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词创作
好像才出生 怎么 一瞬便已黄昏? “虽御风不以急也”!(注) 还是,一意向前
别躲别藏 来这儿 送你一树的阳光 别推别辞 来这儿 送你一树的休闲
魔鬼们 利用了人类的善良 花言巧语地 阴险地 编制了一张充满迷惑的魔网 纵欲着人性的贪婪
小小的,一个小小的农村 已经大腹便便,呈显令人欣喜的曲线美 随便揣摩一下,嗯,是快临盆了 想是那些碧竹、茅草屋、稻草墩撑起来的吧
下个浪 希望是个大浪 将我高高举起 下个浪 希望我站浪头 不被大浪淹没
幽幽绿谷西拉雅 新貌掩映旧塘风 在灵魂的卷帙中 旅客沿着夹道绿荫一路探索
有一种幸福 来自心的温暖 有一种踏实 来自主佛的慈怀 有一种强大 来自创世主的加持
放眼窗外 一幕神奇的景色让我惊讶 出乎意料的是 一场小雪就让这阴郁的世界 瞬间变得明亮了
说枯等到胡子发白是太夸张了 但是枯等则是千真万确的 终于一阵春风吹来 所有皱着眉头的郁结全被驱逐出境了
那天, 我遇到了我自己。 背着行囊, 打着发髻, 追逐在炼丹的夕阳里。 道袍披上了霞衣, 拂尘扫开了天际。
阳光想送大礼物 先送绿叶 再送红花 最后送个大晴天
滚滚浊 流 滔滔 涉入,还要 涉入
紫色花朵乘着想飞的翅膀 飞向那一大片原野 丰饶于收成的季节 凝望之余欢喜赞颂
我是只天堂鸟 我想飞 我一直想飞 今天 我乘着阳光 我乘着微风
随着雁 北飞,随着 雁南迁 逆风 冒雨 沧桑谁见?
连日阴雨 绿叶依旧快乐地 喝着雨水 与秋风嬉戏
一团丝 牢狱 捆 灰暗 雾呀雾 路在哪里?
枯荷说 我是枯了 枝叶烂了 但 那是生命的转换 当我枯了 千万个我将再生
My name is not “those people” It’s local as well as global And as simple as we’re all equal
穿起早春的翅膀 轻盈飞跃秋日经纬线 袅娜的殷红轻触冬的胸膛 偎著晓雾拥吻大地 枝头娉婷秀丽舒昂
不自我设限,兀自当山底之蛙 起飞吧!千羽茄苳 从你的枝桠,你的绿叶 长出翅膀 引领身心高飞
它无声 我也无声 它安静 我也安静 可是 我俩互撞 它有声 我也有声
经过历史的长河 磨砺过岁月蹉跎 一场场人间大戏 一幕幕离合悲歌
晨曦刚露,荫棚上一串串悬垂好似美丽风铃 叶状苞片似龙虾 无数花苞灿然长出 叶子如鸭蹼,步姿优雅
黄叶依依, 终随风飘去, 声声叹息低微, 消失在冷漠大地。
一只皮箱储存着什么 它跟着主人四处旅行 常存放在阴暗的地方
老伴会冷吗 风大吗 还好 你呢 老伴会热吗 太晒吗 还好 你呢
又名非洲凌霄的紫云藤 性喜阳光半蔓性倚墙绽放 晨曦中清澄凝望 隐密动人气息拨动
如果是光 又怎会逃避黑暗的肆虐遮挡 如果是真信仰 又怎会畏缩躲藏 如果不是投机的懦夫 就应该挺起天命的脊梁
井骄傲地说 以前 以前 人们围着我 接水 洗东西 聊天 所以 我站在马路的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