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剧作
英国历史学家葛瑞菲斯宣称,发现英国名剧作家莎士比亚生前唯一肖像画,画中的莎士比亚33岁。但部分人士对此存疑。(Getty Images)
哈姆雷特完成报仇大业,离开人世的一霎,是世界文学史上最为悲壮的一幕。莎士比亚通过哈姆雷特一剧表达和概括了人类情感的多个主题:生与死,爱与恨,善良与丑恶,以及人生方方面面的变幻无常等等。正因为如此,《哈姆雷特》成了一部旷世不衰,令人深思文学巨著。
幕启,台上一支整齐的交响乐队排成扇形,男女乐队队员着白衬衣,红领结,正常化妆,唯乐队前排的一个青年短笛手化妆成小丑,乐队前方供指挥站的小台子空着,大家都在等指挥出场。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其实,我一直认为人性是党性取代不了的,党性应该从属于人性。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5月25日,巨森公司只在5月23日“突击补偿”的基础上,以土地亩数为单位,对双弘村三组的村民每亩追加1.5万元,其余双弘村村民的待遇一律照旧。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卢锡光刚一低头,就被三名警察控制住,戴上手铐,押进车里…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此时的荆宁市,不可能像任何编剧文人想像的那样干干净净,矛盾照样深深地沉积著。人民的欢腾,往往只有一两天或者几个钟头,风吹过,一切如旧,草还是草,木还是木,羊还是羊,狼还是狼。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物欲的贪婪,权势的跋扈,生存的威逼,使心灵被毒化、个体被僵化、社会被冷漠化。人民不一定都是盲从的,大家都能判断。21世纪的中国,民智已开,民思已启,天下就是天下人的天下,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人。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普溪事件,是一起本来可以避免,或者尽量减少损失,减低矛盾激化程度的事件。但是,灾难已经发生了。灾难发生前,我介入到了普溪镇双弘村的征地案调查之中。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挺长一段时间了,憋得我都受不了啦。我这个治安队长也不想当了,没劲。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再当马富华他们的走狗了。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双弘村里的男人已经所剩无几,妇女们担心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有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公安机关还是在某个隐藏的寄宿点。公安局的警察们比平时辛劳十倍以上,有的吃着速食面,眼中布满了血丝。他们面前是一批特殊的犯罪嫌疑人,这些人来源复杂,涉及面广。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去年贵州省瓮安县的6.28事件,县委书记、县长、县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长都被一一免职,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线民仍然在网上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受害人的冤屈还没有昭雪”,“事件的真相仍被隐瞒”…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互联网于中国而言,其汹涌之势,其勇敢之风,高于一般人所知的死水一般的社会状态。关于普溪镇的流血冲突事件,各网站删帖不断,即使平时颇敢言的高人气网站,网络编辑们也是忙得神经紧绷。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我在普溪镇为了发展经济,需要真正的稳定,需要与普溪人同呼吸、共命运的团结,如果这个时候的我,还要睁着眼说瞎话,这里的百姓今后怎么看待鸿兴?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5•22事件的冲突全程,一般记者拍不到,他们被勒令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不准出来——当然很大程度上也是没有胆量出来的。只有少数记者,要么是被允许的,而前提是报导必须通过审查,否则必须问罪;要么就是偷偷爬上高楼,秘密地拍摄。最真实的记录者是带着手机的群众,他们拍下了最真实的一幕幕。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人群散开后,有的奔往偏僻农村,有的跳入河里向河对面游去,有的跑到荒郊野岭躲避,有的逃入自己的亲戚朋友家里,有的干脆毫无畏惧地走入麻将馆,那麻将是照打不误…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普溪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忍受着。社会上计算著从鸿兴入驻普溪镇的那一天起,或因工伤,或因意外,或因人祸,究竟死了多少人?有人说23人,有人说37人,还有人甚至说死了86人…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思想的高度决定成就,而且是入世的思想。《中国鸿兴周刊》将是一份人文、政治、经济、历史、调查等各方面综合起来的刊物,言人所不能言,就像维新运动那样。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shown)没错,我是叛逆,但我是专制主义的叛逆!有空的话,你去看看《走向共和》这部电视剧吧。你会知道,我不是罪犯,我只是太想当这个国家的主人,真正像个主人翁一样活在这个世界,内心有太强烈的追求…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复印店老板将《双弘村征地 政府惨无人道》复印了一份,递给许寒峰。许寒峰给出十元钱,复印店老板找钱。许寒峰仔细看那一元一元的零钱,突然看到一张一元人民币的正面右角有“天灭中共,退党自救”的字样…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但那警戒线却拉向了整个双弘村三组,里面的人不能出来,外面的人不能进去,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由于武警及员警数量严重不足,魏邦华只好吩咐下去:雇佣年满18岁的人站岗,每人每小时十元。到执行这一任务的派出所所长邹思坤那里时,已变成每人每小时五元…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整个医院,床位爆满,来自普溪镇的烧伤者,以及派出所员警史维洋,双弘村村民陈菊蓉都躺在这个医院里。烧伤者及员警史维洋被首先安置,陈菊蓉轮到最后仍然只能躺在医院的过道上,血被止住,人已昏迷,但无人理会。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这不是普通的一天。荆宁市的移动通信与中国联通,在这一天被相似的两条资讯堵塞著:“武警强推双弘村土地”、“鸿兴公司油库爆炸”。太多人都将这两条资讯互为因果地看待,只是各人的目的并不相同。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孟青彪(走进双弘村广播室):双弘村的村民们,我是普溪镇党委书记孟青彪。从现在开始,我限令双弘村三组的所有村民在今天下午两点以前,全部搬迁到政府安排的安置房里。荆南区公安分局已经下令,推地、拆迁任务由武警部队负责完成。请村民们理解政府,遵守纪律,遵守秩序,不要煽动闹事,不要阻挡武警。任何阻挡的人,将视为扰乱秩序,我们发现一个就会抓捕一个。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武警已经全副武装,真枪实弹,原地待命。雷松战则更如荆宁市的另一种武警统帅,他已迅速召集80人左右,统一穿上迷彩服,只是未来得及戴上武警的军帽,扎马尾的、光头的、染黄发的、染蓝发的、染红发的、烫爆炸式的……各式各样的发型充斥其中。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做好你自己,保存自己的良知,就是偿还罪恶。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好树就结好果子,唯独坏树只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也不能结好果子。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这样的夜晚,正如网络诗人东海一枭所写的《五千年的夜》:“五千年的愤,五千年的悲,五千年的夜啊苍茫凄厉,五千年的大梦何时醒来?五千年的铁黑何时启明?”它是那样的黑暗,那样的黑不见底。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这是各国媒体驻中国的办事处,主要在北京和上海。我已经说过,双弘村的事绝不仅仅是双弘村的事,而是整个中国的事情。我想冒个险,跟这些媒体联系。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当秦建勋带着满腔热血却遭遇凉水洒泼的那一刹那,他并没有出离愤怒到忘却自己的某种使命。这大概基于他的某些亲身体验、悲情历程,以及仅有的底线。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双弘村征地案的反响程度,超出你我的想像,你能逃避这种社会压力和呐喊呼求吗?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感谢《关爱心灵》,她让我看到这个世界的温情,那么多人无私的爱心和关怀。身为一名人民教师,我希望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重新走入教室,为学生上好每一堂英语课。大家的关爱,让我坚强。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我们互助会在第一时间代理了双弘村的征地案,但是遭遇极大的阻力,这些阻力包括暴力。今天我们来,是为两件事:第一件事,双弘村有权对征地的甲方,也就是普溪镇政府提起诉讼,要求重新依法补偿和解决安置等问题,…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原来,丧失土地之后得不到公正对待的农民,竟可以有如此狂热的政治激情。荆宁市的上下政界给他留下的,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连法律也无力去解决当中的根源。这不是一篇论文、报导就能解释和呈现得过去的。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张凯森的目光透著帅气与坚毅,迈出监狱大门。张天焕与范宁臣站在车旁,两人看着身体有些单薄的张凯森。张凯森已经流不出泪,与父亲张天焕深深拥抱,以鼓励的眼光相对父亲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但有一点是令村民们感激的,那就是以往面对他们的官员多是以恐吓、打压、拉拢为手段,而这位新来的市长却像个好奇的孩子或者刚出国的中国人,他是那么急切地想了解到真实的情况。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关心你们的人吗?你们的良心被狗啃了吗?我是荆宁市市长秦建勋!你们是妨碍公务,暴力治村。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在那最保密的手机号码中,此时正如车辆上装载着易燃易爆品,躺着太多的危机。各方面的核心人物,已经纷纷向他明白地表示:“秦建勋已经插手征地案。”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我们是普通农民家庭。这么说吧,云高是老二。老大成天晃东晃西的,不成器。老三也不见人,也没电话。全靠我了。我找亲戚借了点钱,总共才借到1,000块。能不能把那些特别贵的东西都撤了?每天这样几百上千的,实在是承受不住。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一个分裂的社会,即使在大灾大难面前也是常态,更何况是在一潭死水般的平静之中。地下永远都燃烧着野火,每一个人都在挣扎著。你既看得见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也看得见怨声载道、生灵涂炭。太多人生活在矛盾之中,并渐渐被矛盾所征服,于是便活在那种承担磨难、忍受磨难和纵容磨难的氛围之中。新来的市长秦建勋正试图去正视这样的氛围…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25年了你还不知道这个世道是什么说了算吗?我就是证据,可是我这个证据要死了,是个死证据。你们现在去查,什么都晚了。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冯雪璐听得泪流满面,但已没有那种与众人一起高唱“醒来”的激情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林祥毅:我不是罪犯。我是公民,是纳税人,是养你们的人。我们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你们只知道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你们才是罪犯。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新的一天只是意味着旧的一天已成过去,黑夜变成了白天。然而,对于部分荆宁人而言,却一直在黑暗里度过着。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这些年,荆宁变了,这个故乡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竟然是踏在腐败者的肩上所得来的权力…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这一天对于荆宁市大部分人民来说,依然如死水般平静,就如同我们从三万英尺的高空俯视这座无声城市的感觉。有些人则不然。位于荆南区的高速公路,一场示威活动正在愤怒情绪中展开,底层的怒火喷烧着围观的路人、司机与乘客。
《中国的主人》简易封面
《中国的主人》系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以“人民主权”为创作核心,放眼当下中国的复杂较量、争斗、追求、呐喊,反映腐败与反腐败、政治犯、良心犯、黑社会、NGO、工人运动、圈地运动、底层草根英雄、摇滚乐、公共安全侦查、国家安全侦查、重大突发事件全程等主题,所采用的是仿实录、仿记录呈现手法。
王智勇正在办公室里。电话铃声响起,电话里对方告诉他,让他去区司法局找一下董处长。王智勇放下电话,便马上动身去了。
21、玄武区法院法庭开庭审理汪英一案主审法官、诉讼双方、家人及辩护人王律师均以到场出庭。
周鹏的家属、王智勇一同走了出来,来到大街上。周鹏的爹:真是太感谢王律师了。大辛苦的跑到我们县城来。王智勇:哎,没能打赢官司,一种耻辱啊。周鹏的爹:这就可以了。没弄个死刑、无期的就谢天谢地了。全仗着王律师的精彩辩论。我的儿才判了四年啊。
在接待室里,王智勇带着一些食品、日用品来看望秦玲。王智勇:是我不好,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的义务与男人的责任。秦玲:静下来想一想,其实都怪自己,怨不得别人。日子久了,人心的杂念一多,难说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找到了迫害的借口。但这一切我是一概否定,只听师父的话。在这个充满邪恶的黑窝,我一定会把大法的美好与修炼人的慈悲心怀传遍劳教队的每一个角落。
王智勇开车停靠在区法院门口外。打手机将赵庭长给叫了出来。 赵庭长:老同学,都到门口了,进去说话多好啊。 王智勇:不打扰了。办公室人多,有些话不宜在那谈。有点急事,还是在我的车里谈吧。 赵庭长:不用着急,打官司是咱的家常便饭。 王智勇:此事有些棘手。我妻子因散发《九评》光盘,让戴王八盖帽的给逮进局子里去了。正在立案调查呢。别说要人,现在就是见上一面都比登天还难。找你来,是想问问你,作为家属是否可以向法院起诉这帮伪警察随便抓人,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
市区内一座高层建筑:律师大厦。智勇律师事务所就在其中的九层办公。王智勇律师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听电话。 电话声音:王律师,您好。我是沈阳的农民。 王智勇:你好,我是王智勇。这里是智勇律师事务所。 电话声音:我是看了有关您的新闻报道,以及宣传广告,才斗胆给您打这个电话的。就是想咨询一下。 王智勇:有什么不明了的,关于法律方面的,请尽管说。
夜,凄雨。一条发光的煤狗斜躺在地上,腿上渗著血。一个女人奔过来,一下扑在他身上,拼命摇晃:“老虎!老虎!快醒醒!”“哟,他还在发烧哎……-”众多的工人一下都围过来了,有人把他搀扶坐起来。
营部高音喇叭传出:“据新华社达卡消息,印度军队于今日凌晨5:30分向东巴基斯坦发起全面进攻,东巴总统叶海亚汗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晚上,一张悚然惊吓的脸,从雨水的煤场地上,抬起,远处,铁丝网……渐渐地幻化出一片红海洋……传来了天安门广场万众欢腾的景象……“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响彻云霄……
“前方50米,占领阵地!”一声厉喝,士兵们向一片矮青㭎开阔地冲去,“乒呤乒啷”,军用圆锹在砂渣地上砍挖,“砰!”砸炮版,架炮,四班长在炮位前方插上标杆……“目标正前方,表尺501,方向035……”
嗯,啃……”响鼻,胡子插满了一张年轻而粗糙的脸,眼睛里射出坦率和轻蔑,期待。“啃!哪里打柴?”“就是连队后山……”“嗯……啃!怎么啦?”“四班长……四班长他……”“啃……”“他……说……他看见了幻觉……”“什么?!”有种天灵盖上升的感觉!
你我都看过《西游记》,那唐僧师父带着孙悟空三个徒弟上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后功成圆满,五圣成真。可他们每到一处,都会遇到吃人的妖精,害人的魔鬼。而它们一帮子所住的妖洞就跟你们公安局,我看没什么两样。就是说,现在的公安局就是现代版的妖魔洞。
王怀德:“风大也不怕扇掉了舌头。靠暴力与谎言起家的红色共党就会说大话、吹牛皮。天门大开,人们目瞪口呆。天是有大门的。就连这个都不知道,简直是瞎扯蛋。告诉你吧,你们说了不算,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说了算。”
王怀德:不可能,执迷不悟的是你们。请你们这些号称人民的员警,不要助纣为虐,不久的将来,历史将会做出公正的裁决与审判的。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市公安局刑侦处的林亮科长,正带领着他的手下七、八个人进行着定点手枪射击训练。他在举枪瞄准目标,接连扣动三次扳机。三次枪响过后,一个年轻员警急匆匆的走进馆内,径直来到林亮的身边。年轻员警:“林亮科长,许处长吩咐让你们立即回局里去,有重要任务开会部署。”林亮:“好吧,我们马上动身。”
    共有约 11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