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
(南宋)吴炳《出水芙蓉图》(网络图片)
东西方文化是两大文化体系,东西方艺术也走了两条不同的道路。不同文化造成了各有千秋、殊异其趣的东方美与西方美。
南唐后主李煜与宋徽宗赵佶,既是才子皇帝,又是亡国之君。从九五之尊的天子沦为降虏阶下囚,从锦衣玉食、歌舞升平到颠沛流离、软禁摧折,李煜被毒杀于开封,赵佶病死在五国城。政治上完全失败,但李后主的诗词流传千古,得到广泛共鸣,成为备受后世景仰的词中之帝。宋徽宗以瘦金体书法和花鸟画,开创了诗书画印为一体的文人画新局面。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 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春归何处? 寂寞无行路。 若有人知春去处, 唤取归来同住。
武汉黄鹤楼公园岳飞铜像(大纪元资料室)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 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 万岁山前珠翠绕, 蓬壶殿里笙歌作。
(clipart.com)
他经常置身于大自然的怀抱,寄情山水,表达心境。〈定风波〉就是这样的很有意义的一首词。
这阕词,像苏轼的某些篇章一样,表现了作者政治上遭到挫折后泰然自若、游于物外的处世态度,表现他对宇宙奥秘、人生哲理的深深领悟,达到了一种超越时空的化境。
(clipart.com)
读苏轼的词,往往给人一种“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而逸怀浩气,超然乎尘垢之外”的感觉,使人体会到他的确是因气而生词,借词以抒气。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而后主在词学上表现,又是那样的独特不凡,使人的心灵震撼,难以忘怀,对于后世词的发展,更有着空前绝后的影响。
今天要和大家一同欣赏的是,宋朝晏殊一首脍炙人口的词“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一提起苏东坡,就让人想起那激扬千古、波澜壮阔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千百年来家喻户晓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而他一生中因为屡遭贬谪,迁徙各处,也在中华大地上,留下了许多的遗迹。
这就是为什么这首表达超远旷达意境的小词,会给人这样一种无可挽回的悲壮苍凉之感。同时让人读完后,心境也升华到老翁的那一片清风明月中,在忙碌的现代生活中,偷得一点闲暇余情。
这首〈渔歌子〉流传至今己经一千多年了,不但历代传唱,而且对于后世的影响非常大,后人摹仿的极多。这五首词也很快的流传到了日本,当时日本的嵯峨天皇,以及其他的皇室成员都有唱和之作,不但为日本的汉诗作者,开启了填词之门,日本还把这些〈渔父词〉列于教科书中传授,这也是中日文化史上的一段佳话。
今天我们要欣赏的这首“清平乐”,传诵至今,却一直都获得好评。
(图:小玉)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图:柚子)
〈永遇乐〉是苏东坡有一次住在江苏彭城燕子楼上,梦见了以前居住在这里的关盼盼所作...
(图:柚子)
汹涌奔腾的长江水,不停地向东流去啊!在悠远的历史中,不知道送走了多少英雄人物...
(图:柚子)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似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无奈的看着跟前的残花飘落,已是无法挽留了。虽然如此,但却又见到眼熟的旧燕翩翩的归来了,那是去年曾在此筑巢的旧相识,原来啊!宇宙是生生不息的,消逝的同时仍然会有美好事物的重现。溶入在此情此景,在花开花落,诗意盎然中,俯仰天地之圆融,不禁独自在小园的花径中沉思、徘徊著。
(图:柚子)
李煜字重光,是“五代十国”时期南唐的最后一个国君,所以历史上称他为李后主。生于公元937年,逝于公元978年,年42岁。他在即位之初,就面对了北方日益强大,虎视眈眈的宋王朝,他采取了年年纳贡,并降格称臣的方法,求得了一时的苟安。
(图:柚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photos.com)
今天我们所要欣赏的〈水调歌头〉,是苏轼在宋神宗熙宁九年时,酒醉后抒情,怀念弟弟子由所作的。这首词备受后人的赞誉和喜欢,是苏东坡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其中很特别的是,连描写英雄好汉的小说《水浒传》里,都引用了这首词。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photos.com)
〈渔歌子〉的作者张志和,出生和过世的时间都不详。他自幼便聪明过人,十六岁时就以科考的“明经科”及第,深受唐肃宗的赏识,任命他为翰林待诏。后来因为贬官而退隐江湖,浪迹天涯。情愿驾着一叶小舟,终日泛舟于江湖之上,自称为“烟波钓徒”,又号“玄真子”,他的著作,书名也叫《玄真子》。
公元1080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住在城南长江边的临皋亭。后在附近开荒种地,名之曰“东坡”,自号“东坡居士”,还在那里修了栋“雪堂”。这首大名鼎鼎的词记述了一个深秋之夜,作者在雪堂开怀畅饮后带醉返回临皋的情景。
对人生看穿了、看淡了,并不等于就能去亲自实践自己的正确看法;即使能够亲自去实践自己的看法,也不一定能坚持到底!对人生有正确看法,这需要智慧;能身体力行自己的看法,这需要勇气;要自始至终坚持自己的实践,就需要坚苦卓绝的忍耐和毅力,甚至舍生忘死的奉献和牺牲!愿每一位身体力行大道、正道的智勇之士,都能脚踏实地、一步步的走下去,不达目地,誓不罢休!
至于说现代独裁国家的某些头面人物,一上台就在军队里大肆封官许愿、收买人心,那是出自内心的恐惧和极度的自私:明知自己没有人民的拥护和治国的能力,就只有把枪干子弄到手,用武力来对付不服自己的对手和广大人民群众,这样的历史小丑,就算坐稳了权位又能怎样?历史总会还他个本来的丑恶模样的。
人们写七夕,都不免对牛郎织女的爱情悲剧同情一番,对他们忠贞的感情赞扬一盘;而苏轼却把成道后乘鹤而去的仙人王子乔拖出来,用他的口气把牛郎织女贬了一通:可不是么?凡人本当刻苦修炼、跳出轮回、返归本源,你们却偏要背“道”而驰、堕落凡间,专为执著红尘、不愿醒悟的常人助势,这不是痴男呆女是什么!
楼上晴天碧四垂,楼前芳草接天涯,劝君莫上最高梯。新笋已成堂下竹,落花都上燕巢泥,忍听林表杜鹃啼。
    共有约 8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