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吏部侍郎赵廷钧府上,赵子豫将妹子妹婿被捕经过,详细告知赵廷钧。
苏童、如冰丢了钱,正急得团团转。苏童战战兢兢道:“如冰,要不趁夫人没回来,咱们快、快逃吧!”听她这话,如冰心头一惊,想来她二人被买来时,尚未记事,不知亲戚父母,十年中从未离开过,就算逃跑,也没个去处。
严承义翻查过后,已是一片狼藉。老板娘倒是老练的很,安排小厮整理,不一会儿,又是一派歌舞升平。小厮将砸烂的桌椅拿出去丢,看见门口石狮子旁边蹲着一个乞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笑笑、玉林入座,邵中衣道:“两位远道而来,本来应招呼两位多住些时日,但郑三堂主身负杀害飞刀门副门主的嫌疑。本门又与飞刀门不睦,日前引来飞刀门讨仇,剑庄险些遭殃,所以……请两位暂时另觅安身之所。”
铎克齐下轿,孙严芳欲打门,便见大门一开,郭络罗神色慌张,奔将出来,见到铎克齐,便道:“老夫正要派人通知你,王上震怒,速速进宫!”
京城外城的一个小巷子里,住着一户姓管的人家,只有母子二人,母亲年逾七十,儿子却只有二十岁,是为老来得子,得以送终。
高义薄翻找一通,毫无结果,累得往箱子上一坐,叹了口气。高夫人见状,忙替他舒怀,道:“遇上什么要紧事情了?”高义薄道:“夫人还记得,昭鹤亭曾给我一本曲谱……”
高义薄离开赵府,胸中激荡不已。心想自己种种所作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原想来到京城投奔故交鹤亭,当夜却被带至刑部,是为官之本,还是为一己之私,唉——如今,原因都已不重要了;如今,故友已不需要解释了;如今,他自己似乎也是孑然一身了。
“哎呦,高公子,你又来了,哎呦……”小厮被徐老虎的打手一脚踢翻。
这一群人,在山间转了几个弯,便看到一座石堡耸立山间,门庭森严。
落雁阁,人头攒动,异常热闹。今夜,是新近花魁登台的日子,惹得满城公子官绅,为之侧目。
玉林坐起身来,只觉口渴难当,意欲起身伸个懒腰,却发现自己竟被五花大绑,丢在一个老木桩旁边。心下又惊又怒。回想昨日,自己被永延哈尔奇几个人拥进厢房里,便是一通灌醉,他一个人,哪里招架得了这许多的觥筹交错。
昭雪心下一阵烦乱:“他竟是纳兰庭芳,大名鼎鼎的小王爷。这又与昭雪有何相干。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能到这种地方来,想必也是本性轻薄之人。”
忽闻殿外武将喝道:“放下兵器,擅闯者死!”铎克齐闻之色变。一阵兵刃交杂声后,静寂无声。正当众人心绪稍安,忽闻:“以为躲到这里,就能安然无恙了么!”殿外之人,拾级而上。白缨染朱红,冷锋开星刃,纳兰庭芳问罪而来。
“禀严大人,未找到与禁曲有关之物。”一个兵士道。刑部侍郎严承义眯起双眼,环视四周,目光落在匾额上,怒手一挥,两个兵卒立刻上前摘匾。情急之间,昭雪只见方廷左手捻指,一道真气发出,捉眼不及间,院里树枝散落一地。
纳兰饮尽壶中酒,对月当空,睡意临身。脑海中浮现出两个熟稔面孔,鬓发斑白,慈爱温暖,忽的心乱如麻,惊悸坐起,已日上三竿。身子陡转,轻若飞燕,落在地上。树下,昨夜打昏的几个土匪,还晕死没醒。
昭雪一个人在林中闲逛,不知不觉却迷了路,眼见前面有人踩踏痕迹,便走上前去,只见满地玉雪红花,娇艳夺目,不知谁如此狠心摘下揉碎,又感佩红梅傲立、不屈严寒的高洁品行,便在地上挖了个洞,埋香祭魂。
昭雪感自伤怀,独自在河畔站了许久,归去时分已日影西斜。细长的身影一路向北,往城里走去。待到得家中,天黑如墨。鹤亭书院门前黑漆漆一片,对面的茶室因天黑欲雪,也早早收起了铺面。
昭雪停下脚步,春晖暖阳,京杭河畔,绿草如茵,垂柳吐芽,淡淡鹅黄。树下,一纤弱女子,身披棕色斗篷,一手持画,一手持银,伫立河畔,远望遥追,双目凝泪。
昭雪如行尸般荡出客栈,全不见匆匆迎来的高义薄,更不闻他口中只字片语。只把一双失神的眼眸,空望着前方,落魄地走着。高义薄见状,不敢硬碰,拦在前面。昭雪只见他嘴唇飞舞,听到他絮絮叨叨,却怎样也不解半个字的意思。
僵持了一夜,昭雪心头重压,忧思郁结,七情乱碰,心烦若麻,好不容易安静了,便觉得头重脚轻,昏昏沉沉,只想一睡不醒
昭雪从小读得孔孟之书、圣贤之道。深知王命如天、王法勿逆的道理;且于这曲子她也不甚了解,惊吓之间,也不知父亲这做法是对是错了。父亲自小便教导她纲常伦理,怎地他自己却不守王法?
晌午。昭夫人着使唤丫头小梅端了饭菜送到昭雪房中,见她正专心写字,便在一旁坐将下来,远远看着。见女儿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端庄舒雅,昭夫人胸中宽慰,面露欣慰之色。
鹤亭书院门前立了一顶黑色官轿,里面走出一位常服打扮的官爷,约莫五十来岁。小厮上前打门。门里探出一个双髻小童:“是谁打门?”
高永龄跑了一阵子,才敢回过头来看看飞机失事的现场,整架飞机都已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他看着那个有如炼狱般的火焰,实在不敢相信他在短短的一百天之中经历了两次飞机失事的惨剧,而他竟然都能活着出来。他就觉得这是他母亲平时烧香拜佛起了作用,上苍才会特别的眷顾他。
从亭仔脚、汉字招牌到摩托车声,杉山未来在强烈的阳光和热风里感受台南的气息,循着台南女中、台糖宿舍的轨迹,回溯祖母战前在台湾的青春岁月。
她们穿越古都台南今昔,印照心灵在远方的疗愈原点。
《山海经》这本书曾被认为是荒诞不经的幻想故事,有很多神话、和有关天象和地理、药物、奇珍异兽等等的奇闻轶事。
小孩天真无邪的童言童语,让人忘了苦闷,顿时心情开朗。(Fotolia)
家就像一个沉重的行囊,装着各种酸甜苦辣,也装着各项争执和谅解。提着它很累,丢下它很慌。我们珍惜家圆满的一面,也需面对它破损的一角,像领受一个既让我们圆满,也让我们失落的人生。
在日复一日的独居生活中,原本认为年老等于失去、等于忍耐寂寞的桃子,开始了解到一个人才能体会的乐趣。在迟暮之年里,她所享受的,是全然的自由,和最热闹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