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学
克里斯托弗•马洛画像 (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历史难有真相,如今发现的许多历史,不过都是根据目前已知历史遗迹或出土文物所做的种种推测。而如果明天有了某种新的文物被发现,就极有可能推翻之前的所有推测和观念。正比如,“克里斯托弗•马洛”的生平传奇。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读美心惊胆颤地跟着站起来的男人和小狗走进书店。 男人说他的名字叫作“棚冲并”,今年二十六岁,是这家书店的老板。兴趣是从日本各个角落收集书——而且还是那种人称“幻本”的书。当这个兴趣继续升级,最后便开了这家书店。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读美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念头,她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绿色拱门的尽头。 视线范围内瞬间变成白茫茫一片——直到慢慢地习惯强光。 然后,读美瞠目结舌。
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英国政治家、作家、哲学家,1516年用拉丁文写成《乌托邦》(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英国政治家、作家、社会哲学家与空想社会主义者,1516年用拉丁文写成《乌托邦》,由此闻名。莫尔出生于1478年,属于中世纪的最末期,因此,被视为文艺复兴时期(衔接中世纪与近代的过渡时期)的代表人物。
(《小镇书情》/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有时候就是会发生这种事,一群人仿佛只为了衬托一个人而存在,让应该被看见的人更为显眼。现实中很少像电影演的那样,满屋子的人无意让出一条路,让女主角瞥见男主角,或让男主角望见女主角。然而有些人就是体会过类似这样的神奇时刻,明明转身要望向一群人,却只看得见那个人。
《神居书店:幻本之夏》(皇冠出版公司  提供)
暑假的第一天,星期日。 听说今年夏天将是近年罕见的酷暑,但读美总觉得好像每年都听到这句话,大概是气温一年比一年高吧!埼玉县北部的熊谷市今年貌似又刷新了最高气温的纪录,就连这个幸魂市似乎也受到这波热浪的影响。
(《小镇书情》/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认识莎拉的人们去书店,都只是为了要找她聊天。然而,住在镇上的其他镇民或是附近区域的住民大多是一头雾水。怎么会这样呢?突然就出现一个游客,还有一家书店?他们需要很多不一样的店铺,但怎么会有人选择开书店?为什么要大老远从瑞典跑来开书店?
《德米安:徬徨少年时》(漫游者文化出版 提供)
“我对你的银货和烂表不感兴趣!”他鄙夷地说道,“你自己去修吧!”
贝奥武甫雕像(FLedSv/Depositphotos)
在这些英雄时代的诗歌中,英雄们常常是个人英雄,在广阔的大地上奔走四方。他们英勇战斗,常常涉入国家或族群间的恩怨情仇,还常可能遇见神、天使、魔鬼等力量。这种英雄精神也贯穿延续到了后来欧洲各个方面的文化之中。
《德米安:徬徨少年时》(漫游者文化出版 提供)
我说,在埃克磨坊边的一个花园中,我曾和一个伙伴乘夜偷了一袋苹果,那可不是普通苹果,而是金色的莱茵特苹果,最好的品种。由于一时紧张,我逃进了这个故事,杜撰是我的强项。
《德米安:徬徨少年时》(漫游者文化出版 提供)
我心潮澎湃地读过一些故事,故事中的少年遭遇了类似的经历,堕入迷途。此时,回归父亲的真理世界令人感觉如释重负,我觉得这才是惟一的真善之举,是我应谋求的路途,然而即便如此,那个关于邪道和迷途的故事依然更显诱人,平心而论,失足者的受罚和回归有时甚至令人心生遗憾。
《德米安:徬徨少年时》(漫游者文化出版 提供)
故事开始时,我大约十到十一岁,正在我所在小城的拉丁文学校读书,那时的经历便是故事的开端。
《另一个人的心》(宝瓶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我这辈子极少出外旅行,更不用说是住在当地居民的家里了。我非常喜欢多奇欧里民宿,尽管窗帘被太阳晒得褪色、墙壁有裂缝、浴室的暖气几乎失灵,不过,这里洋溢着一种令人想要休息、放松的气氛,一进到这里,立刻让人感到很自在。
《另一个人的心》(宝瓶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我无法张开眼,眼皮犹如千斤重,愈想张开,就愈是张不开。我已经不晓得自己到底是在作梦,还是睡着,又或者是清醒?对于周遭、支撑身体的床、将我缚绑在床的束带、外界的声音……我的感知逐渐模糊,仿佛遭到某种未知的力量拭去。我在水底下,在一个阴暗的世界,一种前所未见的明暗对比里,一切都显得如此熟悉,却又陌生。我在这片奇怪的宇宙中,带着如同婴儿第一次站起时的笨拙,摇摇晃晃地趋前。
《铃木商店的当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亲戚们一筹莫展地相视无措,但没有任何人能义正辞严地站出来反对。
《另一个人的心》(宝瓶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就是接受器官移植,你需要换一颗心脏。我刚刚跟恩慈医院的心脏外科主任贝杰果夫教授通过电话了,他等你去见他。”
《铃木商店的当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阿米太太刚刚说了什么?她说要继续开店吗?——这番央托让他们一时难以置信,不禁向左右寻求确认。
《另一个人的心》(宝瓶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每个星期二晚上,马修都会过来找我吃饭,和儿子共度的夜晚,是我唯一感到幸福的时刻。
《铃木商店的当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霎时间,那道比围墙还要高的人影,竟在我的眼前倏然消失了,令我的心脏突地险些停止了跳动。难不成,那是惣七哥吗?
《另一个人的心》(宝瓶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心脏到底有没有记忆? 心若封存着原主人的回忆,当它移植到了另一个人身上,是冲击或相融? 而当别人的心脏在自己身体里跳动,又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全欧洲最畅销女作家——《莎拉的钥匙》名家力作!
《铃木商店的当家娘》(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明治二十七年,老板岩治郎突然撒手人寰了。
(《这一天…》/皇冠出版公司)
他们跨越了好几条小溪,又穿梭了好几条蜿蜒的小径,花了足足十分钟才走出这片森林迷宫。终于,他们来到一条狭窄的柏油小路上,小路两旁矗立着成排的大树,在他们头上形成一条绿色隧道。他们越顺着柏油小路走,人烟的声音就越来越明显。
(《这一天…》/皇冠出版公司)
眼前的祥和风景,俨然如明信片上的印象派画作,醒来时却大吃一惊,赫然发现身旁有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两者形成强烈对比。她小心翼翼稍微向前倾,想看清楚他的长相。这名男子年约三十五到四十岁,一头棕色头发乱糟糟的,脸上开始长出胡碴子。这张脸孔,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羽翼女孩的美丽与哀愁》(皇冠出版 提供)
一开始只是我这年轻女子的简单研究计划,也就是一九七四年的某个周末,我在西雅图中央图书馆搜集我出生时的资料,这个举动后来却带领我跨越一片又一片的大海,穿越一块又一块的大陆,接触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语言,且花上许多时间理解我到底是谁,而造就我的一切因素又是为何而来。
(《那不勒斯故事》/大块文化)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消失,让她整个人都化为无形,再也找不着。因为我对她这么了解,或至少我觉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已经找到让自己消失的方法,在这个世界上连一根头发都不留下。她把“痕迹”的概念扩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岁的此时,她还要把她抛下的整个人生完全抹除殆尽。
《羽翼女孩的美丽与哀愁》(皇冠出版 提供)
对很多人来说,我是神话的象征,是最神奇的传说,是一则童话故事。有人觉得我是怪物,是突变异种。我最大的不幸,莫过于有人误以为我是天使。母亲认为我是她的一切,父亲觉得我什么也不是。外婆每天看到我,都会想起过往失落的爱。不过,我的内心深处知道真相是什么,我一直都知道。
(《那不勒斯故事》/大块文化)
她想要消失;她想要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消失,让她整个人都化为无形,再也找不着。因为我对她这么了解,或至少我觉得自己了解她,所以我自然而然地认为她已经找到让自己消失的方法,在这个世界上连一根头发都不留下。她把“痕迹”的概念扩大到不成比例的程度。她不只希望自己消失,在六十六岁的此时,她还要把她抛下的整个人生完全抹除殆尽。
《在火山下》(时报出版 提供)
这是老师开口的第一句话。他的嗓音比想像中来得低沉。采光窗位于我的左手边,从拉窗映入的阳光和煦地映在老师的右颊上。他的身形结实,态度庄重,严肃的神情不带有丝毫神经质。棱线分明的下颚,像极了笃实的工匠。老师的语调和缓,但表情丰富,时而略显思索、时而露出笑脸回应我的话语。从来没有任何人如此认真听我讲话。
《在火山下》(时报出版 提供)
刚升上大四的建筑系学生坂西彻,不得不面对即将就业的残酷现实,鼓起勇气向心中的第一志愿─村井设计事务所递出履历。
《安娜与燕子人》(皇冠出版 提供)
安娜知道,不同语言以不同明确程度处理表情的细微差别──在某个语言,一句成语可能相当直接表达发言者意图沟通的内容,另一个语言则藉由谦逊的暗喻做为障眼法,深厚的感情或害羞的意见很可能只能意会,不可言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