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序书摘
宋仁宗嘉祐三年,被誉为宋诗的开山祖师梅尧臣五十六岁生了一个儿子,在“三朝洗儿”的宴会上,欧阳修带头写了一首洗儿诗,表达祝贺之意。
我和白先勇都热爱家乡,但和他相比,我热爱程度远逊于他。首先人家一口正宗桂林话,我却一句家乡话都讲不来。他给我印象至深的是吃米粉,而我还不大喜欢徽菜。据他自己说,父亲打仗归来的头等大事,就是喊隔壁婶娘过来做米粉吃。
人类在面对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清晰的外星生命样貌,又该如何看待这一议题呢?(博大出版社)
外星生命千真万确的存在。他们以不同的形态或面貌存在,可能是大眼灰身,可能是蜥蜴般的掳人怪物,可能是俊男美女,也可能是高智慧的“人生导师”,甚至可能依附人身并以思维传感来控制人体。关于外星生命的谜底一项项揭开。不论有多少人嘲笑否定、讳莫如深、或是存而不论,越来越多的证据出现,他们正影响着人类的科技、生活,与未来⋯⋯。
人类在面对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清晰的外星生命样貌,又该如何看待这一议题呢?(博大出版社)
外星人的现象是个严肃的议题,特别是对今天的人类社会而言。这个严肃性,已经不仅仅在于考究有无外星人的存在,而是在于认识外星人对人类社会的庞大影响,以及它们对人类的真正企图。今天在博大出版社的不懈努力下,《外星生命大揭密》一书有幸出版了,可以系统的告诉读者外星人来地球的历史脉络、重要的外星人事件、陆续发现的相关证据,以及近来出现对外星人指证历历的“高级”证人。
《真爱每一天》电影海报。(网络图片)
至此,已经无关乎时空旅行,也非概率或宿命,而是对人心反省、修复的能力抱持信心。想拯救一个人,真正的方法不是保护她,不是替她做决定,不是免除苦厄和遭遇苦厄的机会,而是让她自己明白,让她学会保护自己。
《刚刚好的时光》。(三采出版)
而李慕白和玉娇龙这两个最强者的对阵,则是《卧虎藏龙》另一个多层次的漩涡核心。 玉娇龙得了宝剑,引来李慕白夺还,过程中意外发现剑法乃同门,而玉的资质之高,让原已退隐的大侠动了心,兴起收徒之念。
《心悦台湾》。(联经出版公司)
若要介绍台湾,就必须先从台北捷运的广播说起。台北捷运在广播站名时会以不同的语言重复四次。以“永春”为例,会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顺序广播,依序是国语(北京话)、台语(闽南语)、客语、英语。若在乡下搭公车,最后广播的有时不是英语,而是当地原住民的语言。
(《章诒和散文集:句句都是断肠声》/时报出版)
2012年9月22日,我应私人邀请参加李宗恩先生(1894—1962)诞辰120周年座谈会。走进北京东单三条“协和”老楼会议室,我很吃惊:墙上无条幅,桌上无鲜花,室内没有服务员,室外没有签到簿。静悄悄的,乃至冷清。咋啦?座谈会的规格低到无规...
文字用来传递讯息和感情,因对象不同,目的不同,形式也各异。公文是公务人员彼此之间,或者和老百姓传递公共事务的讯息之用,因此,必须明确简单,不含私人意见,也不带感情因素。
“这些文字真的发挥了力量,得到七百多次的分享,至少三十几个朋友留言说,因为看了文章,当下就上了募资平台捐款。” “好希望因为有力量的文字,‘台湾品格篮球’可以被大家看见。”
(《漫漫归途》/商周出版)
这趟寻根之旅尚未结束。我找到了一些答案,但也还有很多问题;有些甚至没有确切答案,而这些问题始终存在。不过有一件事情很清楚:在我的两个家──印度和澳洲──之间的这条路,我注定要走上许多回。
(《漫漫归途》/商周出版)
他告诉我,他不时会质疑自己的印度教信仰,但他也相信诸佛菩萨终有一天会还他一个公道,也就是让我回来。我的归来深深影响了他——或许这代表他心中长期的伤痛终于得以疗愈,也有人一起分担重担了。
(《漫漫归途》/商周出版)
当地的新闻媒体听说走失多年的小男孩已经长大成人,无预警地出现在加尼什塔莱街头。地方媒体与国家媒体一同出现,电视台摄影机在我家门前一字排开。他们提出许多问题,大部分都是透过翻译,我只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自己的故事。
(《漫漫归途》/商周出版)
最棒的是我的房间——我从没有过自己的房间。我在印度住过的两间房子都只有单间房,而在那之后,我都得跟其他孩子同处一室。但我不记得会害怕自己睡觉——或许我已经习惯睡在街头。可是我很怕黑,因此需要打开房门,并且确保走廊亮灯。
冬至那天,家里的大人赶紧起床,煮出一大锅馄饨,与蒸好的馒头或米饭放到一个木盘里,指派小儿女向各家各户分送。(《过一个欢乐的宋朝新年》/时报出版提供)
冬至的节礼比较简单,一般是两碗米饭或者两个馒头,再加一碗刚刚煮好的馄饨,放到一张红漆木盘之上,让小孩子端著去亲族及四邻家里分别馈送。
《守望者》(麦田出版)
2015年,《守望者》为全美卖得最好的书。“在二十世纪美国,《梅冈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而小说主角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形象。”——评论家Crespino, Joseph
《守望者》(麦田出版)
2015年,《守望者》为全美卖得最好的书。“在二十世纪美国,《梅冈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而小说主角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形象。”——评论家Crespino, Joseph
《守望者》(麦田出版)
2015年,《守望者》为全美卖得最好的书。“在二十世纪美国,《梅冈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而小说主角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形象。”——评论家Crespino, Joseph
《守望者》(麦田出版)
“在二十世纪美国,《梅冈城故事》大概是最被广为阅读的种族相关书籍,而小说主角则塑造了种族正义最不朽的形象。”——评论家Crespino, Joseph
《墨的故事.辑二:墨香世家,听古墨在说话》(时报出版提供)
几乎在所有谈墨的书里,讲到胡开文时都会提及这锭墨,把它当成招牌商品来看待。主因是,它是第一个以地球为造型的墨,再加上它曾参加国内外的大展并获奖,为制墨业及国家增光!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我正在读拉丁文。我已经读好几天了,未来几天也要继续读下去。补考时间是下星期二的第七堂,再不及格就要被当掉了。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上星期五晚上,我们拉麦芽糖吃,是我们佛格森楼的舍监请所有没回家过节的同学吃糖。我们一共有二十二个人,大一、大二、大三、大四生和乐融融聚在一起。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我已经把你的模样想得差不多了,也觉得挺满意的,可是一想到你的脑袋瓜,我就卡住了。我决定不了你的头发是白的,黑的,还是白黑灰混杂在一起,或者是一根头发也没有的秃头。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我改名字了。 我在学籍上的名字还是“吉露莎”,不过在其它地方,我都是“茱蒂”。不得不给自己取个假名岂不是挺糟糕的?可是茱蒂这个名字,也不纯粹是我取的。那是佛莱迪牙牙学语、口齿不清的时候叫我的名字。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大学真是最大、最令人摸不着头绪的地方,我一走出宿舍房间就迷路了。等我不觉得这么混乱的时候,再描述给你听,到时也会说说我修的课。星期一上午才开学,现在是周六的晚上。可是我想先写一封信,我们彼此也好认识认识。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他是我们所有董事中最富有的一位,孤儿院的经费多亏他大力支持。我不便说出他的名字。他特别要求绝对不可以说出来。”
“解忧杂货店”的书本封面。(皇冠出版 )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解忧杂货店”的书本封面。(网络图片)
静僻的街道旁,伫立着一家“解忧杂货店”。只要在晚上把写了烦恼的信丢进铁卷门上的投递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后方的牛奶箱里拿到回信解答。跨越三十年时空,杂货店恒常散放着温暖奇异的光芒……
美国作家琴.韦伯斯特Jean Webster畅销小说《长腿叔叔》(野人文化出版公司 提供)
或者我该称你为“亲爱的有钱先生”,但那又侮辱到你了,好像金钱是你唯一重要的特质 ……。所以我决定称你为“亲爱的长腿叔叔”,希望你别介意,这只是我对你的昵称──我们都不要告诉李蓓特太太。
纳森更仔细地检视这位客人的简历,就他记忆所及,自己从来没有去过盖瑞‧古德瑞奇医师服务过的任何一间医院,为什么会觉得他有点面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