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
大梁的景德寺,有峨嵋院道者,严守戒律修行,二十年不下坐席。有一天,来了一个布衣青裘的魁伟不凡之人,与道者谈得很投机,于是双方约好第二年的同一天再来相见。
(Pixabay)
公元1080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住在城南长江边的临皋亭。后在附近开荒种地,名之曰“东坡”,自号“东坡居士”,还在那里修了栋“雪堂”。这首大名鼎鼎的词记述了一个深秋之夜,作者在雪堂开怀畅饮后带醉返回临皋的情景。
中国是一个诗的国度。宋词则是继唐诗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另一颗光辉灿烂的明珠。 如果你既欣赏唐诗、又读读宋词,你的生活中就是双珠齐耀,充满光明与美好。
后人每每叹息后主亡国。殊不知人间一切,冥冥中自有安排。上天要惠赠一个伟大词人给炎黄子孙,我们又何必非要希望他成为一个强悍的君王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数十年的时间,千万里的空间,被词人压缩在寥寥数十字之中。而社会从相对安定,到动荡离乱、劫后荒凉的演变过程,也被压缩在少年的浪漫生涯、壮年的流离哀愁、晚年的悲苦凄凉这三幅画中。
西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 茫茫尘世里,独清闲。 自然炉鼎,刻苦修炼, 便成陆地神仙。
嵋山老,头白早,人间善恶都曾造。 也曾穷,也曾通,穷通得失,浑如一梦遥。 因穷落得身无辱,因闲落得心无事。
秋风秃林叶,却与鬓生华。 十年长短亭里,落日冷边笳。 飞雁白云千里,况是登山临水,无赖客思家。
——莫当风流子,此生白浪荡! 作者:唐莲
(金代)赵秉文〈水调歌头〉 四明有狂客,呼我谪仙人。 俗缘千劫不尽,回首落红尘。 我欲骑鲸归去,只恐神仙官府,嫌我醉时真。 笑拍群仙手,几度梦中身。 倚长松,聊拂石,坐看云。 忽然黑霓落手,醉舞紫毫春。 寄语沧浪流水...
远游人由自身思归,转想及家中人也同样盼己归,则思归之情,由此更切。但身不由己,仍不得归,在此急切心情下,作者不由发出慨叹:“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东西方文化是两大文化体系,东西方艺术也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不同文化造成了各有千秋、殊异其趣的东方美与西方美。
南唐后主李煜与宋徽宗赵佶,既是才子皇帝,又是亡国之君。从九五之尊的天子沦为降虏阶下囚,从锦衣玉食、歌舞升平到颠沛流离、软禁摧折,李煜被毒杀于开封,赵佶病死在五国城。政治上完全失败,但李后主的诗词流传千古,得到广泛共鸣,成为备受后世景仰的词中之帝。宋徽宗以瘦金体书法和花鸟画,开创了诗书画印为一体的文人画新局面。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 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春归何处? 寂寞无行路。 若有人知春去处, 唤取归来同住。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 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 万岁山前珠翠绕, 蓬壶殿里笙歌作。
他经常置身于大自然的怀抱,寄情山水,表达心境。〈定风波〉就是这样的很有意义的一首词。
这阕词,像苏轼的某些篇章一样,表现了作者政治上遭到挫折后泰然自若、游于物外的处世态度,表现他对宇宙奥秘、人生哲理的深深领悟,达到了一种超越时空的化境。
读苏轼的词,往往给人一种“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而逸怀浩气,超然乎尘垢之外”的感觉,使人体会到他的确是因气而生词,借词以抒气。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而后主在词学上表现,又是那样的独特不凡,使人的心灵震撼,难以忘怀,对于后世词的发展,更有着空前绝后的影响。
今天要和大家一同欣赏的是,宋朝晏殊一首脍炙人口的词“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一提起苏东坡,就让人想起那激扬千古、波澜壮阔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千百年来家喻户晓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而他一生中因为屡遭贬谪,迁徙各处,也在中华大地上,留下了许多的遗迹。
这就是为什么这首表达超远旷达意境的小词,会给人这样一种无可挽回的悲壮苍凉之感。同时让人读完后,心境也升华到老翁的那一片清风明月中,在忙碌的现代生活中,偷得一点闲暇余情。
这首〈渔歌子〉流传至今己经一千多年了,不但历代传唱,而且对于后世的影响非常大,后人摹仿的极多。这五首词也很快的流传到了日本,当时日本的嵯峨天皇,以及其他的皇室成员都有唱和之作,不但为日本的汉诗作者,开启了填词之门,日本还把这些〈渔父词〉列于教科书中传授,这也是中日文化史上的一段佳话。
今天我们要欣赏的这首“清平乐”,传诵至今,却一直都获得好评。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永遇乐〉是苏东坡有一次住在江苏彭城燕子楼上,梦见了以前居住在这里的关盼盼所作...
汹涌奔腾的长江水,不停地向东流去啊!在悠远的历史中,不知道送走了多少英雄人物...
    共有约 9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