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有得
防堵民众的言论,比堵塞河流引起的水患还要严重。比喻不让人民说话,最终必酿成大祸。语出《国语‧周语上》。
如果认为“只要精通两种语言,即可胜任翻译的工作”,那就误会大了!例如,曾被译得面目全非的《格理弗游记》(Gulliver's Travels),在在突显了翻译的重要性。中研院欧美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员单德兴认为,若要让大众得以接触美好的外文作品,也让原文作者的才识为人欣赏,翻译时便不能忽略深藏其中的“文化脉络”。
为接待贤才,周公洗次头要多次抓起头发,吃顿饭要多次吐出食物。比喻求贤若渴、恭谦下士的贤德。语出司马迁《史记‧鲁周公世家》。
风雨过后,应是枝叶繁茂、鲜花凋谢的景色。比喻春末夏初的风景,以及惜花、伤春的心情。语出李清照《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一种云在天边、水在瓶中的境界。比喻要顺其自然,保持纯真的本质和淡泊的心境。语出李翱《赠药山高僧惟俨》。
我岂是久处草野的碌碌无为之辈?比喻踌躇滿志、高度自信的心态。语出李白《南陵别儿入京》。
青山能遮挡视线,却挡不住滔滔江水向东流去。比喻百折不挠的决心,或历史大势的走向不可阻挡。语出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整夜无眠,睁著双眼悼念对方。 象征夫妻间的深情,及对伴侣的思念。 语出元稹《遣悲怀‧其三》。
人事有更替变化,旧的去、新的来,最终都会成为历史。社会兴衰、人事离合都在不断变化中,表达怀古伤今的沧桑感。语出孟浩然《与诸子登岘山》。
石灰无惧粉身碎骨的结局,只想把清白的颜色留在人间。比喻立志做品德高洁的人。语出于谦《石灰吟》。
蔡淇华:美国The Ladders 公司曾经利用十周,观察三十位专业人资,结果发现他们平均看一份履历表,只花六秒......
鉴定玉的真假需要三天。比喻经历时间的考验,事情的本来面目最终会呈现。语出白居易《放言五首‧其三》。
在乱世中才能识别忠心不二的大臣。比喻经历危难的考验,才能看出人的品质。语出唐太宗《赠萧瑀》。
仅从书本上学到知识始终是浅薄的,一定要亲身践行。比喻人必须通过亲身体验才能明白道理、获得成长。语出陆游《冬夜读书示子聿》。
文天祥忠于南朝,就像指南针一样永远指向南方,他对诗集也因此命名为《指南录》。(公有领域/大纪元合成)
我的心像一块磁铁,不指向南方誓不罢休。比喻坚定不移的爱国精神。语出文天祥《扬子江》。
一九四六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不久,百废待举。人们一边重建城市,一边也试图从战争期间的无序混乱中重新建立价值感与秩序,并藉以找到人生方向。报社专栏作家茱丽叶‧艾许登,偶然间与遥远根西岛( 二战时期英国唯一沦陷、被德军占领的领土)上的农夫道西‧亚当斯成为笔友。
一封封情意真挚的信件在英国伦敦、苏格兰、海峡中的根西岛、法国之间往返传情,读者就像展读尘封在柜子底部的一封封信件,逐渐串联起令人欢笑又落泪的故事全貌。
感情深厚、形影不离的情人、夫妻怎么以比翼鸟、比目鱼来譬喻?鹣鲽情深是什么意思?
市中心地面房子的租金昂贵,但只能住得靠近工作地点才能免于舟车劳顿、撑得住爆肝的工时,种种考量驱使他们接受这样的生活条件。一股甜腻而令人作呕的芳香剂气味,随着我们靠近盥洗室越来越浓。
英国人从女王到一般国民皆具有重视家庭的想法,也知道哪里是底线必须回头。我认为就是这种认知,而引发人类的坚强性格与聪慧的决定。
我们不曾想过自家脚下会存在这么一个平行世界,毕竟就在距离这里两步之遥,错落着全中国乃至全亚洲最时尚、最高级的夜店。北京这张时尚脸孔教约瑟芬目眩神迷,随手可得的惬意生活与自由,让她可以进出一些在巴黎受限于年纪而不能去的夜间场所,她实在难以想像自己住的公寓底下竟然有这么一个暗黑宇宙滋长著。而且我们还是在这地方住满一年后,因为这项鼠族的调查计划才偶然间发现了它。
“当人类拥有地位时,就不想失去任何东西。然而一旦放手,只会讶异自己竟然也有那么忙碌时刻的回忆而已。因为人类已经能够适应,能安定下来过着最舒适的生活了。”
若以呼吸比喻,军人和医生的呼吸之道大不相同,同时身为军人和医生则需要两者兼备:一个肺供军人呼吸,一个肺为医生效力。这种呼吸之道独特又奇异,由两类大异其趣的DNA纠结混合而成。
“前音后定”是现代汉语中个别词组的读法,也就是说一个词组中前面字的读音,是由后面的字决定的。
然而不论何时,无论社会形势如何转变,也不会影响英国人内心就是要享受人生的一贯的心态。他们即使碰到不景气、或是遇到泡沫时期,还是能称赞屋龄很高的老屋是“成熟的家”,称年纪变老的自己“年纪增长了,所以我自由了”而感到欣喜。
台湾市面上有很多以阿嬷为名的饮食店,诸如阿嬷酸梅汤、阿嬷铁蛋、阿嬷肉包……以阿公为名的就相对少了,似乎只要想到阿嬷,就会让人感到安心与温暖。
爱做梦的猫,看似慵懒不问世事,可是它们最懂得圆融之道,这需要成熟的性格,能做到柔软必得经历千锤百炼的功夫;这些人生的体验与义理,猫一出生就明白。
我说:“还好啦,你不知道,如果地面是三十四度,那铁皮上面就会感觉到约四十度,很热很烫……铁皮烫得连手都不能摸。夸张点的说法,蛋打上去,说不定还会熟。所以,我们有时候会故意避开中午的烈日,休息到两点,然后做晚一点,这也是变通的方法。”
在挪威,阁楼过去多半用拿来晾衣服,现在则成为储物的空间,但是仍残留过去上百年人类活动的痕迹。作者工作时,与这些痕迹近距离相处,包括水痕、晒衣绳、旧管线、通风口、石棉。整修有历史的老屋,就仿佛屋子的修建时间延长,中间空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继续修盖。作者看见前任工匠是如何建造这座阁楼,如今由他继续整修,延续了它的生命。可以想见,在多年后的未来,他的施工细节将摊在下一任工匠眼前。那是一种穿越时空的传承。
第一次觉得美浓如此清晰、如此真实,它再也不只是一条过年回家的路那么简单,我们正在创造,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