间已经比别人多一倍,但他还选择了数理副科系,所以他总是必须花更多的时间学习和做好导师交代的功课。
(七海提供)
小龙常抱着雪伦到修道馆后山湖边玩,他会让雪伦躺在他的胸前爬上爬下,她总喜欢玩他那厚卷的头发,把他当成玩具,两人头碰头时,她就会咯咯笑,小龙心里想:“你就不能再长大一点吗?”小雪伦马上就摇起头来。后来小龙发现只要他想对雪伦说什么话,她就会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等着他说,这种心灵感应让小龙格外惊喜。
(七海提供)
这天一如往常一样,清晨小修士们早早就起床,梳理自己,今天轮到小龙和太阳帮忙厨房的工作。要管理修道院里众多修士的衣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小修士从小就要轮流排班,学习照顾自己也照顾别人。个性谨慎的太阳时时都注意做好,不但要求好自己,还要监督好整个修道院,他做得很出色,尤其是他的烹饪,比同年龄人都好很多。
《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皇冠出版 提供)
痛是好事!痛是身体给我们的警讯!
(七海提供)
精灵人并非来自人间,他们只是藉人体降生在世间,他们生来超凡脱俗,肤色白皙没有任何杂质,面容高贵,当他们年少的时候,体态、个性和普通的孩子没有太大的区别,随着进入修行,智慧逐渐开发出来后,他们便与常人完全不同。除了出生的家庭,他们少与常人接触,一旦有山外行政事务,必须外出时,也都是三两结伴同行。
《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皇冠出版 提供)
“对不起,请你来一下。”我转头招手,叫她妈妈过来看看,“很严重的牙结石呢!简直是不可思议!”
(七海提供)
小龙每天除了必修的功课、生活事务工作外,现在又加上了照顾宫里送来的小公主,小龙整天都非常的忙碌,因为自幼在灵山长大,又在导师身边,他的心性很高,从不抱怨。雪伦的到来,给小龙的生活增加了许多乐趣。因为放入粉色宝石的关系也让雪伦的身体异于常人,甚至能够飘浮。小龙出门时,总是把雪伦用布带绑在自己的背上,她就像他身体的一部分,从来不是拖累。
《啊~请张嘴:张草看牙记》(皇冠出版 提供)
有一个寻常的动作,平常人可能不会注意到,牙医的两只手通常都不是悬空的,尤其是握著危险工具的那只手。我们都会寻求一个支撑点,最常用的是无名指,将手指轻抵在牙齿上或勾在嘴角,令工具不至于四处乱动。
(七海提供)
灵山是一块圣地,精灵人一进入灵山,就被称为修士。灵山与外界相对隔离,常人不得入内。为了保证修士能在这一世修行圆满,灵山早已有了成熟健全的教学体系,会根据精灵人先天携带的生命特质及宝石的属性,在修行中开发他们的功能。
(七海提供)
小龙引领荷叶来到他的房间,放了一个小摇篮,荷叶准备将小公主进摇篮,这时却被小龙挡住了小床,手指著自己睡觉的床。“可是……婴儿……这……”荷叶有所顾虑,小龙便从她手上接抱走了雪伦,放上了自己睡的大床。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宝塔消失后,地球南北磁场调换了,太阳变成西升东落,时间似乎倒流,年老的返年轻,年轻的变孩童,也就是过了几天,天清地明,阳光清新温暖,青山绿水,人们才开始过上正常生活。
(七海提供)
将雪伦送进灵山是导师的指示,他告诉国王:全国、整个宫里都知道公主的使命,都会感恩她的付出,对她一定百般讨好。但是,这无法让公主真正的从各种人心的冲突中提高她的心灵层次,达到比精灵人更高的标准。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苍莽神洲,以此立证:龙马驮书,神龟献图,半神文化,儒释道传。沧桑轮回,千古迷局,今朝破解,得道回家。故乡故乡,从人返乡,剧终剧始,法开新宇。 ”
(七海提供)
出生在王室的雪伦公主,虽然胸前没有创世主授予的“印记”,但是她的胸前却有了国家的“授记”—粉宝石,成了精灵使者,也就是第一个人造精灵,她要在灵山与精灵人一起生活。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张德江、张高丽、俞正声等人立即实行暴乱,企图谋杀习、王等人以夺权,他们炸掉了天安门广场的毛坟和纪念碑,又企图炸中南海,但得知习、王等人不在,便放弃了。王去天津考察灾情,江派残余势力实行现场枪杀,但也真是天助老王,当枪手瞄准王的背影时,突然升起一股浓浓的雾,挡住了王的身影,使枪手失去了判断力,只得放弃。
(七海提供)
全国百姓都尊称精灵人为“修士”。精灵人本不属于人类。这个特殊的人种,虽然借人体而降生,但在人世间并不繁衍,一旦精灵人和常人结合,释放了精华之气后,便立即变为常人,失去所有上天赐予的功能,无力返回天界。水晶国降生了许多精灵人,造物者赋予了每个精灵人共同的标志,只要一出生,就能辨别出来,那就是胸前的“印记”,出生时,像一颗柔软的小珍珠长在胸前,人们称这种新生儿叫“小精灵”。
《雁城谍影》(远流出版 提供)
我写这封信时,仍然难忍满目的泪水,几次坐在打字机前写了头一行,便写不下去。但我想到两位失去爱子的悲痛将更胜于我,下面的话我必须告诉您们,这股力量支撑着我写完这封信。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刺身端上来,雪白的碎冰上卧著金黄的三文鱼,桃花瓣一般的北极贝。还有青梅酒,温好了的,装在小巧的瓷瓶里,细长的瓶身上绘著竹叶。他将酒杯斟满,轻轻地递了一盏在她面前。净长的手指,白皙的秀气的手腕,还有他仪容修整的脸庞,在灯下,很漂亮的男人,尤其这么陪着小心地呵护他。当然了,他做惯了,对谁都一样。她想得出他对待他的妻儿、双方父母的殷勤。他天生就是个多情的人,对谁都有一腔好意。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顿时,黄海海底板块震荡,海水掀起滔天巨浪,形成了几百米高的浪山浪墙,向上、向两边冲开,一阵阵刺眼的火光冲出海面,黄海海底的核武爆炸了。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因为找不到江泽民,习最担心的是核武问题,但又不知江躲到哪里。于是,所有江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和交通要道都收到紧急通知:凡是出现江或与江类似的人,立即逮捕,所有国家领导人的交通工具,一律禁止通行!
(七海提供)
源和雪伦的命运,除了创世主,谁都无法知晓,如何帮助雪伦完成救国使命,是一条细致而又艰辛的道路,不能有半点偏差。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早有人报告给了曾庆红,曾庆红立即打秘密电话给江泽民。江泽民虽然年纪很苍老,但它体内的妖精要它补充能量时,就会要它找年青女人淫乱,淫乱好后, 它就会全身精力充沛。
(七海提供)
源还没说完,国王就狠狠赏了他一巴掌。国王眼中带泪的说:“你是这个国家的希望,你不能只在乎一个人,这里(国王指著源心脏的位置)必须装着所有的人,从明天开始,不准你再去看雪伦,有荷叶照顾,你无需挂心。”源的内心气愤难平,他头也不回地奔离国王的书房。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不料,江派早动手了。为了防止习王动宣传部,江派又是故伎重演,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抓捕和迫害,国内外媒体又开始造谣,让习背国际黑锅,以此给习挖坑。
(七海提供)
当天晚上,国王算了时间,半夜走到了王子的房间外,看着里面的灯光依然明亮。果然如他所想的,源是牺牲了睡眠时间去看小公主的,国王可不允许国家未来的领导者如此不知轻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