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长篇小说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男孩子为了朱锦那点可怜巴巴的英文,每天给她补习语法,拿了许多的语法练习题集给她做,守着一张桌子,她一边做,他一边改。
天使。(Pixabay)
太谷幸子也狂笑道:“到时你们中国人将会一个个神经错乱,互相残杀。最后你们将会都变成我们的奴隶。哈哈,我们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当然就应该有最多的奴隶…… ”
天使。(Pixabay)
这部小说写于一九七六年,以作者父亲真实的人生历程为基础写成。一九九七年广西一家文艺杂志《西江月》以《壮士泪》为题连载了该小说。可是连载到十三期就被相关部门批评有“严重的政治问题”,被勒令停止连载。杂志社被责令停刊三个月整顿,主编也被撤换。二...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隔着三年的不见,她的脸,她的整个人,都长成了粉雕玉琢的玉人。比及少女时的她留在他记忆里的轻盈,多了一层肉肉的丰盈。她那时候,是个冷冰冰的少女,过度地自尊、自卑。那些矛盾调和,捉弄着她的仪容,她看着太瑟缩,太尖锐,像一只锐利的小黑猫。如今,她坐在火塘边,穿着旧式的立领盘扣缎袄,扭过头来看他的神情,是温和的,恬淡的,仿佛一个宽容、和蔼的长者,看着一个男孩的冲动。
天使。(Pixabay)
这部小说写于一九七六年,以作者父亲真实的人生历程为基础写成。一九九七年广西一家文艺杂志《西江月》以《壮士泪》为题连载了该小说。可是连载到十三期就被相关部门批评有“严重的政治问题”,被勒令停止连载。杂志社被责令停刊三个月整顿,主编也被撤换。二...
天使。(Pixabay)
这部小说写于一九七六年,以作者父亲真实的人生历程为基础写成。一九九七年广西一家文艺杂志《西江月》以《壮士泪》为题连载了该小说。可是连载到十三期就被相关部门批评有“严重的政治问题”,被勒令停止连载。杂志社被责令停刊三个月整顿,主编也被撤换。二...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就这样,从前的那个少年,朱锦十六岁时的小朋友,再次被母亲提起来。
天使。(Pixabay)
这部小说写于一九七六年,以作者父亲真实的人生历程为基础写成。一九九七年广西一家文艺杂志《西江月》以《壮士泪》为题连载了该小说。可是连载到十三期就被相关部门批评有“严重的政治问题”,被勒令停止连载。杂志社被责令停刊三个月整顿,主编也被撤换。二...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这个冬天,她想念母亲。年少的人心怀远意,走遍了天下的路,才会想起家园。然而,那种想念一旦涌起,便是排山倒海的汹涌,恨不得一下子插翅还乡,将母亲变到眼前,活生生的,笑眯眯的,满面细细的皱纹。想到母亲的脸,朱锦的眼泪终于有良心地落下来。
天使。(Pixabay)
“明哥,你那小梅是不是姓曾?”铁强忽然问。
天使。(Pixabay)
猴子们在他们周围跳着,不时地你爬到我背上,我又爬到你背上,也象非常高兴的样子。
天使。(Pixabay)
李明叹息一声,轻轻说:“唉,老话说,‘国之将兴微祥现,国之将亡妖孽生呀,’现在诸多事儿,日本鬼子也占了我们大半河山了,也许真应了这句老话。”
天使。(Pixabay)
“妈的,我们为什么要叹息?我们为什么不说不笑?”张得磊忽然大声道。
天使。(Pixabay)
张铁磊道:“莫非这里是黑蝴蝶当年住的那个荒岛?”
天使。(Pixabay)
她惯穿一身黑衣,轻功玄妙,真象那蝴蝶似的轻盈,人们称她黑蝴蝶。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每天,朱锦去上学,风又急又冷,席卷著尘土。大风里她是最无动于衷的一个人。她也不再扯著罗衣当挡箭牌,放了学,她急匆匆地走在暮色的街道上,四周都是人,只有她独自走在一段雪白的隧道里,可以听见的只有脚步的回声,然而,她确认,有一个人,在隧道的外面等候她,为了抵御她走出来,他将这长长的隧道筑建得有一生那么长,那么长⋯⋯
天使。(Pixabay)
“这是一块料,一块不需任何琢磨就能够大放光彩的料!”马大炮心里想。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多天,她放学后总是自动地粘著罗衣一起,也并不总是回家去围炉,她们搭乘地铁、公共汽车,在城市里游荡,去西单书城,去王府井购物街,反反复复去看博物馆。总是流连得满城灯火,她们才会分头回家去。
天使。(Pixabay)
小超汉练完功,正要母亲教她诗经上的一首诗《无衣》,她也正得意地读著:“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天使。(Pixabay)
长福和珍珠妹都呆了,这么多财宝,他们是连梦中都没见过。
天使。(Pixabay)
一条孤伶伶的小木船载着十个敢死队员,还有神秘的船老大父女,摇摇晃晃的往那鬼域一般的黑暗世界驶去------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雷灏牵起她的手,起身离开,沿途的白石径洁白得似乎会发光,松柏树黑黝黝的,从福海走出去,有蜿蜒的两排路灯亮着,冷风吹起的甬道上,风扫着落叶。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雷灏是一个初冬的下午来到公寓里的。他有自己家的大门钥匙,开门进来,房间里的温煦空气,格外地令他一震。
天使。(Pixabay)
这样丑恶的时代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呢?这是魔鬼撒旦强加在中国人头上的宿命吗?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吃完了馒头片,她们剥橘子吃,不约而同地将橘子皮丢在火上烤,一会儿,满屋子香气迷人,跑满了烟子。那男孩子放下书,从里屋走出来,一言不发地去打开窗子,一股清凉的冷气扑进来,房间的气息顿时一清。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跨一步上台阶,推开门,迎面扑来的热烘烘的暖气,顿时让眼睛和脸前起了一层绒。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她初来乍到,被雷灏带来这陌生辽阔的大都市,全新起点,而他本人则隐匿不见,她懵懂之中四顾惶然,来不及生出脾气来,只得阿宝背书——行行复行行地照做。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九月里开学了。朱锦要念书了。她念的商学院,是伦敦一所资深学府在北京的合作办学。这是雷灏为她找学校时,她执意选择的。她已经,从内心深深厌倦了舞台。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然而,她思念著雷灏,在所有不可计算价值的时间里、少女热情真纯的心情里。她倚靠在窗前,看着北方苍凉落日在如海的楼宇上方,静静地想念著雷灏,想他的声音,他开心大笑的样子,他凝神看书的样子,他抬起手腕看表的那个利落的动作,他的洁白的手腕,突出的腕骨。他清澈的眼睛,秀气的单眼皮,他的周到而矜持的话语。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网络图片)
朱锦去北京念书,是二十岁的那一年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