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文类
诛龙斩魅飞神剑 涤毒明心作净泓
传统对联,作为正格来讲,须符合“字数相等、句式相同、平仄相谐、词性相对、内 容相关”的基本要求。但联苑里有一种对联,脱离“内容相关”这一项,上下联各说 各的,可谓风马牛不相及。这能称作“对联”吗?
好男合好女,天赐百年好合,合大法合美德自然合情合理
伉俪佳偶,琴瑟和鸣;共制佳联,相映成趣。实为联苑一道温馨的风景。
对联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一,由于其雅俗共赏的特点,为人们所亲近之。有了如此好的“人缘”,就会注入众多智慧的参与,能呈现出多姿多采的面貌,便是一种必然。
庭树当门鸡唱早 林花夹道鸟鸣春
残雪消红梅傲冬去春至乾坤再造 邪恶灭大法传苦尽甘来万象更新
日前在“文学世界”栏目看到一篇文章〈试对“烟锁池塘柳”〉,试析如下: 出句“烟锁池塘柳”,平仄格式为“(仄)仄平平仄”,应对格式应为“平平仄仄平 ”(此律句,若第一字用仄声,第三字须以平声字补救,变成“仄平平仄平”,称为 “孤平拗救”...
有一个流传久远的出句(上联)“烟锁池塘柳”。此出句最早见于明末陈子升的《中洲草堂遗集》,其卷十六有《柳波曲》并序云“客有以烟锁池塘柳五字具五行以属余为对句,因成柳波曲二首,与好事者正之。”
“香香两两”,一直以“绝对”的面貌出现。欲作对句,从联律上考虑,出句为“平 平仄仄”,受字、意方面的限制,对句毫无余地地须用“仄仄平平”应对。
出句(上联):香香两两 据说该上联是宋朝朱熹所出。出句前面“香”字为形容词,表达人的嗅觉好闻惬意与否,有反义词“臭”与之对应
神剑倚天,利斩孽龙澄碧宇; 奇书行世,散除迷雾覆红朝。
诗意上,前两句可指两望之人各自所处的环境:“烟锁池塘柳”,一个是居家之人; “灯铺江塔楼”,一个是远航(远行)之人,“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这是传统题材中常见的。只是,“灯铺江塔楼”,流露出了一些现代气息。
马列子孙祸害华夏百年止 中华儿女复兴神州纪元新
百年红魔肆虐中华,数千万正直蒙冤屈死,辞旧须除它,快快快; 廿载大法洪传世界,几个亿善良觉醒升华,迎新必敬之,好好好!
青凤紫凤玉凤花凤,千凤凤凤高飞,飞出幸福新世界; 红莲白莲银莲金莲,万莲莲莲盛开,开成美好大乾坤!
帝阙仙家云雾绕 苗村木寨鼓箫鸣
济世救人,神佛之使者 挖肝取肾,魔鬼之化身
祈福莫如读真相 烧香何必抱假佛
蜀犬吠日,不改中天之德 吴牛喘月,益显永夜之贞
中宵月照金经静 初漏风吹玉鼎香
白玉盘圆也,照遍赤县 青铜剑快哉,斩尽红魔
随小菩萨谛听妙法 因大福德感应昙花
修真未必离朝市 救世何曾惧尘嚣
(shown)有幸从《大纪元网》上读到云松先生上面的文章,感到非常享受。仔细品味云松先生的对句,根据本人有限的见闻,认为这实在是迄今为止极其罕见的好对句! 因为兴奋得夜不能寐,本人几次披衣而起,击键而文。经过反复思考,漫谈如下意见。
个被称为“绝对”的出句(上联)“近世进士尽是近视”,四个同读音同声调的词 或词组鱼贯排列,写指出了中国政坛人物多戴近视眼镜的特点。该出句问世以来,引 出了不少对句(下联),通过谷歌或百度搜索,总共有数十个。遗憾的是很多对句都 是几个同音或近音的词语拼凑、堆砌而成,很难连贯而读,很难表达某种意义。本人 粗略地归纳了一下,能够表意的对句只有如下几个:
千人千里种收忙,千人口和胜利歌,歌声千里重新庆
成都望江楼公园崇丽阁题有一联:“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 江流千古”。此为千古名联,看似平淡,但难得佳对。此联情景相融,动静结合,要求下联不但要格律工整,联意相合,相得益彰,而且词性也得相合。上联中“望”、“流”为动词,“千”为数量词,这更增加了下联的难度。
成都望江楼公园崇丽阁古代流传下一个精妙上联: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上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诚心肃穆皈归 皈归佛祖 佛祖如来 如来有应
    共有约 11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