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短篇小说
千日红(学名:Gomphrena globosa),又名圆仔花,原产于热带美洲各国内地,一般在春天播种繁殖。(Nirmal Dulal/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3.0)
圆仔花不知丑,大红花丑不知…… 大概要三、四十岁的人,凭借小时候曾经叨念过两句类似口头禅又类似童谣的字句,才会想起这两种花朵的姿影。
短篇小说换肝(三)(网路图片)
小说简介: 某省级大报记者杨杨在24小时之内的曲折经历:为了把一个死刑犯从枪口解救下来,她费尽心力,东奔西忙,从无望到希望,最终就要成功,岂料风云突变,一场悲剧难免…… (一) 新闻部主任杨杨顺着靠墙的过道,轻手轻脚朝礼堂...
一份政变成功后的组阁意向名单在查抄周永康住处时被发现,成为政变主谋江泽民、曾庆红和罗干密谋政变的关键证据。(大纪元合成图)
江泽民岂肯罢手,不谋杀胡锦涛,似乎他睡不着觉,成了心病。
一份政变成功后的组阁意向名单在查抄周永康住处时被发现,成为政变主谋江泽民、曾庆红和罗干密谋政变的关键证据。(大纪元合成图)
为什么全国都没有法轮功学员自焚杀人的,只有北京天安门才会自焚?为什么2001年前没有自杀自焚,2001年后也没有自杀自焚,只有那年才有?
一份政变成功后的组阁意向名单在查抄周永康住处时被发现,成为政变主谋江泽民、曾庆红和罗干密谋政变的关键证据。(大纪元合成图)
江泽民靠镇压学生,被邓小平看中,取得中共总书记的位置,企图复辟社会主义专政的计划经济,以文革模式大搞个人崇拜,为自己造神。
万千闪电同时击在江泽民身上,它整个身躯全被雷火消灭殆尽,未留一点残余。(AFP)
这场灾难先是从一个叫卜福的小镇开始的,先是一个小孩感染了禽流感,后来扩大成全国范围的一场瘟疫。这场瘟疫来势凶猛,正如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约翰等人对古欧洲瘟疫的描述,其惨烈程度远超古罗马尼禄迫害基督徒引发的历史上的欧州大瘟疫
江曾捣乱(大纪元合成图)
2014年3月1日,正值中共“两会”前夕,云南昆明火车站发生惨烈的血腥砍杀事件,至少造成32人死亡,143人受伤。这次曾庆红精心策划的恐怖袭击事件,原本计划同时在5个城市进行,但出现意外后,其余4个城市并未有所动作。此外,两会前试图刺杀《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的事件也是曾庆红所策划的。
周永康被抓(大纪元合成图)
气急败坏的周永康决定谋杀习近平。他在回去的路上正好遇到习近平和他的保镖经过紫竹公园门口,他立即通知身边的保镖开枪射击。那保镖一紧张,没射中。听到枪声的习近平保镖挡住习的身体,回身反击,就引发了两边人的对射。幸好,习近平正在茶室门口,他们躲进茶室,茶室里的人全出来,周永康趁夜色逃走了。但是习近平的背上部靠近肩膀处被子弹擦伤了。这就是习近平在就职前消失60天的原因。这60天,全国纷纷猜测,其实他是躲到西山军营躲避暗杀和养伤去了。
令计划之子乘坐的法拉利撞在路边,当场车毁人亡。(大纪元合成图)
成都美领馆门口的重庆军队与四川军队正要火拼,国安、公安部门的领导到了现场,强令重庆军队撤退。
王立军扮女装出逃至美领馆。(大纪元合成图)
于是,薄熙来把王立军软禁了起来,把他从公安局长的位置调到了管文体工作的副市长的位置上,同时逮捕了王的秘书、司机、厨师、保姆等人,有秘书和司机反抗,被打死了。对外宣称,因工作调动,王需要熟悉、学习业务。王就被关在家里,他家的四周都站着一对对持枪的武警哨兵。
薄王反目(大纪元合成图)
薄伸出右手,张开五指,“啪、啪”左右开弓,扇了王立军两个巴掌,直打得王立的脑袋嗡嗡直响,似乎有千万只苍蝇在飞,眼前像有无数星星闪耀,只见两条鼻血,扭曲著,如蜗牛一般从鼻孔里慢慢流出来。他没有躲,只是依旧不紧不慢地说:“这事只有问五哥自己知道。”
中南海暗潮汹涌,或正在酝酿政局大变动。(Getty Images)
曾庆红做了最周密的布置,同时决定一次打掉二李和栗。胡在阅兵开始前的20分钟,突然脱下军装,改换西装,同时临时下令改变计划,先在青岛会见应邀前来参演的29国海军代表团团长,陪他去的有郭伯雄、梁光烈等。郭和梁知道自己无法躲了,因为电视直播江和曾会看到,郭和梁在会见外宾时还无法掩饰内心的惊慌和无奈,要么是目瞪口呆,要么是腿手或脸部肌肉哆嗦。
胡温反击(Getty images)
胡锦涛邀请温家宝、令计划、汪潮等人在他家里喝茶唱歌,胡锦涛说:“有高人启示,要斩断第二中央头子,先从西南山城下手。”
谷王为奸(大纪元合成图)
王立军送走谷开来后,拿着沉甸甸的子弹,左思右想,怎么能做对不起薄哥的事呢?但又怎敢违背五哥呢?最后他想通了,只要让薄哥每晚回家睡觉,这事就好办了。
薄熙来和他的老婆谷开来与江泽民狼狈为奸,犯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反人类罪行。(大纪元合成图)
薄熙来是谁?就是在大连开人体塑化标本生化公司的商务部副部长。把上访不肯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偷偷抓到大连,剖膛挖腹,活体摘取器官出售,再把人体塑化标本,在国外展出赚钱,这事就是薄熙来和他的老婆谷开来干的。
江泽民暗地里策划阴谋,打算除掉胡锦涛。(大纪元合成图)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人们通过修炼达到身心健康,不断提升人的道德境界,使人开慧开悟。这功法从1992年在中国大陆出现,到1999年有上亿人的信徒,超过了中共党员6000万的总数。法轮功创始人在中国有极高的民望,这令江泽民非常妒忌,他无端猜忌法轮功会夺他的权,便下令镇压。
有人看到,江泽民的结局是在天安门广场被世界正义人士穿骨上吊。(大纪元合成图)
人类本次历史最愚蠢最邪恶的一个人,它叫江泽民,在1989年,它靠镇压学潮运动,被中共老大看中,坐上了统治中共附体国的最高权座,后来,靠权术整掉了它的政敌们,成为党政军权集一身的中共中国的最大独裁者。它营私结帮、专权腐败、镇压正义、出卖国土、淫乱无伦、破坏文明、道德堕落(这些可参见《江泽民其人》一书)。
每次布莱恩从镇里回来他都会为玛丽买一些新奇的小玩意,玛丽为了犒劳他所以特意熬了鸡汤给他,单纯的玛丽深信她和布莱恩会过上好日子。
或许有人说,不读这共党的书是好的,可学生伢子岂不都要走到街上变成野孩子了?但学子们虽然烧掉了那万恶的洗脑书,可他们并没有停止学习,相反,他们开始了真正的学习。他们将走向社会,开始认真而精准的学习“社会”这本大书。
其次,最近一些有识之士提出,共产党其实是个宗教来的,而且其任务是要坚定不移的打倒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这宗教也是煞厉害的,可能和魔鬼有些连系也说不定,红小兵们当年革命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和它结下什么契约吗?这的确令人惊疑不定了。
这时,李强用坚定的目光扫视了一下周围的同学们。那目光是在说:我们一定要坚持战斗,决不能失去来之不易的自由。 于是学子们抖擞精神,再次奋战。
我在一旁看到,关键的时刻已经到来。生死一念之间。如果失败,我们来之不易的自由将付之东流,我们将要再次过上那暗无天日的填鸭生活。此刻,一定要有人顶上去的。我当然得顶上去,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由此,学子们告别了洗脑的岁月,进入了一新的纪元。我们要走向社会,自己弄一口饭吃,同时,将那中止的革命继续下去。可是我们很快发现,社会也是一个大监狱,一个洗脑大本营,一个资产阶级作威作福,无产阶级做牛做马的世界。
老师完全被震住了,她小心的问道:“他们可都是代表当今的先进思潮的耶,反动的话怎么可能进到那样高级的地方去呢?” 同学们也都被我的发问点燃了兴趣,从那死气沉沉的课堂气氛中解脱出来。每个人都试图发表一些意见。
(Fotolia)
他孱弱的心灵还生出一种幻觉:不活也好,不活就用不着挣命活了,不必逃难了,不必挨刺刀了,不必口朝黄土背朝天了——不活也就不吃苦了,埋在土里多舒展,多自在!谁说死亡不是一场盛大的聚会而生存只是苦难的放逐呢?
(Fotolia)
喜鹊和乌鸦是平原上最寻常的聒噪者,它们长得像一把小型的黑雨伞,或者一把利落的匕首,油黑发亮地在空中飞过,同样,乌鸦也长得那样,黑黑的长尾巴,尖著嘴巴,一路嘎嘎嘎地惨叫,从我们的眼前得意地飞远。
(Fotolia)
她懵懵懂懂地,不知绕了多少的冤枉路。她刚刚与一桩奇遇相逢又永别,她的土布衫在春风里细细地发着抖。似乎只有竹篮是认识路的,挎在肘上在茫茫平野里指引着她往家走。
(Fotolia)
门板上那个女人,缓缓睁开眼睛,她望一望头顶的天空,天上漂著一絮一絮的彩云,云朵的边缘是蓝色的。她望着,而后微笑了,少女菊呆呆地望着那朵微笑,仿佛风里飘来的蒲公英,柔柔地触了她一下。
满月组反映松树仍然在平静的水中有山,在一个晚上的星空。(大纪元)
那是我五岁的时候。 那是正月里的最后几天。 祖父带着我去走亲戚。
老师卖力地上课,学生们投入专注的听讲。(大纪元)
“还有另一种,是周期循环式发展。也就是经过一圈的发展后又回到起点。如果用图形来表示的话自然是一个圈。”于是他转身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圈。“你们认为共产主义是一种直线发展还是循环发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