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古典长篇
厌倦了春季大扫除的鼹鼠,决定钻到地面上晒晒太阳,展开一场冒险之旅,刚好遇见了他的好朋友河鼠。他们俩一起在闪闪发亮、波光粼粼的河边野餐,勇敢踏进邪恶的野森林,拜访坏脾气的老獾,还跟可爱又傻乎乎的蟾蜍共乘一辆吉普赛篷车、驶上辽阔宽广的大路。 享受这新鲜冒险生活的鼹鼠,有一天,那熟悉又充满吸引力的呼求找上了他……
小河边住着四只可爱的小动物:小鼹鼠,河鼠,獾,这三个都是会挖地洞的穴居动物。第四个就是蟾蜍。
女主角安妮.雪莉诚实正直、充满活力与想像力,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常常惹出让人啼笑皆非的大小麻烦,同时她也是个自由自在、积极乐观的女孩,面临各种挑战但却不畏缩的个性,成了全世界青少年最喜爱的少女形象。
安妮.雪莉长了一头红发,脸上有着雀斑,是个自由自在、有话直说的女孩,不管处在什么境遇下都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和希望。她纯洁、正直、倔强、感情丰沛,充满幻想又常常闯祸,对于事物有着敏锐的感受力,常让周遭的人哭笑不得,但却也被她的鲜明的个性深深吸引……
在《清秀佳人》系列小说中,露西.M.蒙哥玛莉以行云流水的语言和幽默风趣的笔调,带领着读者愉快地进入安妮.雪莉的鲜活世界,分享着她的欢喜忧愁,并与她一起迎向憧憬中的美丽梦想……
威廉.莎士比亚是西方文艺史上最杰出的作家之一,《仲夏夜之梦》是威廉.莎士比亚在约1590年-1596年间创作的浪漫喜剧。(Pixabay )
随着理智恢复,拉山德对赫米亚的爱也跟着回来。他俩谈起夜里的奇遇,怀疑这些事情是否真正发生过,还是他们都做了同样一场令人费解的梦。
《仲夏夜之梦》,《奥布朗与提泰妮娅的争吵》,约瑟夫.诺埃尔.佩顿绘。(维基百科)
拉山德听了便睁开眼,爱情魔咒开始发酵了,他马上对她满口的爱意跟倾慕。告诉她说,她的美貌远远胜过赫米亚,有如鸽子跟乌鸦相比。
《仲夏夜之梦》──〈仙女舞蹈〉,奥布朗、提泰妮娅和帕克与跳舞的仙子,威廉.布雷克(Blake)约 1786绘制。(维基百科)
我要趁提泰妮娅睡着的时候,把那种花的汁液点在她眼皮上。她一睁眼,就会深深爱上第一个映进眼帘的东西,不管是狮子还是熊,或是爱干涉人的猴子。
从被虐待到获得幸福,此为“日本现存最古、最典型、最脍炙人口的一部继母虐待继子的古典小说。”可谓东洋版的《灰姑娘》。
从被虐待到获得幸福,此为“日本现存最古、最典型、最脍炙人口的一部继母虐待继子的古典小说。”可谓东洋版的《灰姑娘》。
从被虐待到获得幸福,此为“日本现存最古、最典型、最脍炙人口的一部继母虐待继子的古典小说。”可谓东洋版的《灰姑娘》。
西方文化,偏爱悲剧、悲痛,却发人深省。很多人认为,悲剧的故事,更能够让人们反思,让人思考,让人在自己的生活中,避免悲剧的上演。 莎士比亚一生共创作过12部已知的悲剧,其中,《哈姆雷特》、《麦克白》、《李尔王》、《奥赛罗》这四部悲剧尤其...
在英国要想申请英国的永久居留权或者加入英国国籍,需要参加的两项英国入籍考试之一的“生活在英国”(Life in the UK),这个考试侧重英国的文化和历史,本系列把其中的知识点一个个生动展开,帮助您在看故事的过程中真正学习到英国的文化和历...
莎士比亚一生创作了10部历史剧,主要描写了距他当时约400年内的七位英国国王。剧中人物丰富细腻,有的狂暴,有的温情,再现了中世纪英国王室的风雨人生。
莎士比亚在创作的初期,以喜剧和历史剧为主,到了后期更为成熟时,则以悲剧为主。莎士比亚一生共创作过16部已知的喜剧,其中《仲夏夜之梦》、《皆大欢喜》、《第十二夜》、《威尼斯商人》,这四部喜剧尤其著名,常常被后世并称为“莎士比亚四大喜剧”。 ...
历史难有真相,如今发现的许多历史,不过都是根据目前已知历史遗迹或出土文物所做的种种推测。而如果明天有了某种新的文物被发现,就极有可能推翻之前的所有推测和观念。正比如,“克里斯托弗•马洛”的生平传奇。
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英国政治家、作家、社会哲学家与空想社会主义者,1516年用拉丁文写成《乌托邦》,由此闻名。莫尔出生于1478年,属于中世纪的最末期,因此,被视为文艺复兴时期(衔接中世纪与近代的过渡时期)的代表人物。
这块石板是光秃秃的,凿石的人只想到这是筑墓石所需,除了使它够长够宽能盖住一个人之外,就没有考虑过其他方面。
他做了一个手势要珂赛特走近,又要马吕斯走近;这肯定是最后一小时的最后一分钟,他用微弱得好像来自远方的声音和他们说话,现在好像已有一堵墙把他和他们隔开了。
冉阿让转向珂赛特,向她凝视着,好像要把她的形象带到永生里去那样。他虽已沉入黑暗深处,但望着珂赛特他还会出神。这个温柔的容貌使他苍白的脸发出光芒,墓窟因而也有着它的光彩。
听了冉阿让重复这句话,一切拥塞在马吕斯心头的东西找到了发泄的机会,爆发出来了:“珂赛特,你听见吗?他还这样说!要我原谅他。你知道他怎样对待我吗,珂赛特?他救了我的命。
冉阿让听见敲门声,就转过身去。“进来。”他用微弱的声音说。门一开,珂赛特和马吕斯出现了。珂赛特跑进房间。马吕斯在门口站着,靠在门框上。
马吕斯心情狂乱,他开始模糊地看到冉阿让那不知多么崇高而惨淡的形象。一种绝无仅有的美德显示在他眼前,至高无上而又温和,伟大而又谦虚。
马吕斯忽然把他的椅子靠近了德纳第的椅子。德纳第注意到了这个动作,慢慢地继续他的叙述,就像一个演说家吸引住了和他对话的人,并感到对方听了自己的叙述在激动起来,心惊胆战。
马吕斯读了,这是明显的事,日期确切,证据无可怀疑,这两张报纸不是为了证明德纳第的话而故意印刷出来的,在《通报》上刊登的消息又是警署官方提供的。马吕斯不能怀疑。
德纳第神气地向马吕斯看了一眼,就像一个吃败仗的人又抓住了胜利,并在一分钟内收回了所有失地,但他立刻又恢复了微笑,下级在上级前的得胜应该显得温和,德纳第只向马吕斯说:“男爵先生,我们走岔道了。”
德纳第,确实是他,他非常吃惊,如果他能慌乱的话,他也会慌乱的。他是打算来使人大吃一惊的,结果是他自己吃了一惊。这种屈辱的代价是五百法郎,总之,他还是收下;但不免仍感到惊愕。
马吕斯冷冷的语气,两次“我知道”的回答,说话简短,表示不愿交谈,引起了陌生人的一点暗火。他那发怒的目光偷偷瞥了马吕斯一眼,但又立刻熄灭了。
马吕斯密切注意着这人的说话,琢磨着他的口音和动作,但他的失望增加了,这种带鼻音的声调,和他期待的尖锐生硬的声音完全不同,他像坠入五里雾中。
马吕斯看见进来的人并非是他所等待的人,于是感到失望,他对新来的人表示不欢迎,他从头到脚打量着他,当时这人正在深深地鞠躬,他不客气地问他:“您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