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短篇小说
《故道:以足为度的旅程》(大家出版社 提供)
我从巴勒斯坦回来后不久,无意间读到一篇捷克作家西列克(Václav Cilek)所写的优美论文,题名为〈看不见的蜜蜂〉,文章开篇写道:“默默前去朝圣的人愈来愈多,朝圣的地点开始改变。在石头上,在森林里,都会看到小型的献祭——用小麦编织的花束、一束石楠上插著一枝羽毛、用蜗牛壳排成的圆圈等。”
《故道:以足为度的旅程》(大家出版社 提供)
早期的水手拥有一定的航海及造船技术,因而能够找到启程及归返的海路。我们只能臆测这些技术的内容,至于他们踏上旅程的原因,所知则更为稀少。
《故道:以足为度的旅程》(大家出版社 提供)
狩猎术语中有个颇具启发性的词汇,可以形容这类印痕——嗅迹(foil)。生物的嗅迹就是足迹。但我们很容易便忘却自己本是足迹创造者,只因如今我们多数的旅程都行在柏油路或混凝土上,而这些都是不易压印留痕的物质。
《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提供)
真弥说,昨天晚上,他们从发廊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两三个年轻男人包围。那几个年轻人想把他们拖进投币式停车场的暗处,彻平挺身迎战,让真弥先逃走了。
《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提供)
虽然把他叫醒算是为他好,但梦境也是回到过去的秘密通道,是和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无法见到的人交谈的时间,即使再怎么悲伤和痛苦,也不想受到任何人的干扰。国政之前因为曾经有过亲身体会,了解这件事,所以不敢贸然把源二郎从梦中叫醒。
《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提供)
毕竟超过了半个世纪,当然不一样啊!道路和运河都整备得很完善,街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简直可说是焕然一新。这里的很多房子曾经付之一炬,很多居民也葬身火窟,经过之后的重建,才有目前的Y町。
《政与源》(春天出版社 提供)
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曾经相识,而且先走一步的那些人的记忆,也会在我死的时候一笔勾销,消失无踪吗?
《杰克比超自然侦探事务所》(高宝书版集团 提供)
离开英国才一年左右,我几乎快认不出眼前这位回望着我、双颊消瘦的年轻女子。微咸的海风带走了双颊的柔软圆润,我也晒黑了——至少比普遍英国人的肤色还深。
《杰克比超自然侦探事务所》(高宝书版集团 提供)
时值一月下旬,我顺着轮船踏板慢慢走上岸,那时新英格兰才刚披上一层薄薄的新雪。新菲多汉姆市在渐沉的暮色下闪闪发光,街灯照亮沿岸一整排结冰的建筑,砖墙仿佛钻石般在黑暗中熠熠生辉,煤气路灯的光点在大西洋的墨黑海面上摇曳弹跳。
《凝视太阳:面对死亡恐惧》(心灵工坊出版 提供)
当我们迈入六十岁,我注意到一个变化。首先,他似乎更敞开而乐意交谈。然后,随着岁月流逝,他变得几乎渴望对我诉说过去的恐惧。
我不能筑巢住在皇宫里,但请允许我在愿意的时候来这里,那样到了傍晚,我就在窗户边的树枝上为您歌唱,您会高兴,也会沉思!我会歌唱幸福的人,也会歌唱那些受苦的人们!我会歌唱您身边隐藏着的善与恶。
它的歌声美妙动听,就连那个贫穷的渔夫,虽然他有很多事情要去忙碌,但当他在夜晚去那里收渔网,听到夜莺唱歌时,他都会躺下静静地倾听它的歌。
《苏格拉底之死》(The Death of Socrates by Jacques-Louis David, 1787)
“外公,”他在回学校的路上问,“犹太人对于上天堂之路怎么说?”贺修听到之后露出微笑,然后说:“我无法代表所有犹太人说话,我也不够聪明,不知道答案,苏格拉底。但我相信有一天,你会走出你自己的路……找到你自己的方向。”
《苏格拉底之死》(The Death of Socrates by Jacques-Louis David, 1787)
原来母亲是这个样子的,赛杰想着,凝视着她。
《苏格拉底之死》(The Death of Socrates by Jacques-Louis David, 1787)
赛杰想了一想,然后说:“她为什么会死,外公?”“人为何会死?我们无从得知。”
《苏格拉底之死》(The Death of Socrates by Jacques-Louis David, 1787)
“我妈妈喜欢苏格拉底的智慧吗?”“对,但更喜欢他的美德与品格。”
今天公布的研究指出,“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等脍炙人口的童话故事,事实上已流传好几千年,比先前认为的还要久远,最早可追溯至6000年前。
(photos.com)
猜想那时我该是十岁。在我家邻近的四条街上,我享有盛名,是杰出的街头少年。我家所在的社区没有保留当年的社区小报,否则我相信在那上面会不时发表赞许我的报导。在那时的环境中,我之享有盛名,当然要感谢男女邻居们的恩赐,口耳相传,广布我的荣耀。
(photos.com)