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古典长篇
日本女子人偶。(Pixabay)
从被虐待到获得幸福,此为“日本现存最古、最典型、最脍炙人口的一部继母虐待继子的古典小说。”可谓东洋版的《灰姑娘》。
日本女子人偶。(Pixabay)
从被虐待到获得幸福,此为“日本现存最古、最典型、最脍炙人口的一部继母虐待继子的古典小说。”可谓东洋版的《灰姑娘》。
日本女子人偶。(Pixabay)
从被虐待到获得幸福,此为“日本现存最古、最典型、最脍炙人口的一部继母虐待继子的古典小说。”可谓东洋版的《灰姑娘》。
哈姆雷特相关绘画–哈姆雷特的爱人死于水中(维基百科)
西方文化,偏爱悲剧、悲痛,却发人深省。很多人认为,悲剧的故事,更能够让人们反思,让人思考,让人在自己的生活中,避免悲剧的上演。 莎士比亚一生共创作过12部已知的悲剧,其中,《哈姆雷特》、《麦克白》、《李尔王》、《奥赛罗》这四部悲剧尤其...
《格列佛游记》相关绘画(维基百科)
在英国要想申请英国的永久居留权或者加入英国国籍,需要参加的两项英国入籍考试之一的“生活在英国”(Life in the UK),这个考试侧重英国的文化和历史,本系列把其中的知识点一个个生动展开,帮助您在看故事的过程中真正学习到英国的文化和历...
《查理三世》(Richard III)画像 (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莎士比亚一生创作了10部历史剧,主要描写了距他当时约400年内的七位英国国王。剧中人物丰富细腻,有的狂暴,有的温情,再现了中世纪英国王室的风雨人生。
《仲夏夜之梦》(A Midsummer Night’s Dream)(公有领域)
莎士比亚在创作的初期,以喜剧和历史剧为主,到了后期更为成熟时,则以悲剧为主。莎士比亚一生共创作过16部已知的喜剧,其中《仲夏夜之梦》、《皆大欢喜》、《第十二夜》、《威尼斯商人》,这四部喜剧尤其著名,常常被后世并称为“莎士比亚四大喜剧”。 ...
克里斯托弗•马洛画像(Christopher Marlowe)(维基百科)
历史难有真相,如今发现的许多历史,不过都是根据目前已知历史遗迹或出土文物所做的种种推测。而如果明天有了某种新的文物被发现,就极有可能推翻之前的所有推测和观念。正比如,“克里斯托弗•马洛”的生平传奇。
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英国政治家、作家、哲学家,1516年用拉丁文写成《乌托邦》(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英国政治家、作家、社会哲学家与空想社会主义者,1516年用拉丁文写成《乌托邦》,由此闻名。莫尔出生于1478年,属于中世纪的最末期,因此,被视为文艺复兴时期(衔接中世纪与近代的过渡时期)的代表人物。
《悲惨世界》(图逸华)
这块石板是光秃秃的,凿石的人只想到这是筑墓石所需,除了使它够长够宽能盖住一个人之外,就没有考虑过其他方面。
《悲惨世界》(图逸华)
他做了一个手势要珂赛特走近,又要马吕斯走近;这肯定是最后一小时的最后一分钟,他用微弱得好像来自远方的声音和他们说话,现在好像已有一堵墙把他和他们隔开了。
《悲惨世界》(图逸华)
冉阿让转向珂赛特,向她凝视着,好像要把她的形象带到永生里去那样。他虽已沉入黑暗深处,但望着珂赛特他还会出神。这个温柔的容貌使他苍白的脸发出光芒,墓窟因而也有着它的光彩。
《悲惨世界》(图逸华)
听了冉阿让重复这句话,一切拥塞在马吕斯心头的东西找到了发泄的机会,爆发出来了:“珂赛特,你听见吗?他还这样说!要我原谅他。你知道他怎样对待我吗,珂赛特?他救了我的命。
《悲惨世界》(图逸华)
冉阿让听见敲门声,就转过身去。“进来。”他用微弱的声音说。门一开,珂赛特和马吕斯出现了。珂赛特跑进房间。马吕斯在门口站着,靠在门框上。
《悲惨世界》(图逸华)
马吕斯心情狂乱,他开始模糊地看到冉阿让那不知多么崇高而惨淡的形象。一种绝无仅有的美德显示在他眼前,至高无上而又温和,伟大而又谦虚。
《悲惨世界》(图逸华)
马吕斯忽然把他的椅子靠近了德纳第的椅子。德纳第注意到了这个动作,慢慢地继续他的叙述,就像一个演说家吸引住了和他对话的人,并感到对方听了自己的叙述在激动起来,心惊胆战。
《悲惨世界》(图逸华)
马吕斯读了,这是明显的事,日期确切,证据无可怀疑,这两张报纸不是为了证明德纳第的话而故意印刷出来的,在《通报》上刊登的消息又是警署官方提供的。马吕斯不能怀疑。
《悲惨世界》(图逸华)
德纳第神气地向马吕斯看了一眼,就像一个吃败仗的人又抓住了胜利,并在一分钟内收回了所有失地,但他立刻又恢复了微笑,下级在上级前的得胜应该显得温和,德纳第只向马吕斯说:“男爵先生,我们走岔道了。”
《悲惨世界》(图逸华)
德纳第,确实是他,他非常吃惊,如果他能慌乱的话,他也会慌乱的。他是打算来使人大吃一惊的,结果是他自己吃了一惊。这种屈辱的代价是五百法郎,总之,他还是收下;但不免仍感到惊愕。
《悲惨世界》(图逸华)
马吕斯冷冷的语气,两次“我知道”的回答,说话简短,表示不愿交谈,引起了陌生人的一点暗火。他那发怒的目光偷偷瞥了马吕斯一眼,但又立刻熄灭了。
《悲惨世界》(图逸华)
马吕斯密切注意著这人的说话,琢磨着他的口音和动作,但他的失望增加了,这种带鼻音的声调,和他期待的尖锐生硬的声音完全不同,他像坠入五里雾中。
《悲惨世界》(图逸华)
马吕斯看见进来的人并非是他所等待的人,于是感到失望,他对新来的人表示不欢迎,他从头到脚打量着他,当时这人正在深深地鞠躬,他不客气地问他:“您有什么事?”
《悲惨世界》(图逸华)
马吕斯想起了这种烟味。他看信封上的地名:送给先生,彭眉胥男爵先生,他的公馆。熟悉的烟味使他认出笔迹。我们可以说惊愕是会发出闪光的,马吕斯好像被这样的一闪照得清醒了。
《悲惨世界》(图逸华)
有一天傍晚、冉阿让很困难地用手臂把自己撑起来;他自己把脉,但已摸不到脉搏;他的呼吸已很短促,而且还不时停顿;他承认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衰弱过。于是,大概某种特别重的心事使他拚命使劲,坐了起来,穿上衣服。
《悲惨世界》(图逸华)
一个星期过去了,冉阿让没有在房里走动一步。他老是躺着。看门的对她丈夫说:“上面的老人不起床了,也不吃东西,他活不多久了。他很难过。我非常相信他的女儿一定嫁得不好。”
《悲惨世界》(图逸华)
马吕斯做他认为必须要做的和公正的事,他觉得他有充分理由采取不生硬和坚决的措施摆脱冉阿让,有些理由很重要,这我们已经知道,还有其他的以后我们还将知道。
《悲惨世界》(图逸华)
每天他在同一时间走出家门,他开始他的原路程,但不再走完,也许他不自觉地不断在缩短。他整个面部表情说明了这惟一的想法:何苦来呢!眼睛已没有神,没有光彩;泪珠也已干了,它不再积在眼角上;沉思的眼睛是干涩的,老人的头却总是冲向前;下巴有时摆动;可怜他脖子瘦得打皱。
《悲惨世界》(图逸华)
猜测使他的精神受折磨,马吕斯肯定在怀疑这六十万法郎的来源,他怕来路不明,谁知道呀?可能他发现这笔款是属于他冉阿让的,他对这可疑的财产有顾虑,不愿接受!他和珂赛特宁愿保持清贫,不愿靠这可疑的财产致富。
《悲惨世界》(图逸华)
近来,冉阿让注意到年轻的夫妇在节俭过日子,他为此感到烦恼。节俭是马吕斯严格遵守的,而这个词对冉阿让则完全有它的意义。
《悲惨世界》(图逸华)
珂赛特不再问他,不再表示惊讶,不再叫她觉得冷,不再提客厅的事了;她避免称他父亲或让先生,她任他称“您”,任他称“夫人”,只是她的欢乐减弱了。如果她有可能愁闷的话,她会发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