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书话
第五届“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青年男子组银奖李宝圆,他表演的剧目是《单骑救主》(摄影:戴兵/大纪合成元)
因固守宗亲之义,刘备拒不收取荆州。这个决定,或许让他落得携民渡江、一路逃命的境地,亦使三分天下的隆中霸业来迟了几步,却也成就一段段可歌可泣的传说。当然,最为荡气回肠的当属赵云深入敌阵、单骑救主的壮举。赵云堪为将帅之材,但更多的时候像个纵横四海的侠客,常常在一人一骑的奔走往来之间,扭转了乾坤。
北京颐和园长廊壁画《赵云救主于长阪坡》(Rolfmueller/维基百科)
他仿佛是为战争而生的神将,于战事最激烈处从天而降,完成英姿俊爽的首次亮相。彼时,两路诸侯公孙瓒与袁绍对峙于磐河,公孙瓒被敌将文丑追杀得披发坠马,好不狼狈。在性命攸关之际,一飞将纵马挺枪而出,力战文丑。 公孙瓒眼中的恩人是位非凡神武的少...
颐和园长廊彩绘“诸葛亮大破魏兵”。(shizhao/维基百科)
卧龙初觉酣梦,诸葛初出茅庐,刘备君臣的命运即将改写。春去秋来,诸葛亮以军师之职入刘氏军营约有半年,期间荆州未起战事,他也不过以防御为主,召集、演练兵马,静候时机,并未显露任何过人之处。似乎除了刘备与几位名士毫无保留的信任与尊崇之外,天下人皆对他显赫的才名报以怀疑。
来自法国的青年男子组参赛选手缘明,他表演的剧目是《隆中对》,伴舞黄志豪。(摄影﹕戴兵/大纪元)
春雷乍响时,天地万物重现生机,命途多舛的刘皇叔也终于等到否极泰来的时刻。就在刘备笃志访贤,怀着极大的诚敬之心步入诸葛亮的草堂时,他与天下的命运即将出现不可思议的转折。而这一切,就在诸葛亮的谈笑风生间,拉开序幕。
颐和园长廊上的彩绘:三顾茅庐。(公有领域)
人生初见,金风玉露一相逢,看似偶然的际遇,往往决定了一生的命运,甚至是历史的走向。三国的故事,跨越短短百年光阴,世事变幻与兴衰荣辱,看似纷繁交错,这一切似乎在冥冥中安排的某个节点,已有了定数。 恰比如,曹操集“五子良将”,创下建安基业...
颐和园长廊彩绘中的徐庶荐诸葛故事。(公有领域)
他身长七尺,两耳垂肩,双手过膝,具君王之相;他宽和寡语,不露喜怒,专好结交天下豪杰,具君王之质。献帝遇之,立即检视宗族世谱,拜将封侯,尊奉他为“皇叔”;曹操遇之,赞他胸怀大志,腹有良谋,乃是“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的盖世英雄。但命运似乎总在和他开着玩笑。
曹操在官渡之战中。(图/中视提供)
汉末乱世,那些意图称霸天下的各路诸侯中,似乎没有一位像曹操那样,为粮草日夜悬心,将粮草视为作战的最大顾虑。据淮南的袁术、自霸江东的孙策、镇守荆州的刘表,无一不是地广兵多,粮食充足。 实力最强大的袁绍更不必说,吞并冀、青、幽、并四州,带甲百万,广有钱粮。
关羽千里走单骑(网路图片)
关公临阵往往擒贼先擒王,震慑余众。只字片语间,他便以迅疾凌厉之态成万夫莫当之勇。赤兔马与偃月刀,与关羽身心合一,能随其心意迅猛出战,助他出其不意,一招定胜负。关羽的武艺正如巍峨坚毅的群峦,而中心屹立天地的,则是他奉行终生的忠义信念,任何人都无法撼动分毫!
明代绘画,描绘关羽抓住庞德。(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关羽来时孑然,去时决然,功名利禄一概抛于身后,与曹营两不相欠。既不负新主厚恩,更兑现旧日盟誓,关羽许都一行当真是忠义两全,正气浩然。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受人之托,救援徐州,是义的行为;但是无缘无故得到徐州,那便是无情无义之人。刘备是帝王之才,如何不知徐州在天下意味着什么?他又如何不知,得到徐州之后可以加速实力的壮大,于汉于己皆有百利。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三国君王的成长壮大,也吸引无数豪杰投身这场如画江山中的战争传奇,谱写出一段段交织著忠义、信义、情义、道义的慷慨壮歌。在这里,有忠君不二、鞠躬尽瘁的谋臣良将,有一诺千金、情深义重的知己良朋,更有那深明大义、天下归心的乱世英雄。
佳节到步步春,元宵喜猜灯谜。《红楼梦》中贾母大观园初宴就是在探春所住的秋爽斋院落内的晓翠堂,晓翠堂四面出廊,临沁芳溪。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诗歌以立意为高,探春以志向取胜,因而成为脂粉英雄、女中豪杰,即使在宝钗、黛玉、湘云等绝世才女面前依然出类拔萃,绽放着独一无二的玫瑰风采。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大观园中的李纨或许太过寂静、低调,却总能在不经意间促成些许浓墨重彩的片段。怀着经年如初的静寂心,回归朴拙天然的天与地,她在古井无波的日常岁月里沉淀着生活的美好,过着淡而有味的优雅人生。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凹晶馆图画(公有领域)
在饮茶过程中,妙玉更道出“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驴”的茶论。宝玉曾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若说黛玉是泪,湘云是酒,宝钗、宝琴是雪,妙玉则非茶莫属。香茗、好水、名器、妙论,妙玉在茶艺上的修为已臻极致,真真教人叹为观止。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岫烟,或许是红楼女儿中最别致的芳名吧。岫是通幽的岩穴,烟是风送的流云,如此空灵澹宕的意境,可是陶渊明笔下“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还”的诗意重现?闻其芳名,只觉眼前青山隐隐、岚烟袅袅;再观其人,举手投足皆成清淡玄远的风度。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大雪如席,把大观园妆点成一座琉璃世界,也迎来出一位神仙般的人物。她著一袭金翠辉煌的凫靥裘,泠然独立于粉妆银砌的雪坡上,身后的侍女为她抱一瓶胭脂一般的红梅花枝。素净的底色,点翠摇红,因为一个曼妙的身影,化作一幅天然的水墨丹青。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憨湘云醉眠芍裀局部(公有领域)
芍药绽放的季节,觥筹交错,众女儿们欢聚一堂,为大观园唯一的护花使者——宝玉做起了生日宴。就在满厅红飞翠舞、玉动珠摇的时候,众人忽然发现有个人越等越没了影。史湘云,府上最古灵精怪的丫头,要是少了她,这宴会不知将失色多少? 众人一路找寻...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还记得金陵十二钗的判词上有句话:“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说的正是诗才不分伯仲的钗黛。“咏絮才”一句虽然喻指黛玉,但柳絮实际...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除了首联直接写月,其余几联不着意写月,意境却句句与月相关,由于她在创造情境时融入身世凄寒之感,借咏月抒发离愁别恨之思,更传达出悲怆高远之感。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正式进入园子前,英莲已更名“香菱”,童年旧事都忘了大半,只一心在宝钗家中尽心服侍。唯有眉间一点胭脂记和姣好的容颜,依稀是那粉妆玉琢的可喜模样。直到丈夫薛蟠离家远行,她才有了伴随宝钗进入大观园的契机,得偿暂离苦海、走近雅贤的心愿。
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大观园里最多的是灵秀女儿,最畅意的是热闹宴饮。信手摊开《红楼梦》,不多时便闯进玉肴佳酿、钗鬟倩影的世界,同女儿们听听掌故,行行酒令,再大快朵颐一番。最教人流连忘返的或许是茶余饭后,一篇篇蕴著灵性的锦绣文章。 有宴无酒,不可谓尽兴;有酒...
红楼迎春,喜元宵灯谜。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这场梦黛玉作得雅致,独卧东篱,醒来时微云清辉,又似一个仙境。这疏放的意态倒教人想起湘云醉卧芍药裀的情形。一处是碧影朦朦,一处是红粉夭夭,一个清玄淡远,一个秾丽重彩。更巧的是,黛玉秋酣是诗中虚景,湘云醉眠是众钗亲眼所见,这实与虚的微妙区别正将二人内敛与奔放的性情表现出来。
清本《红楼梦图》大观园螃蟹宴与蘅芜苑诗酒文会(公有领域)
如果说海棠咏是一次自然无为的写意小品,那么菊花题应是精雕细琢的锦绣华章。可知宝钗不仅懂菊花,更懂人心。 湘云一句笑言,宝钗从旁暗助,将海棠诗社的活动推向兴盛的高峰。
“87版”电视剧《红楼梦》剧照。爽朗活泼的史湘云。(网络图片)
在《红楼梦》钟灵毓秀的少女中,钗黛可谓“双峰对峙,二水分流”,而湘云则是最绚丽的霞光异彩。
这个珂赛特画像出自雨果1862年的原著中,由艾密尔.贝亚德(Emile Bayard,1837年-1891年)所绘制的插图。(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悲惨世界》(Les Miserables)是维克多•雨果小说创作中的顶峰,气势磅礴浩大,代表法国文学浪漫主义发展到和现实主义结合,并且达到两个文学潮流最高峰的一篇著作,堪称世界文坛上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经典。1831年雨果发表《巴黎圣...
大相国寺里鲁智深倒拔垂杨柳雕像(Gisling/维基百科)
初读鲁智深,只觉他快意恩仇、粗豪仗义,每每在他杖杀恶徒、替天行道时喝一声采。而当掩卷沉思,难以忘怀的却是他不经意闪现的禅意,以及迷惘半生、回归真我的人生际遇。
鲁智深看到卖酒小贩可高兴了。台湾戏曲学院京剧系毕业演出。(图片:作者提供)
三拳击毙镇关西的鲁智深,付出的是安稳潇洒的人生,面对的是亡命天涯的孤独之旅。这一段旅途,鲁智深出过家,亦破过戒;杀过人,亦救过人。他是个不在戒律之中的和尚,也是个志在名利之外的侠客,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以什么样的身份行走江湖,甚至看不透自己的本心,不变的都是他舍弃前尘的大勇和无私忘我的侠义。
元宵走马灯谜会,人间好景正当前。图为清代孙温绘制《红楼梦》图画(公有领域)
《红楼梦》不说教,不正谈,恰恰是灯红酒绿肥,荣榭燕子归。那些豪门琐事,旮旯心肠,以曲笔情事娓娓叙来,竟如华幕掩台,雾里看花,非得精光四射的眼,得了道法,历了劫波,暗了名情才赫然照见这部大著的底纹...
这是一本写老年生活的散文集。台湾已和全世界同步进入老人社会,许其正从退休后 也已进入老年,过老年生活。他这本散文集写的就是他退休后19年来的所见、所闻、 所思、所感和所体验。
《水浒传》中故事“鲁提辖拳打镇关西”(网路图片)
当他做提辖鲁达的时候,他就是他;当他做和尚鲁智深的时候,他还是他;当他成为梁山步军统领,他一直是他。历经人生的大起大落,几度出生入死,几度随遇而安,鲁智深携尘世气息走入佛门,又在佛门与尘世之间游走徘徊,最终剥离了执念与樊笼,了悟正果大道。“今日方知我是我。”鲁智深圆寂前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