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文史
现在有个词叫再生人,即能记得自己前世,通过转生再回世间的人。现代科学也发现:人死之后并没有消失,会以另外的生命形式再次出现。这些都与中国传统的轮回观不谋而合……
北平的菊花锅子,以当时八大饭庄的“同和堂”做的最有名。据说总是点好酒精后才端上来,高汤一滚之后,茶房把料下锅,再放菊花瓣,盖上锅一焖,立刻撤下去分成小碗给客人,因为几味配菜都很嫩,怕客人操作,吃到的东西太老。
西游记
《西游记》第六十三回,悟空和八戒大闹龙宫,打死了老龙。二郎神和梅山六兄弟协助悟空和八戒,剿除龙孙。二郎神的神犬汪的一口咬下了九头虫半腰里的一个头,九头虫负痛逃生。
唐僧师徒熄灭了燥火,显现出清凉的本性,不仅提升了境界,闯过了难关,还加快了取经进程。你看他们赶路,犹如乘鸾跨鹤一般,不一日就走了八百里,而且还不觉得疲累,反而逍遥自在的向西走去,来到了祭赛国的地界。
鼓是中国传统的打击乐器,“鼓文化”是一种古老而神奇的艺术形式,文化内蕴极其深厚。作为一种传播信息的工具,鼓具有祭祀、敬神、驱邪、乐舞、警示、战争等诸多作用,渗透入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影响广泛而深远。
破除色魔后,唐僧上马直奔大路,向西前行,奔上了修行的大道。这一章回的结尾,小说作者吴承恩以诗句颂赞:“割断尘缘离色相,推干金海悟禅心。”
古老的徽州,孕育了底蕴深厚的文化,其在建筑、雕刻、绘画、篆刻、盆景、理学、医学等诸多方面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并流传于后世。坐落在黄山脚下黟县的“依山造屋、傍水结村”的西递、宏村,是徽州古民居遗产的代表,其白墙青瓦和马头墙的建筑模式,充满了独特的韵味,而其家家户户的中堂立柱上和书房中字体隽秀、朗朗上口、富有哲理的楹联,更是让人慨叹。
从小西天到大西天,需要穿过一条夹石胡同。这胡同名叫稀柿同(音痛),在“七绝”山下,光山径就有八百里。山上都是柿子树,每年熟烂的柿子落到胡同里,烂果发酵发霉以后,这条路就成了极臭、极脏的污秽之路。
《西游记》插图
西行路上,唐僧见寺入寺,遇佛拜佛,内心着实虔诚。取经团队穿越荆棘岭,来到小西天地界,这回却因唐僧执意要进小雷音寺,引出一桩祸事来。悟空到处搬救兵,可都被黄眉老怪用一口布袋收走了。最后,是谁为取经团队解决了棘手的难题呢?
那么,乌巢禅师的能力究竟有多高?即便悟空能翻江捣海,一个跟头可翻十万八千里,可是在禅师面前,仍旧无能为力。
唐人琴诗,描绘了乐声、情感、山水,也写下了历史和人生。孟浩然豁达清淡,白居易无牵无挂,常建幽旷高远,李太白俊逸昂扬、亦发怅然悲鸣。苦乐喜忧、追寻感悟,都随古音流转。
《西游记》故事中,悟空、八戒和沙僧兄弟几人义结金兰,就像是同门修行的兄弟。每次降妖除魔,都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他们使用的兵器各有来头,各有其妙。
曹操大胆创新,沿用乐府旧题表述新事,记录了社会现实、军旅见闻、山水景观及游仙神迹,抒发了建功立业的壮志豪情。
江水意象的妙用,反映出古代文人的时间意识、历史认知、生命态度及其对自然的钟情与探索。豪迈、壮阔、悲叹、思念、离愁,都倾注于脉脉清流,且随岁月奔涌。唯有汉字的独特与非凡,方能成就如此深沉、优雅、灵动的意境。
《西游记》中描绘天上人间,展现多元的时空及不同神佛道的世界,无论多么遥远的距离,仙人一念就可穿越到达。但是在小说架构的人间大唐,有一处疑问,小说第九回至第十三回,唐僧出生成长十八年后,为父报仇,又踏上西天取经之路,为何都是发生在贞观十三年这一年?
西天路上,一座八百里火焰山横亘阻路,滚热难当。火焰山的火气来自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炉里的六丁神火是老君用至阳的宝扇扇出的,只有纯阴宝扇才能将它克制。唐僧一行如何借到宝扇?这便引出了跌宕起伏的“三调芭蕉扇”。
闻声驰铁骑,过影走金蛇。进退真神捷,盘旋任屈斜。毫光团白雪,风雨散梨花。一气如相贯,全身总被遮。阴阳回地纽,狐媚遁天涯。仿佛陈安技,真堪任虎牙。
杨氏起舞盘旋时,绣著鸳鸯的袖子飞扬起来,她不时的手抚红色的薄纱,而身旁的琴瑟也随之伴奏。色彩艳丽的三寸麻鞋翘著黄鹄嘴般的尖角,踏在美丽的毛织地毯上犹如踩在池塘的水面,余波荡漾。
重阳节的日期是每年黄历的九月初九,也称为清秋节、茱萸节、黄花节、菊花节、九月九、重九、九日、暮节等等。那为什么将两个“九”称为重阳呢?
徐祯卿,字昌榖。本为直隶常熟县人,后迁居吴县(今江苏苏州市)。明代文学家。他与祝允明、唐寅、文徵明并称为“吴中四才子”(亦称江南四大才子),而徐祯卿因为特擅长于诗文,又被人称为“吴中诗冠”。
樊梨花,在史上是一道谜。正史中没有留下关于她的任何记载,但在民间故事中,却受到文学艺术家的青睐,成为歌舞、戏剧、评书、传奇小说中的经典人物。她和花木兰、穆桂英、梁红玉并称为中国古代四大巾帼英雄。
明 仇英《汉宫春晓》局部。(公有领域)
妙伎出秦中,纎腰学楚宫。翠帷低舞燕,锦荐踏惊鸿。宛转歌相似,婵娟态不同。无因逃酒去,懊恼白头翁。
等到黄道吉日,学士和夫人亲自主婚,在众人的祝福中,华安和秋香结为夫妻。
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唐伯虎在城中不认识路,东走西走,也找不到华府的影子。当他走出一条街,忽然听到一阵吆喝声。唐伯虎驻足观看,忽然发现那名青衣女子就在一群仆人当中。
唐伯虎,戏里戏外都是传奇。正史中,他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由于出生那年,岁次庚寅,又生在寅时,唐父为他取名唐寅。十二地支中,寅是虎,他又是唐家长子,所以取字“伯虎”。
传说有一日元世祖忽必烈在打猎途中遇见一位哭泣中的妇人,之后在松树林中听到了白翎雀的叫声,那声音哀戚婉转,很像那个妇人的哭声。忽必烈有感而发就命宫廷音乐家硕德闾将他的感受创作成《白翎雀》曲,这首曲子在蒙古族中广为流传,是个集蒙古族舞蹈之大成的作品,日后忽必烈将其定为国乐。
七夕今宵看碧霄,牵牛织女渡河桥。 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
凤髻蟠空,袅娜腰肢温更柔。轻移莲步,汉宫飞燕旧风流。谩催鼍鼓品《梁州》,鹧鸪飞起春罗袖。锦缠头,刘郎错认风前柳。
一场骤雨过后,作者眼中看到一片生机。荷花经过骤雨的洗礼,越发婷婷玉立,荷叶更显清新本色。人生不过百年,几乎人人都在劳苦奔波,陷在名利物欲的之中,错过了多少人间景色。
张先的这首作品描述了一位少女的舞蹈之美,这个女孩绑着螺形的发髻,轻快的步上红地毯随着节奏起舞,她的舞姿轻盈美妙,让观众以为漂浮于天空中的游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