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常识
3月18日,韩国京畿道南阳州市礼峯山和河南市黔丹山等地福寿草、菟葵、獐耳细辛等野花开花报春。(全景林/大纪元)
传统对联,作为正格来讲,须符合“字数相等、句式相同、平仄相谐、词性相对、内 容相关”的基本要求。但联苑里有一种对联,脱离“内容相关”这一项,上下联各说 各的,可谓风马牛不相及。这能称作“对联”吗?
诗词写作中,若遇到感觉似入声的字时,可对照字表检查,看有无此字。
应用上,如要写一首律诗,在“应平”的位置须用到“毒”、“缺德”,但总觉得好像是入声字,若是的话用在此处就出律了,须作处理…
(fotolia)
作为有志于弘扬传统文化的传承者,作为用诗词文化宣扬正义的这一群体中的一员,谁都不想这样的问题出现在自己身上,对不对?何况分辨入声字只是格律诗词学习中的一个小问题。
好男合好女,天赐百年好合,合大法合美德自然合情合理
1408210155251778-567x400
伉俪佳偶,琴瑟和鸣;共制佳联,相映成趣。实为联苑一道温馨的风景。
与基本格式一样,“孤平拗救”、“出句自救(三四字互救)”以及这条“对句相救”句式,它们都是格律的组成部分,是在格律诗发展史中形成的规则,被公认著,指导著唐宋以来诗人们在这一体上的创作。
(fotolia)
有些格律诗写作者可能觉得基本格式以外的这些变格句式较麻烦,采取不用的态度。但即使不用,在欣赏古典格律诗与他人诗作时也会涉及到,也须了解,否则,就无从全面、正确分析一些诗的格律。
flower painting .Traditional Chinese Painting.(shutterstock)
对联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一,由于其雅俗共赏的特点,为人们所亲近之。有了如此好的“人缘”,就会注入众多智慧的参与,能呈现出多姿多采的面貌,便是一种必然。
(摄影:杨东庆)
庭树当门鸡唱早 林花夹道鸟鸣春
残雪消红梅傲冬去春至乾坤再造 邪恶灭大法传苦尽甘来万象更新
格律诗中犯“孤平”的现象在一些诗词网站时有发生,也时常引来一些争议。其实,要避忌它也很简单。针对此病,本文试谈本句自救这种形式。
日前在“文学世界”栏目看到一篇文章〈试对“烟锁池塘柳”〉,试析如下: 出句“烟锁池塘柳”,平仄格式为“(仄)仄平平仄”,应对格式应为“平平仄仄平 ”(此律句,若第一字用仄声,第三字须以平声字补救,变成“仄平平仄平”,称为 “孤平拗救”...
明 尤求〈倚柳远思〉。(公有领域)
有一个流传久远的出句(上联)“烟锁池塘柳”。此出句最早见于明末陈子升的《中洲草堂遗集》,其卷十六有《柳波曲》并序云“客有以烟锁池塘柳五字具五行以属余为对句,因成柳波曲二首,与好事者正之。”
中国画(fotolia)
“香香两两”,一直以“绝对”的面貌出现。欲作对句,从联律上考虑,出句为“平 平仄仄”,受字、意方面的限制,对句毫无余地地须用“仄仄平平”应对。
出句(上联):香香两两 据说该上联是宋朝朱熹所出。出句前面“香”字为形容词,表达人的嗅觉好闻惬意与否,有反义词“臭”与之对应
神剑倚天,利斩孽龙澄碧宇; 奇书行世,散除迷雾覆红朝。
(Fotolia)
诗意上,前两句可指两望之人各自所处的环境:“烟锁池塘柳”,一个是居家之人; “灯铺江塔楼”,一个是远航(远行)之人,“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这是传统题材中常见的。只是,“灯铺江塔楼”,流露出了一些现代气息。
“Mrs.”中的字母“r”之由来需追溯到18世纪。(图为19世纪小马德拉索的画作-维尔切斯公爵夫人)
我们知道“Mrs.”(太太、夫人)的发音是missis,可是missis的字中并没有“r”这个字母呀,其实这个“r”的由来必须追溯到18世纪。
马列子孙祸害华夏百年止 中华儿女复兴神州纪元新
百年红魔肆虐中华,数千万正直蒙冤屈死,辞旧须除它,快快快; 廿载大法洪传世界,几个亿善良觉醒升华,迎新必敬之,好好好!
(fitolia)
青凤紫凤玉凤花凤,千凤凤凤高飞,飞出幸福新世界; 红莲白莲银莲金莲,万莲莲莲盛开,开成美好大乾坤!
帝阙仙家云雾绕 苗村木寨鼓箫鸣
济世救人,神佛之使者 挖肝取肾,魔鬼之化身
祈福莫如读真相 烧香何必抱假佛
蜀犬吠日,不改中天之德 吴牛喘月,益显永夜之贞
中宵月照金经静 初漏风吹玉鼎香
白玉盘圆也,照遍赤县 青铜剑快哉,斩尽红魔
随小菩萨谛听妙法 因大福德感应昙花
修真未必离朝市 救世何曾惧尘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