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春藤指导(The Ivy Advisor)江宇应教授。
回想起三十多年前读大学时期,我经常如饥似渴的阅读英美文学著作。当时的美籍老师给我推荐了一本小说。读后,我对美国文化和美国社会种族歧视的历史有了一定了解,也被小说中主人翁那种时而欢快、时而忧虑的童心深深吸引。到大学三年级时,我和另外两位同学共同把这本小说翻译成中文,介绍给当时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读者,书名译为“枪打反舌鸟”,1983年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是这本小说在中国大陆的第一个译本。今天我要介绍给读者的就是这本小说。
铁路两边,一片刺眼的白茫茫。村庄冷落的覆盖在白雪下,袅袅的升起炊烟。偶尔可见,穿着厚重的路人,在严寒下踯躅。他们呼出的气,白白的在嘴前萦绕。骑着自行车的人,带着帽子,帽子的耳朵耷拉着,两边挂上一层白霜。
同学们的这次考试,成绩都非常的出色。当然你也不例外。给你写信,不是指出你在学习中课业水平上存在什么问题,只是想和你在你的专业知识方面进行交流。
慧丽是明天考完最后一科,所以耀善这两天没有去找她,让她专心复习。自己早早的考完了,本来想马上回老家,可是不忍心。还是想给慧丽买了票,送上车,然后自己再动身。
“王老师,请问你为什么不用现成的教材讲课?这在教学中还是独树一帜呀。不过教授语文这样可以,好像教授理科这样做就麻烦了一些。”
期末考试已接近尾声,学生们有些慌然了。订票的,收拾东西的,同乡之间来来往往,结伴返乡的,平时按部就班的生活,一下子有些乱了。
匆匆忙忙的学子,不少刚刚洗完脸的样子,额前的头发还有些粘水后打着绺,没来得及梳开。背着长长带子的书包,像个马粪兜子一样,悠荡在屁股后。紧张的穿梭于宿舍、食堂、教室之间。
我现在琢磨,王老师着重讲了三个问题。第一就是神是存在的;其次是和神生活在一起的人是幸福的;然后是信仰并不影响政权。特别他强调,一个政权为什么要极力反对神哪?极力否定神哪?不可思议嘛。
“咳,丢丢吧,你也没记得是怎么丢的了,不能随便冤枉人,今后注意就是了。天长日久品人心嘛。”
本来就是星期天,几乎没有同事来上班,况且他们的工作平时也是不坐班的,所以,整个下午也没有一个人来打搅他的这份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