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书话
我知道,是来自于家乡的挂念,一直牵绊著老袁,让他没办法自由飞翔,许下如地藏王菩萨的愿望。穷人不清,他就不能平静。
袁凌做了著名历史学家高华生前的最后一个采访,高华以《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一书,揭开早期中国共产党内的权力斗争如何奠定了中共的意识形态路线,在知识界是偶像级人物。
法国出版社Mirobole于本月中旬出版台湾小说家高翊峰的作品《泡沫战争》,法语版书名为《La Guerre des bulles》。图为高翊峰近照与该书法语版封面。(大纪元合成)
法国出版社Mirobole于本月中旬出版台湾最富潜力的六年级小说家之一高翊峰之作品——《泡沫战争》,由已经翻译过多部台湾小说的资深法国翻译关首奇(Gwennaël GAFFRIC)翻译引介。法语版书名为《La Guerre des bull...
继2012年十八大前夕,旅法学者张伦在香港出版了《巨变时代》一书,今在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在台湾出版发行《失去方向的中国》,内容纵观习近平五年来执政的发展轨迹,同时探讨中国所面临的未来之路。
中华民族的特殊,在于她不但拥有世界上唯一连续存在的古文明,还拥有关于这唯一连续存在的古文明的不间断的记载。
其实“神话”,包括神农尝百草的故事,并不是人类在原始社会不发达时编造出来的东西,而是曾经的历史和真实。
“正文书局”在1972年出版了我的第一本小说“母亲的画像”,两年后,接着出版我的第一本散文“萱草集”,可以说,日后能成为作家,处女作的出版是最直接的支撑。
人不信神,开始只注重物质、只追逐物欲之后,在许许多多的领域,都是走歪了,真的是离道越远越难往回返。
偏离“道”在人间的体现,一方面是人所具有的先天神通慢慢都失去了,离“善”与“真”的初始越来越远,越来越不信神、越来越依赖于所谓物质与现代科技,最终更大踏步地走向自我毁灭。
《红楼梦》中,黛玉谈诗论琴,宝钗论画,妙玉论茶,贾母论书,安排得恰如其分,不可替换。第54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是有关贾母的重要情节。
《周易》所使用的思维方式、“计算方法”、语言、表达方式、对世界的理解、描述和预测,以及它背后的宇宙观及更深层次对宇宙、对人类的理解,跟从西方传来的实证科学完全不是一回事。
对于“神话”,我们应该更加严肃地对待,因为它们很可能就是远古时期留下来的真实历史。
不管是从人类已知的各种例证,还是从理性思考的角度来看,我想,任何一个拥有开放和理性思维的人,都不会狭隘到认为人类是茫茫宇宙中唯一拥有高级智慧的生命,也不会认为人类就一定不会走向毁灭。
我们能否有机会冲破‘成、住、坏、灭’的轮回圏,跳出‘灭’的过往宿命而得以与天地同在,生生不息?
如珠链般串起大观园女儿的,除了“富贵闲人”宝玉,还有荣宁二府的大家长──贾母。儿孙满堂、享尽荣华富贵的老祖母笑呵呵地出现在无数的欢宴庆典、看戏听曲、游园赏花中,都是众星捧月的主角。贾母又是朝廷诰封称君的贵族命妇、官太太,尊称为史太君。
文化的根本源头是天理至道,即神传。文化,是上天与神的系统安排与教化过程及其成就与展现。
人类万古不变的浓烈的刻骨乡愁,其实是“被造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记忆深处”的,“那至高无上的天,才是我们的归宿。”
《儒林外史》里头,无处不在的吃茶,遍布在书里所有人的日常生活里。那书中并没有遂心如意的人生,亦不曾有倾国倾城的传奇。只是时代的风尚与人心已然江河日下,里头那些读书人,善感的、知觉痛痒的灵魂,不如意的际遇。然而,并非是荒寒,那里头有千百年的中华礼乐里渊源而下的文明
唐人诗歌里有一幅夜雪图,意境袤远苍茫:“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这样的图景,总让人想起一部经典、一个人。《水浒传》的两场漫天无际的大雪,专为林冲而落,似乎是这首诗最好的注解。
若说水泊梁山是英雄好汉的灵魂归宿,那么在上山前,一百零八位下界英雄都是寻寻觅觅,探索人生归途的旅人。相较而言,“豹子头”林冲的归家之路,显得犹为漫漫曲折。
是煞神还是天将,是群盗还是英雄?一百零八位星宿神君,随一道黑气自地底涌出,化作金光转生人间,化身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留下一段赤胆忠魂的传奇。其杀伐行径教人胆寒心悸,而他们的忠义豪情却又教人击节赞叹。
诸葛武侯领兵作战,善以智胜,而非蛮力;攻心为上,注重心战,因而留下火烧博望、巧借东风、空城计等著名战例。在他的军事生涯中,有一场特殊的战役,数次与敌周旋,将胜券在握的战事变成为一场出生入死的硬仗。
“吾得孔明,犹鱼之得水也。”刘备自桃园结义、代理徐州、依附荆州,历遍坎坷,却在三顾茅庐后得遇卧龙诸葛亮,不断取得联吴抗曹、收取荆州、坐拥益州之功,最终建蜀称帝,建元章武。赫赫帝业,大半源于诸葛亮之谋。
三国时期有一场最重要的战争,奠定三足鼎立的格局;演义小说里也有一雏浓墨重彩的重头戏,既有千军万马、英雄云集的壮阔,亦有连环奇策、风助火攻的神采。这便是被历代文人争相传颂的赤壁大战。
拨开袅袅弥漫的大雾,冲破拍岸卷雪的惊涛,但见江心月白,舳舻千里,绝代奇才诸葛亮驭二十轻舟,直趋曹营重地。任舟中人惊慌失措,舟外擂鼓喧天,诸葛亮则气定神闲,举杯小酌,静待一场绝妙好戏。
英雄的力量有多大?武则屡出奇兵,攻无不克;文则运筹帷幄,纵横雄辩。三国的“智绝”诸葛亮正是这样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作为开蜀军师,他一人之计策可退曹操数万大军;而在治国谋略方面,更展示出超凡的智慧与辩才。
有数据表明,长春的居民人口由围困前的50万锐减到围城后的17万人。每年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朋友圈都在高调转发着对日本人的愤慨,但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公开去质疑这场战争:到底有多少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中共党史、战史里?
在欣荣图书馆借书,与孩子同分享有一段时日。但这些日子忙自己的工作,其实个人阅读时光也少了。那日在图书区见到一系列关于森林的书——《森林报》。《森林报》共有四本,马上吸引我的目光。印刷精美、图文丰富,重点是以观察森林里的林木、动物以及四季的变化,作者维‧比安基便能生成美丽的文字,真了不起。
因固守宗亲之义,刘备拒不收取荆州。这个决定,或许让他落得携民渡江、一路逃命的境地,亦使三分天下的隆中霸业来迟了几步,却也成就一段段可歌可泣的传说。当然,最为荡气回肠的当属赵云深入敌阵、单骑救主的壮举。赵云堪为将帅之材,但更多的时候像个纵横四海的侠客,常常在一人一骑的奔走往来之间,扭转了乾坤。
他仿佛是为战争而生的神将,于战事最激烈处从天而降,完成英姿俊爽的首次亮相。彼时,两路诸侯公孙瓒与袁绍对峙于磐河,公孙瓒被敌将文丑追杀得披发坠马,好不狼狈。在性命攸关之际,一飞将纵马挺枪而出,力战文丑。 公孙瓒眼中的恩人是位非凡神武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