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现代长篇
她穿着无腰身的灰色丝绸宽松开襟洋装,颜色衬托她的眼睛色泽。但即使隔这么远,我都看得出来她的丝质头巾包着光头,肌肤也蜡黄苍白。她散发的氛围与其余的人形成强烈对比,相较之下,其他人看起来都健康过头了。
握手时我一边打量他。即使今天稍早他穿着牛仔裤和T袖费力走上连通桥的模样,都称得上是我好友丽兹口中的“男神”了。现在他穿上小礼服,我不禁想起女生之间的经验法则:晚礼服能替男人增加百分之三十三的吸引力。
阳台很舒服,一如想像中高级游轮的私人阳台。阳台围栏是玻璃,所以坐在房间里,几乎可以想像自己和大海之间毫无阻隔。阳台上有两张椅子和一张小桌子,依照出航的季节,旅客晚上可以坐在外头,欣赏午夜的太阳或北极光。
我在北极光号的登船梯入口看向船身:大片的玻璃窗反射阳光,玻璃上没有一点指纹或海水,闪闪发光的白油漆非常新,仿佛当天早上才完工。
《彼得潘》(爱米粒出版提供)
但彼得就像其他男孩一样不太在意外表;此时他正欣喜若狂地跳来跳去,完全无视于她的存在。唉!他忘了自己之所以能这么开心,全都要归功于温蒂才对。他还以为是自己把影子黏回去的呢。
《彼得潘》(爱米粒出版提供)
达林夫妇离开家后,有段时间,三个孩子床边的夜灯仍燃着明亮的火光。那是三盏非常棒的小夜灯,让人忍不住希望它们能一直保持清醒,看见彼得现身;可是温蒂的夜灯眨眨眼睛,打了个大呵欠,惹得另外两盏夜灯也跟着打呵欠,三盏灯还来不及闭上嘴巴,就都全熄灭了。
他认定我会跟过去,自顾自地转身穿过塑胶帘子。我迟疑了一会儿,还是被贪求无厌的好奇心打败了,我想不出其它更好的选择.便推开帘子跟上去。光线照满了原本黑暗的房间角落,我发现模特男在一个板条箱里翻找,把不要的物件像垃圾般丢到一旁。
那只极为温暖,没有包着古老木乃伊缠布的手,在我一发出尖叫时便立即松开了。我冲过塑胶帘子,绕过墙壁,抓起我放在袋子里的辣椒喷雾罐。我站那里拿着罐子瞄准,手指按在开关上,我看到帘子底下伸出来的脚丫缩回了漆黑之中。
我快速经过一整个墙面的照片,往楼下主楼层走。经过摆满织画、雕像、雕刻品、剑、十字架与珠宝的中世纪艺术区与回廊大厅,通往博物馆的礼品店,最后我终于来到埃及区了。
我朝照后镜里那对皱眉瞪我的眼睛淡淡一笑,掏出自己的皮包。我虽然搭过无数次的纽约计程车了,却从没习惯计程车司机的态度;每次都会把我惹毛。不过我若不搭小黄,就得坐家里司机开的车了,他一定会到处跟着我,把我的一举一动向爸妈报告,所以总体考量后,我宁可独来独往。
在比萨,在米兰,我都觉得很自在,有时甚至很快乐。但回到我生长的这个地方,我总是担心会有不可预期的事情发生,让我再也无法逃脱,让我所获得的一切都被夺走。
但是打从我们相识开始,我就本能地知道他的厨艺绝不限于料理的前置作业上。他教我的是耐性的好处,放慢脚步好好想想我做的每一件事。
圣若翰对炒蛋很有一套。爱德华问他炒蛋的秘诀,圣若翰说他从来不一次炒,而是分几个步骤。爱德华也跟宝拉说了这个诀窍,现在也坚持要教我。
我在和爱德华见面之前,就听说了他在太太临终前所作的承诺。
当时为什么会选择紫、黑、白这三种颜色?制作玻璃彩珠的新手只要挑选三种不同颜色的玻璃棒,用瓦斯喷灯加热的同时,好像在卷麦芽糖一样卷在不锈钢细棒上,做成圆形。总共有二十种不同颜色的玻璃棒,可以挑选各自喜欢的颜色。
这一段路线像是轻松的散步道,沿途可以眺望黑泽池和湿原。朝雾还在低处,整个身体好像都被净化了。神崎先生走在前面,我走在他的后方,和他稍微保持一小段距离。
参加相亲派对简直就像在宣告自己嫁不出去。之前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向来避不参加,但占卜上写着“努力脱胎换骨”,而且我也对玻璃工艺颇有兴趣,最重要的是,“不能继续过目前这种生活”的不安推了我一把。
让平住在我家,却又不信任他,显然一点道理都没有。我这人脾气很坏,孤僻独居,疑神疑鬼,而这也是我能活这么多年的原因。除了我之外,最后一个住在这屋檐下的是查洛,但那也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我每天带上枪,出门去巡视这黯淡的城市。这工作我做得太久,整个人已经和这工作融为一体,就像在冰天雪地里提着水桶的手一样。
我们慢慢走过结冰的操场。约斯维希的神情既忧虑又带着自责,似乎我被罚写作文是他的错。这个人除了收集古钱币、关心海岛合唱队的演唱外,对什么都不热心。
一堆烧得很旺的小火苗展现在我眼前,它点燃了我回忆起来的一切情景和事件,将它们燃烧,化为烈焰;如果火舌卷不着它们,不能把它们烧毁,使它们变作焦炭的话,那么,抖动的火苗也会把它们遮掩住的。
邻近的汉内弗山特岛也位于易北河下游,那里和我们这里一样,也关着一些难以管教、有待改造的青少年。尽管两个岛的情况相同,同样都被油污的海水包围着,有同样的船只行驶过,同样一群海鸥在岛上栖息,但在汉内弗山特岛上却没有科尔布勇博士、没有德语课、没有作文题, 没有这种(说句老实话)大多数人甚至还要因此受肉体折磨的作文题。
约斯维希亲自把我带进囚室。他敲了敲窗前的栅栏,按了按草垫。然后,这位我们喜爱的管理员,又仔细检查了铁柜和镜子后面我经常藏东西的地方。接着,他默默但很生气地看了看桌子和那满是刀痕的凳子,还把水池仔细瞧了一遍,甚至用手使劲敲了几下窗台,看它有无问题。
“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没办法说出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当我们饿了、热了、冷了、痒了、痛了,我们期待有人能够知道,并且立刻照顾我们,满足我们的需求,当我们被这样对待了,我们就会感到安全舒服。”
每天的生活都热闹缤纷的不得了!但是有一天,我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关于外面的世界你知道那么多,但对于自己,你知道多少?’
夜色中,整个城市车流与霓虹闪烁,擦身而过的几对情侣看来都那么幸福快乐,为什么她拥有的只有孤单?
调整好自己的身心状态之后,她开始在心底浮现苏青说过的那个完整圆满的“全人图”──一个大圆里写了一个正正的“人”字,把整个大圆分成了均等的三个区块,每个区块上各自代表了“自己、他人、情境”。
此行上路以来,德隆始终感到心旷神怡,不但和齐普上尉尽情享受整个航程,也乐于接受途中挑战。
他呼吸著周遭轻薄的空气,对“冰映光”现象沉醉不已--“冰映光”是在海空交界处散放的白光,表示前方即将出现大量浮冰。极地风情越来越引人入胜,不时可见由冰块凿出的峡湾、甫脱离冰河的冰山、发出清响拍击浮冰的冷冽海浪、从冰缝里向外窥探的环纹海豹、在深灰色海峡中喷著水柱的弓头鲸。
朱妮雅塔号的格陵兰任务,齐备了惊险救援故事的各种元素,也是一部追查暗算与谋杀内幕的侦探故事。
    共有约 12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