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观
我问时间和地点(我的手机被他们拿去关机了),得到的回答是十一点多,车在河北。
(七海提供)
“超行星”分坐在两辆保姆车上,往他们在台湾居住的公寓开去。刚才源保护七海的行为吓坏了一起来台的经纪人小金哥,他在车上不断的查检源的全身,担心有一点点的闪失。
本书作者寇延丁于二○一四年十月被北京警方逮捕,四个月后她获释了,但她没有庆幸、没有欣喜,因为这个国家抓了她、又放了她,全都是没有理由的。 置身如此魔幻写实的国度中,只要照实写出当下的细节,便一如置身马奎斯的小说之中。 这就是中国!而她跟它杠上了……
(七海提供)
主持人在这时提高着嗓音说:“好了,好了,没事没事,大家虚惊一场,今天谢谢‘超行星’在百忙中抽空出席我们的派对,啊~也上演了一场精彩的英雄救美。好了,各位媒体的大哥大姐,我们今晚的记者会结束啰,小姐们请回到派对去,尽情玩吧。”
(七海提供)
小龙,是“超行星”这个偶像团体中年龄最小的成员,他拥有被媒体、乐评所赞许的天籁美声,除了演艺事业表现亮眼外,也是韩国一流大学的高材生。他实力和才华兼具,为人又真诚,是许多人所称赞的年轻偶像。但和许多偶像明星不同的是,他非常的洁身自爱,不流连夜店,不裸露卖弄性感,不乱搞男女关系。他的内心有一把尺,他感恩上天赐予他的天赋,他要用这个歌声站在舞台上,温暖人们的心。
(七海提供)
记者会结束后,“超行星”十三位帅气偶像坐在休息室,等著保姆车来接他们。小龙一个人靠着门边若有所思。另一位成员银走向了他:“小龙!你刚刚一直盯着那个绑包包头的记者看干嘛?该不会……”银意有所指地嘲笑小龙,不断的用肩膀顶着他。
(七海提供)
第一次参加演唱会,七海的心里还是很兴奋。全场一万五千名观众,手里都拿着宝蓝色的LED灯,灯光一暗,全场立刻变成一片宝蓝海,女孩们疯狂的尖叫,主角登场了!帅气、俐落的舞蹈,十三位大男孩,短短五秒内就攻占所有人的心。
(七海提供)
“小心!没事吧!”一个高高瘦瘦、皮肤白皙、戴着鸭舌帽的男孩紧握住七海的手,并且用不太标准的国语问著七海。一刹那间,声音都静止了,男孩手里的温度像一股暖流直窜七海的心脏⋯⋯
(七海提供)
七海揉了揉眼睛,慢慢睁开,周围⋯⋯恢复了正常,那位金光闪闪的巨人和女孩全不见了,只看到妈妈着急地向她走过来,原来,她已经走到吊桥的另一头了。妈妈牵着七海往回走,而七海不停的四处张望,她⋯⋯渴望再见到那位面容慈祥、全身发光的巨人⋯⋯
(七海提供)
巨人又一次开口问她:“这样⋯⋯你还要过来吗?”七海头抬了起来,又看到那女孩和她手上的花,不知道为什么?那盆花⋯⋯小小的七海揪着心,她一定要拿到那盆花!她站了起来,擦了擦眼泪,对着金色巨人语气坚定地说:“要!我‧一‧定‧要‧过‧去!”
(七海提供)
七海,二十七岁,长相平凡又不起眼的女孩,但有一对清澈灵魂的双眼,个性开朗。虽然她的身体不太健康,但是乐天知命的个性让她非常讨人喜欢。
(七海提供)
七海是位专业又热血的社会政治线记者,入行八年,累积不少优秀战绩。她的公司是一家自由媒体电视台,没有政党色彩,不接受大企业的买卖新闻,立场公正、鲜明、为民发声,也给予同仁充分发挥专业的空间,能在这家电视台工作,对她来说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
(七海提供)
起床的闹钟声对七海而言从来不是压力,而是活着的美好。这一天又要开始为了环保议题和黑心大企业及收回扣的政府官员打仗了。今天的立法院非常热闹,因为地方政府无限制的通融,让民宿业者在美丽的中台湾山区砍伐树林,盖民宿及饭店,导致三周前的台风过境后,严重的土石流埋掉了整个村落,造成十七人死亡,两百户民宅损毁,政府花了上百亿开发山脉、破坏了山林所建造的快速道路几乎崩塌,使得人民的生活一团乱。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她回到家时,天色昏暝,母亲在后院里洗菜,井水哗啦啦地,冷天里听着格外的寒。那颇具动静的拼接毛线毯,此时在竹椅上团成一团。炉膛上坐了一壶水,散发着一点寂寥的热气。空气里有一种黯淡的散了场的扫兴。她独自在炉灶前坐着,想到北京,那幢公寓里的日常。突然觉得眼前一刻也不能呆了,她恨不得插翅而飞,逃离这里。这样的暮色,寒碜的日常,母亲把一个没情怀的庸才当个宝,似乎除了他,再找不到人了。
(七海提供)
小龙直视着双手捧在眼前的溪水,在功能的作用下,水分子被不断的解析,在不断的分解下成为一颗颗的水粒子,这些细小的水粒子乍看之下像是一颗颗漂亮的水结晶,但这些水结晶的边缘居然已经分崩离析,无法凝聚成形,而且还有许多破散的水离子在周围,一些粒子还有相互排挤的现象⋯⋯清澈的水在他眼里呈现的是混浊状态,水分子间不断的互相吞噬著;无法结晶的水,没有养分,对人体毫无帮助。
(《王城如海》/  九歌出版社 )
这个家唯一不能动的就是留声机,电源永远都通著,黑胶片从来都不换,从最外围往里数,第二十一圈开始是闵慧芬演奏的〈二泉映月〉。留声机里的〈二泉映月〉必须随时待命。留声机黄铜做的大喇叭,那简直就是一朵冷傲的巨型牵牛花。
(《王城如海》/  九歌出版社 )
余松坡觉得气象部门的措词太矜持,但凡有点科学精神,打眼就知道“重度”肯定是不够用的。能见度能超过五十?他才跳几下我就看不见了。他对着窗外嗅了嗅,打一串喷嚏,除了清新的氧气味儿找不出,各种稀奇古怪的味道都有。科学家做了实验,小白鼠吸了一礼拜的霾,红润润的小肺都变黑了。黑了就黑了,回不去了。不可逆。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他们一起逛书店,一栽进书海便是一整天。她本来就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找话题这件事把她累得脑子生疼,在书店终于不用说话了,尤其是,任何一本书都比人有趣,打开来真有一种关上门、插上插销,独自一人彻底轻松了的感觉。男孩子看着朱锦埋首读书的样子,甚是敬佩。他在书架四周转转,又返回来,不厌其烦地微笑打扰,“怎么样,这本书好看吗?讲什么的?”
(七海提供)
绵延数千公里的树海,是大陆上的奇景,也是大陆上千多个国家之间的天然屏障。“罗磷国”正是以树海为屏障的国家之一。这片树海保障了罗磷国的安全与独立,却也阻绝了与外地的交流,让他们即使出现了问题也不知道如何向外求助。
(七海提供)
先知们倾尽了所有的力量熔炼了一颗高能量的水晶宝石,希望在数百年后危机真正到来时可以起到作用。届时这颗宝石将镶在一位具有王室血脉的人身上,这位人工精灵人将在不断净化自己的能量中长成,最后在最纯净的时候牺牲自己,启动深藏在地心的强大力量。
(七海提供)
星月纪元开始了。新创的地球有如一颗璀璨的多彩宝石出现在宇宙中。这是众神将飘移在宇宙多处的大大小小陨石结合的成果。新诞生的地球上物产、矿产丰富。众神准备好了一切,接下来就等着人类降生。
(七海提供)
迦卡告诉肯特王,果陀下世后的一切祂都有参与安排,在那污浊恶世中祂都不看好果陀能够回归,更何况还要靠果陀找到肯特王。所以迦卡展现了祂的能力,让肯特王看到迦卡未来可以安排肯特王转生后拥有的一切。
(七海提供)
果陀看到了创世主,那庄严、神圣、慈悲的法光,照耀着她,让她不再恐惧,她知道自己何其有幸,亿万个生命中,她的王选中了她,让她能见到创世主,并随之下凡人世,她明白,宇宙的岁月中,再不会有此殊荣。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男孩子为了朱锦那点可怜巴巴的英文,每天给她补习语法,拿了许多的语法练习题集给她做,守着一张桌子,她一边做,他一边改。
天使。(Pixabay)
太谷幸子也狂笑道:“到时你们中国人将会一个个神经错乱,互相残杀。最后你们将会都变成我们的奴隶。哈哈,我们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当然就应该有最多的奴隶…… ”
天使。(Pixabay)
这部小说写于一九七六年,以作者父亲真实的人生历程为基础写成。一九九七年广西一家文艺杂志《西江月》以《壮士泪》为题连载了该小说。可是连载到十三期就被相关部门批评有“严重的政治问题”,被勒令停止连载。杂志社被责令停刊三个月整顿,主编也被撤换。二...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隔着三年的不见,她的脸,她的整个人,都长成了粉雕玉琢的玉人。比及少女时的她留在他记忆里的轻盈,多了一层肉肉的丰盈。她那时候,是个冷冰冰的少女,过度地自尊、自卑。那些矛盾调和,捉弄着她的仪容,她看着太瑟缩,太尖锐,像一只锐利的小黑猫。如今,她坐在火塘边,穿着旧式的立领盘扣缎袄,扭过头来看他的神情,是温和的,恬淡的,仿佛一个宽容、和蔼的长者,看着一个男孩的冲动。
天使。(Pixabay)
这部小说写于一九七六年,以作者父亲真实的人生历程为基础写成。一九九七年广西一家文艺杂志《西江月》以《壮士泪》为题连载了该小说。可是连载到十三期就被相关部门批评有“严重的政治问题”,被勒令停止连载。杂志社被责令停刊三个月整顿,主编也被撤换。二...
天使。(Pixabay)
这部小说写于一九七六年,以作者父亲真实的人生历程为基础写成。一九九七年广西一家文艺杂志《西江月》以《壮士泪》为题连载了该小说。可是连载到十三期就被相关部门批评有“严重的政治问题”,被勒令停止连载。杂志社被责令停刊三个月整顿,主编也被撤换。二...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就这样,从前的那个少年,朱锦十六岁时的小朋友,再次被母亲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