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有得
距离此刻不远的近未来,凯莉思和麦斯相遇了。90分钟——这是他们能够相处的最后时光……如果生命只剩下90分钟,你会如何陪伴身边的挚爱?
公元1492年,在浪漫的安达鲁西亚山间,格拉纳达王国末代苏丹包迪尔交出了阿兰布拉宫的钥匙,结束了摩尔人在西班牙长达八百年的统治。在摩尔人的眼泪落下后,阿兰布拉宫顿成废墟。沉睡了三百年之后,1829年,来自美国新大陆的华盛顿·欧文在阿兰布拉宫驻足,一停留便是三个月。
离家参战的爸爸和战后返家的爸爸是两个不同的人。她试着赢得他的爱;更重要的是,她试着持续爱他,但最终,两者皆是不可能的任务。
这是她的世界中最真切的事实。她爱他的一切:他的微笑、他睡梦中的喃喃自语、他打喷嚏后放声大笑、他洗澡时大唱歌剧。
“夜莺计划”拯救了无数人,但挽不回生命。那些来不及解释的歉疚,来不及道出的爱,与那个永远不愿掀开的秘密――尘封在阁楼置物箱的那张身份证,让这一切重新翻涌了起来。
真琴是个什么样的母亲呢?里沙子看着她们,思索著。孩子还小时,频频做出危险举动时,进入反抗期时,她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在工作呢?
平凡主妇里沙子,被选为法庭的国民参审员。这次的案件,是一位年龄和里沙子相近的年轻妈妈“蓄意”将女儿溺毙的虐童案。
道德高尚的君子,即使绝交也不说别人的坏话。比喻在矛盾面前,依旧保持宽容大度、修口忍让的美德。语出《史记·乐毅列传》。
我在友人的小屋,走到船坞尽头,缩起脚趾。那是二〇〇七年的初夏,水和天空一样灰灰冷冷。我打算跳入水中,睾丸拚命往骨盆缩。咿,冷得发抖。 手机在我皱巴巴的衣服旁响起。我弯腰接电话,心想会是很长的一通电话。 是多伦多大学急诊部主任: “詹姆士,是我,迈克。欢迎从苏丹回来。我听说有一份工作是前往衣索比亚。” 说不、说不、说不,我在脑海中重复道,接下来又想到,就在苏丹旁。 风越来越强。
我在友人的小屋,走到船坞尽头,缩起脚趾。那是二〇〇七年的初夏,水和天空一样灰灰冷冷。我打算跳入水中,睾丸拚命往骨盆缩。咿,冷得发抖。 手机在我皱巴巴的衣服旁响起。我弯腰接电话,心想会是很长的一通电话。 是多伦多大学急诊部主任: “詹姆士,是我,迈克。欢迎从苏丹回来。我听说有一份工作是前往衣索比亚。” 说不、说不、说不,我在脑海中重复道,接下来又想到,就在苏丹旁。 风越来越强。
远方,一个陌生而神秘的领域,在地平线迎接晨曦,送走月轮,向每一个仰望天空的人,闪耀出诱人的辉光。当走到曾经的目极千里处,心底似乎又有遥远的怀抱在召唤,像投入石子的湖心晕开层层涟漪,发出深沉的吟唱:归来吧,归来吧。
一只玩具鹅念出的童谣、 一张会演奏生日快乐歌的卡片, 是来自台湾的刘老先生留下的仅有的线索…… 在福尔摩斯故居开业的律师——雷基 再次因为事务所地址而平白卷入罪案! 他该如何找出两起命案与一桩绑架案之间的关联……?
美感教育的第一步是张开眼睛。张开眼睛又有何难?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是睁眼瞎子。这不是骂人,而是说明我们的器官本身是没有意识的,虽然生长在我们的身上,有充分的功能,当其用,则需要心灵的贯注。张开眼睛可以看到万物,是否能看到,则要视“心”有没有要我们看到。
桃李不说话,但因为有香花鲜果的吸引,树下自然踩出小路来。比喻为人正直、高尚,自然会受到人们的敬仰。语出《史记·李将军列传》。
一只玩具鹅念出的童谣、 一张会演奏生日快乐歌的卡片, 是来自台湾的刘老先生留下的仅有的线索…… 在福尔摩斯故居开业的律师——雷基 再次因为事务所地址而平白卷入罪案! 他该如何找出两起命案与一桩绑架案之间的关联……?
家庭贫困,就想娶一位贤妻;国家动乱,就渴望任用一位治国有方的宰相。比喻情况越是艰难,越要知人善用。语出《史记‧魏世家》。
田间小路的花开了,你可迟些归来。表达了丈夫对妻子含蓄深沉的爱。语出苏轼《陌上花‧序》。
路上没有人捡丢失的东西,夜晚家家户户的大门不用紧闭。比喻国泰民安、天下太平的景象。语出司马迁《史记·循吏列传》。
有一种鸟要么不出声,一旦鸣叫就会震惊世人。比喻平时没有作为,一下子能做出惊人成绩的人。语出《史记·滑稽列传》。
西天路上,一座八百里火焰山横亘阻路,滚热难当。火焰山的火气来自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炉里的六丁神火是老君用至阳的宝扇扇出的,只有纯阴宝扇才能将它克制。唐僧一行如何借到宝扇?这便引出了跌宕起伏的“三调芭蕉扇”。
行动前像未出嫁的女子一样沉静,一旦行动就像逃脱的兔子一样敏捷。比喻善于把握时机、出奇制胜的谋略。语出司马迁《史记·田单列传》。
廉颇已经年老,身体还强健吗?比喻年事已高,仍然不忘报效国家的豪壮情志。语出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催眠术是由会催眠的施术者藉由语言暗示或手段诱唤受术者的精神,呈现一种特殊的状态。这时受术者消除了普通状态下种种自发杂乱的思绪,心境呈现一种寂静状态。
每一个人都有自我的意识:“我”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每天睡觉的时候,“我”就不见了,但是每天早上醒来,“我”又回来了,好像没有太大的改变,这个“我”的物理本质到底是什么呢?
人体特异功能像心电感应、遥视、念力等,从古以来历史上就有大量的记载,是宇宙中尺度的人体所发生的谜团,在西方正式的科学研究是从一八八二年的英国开始,称之为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
暗律是潜在字里行间的一种默契,藉以沟通作者和读者的感受。不管散文、韵文,不管是诗是词,暗律可以说无所不用。它是因人而异的艺术创造的奥秘,每个作家按照自己的造诣与颖悟来探索这一层奥秘。有的人成就高、有的人成就低。
这位曲家魏良辅是如何的从唱腔改革昆山腔呢?简单说来,他是透过与同道的切磋,广汲博取,融合南北曲唱腔的优点而创发出来的;而这其间更有乐器的改良。
在元燕南芝菴两百多年后的明世宗嘉靖年间,江南出了一位戏曲大师魏良辅。而历来对于魏良辅和他创发的“水磨调”,除了“昆山腔”是否他创立之外,尚有三个疑点:其一,魏良辅的籍贯到底是豫章、太仓,还是昆山?其二,魏良辅到底是官至山东左布政使的显官,还是兼能医的曲家?其三,魏良辅创发“水磨调”是凭一人之力还是兼取众长?
父亲在那短短的两年中,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是种下了怎样深切的师情,以至于到了半世纪后的今天,许多世事都流水般的过去了,无痕迹了,一个乡下老师的两年的感情却是这样恒久,没有被年月冲掉。
“妆扮”是戏剧的要素之一。我国自从优孟为孙叔敖衣冠,巫觋为〈九歌〉中的神灵以来,已启戏剧妆扮的先声。戏剧的妆扮,演员的性别和所饰演的人物,不必求其一致﹔也就是男可以扮女妆,女可以扮男妆;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但若考其源起,观其时代风气,那么对于我国古典戏剧的了解,必然有所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