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发枪了!班长们忙着登记每个人的名字,枪的号码。班长将一支支崭新的还带有凡士林的英式来复枪,发到我们每个人手中时,语重心长地说:“这是你们的第二生命,是伴随你们的好伙伴,人在枪在,每天要像爱护自己亲生的孩子那样给他打扮得干干净净,决不允许有一点灰尘,尤其是枪膛里,要擦得像镜子一样光亮。
村东头有一间厕所,杵在山坡边缘上的时候,你面前是一片开阔的黄土高原全景。呵呵,城市哪有这种方便的机会,可以让你在方便的时候欣赏大自然啊。
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名字,一个人们话到嘴边留半句却又心照不宣的名字⎯⎯戈进军。他死了,活活的烧死了,人们嘴里不说但是心里高兴,高兴的程度甚至超过两年前江青的自杀。
出发的日子终于来到了,我们三十人一组分乘几十辆军用卡车直奔新津机场。飞机型号是C-47运输机。第一次坐飞机又兴奋、又紧张,机身发动后颠簸了几下,在急速的滑行中腾空而起,下面的房屋由饼干筒那么大逐渐缩小到火柴盒那么大。
最终,他们到达了天山的一座山谷,谷中有座深不见底的大池。池里水流着液体不像是水,能量极强,密度极大,而且在大池的深处有一种能瞬间解体人类思绪的物质。
午餐时间,其他学生会你推我挤,冲到排队的人群前方。派屈克总是在后头却步。他的心思似乎永远流连在某个其它地方:用功的时候,他不时低声哼唱,经常要等到旁人戳弄他,他才会回过神来。他的文件不是丢在桌上乱成一团,就是随便折折塞在口袋。他笑的时候总是没法笑开来,仿佛他曾经努力训练自己露出完整的笑容,但后来放弃了。
土豪牛鲁说唐兴占了他家的祖坟,威胁唐兴要“一湖美酒”,否则叫他家破人亡。书圣王羲之内功深厚,写字入木三分,而他断案也很有智慧,判决牛鲁抢占唐兴的粮食和财物,必须如数归还,并罚牛鲁服苦役三年。
毕业将至,我还在犹疑自己要做什么。我考虑投入社会运动,因为我一向特别钦佩社运人士。但我对这方面不在行。我尝试过在一个非营利女权组织工作,我在那里的任务是向国会幕僚游说,结果我发现自己很容易因为觉得侵占到那些人的时间而对他们道歉。更广泛地说,我认为要改变那些强烈关注自我利益者的心态太过困难。
我仿佛看到我的学生们像我在八年级时那样,为小马丁·路德·金恩〈来自伯明罕监狱的信〉感到热血奔腾,或者像后来我在高中时那样因为读到麦尔坎·X的自传而满心向往。
李卫不识几个大字,奏折都要下属田芳写,但他敬重有才的人。田芳在公堂上的直言顶撞劝谏他,他不但没惩罚,反而替田芳捐了官职,可以说是勇于服善。
张秀兰在我们班上也是年龄稍长,端庄、文静,女同学都叫她张姐姐。哥哥配姐姐,牛郎配织女,真是天上人间,美满的一对。
姚安公有个仆人向他巧言勒索了十多两银子,加上仆人的妻子私奔事情败露,晓岚兄弟几人都觉得这家人是罪有应得,但姚安公却表示,神明借着这些事,向我们示警。我们遇到这种事,应该心生警戒,千万不可重蹈覆辙,而不只是心生快意。
“Molto, molto bella,”计程车司机罗伯托把我们一家四口、七件帆布袋、二十公斤的婴儿车从机场送到这里,沿途一边开车,一边跟我们说。他胡渣点点,随身带着两支手机,双胞胎一发出声响,他就吓得一抖。
这位老大扬言宣称将来他出院以后,要砍掉住院医师以及主治医师各一条腿,好让他们感同身受疼痛的滋味。医师则扬言要强制老大去烟毒勒戒所。
史某住的村子夜里发生了火灾,房屋四周全都是大火,眼看逃不出去只好坐以待毙。但史某曾因救急赠人钱财,又拒绝女色,不趁人之危的功德得到神的庇护而逃出火场,全家人得以劫后余生。
我站在露台的一把椅子上,试图从远方一栋栋有如迷宫的建筑物之中找出台伯河,却看不到任何船只和桥梁。根据博伊西公共图书馆的一本旅游指南,特拉斯特维雷区一带相当迷人,四处都是前文艺复兴时期的教堂、中世纪的巷道和夜店。我只看到雾濛濛的屋顶和树梢,依稀听到车辆往来。
同学们被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怔住了。大约有二十秒钟, 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一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这响亮的口号像号角一般从礼堂的角落里迸发出来,立即感染了大家,此起彼伏的喊叫声,在礼堂的四面八方回响着,血液在年青人的血管里沸腾,茅草盖起来的礼堂,大有被震塌之势。
一行人走了近三十天,小龙清楚,每往前一步,雪伦就离死亡更近一步。他谨守导师告诫,尽力让内心的起伏不着痕迹;如今,他只想守住心性,不让雪伦牵挂,平静的陪她走完这段路程。
朱生用结婚积蓄保全了妇人名节,也使得婆媳二人不致被拆散。他轻财仗义的善行得到意外的回报,甚至人们甘愿买下黄金为他铸造一尊真人像!
老马被病魔折磨得痛不欲生,为了求得一死,他开始实施自己的“绝命计划”,但都没有死成。他想起小时候有一位神秘的鹤发童颜老爷爷告诉他一副对联,并且要他牢牢记住,将来就不会死了。
她想起“文革”中,父亲被关的时候,曾借传递《毛选(毛泽东选集)》的机会在文章的字里行间中写上一些字,巧妙地与妈妈互通消息……
意大利之行迫在眉梢。我们列出一张张清单──尿布、婴儿床具组、阅读小灯、婴儿奶粉、两打Nutri-Grain高纤谷物棒。我们一辈子从来没有吃过高纤谷物棒,这会儿却忽然觉得随身带着几条似乎相当重要。
小和尚意识到自己动起骄傲的念头,远离清净的意念时,自己的心就已经一无是处了。只有思想干净,不染纤尘。能够时时将善念摆在前面,不断地舍弃杂念,才能进入意境不染的佛国世界。
他扭头看了她一、两次,她宽阔的脸孔毫无表情,踩着一双大脚,步伐平稳,慢吞吞前行,像是这条路她已走过了一辈子。走到城门口,王龙犹疑地停下脚步,一手稳住肩上的箱子,一手在裤带里摸索,翻找那仅存的几枚铜币,掏出两文钱,买了六个青绿色的小小桃子。
当时的铭贤中学是由财政部长孔祥熙出资兴建的,还延聘了美国俄亥俄州(Ohio)欧伯林(Oberlin)大学的教师和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学生来教英语。由于经常和两位外籍老师以及周氏兄弟及罗家光等同学的往来,渐渐的我那颗冰凉的心开始复苏了。
就在大家束手无策时,雪伦立刻冷静下来,站立住身体,闭起双眼,调动全身的力量集中精神和意念,运用控制水的功能将怪物体内的血液全部结冻,她感到身体好像掉进了泥浆,呼吸困难。当她睁开了双眼,怪物被定住了,多个头定在空中,所有人都吓呆了,小龙快速抱住雪伦,太阳抱着水晶球,吆喝大家快跑!
“我是来投奔你的,我没有地方去,也只有跟你能说明白。我这几天就该死了。”电话里,那个气若游丝的女声,根本听不出来是罗衣,却仿佛是地狱里传出来的一个怨鬼的呜咽。朱锦如堕云里雾里,然而,女友来投奔她,她顿时觉得满城艳阳,春风浩浩。
王龙走进自己房里,再度披上大褂,放下辫子,用手抚抚剃过的眉毛,又抚抚脸颊。或许他该去剃个头?这会儿天还没亮,他可以先到剃头街去剃个头,再到大宅院去接那女人。如果手边子儿还够多的话,他就打定主意去剃他一剃。
屋子里一片阒疾,唯有年迈的父亲在与他隔着堂屋的房里气息咻咻的微弱咳嗽声打破沉寂。每天早晨,王龙听见的头一个声响便是父亲的咳嗽声,而他往往静静躺卧聆听,直到咳嗽声愈趋愈近,父亲房门上的铰链咿呀作响时,他才挪动身躯。
老先生喘了口气,嘴角边积满了灰白色的口水泡泡,这个老爷爷就连平地都走不稳,究竟是如何越过一座山抵达这里的,你百思不得其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